"憤怒鳥之父"請求中國協助:幫忙建芬蘭灣海底隧道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芬蘭企業家彼得·維斯特巴卡(Peter Vesterbacka)希望得到中國大陸的支持,修建一條穿越芬蘭灣的海底隧道,如果成功,將可完成芬蘭到愛沙尼亞的快速鐵路。不過,這位芬蘭企業家必須克服波羅的海國家與北京日益擴大的政治分岐。

維斯特巴卡的名字也許不是很多人聽說過,但是他的作品絕對家喻戶曉,那就是手機遊戲”憤怒鳥”,這款遊戲下載量超過40億次,很長一段時間一直是”最暢銷手機遊戲”, 其他周邊同樣受歡迎,包括2部長篇動畫電影,還有各種紀念商品。

現在,”憤怒鳥之父”要開創一個完全不同的事業,他打算要改善整個國家的交通,希望建立一條從芬蘭到愛沙尼亞的隧道,這將是歐洲的主要基礎設施的一環。

芬蘭與愛沙尼亞兩國隔著芬蘭灣,兩國的首都還剛好南北相對,位在芬蘭灣北邊的是芬蘭首都赫爾辛基,而芬蘭灣南邊的是愛沙尼亞首都塔林,赫爾辛基與塔林的直線距離為78公裏,說近不近,但說遠也不遠。

兩國政府其實早就討論過海底隧道的可能性,如果真能建成,行程縮短至20分鍾,如今隻能依靠渡輪,則需花費2個小時。

維斯特巴卡對《南華早報》表示,他知道中國鐵路集團具有建造100公裏海底隧道的能力,因此才希望得到大陸的協助。

真正的困難不在技術上,而在政治障礙,甚至維斯特巴卡也無法解決。在愛沙尼亞,對中國大陸的政治反感正在迅速上升,並且延伸到另外2個波羅的海國家:拉脫維亞和立陶宛。

3國對中國持懷疑態度有多重原因,首先與疫情有關,大流行的起源地,產生了較負麵的觀感。再來是他們並不知道大陸資金的企圖,3國在本周發表了一項聯合聲明,要求進行”獨立的分析和評估,調查大陸資金是否會對歐洲鐵路計劃造成影響。”

維斯特巴卡對此不以為然,他認為,由於多數股權仍保留在歐洲手上,實在想不出來中國資本會有什麽危險,他說:”我知道中美之間正在發生一場戰爭。而且我認為歐盟不應接邊,隻要介於兩者之間就好。當然,包括芬蘭、愛沙尼亞、德國、中國、美國在內的每個國家,都以自己最大的利益為優先,凡事都要小心謹慎。”

“但是我想不出來可能發生的最糟糕的事情會是什麽?就算一言不合,難道中國人會跑過來封閉隧道?還是他們把整段隧道搬走?”

不過,波羅的海的反中情緒頗高,比如愛沙尼亞的情報局的發言人指出,大陸公司財務不透明,在過去也有財報違規的紀錄,並且擔心中國大陸”會將這些投資,用於影響其他國家政策,朝著對自己有利的方向發展。”

同樣的,愛沙尼亞公共行政部長雅克·阿布(Jaak Aab)去年也表示,他希望該計劃能被否定,理由可以用”環境、經濟和國家安全”等原因。

另一個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也是反中國家,理由包括”經濟失衡”。外交事務副部長埃迪吉烏斯·梅盧納斯(Edigijus Meil​​unas)告訴《南華早報》:”僅以立陶宛與中國大陸的貿易數據為例:盡管我們試圖建立互利的經濟合作,但仍然顯示出巨大的失衡。中國大陸在立陶宛的貿易夥伴名單中排名第20。”

立陶宛最近還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阻止了一家大陸國營公司”同方威視”(Nuctech,成立於1997年的國有安檢產品公司,由大陸清華大學經營)向3座國際機場提供安檢設備。梅盧納斯說”這擔憂是正確的。”

第3個波羅的海國家-拉脫維亞也是如此。拉脫維亞外交部高級官員對此表示讚同,盡管”擔心中國試圖透過17 + 1分裂歐盟”的說法過於誇張,但他們也不希望中國大陸對波羅的海國家介入過多。

裏加史特拉金大學(Rīga Stradiņš University)中國研究中心主任裏別爾齊納·塞倫科娃(Una AleksandraBērziņa-Čerenkova) 坦承,對於俄羅斯的戒心,也連帶影響對中國崛起的觀感,​而且中國在掘起過程中,所說的宣傳詞使波羅的海三國不放心。

塞倫科娃解釋,北京沒考慮到各個國家的細微差別,他們總愛說”與東歐的合作,起到東歐和中國之間的社會主義聯係作用”,顯然對於中國而言,他們以為社會主義是東歐的共通曆史語言,然而”這是錯誤的,因為社會主義不一定是本土的,在這裏(波羅的海三國),是被(蘇聯)強加的。”

回頭說”憤怒鳥之父”維斯特巴卡的看法,他對如此複雜的政治局勢不解,而且感到精疲力盡,但稱自己是”永遠的樂觀主義者”。他相信這項開案能夠人們團結在一起,而不是引起仇恨與對立。

維斯特巴卡說:”也許是我太天真,但我真的認為,一件顯而易見帶來幫助的事,對大家都有幫助。而且我認為進行溝通交流,絕對比孤立、相互無視來的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