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讓羅納爾多喊自己媽媽 金嗓子創始人遭限製出境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繼2019年被限製消費後,金嗓子創始人江佩珍再因5000萬元廣告費陷入窘境。

6月2日,據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網顯示,因廣西金嗓子食品有限公司(下稱“金嗓子”)不履行法律文書確定的義務,其法定代表人江佩珍已被依法限製出境。



作為金嗓子的“靈魂人物”,江佩珍一度風光無限,江湖人稱“江老娘”,其甚至還將自己的頭像印在了自家產品上,隨之一起傳播到了千家萬戶。

然而,近年來,這位曾經的勵誌女企業家卻陷入了“泥潭”,先後卷入羅納爾多“代言門”、拖欠廣告費被告等多起醜聞,其更是在2019年被列入被執行人名單,被限製高消費。

(圖源:金嗓子官網)

從13歲糖果廠學徒到億萬富豪

從一個默默無名的糖果廠學徒到一位鼎鼎有名的勵誌女企業家,江佩珍的創業經曆可謂“傳奇”,甚至有人曾以她的人生經曆出版了《中國女人江佩珍》和《柳州女人江佩珍》兩本書。

1946年,江佩珍出生於廣西平南,家貧,家裏有一個哥哥,四個弟弟妹妹。13歲時,因母親早逝,父親無法獨自養活六口人,年僅13歲的江佩珍不得不輟學到柳州市糖果二廠(金嗓子前身)打工。

憑借著勤奮認真的態度,江佩珍很快就掌握了一手熟練的技術,一路從一個小學徒做到組長、車間主任,並在18歲這年升任糖果廠副廠長,33歲時被推選為廠長。期間,在意識到自己在文化知識上的缺陷後,她還通過自學補齊了從高中到大學的課程。

經過江佩珍十多年的經營,糖果廠成功從最初虧損五千萬元的狀態扭轉為產值近億元,但很快又麵臨原材料價格上漲、品牌被山寨等問題。

1993年底,為解決這一問題,江佩珍找到了華東師範大學的王耀發等10名老教授求教。最終,被她的“創業精神”所感動的王耀發同意將金嗓子喉寶的配方無償轉讓給江佩珍,而江佩珍為了表達自己的感謝,就將王耀發的頭像印製到了金嗓子的包裝上,直到2015年以後才更改為自己的頭像。

(圖源:金嗓子官網)

憑借著這一款能夠治療慢性咽炎的潤喉糖,江佩珍第一年就實現了6000萬元的盈利,並在1994年底成立廣西金嗓子製藥廠。

次年,她又斥資500萬在央視打廣告,後來更是憑借著足球明星羅納爾多的“代言”,讓金嗓子火遍大江南北,成功打開了市場,並很快躍居為同類產品中市場占有率第一的品牌,與美國、加拿大、歐盟等二十餘個國家和地區建立了業務往來。

到2012年,其營收已經接近6個億,並在2年後實現了產值超8億元,創造了連續20年保持全國銷量第一的奇跡。

2015年7月15日,金嗓子正式登陸港交所,江佩珍以震撼全場的姿勢霸氣敲鑼。一年後,金嗓子股價達到最高值8.11港元/股,市值一度突破60億港元,江佩珍家族也憑借著其持有的股票市值成為了身家上億的富豪。

營銷鬼才:靠30萬忽悠到巨星代言

作為一個憑借廣告大放異彩的品牌,金嗓子在營銷上向來大手筆。

據曆年年報顯示,2015年至2019年,金嗓子包括廣告、宣傳、市場推廣等在內的銷售開支分別為2.55億元、3.19億元、3.05億元、2.9億元、3.08億元,而同期的營收約在7億元上下,淨利潤在1億元上下。

不過,雖然舍得花錢,但金嗓子在營銷界的風評並不好。其中,引發最大爭議的就是金嗓子及江佩珍的“成名作”——羅納爾多的“代言”。



“保護嗓子,我用金嗓子,廣西金嗓子”。曾幾何時,這則記錄著身穿金嗓子字樣的鵝黃色短袖的羅納爾多,舉著一盒金嗓子潤喉糖,對著鏡頭傻笑的畫麵廣告一度火遍大江南北,將金嗓子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企業“捧紅”。

然而,令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這樣一則廣告卻在之後多年被指“空手套白狼”、“用30萬美金,騙羅納爾多做廣告喊媽媽”。

2003年,正逢足球明星羅納爾多跟隨皇馬俱樂部來中國參加活動。趁著這次機會,江佩珍花了30萬美元邀請羅納爾多組了個飯局,並以“死忠粉”的身份請羅納爾多穿上印有金嗓子字樣的短袖,舉著金嗓子和自己合影,成功獲得了足球巨星羅納爾多的“宣傳廣告”。

2007年,在當了4年“免費”金嗓子代言人後,羅納爾多才一紙訴狀將金嗓子告上法庭,稱金嗓子發布的羅納爾多代言廣告並未簽訂代言合同,甚至未得到本人同意,並以此索賠1000萬歐元。

但最終,由於跨國訴訟維權費用太高等種種原因,這場訴訟最終不了了之,江佩珍則在無奈之下又花了1430萬人民幣簽下另一位足球巨星卡卡當金嗓子的代言人。

5000萬廣告費惹的禍

2016年,金嗓子的子公司金嗓子食品推出“草本植物飲料”產品,為宣傳該產品,金嗓子食品決定通過廣告代理商星空華文在《蓋世音雄》和《蒙麵唱將猜猜猜》中投放相關廣告,總計廣告費8000萬元。雙方約定,如果沒有達到約定的收視率,廣告費將可以按約打折。

金嗓子食品首付給了星空華文1300萬元,但尾款卻遲遲未結,星空傳媒再三催要無果,遂將其告上法庭。經法院判定,金嗓子食品還應支付星空華文廣告費5167萬元。

但金嗓子食品卻拒不執行,為此,星空華文向法院申請凍結其賬戶,卻發現金嗓子食品隻有100多萬元資金,其餘土地資產都在母公司名下,最終這筆欠款隻執行了136萬元。

為此,2019年7月,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拖欠原告方廣告費用5057.76萬元為由, 分別將江佩珍和金嗓子食品列為“限製消費人員”和“失信被執行人”。



此外,AI財經社查詢發現,除了這一條限製消費令,江佩珍還在2019年8月收到一條限製消費令,被限製消費的緣由則是因為其未按執行通知書指定的期間付給中國民生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行一筆38萬元的執行標的。



不過,據天眼查信息顯示,截至目前,江佩珍仍然是廣西金嗓子集團、廣西金嗓子投資谘詢有限公司、廣西金嗓子醫藥有限公司等11家尚處於存續狀態的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在12家存續公司擔任高管,擁有6家公司的實際控製權。

金嗓子“失聲”

雖然子公司及實控人被列為被執行人,金嗓子卻似乎並不缺錢。

據其2019年年報顯示,截至2019年底,其流動資產總計11.4億元,其中現金及現金等價物5.77億元,流動負債4.63億元,非流動負債998萬元,僅現金資產就可以覆蓋全部負債,資產負債率更是由2018年底的9.1%減少至了2019年的8.3%。

不過,近年來,金嗓子品牌老化、產品單一,經營業績難以突破也是不爭的事實。

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9年,金嗓子營收分別為7.07億元、7.68億元、6.24億元、6.94億元、7.97億元,一直在7億元上下波動;淨利潤分別為1.55億元、1.03億元、0.61億元、1.02億元、1.68億元,也始終在1億元左右波動。

(圖源:視覺中國)

盡管金嗓子目前主要有金嗓子喉片、金嗓子喉寶和其他產品,但曆年的營收中,幾乎每年都有超過90%的收入來自於金嗓子喉片,對於單一產品的依賴性過大。

而從銷量上看,金嗓子喉片近年來的銷量不僅沒增加,反倒呈現逐年下降趨勢,直至2018年才開始緩慢回升。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9年,金嗓子喉片的銷量分別為1.27億盒、1.29億盒、1.24億盒、1.01億盒、1.04億盒、1.13億盒。

為了保證營收和毛利率,金嗓子曾多次對金嗓子喉片進行提價。數據顯示,2014年至2019年,其單價分別為4.3元、5.0億元、5.4元、5.5元、6.0元、6.4元,6年時間漲了近50%。



lurenjia2014 發表評論於
原來連國際巨星都敢騙。就是一騙子,毫無誠信。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羅納爾多的媽媽遭限製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