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探3"隱藏的東北故事:日本遺孤和他的2個母親4個父親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唐探3》裏提到的“開拓團”,是怎麽一回事?

春節檔電影《唐人街探案3》高開低走,評價不高。

電影中的小林杏奈,她作為日本開拓團後代的悲慘經曆,讓有的觀眾覺得假,有些脫戲。



特別是電影最後,來自中日泰三個國家的4個名偵探,看著漫天的煙火畫麵,耳邊響起了邁克爾·傑克遜的歌曲Heal the world,這樣“呼喚世界和平”的龐大主題,讓人覺得突兀。

但如果了解日本開拓團這段曆史,你就明白導演的用心了。

為了避免介紹曆史的枯燥,我們通過一個日本人的真實經曆,講述日本開拓團曆史。

故事的主人公叫做中島幼八。



1

高貴的移民,悲慘的難民

中島幼八出生於1942年,其父中島博司是一家洗衣店的職員,生母叫中島清江,姐姐中島三子大他6歲,一家人本來過著平靜的日子。



▲ 中島幼八的生父中島博司和生母中島清江

1943年,受到日本軍國主義的鼓動,抱著去“王道樂土開疆辟壤”的幻想,中島一家四口來到“滿洲”牡丹江長嶺,加入了長嶺八丈開拓團。

開拓團,實質就是日本向中國東北輸送的農業移民團。

當時日本農村人多地少,危機重重,於是日本政府就在1932年到1945年間,向中國先後派遣開拓團881個,共32萬人。

這些移民,平時為民,為日軍提供糧食的保證;戰時為兵,成為軍隊的幫凶。

名為開拓,實為掠奪,大肆搶占東北農民的土地和房屋。



500萬中國農民因此失去家園,淪為日本移民的佃戶,或四處流離,凍餓而死的人不計其數。

一次,中島幼八的母親去井邊淘米,旁邊的中國婦女就眼巴巴看著她。原來,日本規定非日本臣民禁止食用大米白麵,否則以“經濟犯”論處,所以中國人隻能眼饞。



1945年7月,日軍即將戰敗,幼八的生父應征入伍,被送至西伯利亞與蘇軍交戰,成為了炮灰。

剩下懷孕的母親帶著幼八姐弟相依為命。



▲ 中島幼八和姐姐中島三子

8月,蘇軍進攻東北,日軍全麵潰敗。日本東亞省做出了“鑒於過去的統治成果,以備將來,可變更國籍,留在大陸,努力忍苦”的決定,這實際上就是選擇拋棄日本移民。

於是,幼八一家人成了日本軍國主義的受害者。

長嶺八丈開拓團的500多人,隻能向蘇軍投降,進入蘇軍的集中營。

在路上,幸虧得到中國當地村民的救助,蒸了成山的饅頭給他們吃。

而別的開拓團民一路缺少食物,不少婦女隻能在路上親手殺死自己的孩子,到了集中營以後,就變得瘋瘋癲癲了。

幼八一家人到了集中營,裏麵的情況慘不忍睹。

集中營隻有16棟房子,卻住4000多人,大部分隻能住在牲口圈和雞圈中,缺衣少食,麻疹流行,每天都有小孩死掉。

冬天來臨,集中營的移民實在生存不下去,蘇軍同意長嶺八丈開拓團回到原地。

2

這條小命,我來拉扯

當時,幼八的母親挺著大肚子,帶著兩個孩子,跟著團長回到沙蘭鎮王家屯。

天氣寒冷,又凍又餓,加上傳染病,每天都有兩三人死去。一個冬天過去以後,有130人死去。

不久後,幼八的母親產下了一個女孩,連名字都沒起,就死了。母親產後非常虛弱,染上傷寒,奄奄一息。

小幼八瘦得皮包骨頭,渾身青紫,肚子鼓鼓的,眼看就活不成了。



母親隻能把幼八交給一個中國貨郎老王,讓孩子找條活路。老王把3歲的幼八裝在籃子裏麵,準備送給沙蘭鎮一個李姓人家。

李家一看,覺得孩子活不成了,拒絕收養。一旁的接生婆孫振琴見孩子太可憐,說“這條小命,我來拉扯”,將幼八抱回了家。

回到家後,孫桂琴把吃的東西嚼爛,嘴對嘴喂給幼八,然後每天早上都給孩子輕揉腫脹的肚子。

慢慢地,小幼八長肉了,終於活了過來。

孫桂琴的丈夫姓陳,麵容和善,平日喜歡喝兩口小酒,他給幼八起名陳慶和,乳名叫來福,寓意吉祥。

1946年,熬過了嚴冬的母親奇跡般生存了下來。此時,中國政府決定將開拓團移民遣返回國。



▲ 1946年7月,由中國東北登船回國的日本僑民

回國前,母親後悔將孩子送人,於是找養母想要回孩子。孫桂琴當然不幹,抱著來福就跑,生母在後麵追,動手要搶。

事情鬧大了,交給當地的政府做決定。政府裁決倒很公平,把孩子放在兩個母親之間,孩子跟誰就歸誰,結果來福跑到了養母那邊,生母隻能垂頭喪氣地離開。

來福8歲時,陳父被瘋狗咬傷。臨死前,他對孫桂琴說,我死了,你就改嫁吧。

失去了頂梁柱,孫桂琴的日子過得很艱難,便嫁給同村的一個姓李的農民。來福的大名也由此改為李成林。

來福的童年記憶全是故鄉沙蘭。

“我每天到南石崗的河邊放牛,在稍高的嶺下找個樹蔭,享受我的自由世界。我帶來小人書看個夠,看累了,可以望天上的雲彩。”

“到了冬天,我們坐冰車,打陀螺滑雪,這春節印象深,我家把養的豬宰了,有了肉,我滿足了。”

“(養母)從小我就知道我是日本人,她坐在炕上,跟人家聊天時,我就靠在她的腿上在那聽,她就講怎麽抱給她的,瘦的什麽樣子。”



▲ 養母孫桂琴和第二個養父李希文

然而在來福13歲的時候,他平靜快樂的日子,卻被一封遠方來信打破了。

3

你的生母需要你

一天,來福看到養母神色慌亂,從不背著自己說話的母親,竟然關起門來和李父說話,讓他有種不祥的預感。

第二天,養母帶他來到區政府,幾個陌生的大人鄭重地問他是否想回日本。

來福非常恐懼,因為在他的印象中日本人都是凶惡的侵略者,他想不通自己為什麽是個日本人。

來福堅決地表示不會回日本。“生母”這兩個字對他來說十分恐怖,仿佛要把自己從養母溫暖的懷抱中奪走。

養母孫桂琴並沒有說話,隻是抱住他流下了眼淚。

以後,生母經常給他寄一些照片,他都燒掉,想斷絕和日本的關係。

小學畢業以後,來福沒有考上中學,成為了一個放牛娃,前途成了問題。

孫桂琴為了來福的前程,來到太平溝林場,給來福找了第三個養父趙樹森,這也改變了他的命運。



▲ 來福與養父母趙樹森、孫振琴

來福原來的農業戶口轉入了林業局,當時東北林業工人的待遇是很好的,是個金飯碗,來福的大名由原來的李成林改成了趙成林。

趙樹森這位平凡的父親真的很偉大,明知道孫桂琴“改嫁”於他,隻是名義上的,純粹就是為了解決孩子的前途。

等孩子成了非農業戶口,孫桂琴就又回到了農村。

趙父依舊把來福當成自己的孩子,對他特別疼愛,一個月給他14元的生活費,讓他再也不用過農村艱苦的日子了。

趙父鼓勵來福,世界很大,應該走出去看看。

來福轉入當地的七峰小學,繼續學業,在這裏,他遇到了自己的恩師梁誌傑。



▲ 站著的是來福,坐著的是梁誌傑

梁老師為他介紹了日本真實的情況,並告訴他:“你的生母需要你,中日兩國之間的友誼也需要你。”

趙父和老師的話,為來福打開了一扇了解世界的窗戶,他決定回日本。

4

沒有中國,何有此生

1985年,來福回到了日本。在碼頭見到了生母,當他被母親摟在懷裏時“頭腦一片空白”。

他也知道母親回國後很艱難,姐姐三子死了,生母隻能改嫁。



▲ 生母在碼頭接回到日本的中島幼八

他在日本的生活很不適應,吃生魚片要煮吃,吃三明治也要用大蔥蘸著大醬來吃,顯得與周圍人格格不入。

他在中國的時候,並沒有受到歧視,還得到了周圍人的關懷。

但在日本,卻遭到了冷眼。因為超齡,被日本學校拒之門外,是橫濱的中華學校接收了他。

當時,日本人對這些日本遺孤並不友好,把他們稱為“中國係日本人”,並且不讓日本姑娘嫁給他們。



▲ 回日本後,中島幼八與中國養父母和老師的通信

中島幼八一直沒有忘記梁老師的話,畢業後,就加入日中友好協會,當了一名翻譯。

他一直與日本右翼反華組織進行鬥爭,曾數次被打得頭破血流,也因為抗議幾次被捕。

他日夜想念中國的親人,從來沒有忘記。

退休之後,他決定把自己的經曆寫成書,紀念恩人,也“讓日本人知道中國人有多麽善良”。

他給書起名《何有此生》,沒有善良的中國人,何有此生?



他自費出版了日文版,向日本人介紹開拓團這段曆史,NHK、《朝日新聞》等日本主流媒體都對他進行了采訪報道,他希望以戰爭受害者的身份,敦促日本政府反省那段侵略曆史。

多年後,中島回到中國看望養父母,然而老人們早已不在了。

他為養父母修了墳,在養父母墳前,中島泣不成聲地供上此書,“日本是我的祖國,中國才是我的故鄉。”



《唐探3》結尾,曾經的開拓團移民渡邊勝跪在了眾人麵前,那一跪,其實是表達對全體中國人民遲來的道歉和懺悔。



▲ 《唐探3》劇照

曆史不應該被忘記,《唐探3》把這段曆史表現出來未必是壞事。

曆史長河中的一粒塵埃,落在每個人頭上就是一座山。

無論對誰,戰爭留下的都是抹不去的傷痛。

日本人更應該看看這部電影,了解這段曆史。

文/朗博



紐約雙魚 發表評論於
1942年生的,1985年回日本還是個小孩?1958年吧?
漫步無錫 發表評論於
日本軍部撤退的時候,沒有足夠的船回日本,讓父母把幼子殺掉。父母舍不得,送給了當地的中國人撫養,這就是日本遺孤。中日建交後,已經長大成家的遺孤拖家帶口的回到日本,日本大阪有很多。我在東京的時候,碰到他們在國會前遊行抗議,喊的是中文口號,哈哈!這是日本的傷疤。
johniewalker 發表評論於
“農業移民團”??? 殖民團。這是名副其實的殖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