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峽大壩壩體變形事小?專家指"這個危機"更要命...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中國自6月開始發布暴雨預警,已有逾千萬人受災,長江三峽大壩先前不斷傳出潰堤風險,甚至在網路上流傳三峽大壩壩體變形的照片。中國水利專家王維洛指出,比起變形的問題,三峽大壩「滲漏」的危機更為嚴重。

中國應急管理部負責人表示,截至3日9時,中國今年的洪澇災害造成貴州、四川、湖南、廣西、廣東、湖北等26省(區、市)1938萬人次受災,經濟損失達416.4億元。並指出,入汛以來,全中國有75個縣(市)日降水量突破當月極值,32個縣(市)日降水量突破當季極值,部分縣(市)日降水量甚至打破當地曆史紀錄。

王維洛受訪時表示,比起三峽大壩壩體變形,更嚴重的是「滲漏」漏問題,「壩體船閘四周的滲漏問題相當不樂觀,是施工最差、位移最大的所在。」

他也進一步指出,三峽大壩從工程論證、設計、到最後的施工品質檢查,均為相同人馬進行,無疑是「球員兼裁判」。

此外,網路上曾熱烈討論三峽大壩是否存在潰堤問題,但一名中國網友表示,重慶市公安機構發布通知,若有人在網路或公開場合發布汛情的「敏感消息」,立即逮捕法辦,絕不姑息。中國公益人士董廣平說,這是為了「維穩」的需要,對管製維穩是否有利,它是以此為標準,「它不說是洪災大小的問題,它不會考慮民眾的安穩死活,這個不是它關心的。」

報導指出,若中國當局隱瞞潰壩消息,大壩在無預警的情況崩潰,長江中下遊地區恐葬送幾億人的生命。

 



衡山老道 發表評論於
Armweak:你這真專家,有些人,書讀了不少,為了一己之私可以胡說八道。
世界上沒有不變形的東西,在設計目標範圍內的變形不會引起任何問題。這幫鳥人年年拿三峽工程作文章,造謠生事,危言聳聽,這種下三濫手段讓正常人非常反感。
一條小路 發表評論於
三峽大壩扛得住,扛不住也不要緊,水淹衹能淹到上海,也不是淹到中南海,衹要淹不到中南海,淹誰誰,有關係嗎?衹要習包子的位置不變,該淹的就淹吧。
我也在這裏 發表評論於
李鵬之輩千秋罪人+1
To_Me 發表評論於

================================================================================
重慶市公安機構發布通知,若有人在網路或公開場合發布汛情的「敏感消息」,立即逮捕法辦,絕不姑息。中國公益人士董廣平說,這是為了「維穩」的需要
==========================================================

中共為了「維穩」,為了它自己的權力, 不惜讓百姓穩穩地去送命了。


青衣俠 發表評論於
三峽大壩自計劃開建,到建設中,到建成後,“專家指……”就從沒有斷過。但是有一個基本事實,就是:更多更多的專家讚成建設三峽大壩。這一點,網絡上很少反映,基本上就是隻強調“個別專家”的意見,忽略絕大多數專家的意見。我不是說“個別專家”的意見就不重要、不需要聽,而是說,政府在決策前,是廣泛征求過專家的意見的,“個別專家”的意見也是聽到了的,也很重視,並沒有被忽略不計,但是最後還是遵從了多數專家的意見。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下雨時,降水一部分變成成為地表水流進溝渠河流被排走,少部分滲入地下,成為地下水。三峽水庫蓄水後上遊地下水位抬高,一定深度內土壤水的飽和度升高,和以前相比,吸收的地表水減少,這是事實。這在平原地帶的農村地區,影響要大一些,但在山區尤其是在城市,地下水的影響就小得多。因為在山區,水還沒有滲入地下,已經流走。山區危險的是山洪暴發(flash flood)。城市地表鋪的全是混凝土板和瀝青,水本來就沒法滲入地下。城裏的下水道通暢與否影響要大的多。

重慶上遊某市這次洪災爆發,在俺看來,主要原因是山洪暴發。一部分水無法象以前一樣滲入地下,從而加劇了洪澇災害。這主要是城市化的原因,而不是三峽庫區的地下水位抬高。

宜昌在三峽下遊,發洪災時,隻要三峽沒有泄洪或下泄流量小於三峽壩址處的自然來流量,三峽工程對於宜昌的防洪起的就是正麵作用。
WhoCaresWhoYouAre 發表評論於
即使葬送幾億人的生命,中共仍會穩坐其位,並宣稱在中共的堅強領導下中國人民最終取得抗洪的曆史性勝利。
還是老李 發表評論於
三峽大壩變形論坍塌論無疑是錯誤的,這個應該是不用擔心的,現代混凝土建築如果肉眼能看出來變形,早就垮了,哪裏還能等到你看出來。但是二毛們為三峽辯護的勁兒太惡心了,什麽重慶宜昌都是暴雨導致的內澇,一派胡言。三峽最壞的地方不是在於工程質量,而是在於對環境的影響,其中重要的一點就是提高了基準地下水位,說得形象一點就是三峽地區(多大範圍內我不知道)地下全部泡浮囊了,所以下雨不能滲走,非常容易形成內澇,這不是三峽造的孽嗎?二毛們居然認為這跟三峽無關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這位王維洛專家讓俺給盯上了,以後每遇到一次,俺就會上來打他一次臉。當年中國那麽窮,俺卻享受了免費高等教育。俺受了那麽多年的專業訓練,想不到通過這種方式派上了用場。

最重要的是,天朝醬缸國缸民中間,如果不能養成一種以事實為根據的文化,醬缸國想脫胎換骨,走向文明,沒戲!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王專家說三峽大壩和船閘有滲漏問題,有何證據?:-)估計剛學到一個新詞“滲漏”,就急急地拿來攻擊三峽工程。 :-)

三峽是混凝土重力壩,它澆築在江底的花崗岩上。在混凝土澆築以前,先築圍堰,把圍堰裏的水抽幹,江底的花崗岩露出,把風化的表麵岩石鑿除,有裂隙的地方進行固結灌漿。花崗岩用白毛巾全部擦淨,然後再開始澆築混凝土。
Armweak 發表評論於

(接上帖)
混凝土壩澆築到一定高度以後,沿著壩軸線從南到北,在壩內靠近壩的上遊一側都會留下廊道。當壩澆築到此高度以後,如果壩底基岩風化嚴重,有破碎裂隙帶,將對壩底基岩進行嚴格的壓力灌漿,在基岩內形成一道深十幾、幾十米的防滲帷幕(cutoff wall),將從上遊來的滲流剪斷,將滲透水壓力大大降低。這條廊道叫灌漿廊道,還用於其它檢修目的。如有必要,在壩的下遊一側,還會平行設置另一條廊道,供灌漿檢修使用。

據多方介紹,三峽工程區的花崗岩新鮮完整,沒有聽說過有嚴重的風化裂隙帶。所以,俺敢肯定,三峽大壩的滲流肯定不是問題。

這位“王專家”是個外行,就喜歡自己打自己臉。:-)
研究研究 發表評論於
三峽大壩下遊不遠的地方就有一座更早建成的葛洲壩,為什麽沒有人罵呢?葛洲壩就是比三峽大壩低了那麽一點,同樣把長江截斷了。要罵應該先罵葛洲壩,否則沒有道理。
百家爭鳴2012 發表評論於
看文章的那些胡說八道,真是皇帝不急太監急。
Indignant 發表評論於
王維洛與三峽有世仇,天天念叨。
亮油 發表評論於
三峽工程的最大危機可能是——風險回報比。三峽大壩有發電、灌溉之優,也有損害長江自然水係之弊,加重水害、汙染,危害氣候、生物鏈。兩者都有數字記載以推演下20年,權衡利弊該不是難事。那遠過見仁見智之爭。
酒釀圓子羹 發表評論於
其實大壩的水位不是決定水壩是否安全的唯一指標,要知道水壩的水位測試是在水流相對靜止狀態下進行的,學過流體力學的都知道,靜態水流壓力或衝力和動態水流壓力是根本二回事,在洪水流動的狀態下,整個水體暗流明流紛紛湧動,各處壓力出於非常複雜的分布,誰也無法知道哪個壓力點會出意外,威脅巨大,根本不是水位指標所能表達的
一覽青山 發表評論於
大壩沒事的狀態下,都已經淹得到處都是。你看不見,還是頭埋在沙堆裏?起個洋名字sam幹嘛?太分裂了,應該起個強國忠華什麽的。
-------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2020-07-06 00:19:07
最嚴重的問題是,三峽大壩啥事沒有,
導致好多人活活氣死。
勞碌命 發表評論於
李鵬之輩千秋罪人
maniac62 發表評論於
三民主義告訴我們,民族主義是一切的根本,隻有民族主義才能帶來民主。
功夫熊貓茶 發表評論於
什麽李鵬的夢?應該是他的貪腐手段而已。
skylight07 發表評論於
這時要拿先賢壯膽了。怎不說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
即便孫總統時代討論過三峽修壩,也不等於是全體中國人100年的夢想。
這個三峽大壩隻應該是李鵬的夢想,或中共的夢想。

==================================================
笑薇. 發表評論於 2020-07-05 21:12:55
三峽大壩是中國人100 年的夢想。孫中山時就有過相關的討論。
skylight07 發表評論於
連續暴雨,三峽大壩隻看碰運氣了。
中下遊的百姓還是外出避一避吧,草根之命在中共眼裏不過是一粒灰。可防可控的新冠之教訓別忘了。
錦西 發表評論於
這不還沒怎麽著兒那嗎,塌了,就是該塌了,。整天價拿三峽大壩說事,蠱惑人心,有什麽用?以前的決策,讓今後的實踐證明。
polaroid2 發表評論於
關於變形問題,去youtube看看。 武漢一哥們剛去大壩旅遊!看得清清楚楚,啥事沒有,泄洪槽也就開了兩個。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最嚴重的問題是,三峽大壩啥事沒有,
導致好多人活活氣死。

136 發表評論於 2020-07-05 23:57:41
To:京華人 發表評論於 2020-07-05 20:24:01
三峽大壩出事是早晚的問題,走著瞧吧。

=============

無論如何你是走不到那一天了。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慌啥? 哪天不行了,放幹水再加厚就是了。
Doctor11 發表評論於
切爾諾貝利爆炸之前也是固若金湯
約翰撈麵 發表評論於
以前說的大壩扭曲變形不算啦?明年準備個什麽話題?
gameon 發表評論於
這位磚家先前提變形很致命,現在又說滲漏更要命,下一次是不是開噴滑體最要命?

總是猜不中,小心主子沒耐心,把他廢了。嗬嗬。
大米袋 發表評論於
鼻尖蛙的東西可以發到笑潭
笑薇. 發表評論於
回複Cindy0710,
12年前和環境工程研究團去中國考察。在現場參觀之後,討論三峽工程時,一個美國專家shared 了一個美國的大壩整體滑坡的事。人類在實踐中發展了技術和自己的認識。
老鍾 發表評論於
這是造謠匯編。
MarsFather 發表評論於
大壩變形不是問題,漏水也不是問題。地震才是問題。地震絕對事先不告訴大家。幾秒鍾十幾秒鍾,大壩就開口噴水了。下麵低窪地帶人口應該上億。沒時間撤退,沒地方撤退。不管多少命,一起要。沒有更要。
笑薇. 發表評論於
天才!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王維洛是學地理專業的,就是背地名的專業,文科生搖身 就成 水利 專家了。 
lxd 發表評論於
三峽竣工時是胡溫時期,兩個領導人一次三峽也沒去過,說明什麽呢?兩個人還都是名牌大學畢業,一個學水利一個學地質的,他們都不認可就已經說明問題很大。
在河邊 發表評論於
在枯水期,三峽向下遊的泄水量即使高於平均值,也使大湖處長江水位創出曆史最低位,而長江流量並沒減少。
dwcaonune 發表評論於
危言聳聽。幾億人,就像香港遊行20萬=200萬
在河邊 發表評論於
@ sigmazao
主要還是三峽出水含沙量減少,造成清水衝刷下遊河道,使水位降低,造成大湖下遊長江水位過低。三峽為此對湖區進行了賠償。
當然那些湖下遊過度挖沙也是個原因。
德保 發表評論於
XYZ94538,
不能就事論事,卻搞人身攻擊,才是讓人恥笑的樣子
duty 發表評論於
灣灣和一幫喪心病狂的盧瑟與三峽大壩扛上了,他們見不得三峽工程的巨大效益,不是要炸掉就是咒大壩垮掉,病得不輕。
笑薇. 發表評論於
三峽大壩是中國人100 年的夢想。孫中山時就有過相關的討論。現在,沒有人為江堰工程擔憂,2000多年過去了,後來人以為你是自然環境中的一部分,完全接受它了。
在河邊 發表評論於
@ FGOT888
淤積問題比當初設計預計的小的多,目前淤積量僅僅是設計值的40%幾。主要原因是上遊金沙江等建了階梯壩(發電量是三峽2倍),是三峽來沙量大減。
因為三峽進沙減少,出沙也減少,造成下遊清水衝刷河道,使幾個大湖泄水增多,造成缺水。
FGOT888 發表評論於
三峽庫區蓄水導致大麵積多方位山體滑坡、泥沙淤積將是大壩安全和運營效益的關鍵問題之一。何況還有其它氣候環境地質等變化問題。尼瑪庫區山區庫區淤泥是上天早就屯在哪兒的,跟天鬥其樂無窮啊
國境之南 發表評論於
長江是中華民族的大動脈,而三峽工程就是這個大動脈裏的一個大血栓

這個禍國殃民的網吧蛋工程一天不炸掉,長江流域的災難就一天不會遠離

tailiumang 發表評論於
這個大壩不垮,有些人會鬱悶死的。
lasso 發表評論於
按照中共的做事習慣,暴露的往往隻占一成,九成的罪惡通通都被隱瞞了。如果中共承認水壩有滲漏情況,那麽肯定有更大的問題。
SoWhatAgain 發表評論於
大壩在無預警的情況崩潰???
=======================
無腦兒寫的?
夢雲隨風 發表評論於
用Google地圖說變形,搞出了王的低智商。
現在不說變形,來個你看不見的問題。
智商提高了一點。
shakuras2000 發表評論於
船閘滲漏問題其實早就有人說了,不過我說,其實這個都是小問題,也很好解決,少蓄水就行了

三峽大壩最大的問題,其實就是原來吹噓的防洪為主。其實這個這個防洪能力由於各種
設計和政策問題,隻能達到原來的幾分之一的能力,所以所謂百年防洪,大概二十年
就要來一次淹上遊還是淹下遊的抉擇。

不要以為二十年一次就等於95%有效。因為其實其他十九年洪峰比較小,本來就危害不大。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問題確實有,但是辦法總比問題多。這些大忽悠大概不知道,有一種壩體止水檢查槽置換式灌漿法在三峽大壩,早就應用。並達到了預期的處理效果,消除了壩體滲漏缺陷、改善了大壩運行條件和內部環境,而且為完善大壩橫縫止水係統構造型式。

這些網上大忽悠,現在為了賺眼球,已經完全無視中國工程師都做過什麽研究和跟進。
帶頭大哥 發表評論於
這個磚家有千裏眼,看見三峽滲漏了?
笑薇. 發表評論於
每年汛期都有人為大壩唱衰。目前,大壩情況很好,水位隻有149米,離平時正常蓄水位175 米有很大空間。湖北及重慶等地漫水是暴雨造成。增加水利工程,進行分流可以在洪水時節緩解狀況。三峽大壩是主工程,作用很大。
京華人 發表評論於
三峽大壩出事是早晚的問題,走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