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知識分子為何更能接受“特朗普”?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耶魯大學學者Yao Lin最近發表論文《燈塔主義與中國知識分子的“特朗普化”。作者發現,從2015年特朗普宣布參選美國總統之後,中國的知識分子開始變得越來越“特朗普化“,形成一種潮流。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


作者認為,“特朗普化”至少有兩類表現:

一類是“川粉化”——不少中國知識分子雖然未必認同特朗普的所有政策立場,但對特朗普本人的所謂能力、視野、膽識等等頂禮膜拜,把他視為深謀遠慮且又手腕高超的政治家。


另一類是“川普化”——不少中國知識分子或許心底鄙夷特朗普的某些言行舉止,但相當支持他所代表的政策立場,或者至少樂於因為反對其反對者(經常被中國網民統稱為“白左”)的立場而支持他的立場。


當然,還有不少中國知識分子是“川粉化”與“川普化”兼而有之。

作者認為,有趣的是,“特朗普化”現象在很大程度上是跨越中國知識分子內部的意識形態分野的。無論傳統意義上的“自由派”還是“反自由派”,“特朗普化”者都大有人在。當然,同樣也有不少人是反對特朗普的,隻不過這些聲音在中國知識分子圈內,明顯落於下風。

中國有很多知識分子是國家主義者,或者文化複古主義者。他們崇拜特朗普,並不難以理解。即使是那些反對特朗普發動貿易戰的人,他們仍然更加喜歡特朗普的商戰外交模式。支持中國體製的人,可能覺得特朗普更加親切。中國的民族主義者喜歡特朗普,多少有些“棋逢敵手”、“英雄惜英雄”的味道。

但是,為何那些自由派的知識分子,也會崇拜特朗普呢?這讓人難以理解。畢竟,特朗普的諸多言論與政策,與西方主流自由主義理念格格不入。所以,盡管“中國自由派公知普遍挺特朗普”一事在國內互聯網上是公開的秘密,但在國外卻很少有人談及。美國人對這種現象更加難以理解:中國的自由派怎麽也會挺特朗普?

“挺特朗普”僅僅是中國自由派的策略?

有人或許認為,中國的這些自由派人士並沒有崇拜特朗普,他們隻是把“挺特朗普”看作一種策略。比如,有人期待,特朗普發動的貿易戰能夠達成“倒逼改革”的效果,因此不必在意特朗普本人究竟是否關心中國的民主,也不必擔心特朗普的治國能力一塌糊塗。

但是,這種推測並不符合事實。因為過去幾年間,中國諸多著名自由派知識分子對特朗普的讚美,並不是策略性的,而是發自內心的。他們對特朗普的喜歡和期待,遠遠超過了對貿易戰的期許。絕大多數中國的自由派,非常支持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減稅政策。

還有一種可能的解釋(作者在文中稱為“neoliberal affinity” explanation)是,自由派“特朗普化”實際上反映的是過去幾十年間全球各國“新自由主義同盟”內部保守主義與右翼民粹主義對自由至上主義的劫持與吞噬。

但是,這種推測並不能真正解釋中國自由派內部變化的動力機製。與歐美國家不同,中國缺乏右翼保守選民通過選票壓力逼迫新自由主義同盟政客就範的製度機製(比如在美國,許多共和黨政客私下對特朗普頗有怨言,但畏於民粹主義的壓力,他們在公開場合中隻能支持特朗普)。缺少了選舉壓力這一環後,僅靠“同盟”內部力量對比的變化,並不足以說明這種變化如何作用於在公共論述場域中扮演獨特角色的知識分子。事實上,即便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確實在很大程度上擁抱過去幾十年裏根/撒切爾式的新自由主義意識形態,這種擁抱本身也是需要被解釋的。他們的“特朗普化”也是需要被解釋的。

作者給出的新解釋——“燈塔主義”

作者認為,中國知識分子的“特朗普化”,真正原因是“燈塔主義”(beaconism)情結。這種情結,更具體而言,又可以分成兩個維度:

一是“政治燈塔主義”

——大體而言,中國自由派對毛時代充滿負麵記憶,並且他們對今天不滿。因此這些人寄托於西方,他們尤其將希望寄托於美國,因為美國是唯一一個可以與中國抗衡的國家。並且,他們不由自主地將紛繁複雜的政治議題簡化為所謂的“左/右”光譜。

由於這種投射與想象,使得中國自由派難以接受西方“白左”們對當代歐美政治“輝格史敘事”的否定與係統性反思。

中國自由派對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偏好,同樣也與這種投射有關——他們對計劃經濟的惡果刻骨銘心,因此對任何監管或調節市場的做法均抱有深切懷疑。

所有這些投射,導致了中國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對西方“白左”的不滿。他們不滿意希拉裏、奧巴馬、默克爾們太專注於“自我批評”,而對中國過於綏靖。所以,當有特朗普這樣一個宣稱要“砸爛一切舊秩序”的新型政客橫空出世時,中國自由派開始由衷喜歡特朗普。他們對特朗普的熱愛,並非是一種策略。

二是“文明燈塔主義”

作者認為,中國的很多自由派不僅憧憬“西方政治”,而且憧憬更廣義的“西方文明”(白人/基督教文明)。但是,今天的西方世界已經被“白左”糟蹋得不成樣子。白人生育率下降,黑人和穆斯林難民的比例則大大上升。因此,中國自由派崇拜特朗普,是因為他們希望特朗普可以拯救西方文明。

因此,中國的自由派們和反自由派們在這個問題上觀點相似。反對自由主義的人,希望為中國的文明正名。他們希望通過“大國崛起”、“中國模式”的對內成功與對外輸出,來洗刷晚清以來的恥辱,實現中國的崛起和複興。在他們看來,西方文明是中國的勁敵,第三世界(尤其穆斯林文明)則是被美國統治的對象同時也是美國的破壞者。所以,他們一方麵對“西方文明的衰敗”有“惺惺相惜”之感,另一麵也試圖吸取美國的教訓,防止穆斯林文明在中國過度發展。

回溯曆史的話,可以發現“文明燈塔主義”與“文明正名主義”同出一源,都和清末輸入的“科學種族主義”與社會達爾文主義的思潮密切相關。這種曆史關聯,也導致了當代“自由派川粉”與“反自由派川粉”同聲共氣的現象,前者是“文明燈塔主義”,後者是“文明正名主義”。


中國的知識分子為什麽喜歡特朗普?

有人可能會覺得,中國的自由派之所以喜歡特朗普,是因為他們受到了假新聞的蒙蔽。如果輿論場是自由競爭的,那麽中國的自由派就不會挺特朗普。尤其是,中國各種微信自媒體的興起,導致輿論生態的扭曲和假新聞的泛濫。

但是,這些因素本身,無法解釋中國自由派何以在不良信息場域中,會傾向於選擇相信右翼假新聞而非左翼假新聞、或者為何右翼假新聞比左翼假新聞在知識分子圈內更有市場。歸根結底,要解釋這一點,還是要回到知識分子本身既有的某些偏見、焦慮、意識形態框架上,也就是回到(自由派的)“政治燈塔主義”與“文明燈塔主義”(以及非自由派的“文明正名主義”)心理機製上。

最後,作者強調,中國的自由派知識分子不應該自甘墮落。中國的自由主義應該正本清源,知識分子應該迷途知返。



lao-fei 發表評論於
中國的知識分子為什麽喜歡特朗普?
================================
作者算不算中國的知識分子?
不可告人 發表評論於
豬圈呆久了,已經分不清香臭。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相對來說Trump不是個politician,說到做到。還是不錯的。目前美國需要這樣的人。
lovNordstrom 發表評論於
華人膜拜過頭了。那架勢也很嚇人。跟邪教一樣。
GGG_95 發表評論於
作者搞錯了!中國相當一部分所謂的知識分子更能接受偉大的領袖或者北朝鮮的金三世或者非洲的黑人領袖們或者南美洲的社會主義獨裁者,這些偉人們對於“特朗普”而言,無比偉大光榮正確,代表著人類“文明進步”的燈塔。
mliu_99 發表評論於
誰能幫助改變中國,就支持誰。還有其他政客可以信賴嗎?還有誰呢?
kedi888 發表評論於
中國自由派知識分子是因為反中共而支持床鋪,但床鋪的獨裁傾向非常明顯,他不停地誇獎習近平,與普希金打的火熱,因此早晚會認清床鋪,而且大嘴國際關係全麵失敗,新冠防疫失敗,說話不靠譜,道德品質低下,這些自由派內心是不喜歡的。自由派多數還是有良心的,摒棄自戀狂隻是時間問題,實際上自由派知識分子現在就批評床鋪的大有人在。
01-may_梅韻 發表評論於
Trump無私無畏,自當選以來盡力為美國人民服務,在美國國內頂著民主黨和左翼媒體的諸多壓力,為美國延續資本主義的富裕和自由奮鬥不止,值得敬佩!2020還選Trump!而且堅信他能繼續當選!
Lion's 發表評論於
標題大錯特錯,奸商令人厭惡。
136 發表評論於
TMD,總是寫一些自以為是的文章當作新聞發表。以點帶麵以偏帶全,動不動就官方,中國的什麽什麽,知識分子---中國有多少知識分子,你真的知道嗎?
愛憎分明 發表評論於
難怪美籍華人在美有時還不如美國黑人地位高!
sysyphe 發表評論於
60MPH 發表評論於 2020-06-02 20:47:41
這個Yao Lin 是老幾啊憑什麽對別人指手劃腳?

美國又言論自由出版自由啊。任何人都可以對任何人指手畫腳。
您有本事您也寫啊!
skyhorse913 發表評論於
連中國的普羅大眾都鄙視床鋪,更不用說知識分子了。
可能是台灣的知識分子吧,他們都是騙子暴力型的。
theriver1 發表評論於
為何那些自由派的知識分子,也會崇拜特朗普呢?這讓人難以理解。畢竟,特朗普的諸多言論與政策,與西方主流自由主義理念格格不入。所以,盡管“中國自由派公知普遍挺特朗普”一事在國內互聯網上是公開的秘密,但在國外卻很少有人談及。
--------------------
這個很好理解啊,保守黨的丘吉爾和共和黨的裏根也都是英美自由派知識分子眼裏的反動分子啊,可麵對把自由主義毫不留情趕盡殺絕的納粹和共產主義的灼灼逼人的進攻態勢,智商普遍高於平均值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們當然知道自由主義的救世主隻能是保守派領導人。否則的話,看看自由主義的杜魯門和卡特為自由主義者們帶來了怎樣的噩夢:一個把中國大陸變成了人間地獄!一個把伊朗變成了人間地獄!
中國的自由派公知大部分都認為,特朗普是唯一能夠阻止中國文革化的人物,也是唯一能讓習近平不敢肆意妄為政治人物,原因就在於,川普對中國的懲罰,剛好發生在習近平修憲稱帝之後。
LaoxiangPAPA 發表評論於
中國知識分子希望中國人民能真正享有民主,自由的現代社會的普世價值觀和現代文明生活,不希望美國這個燈塔被民主黨毀了這個燈塔樣板。
mapletea 發表評論於
RainyApril 發表評論於 2020-06-02 21:48:48
應該不是中國知識分子吧?應該是中國的公知吧?
----------------------------------------------
+1
Mike和我 發表評論於
隻能說蘑菇頭的所作所為實現了某些“中國知識分子”不敢在現實中表現出來的內心肮髒的一麵。他們一麵暗自不停地高潮,一麵假冒為善地為蘑菇頭洗地。
老幹媽2017 發表評論於
確定這些人算是知識份子嗎?知識份子可是有著崇高的定義!不是讀了書拿了博士做了教授就可以做的!良心擺不正眼鏡戴不正的多了去了,那些可以成為智屎分子!
RainyApril 發表評論於
應該不是中國知識分子吧?應該是中國的公知吧?
mapletea 發表評論於
大學文科的論文的不僅要有論據,還要有分析方法。分析方法無外乎定量分析和定性分析,不管哪種分析(問卷,訪談,行為觀察),都要有數據支持。這篇耶魯學者的文章基本就是通過對一種現象進行定義後再通過邏輯推理演繹出結果,這種文章經常見諸於報紙專欄或個人博客上,隻能作為個人觀點引發讀者思考或影響輿論,說是論文就濫竽充數了。也許文學城上隻是摘要,但願如此。
Sam大樹 發表評論於
中國知識分子為何更能接受“特朗普”?

理由簡單明了,知識分子一說就通:
床鋪搞亂美國,對中國有利!

就連最瘋狂的黃川粉,也跑回中國撐床鋪,掙大錢。
dreamstory 發表評論於

中國人不講道理,更不考慮秩序,隻謀個人利益。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開心水水 發表評論於 2020-06-02 19:32:19
好多在美國的中國教授們支持川普!


和黃毛一樣的信口雌黃。
一條小路 發表評論於
沒有川大爺就沒有新中國。
難為 發表評論於
偽命題根本不成立。
Peterlu8688 發表評論於
荷蘭三劍客 發表評論於 2020-06-02 20:29:19
老床做的比承諾的要多,讚一個。非常讚同
jojo給你一jio 發表評論於
台灣省確實有不少建國粉絲
60MPH 發表評論於
這個Yao Lin 是老幾啊憑什麽對別人指手劃腳?
mapletea 發表評論於
耶魯大學學者Yao Lin最近發表論文 什麽學者?訪問學者還是讀研的學生?訪問學者不需交paper。如果是學生交這種沒有沒有定義,沒有數據的論文,一般大學的導師也會給個F。
荷蘭三劍客 發表評論於
老床做的比承諾的要多,讚一個
天隨人意 發表評論於
"中國哪來的自由知識分子。其實老中都是沒有原則信仰的一群而已,都以經濟利益對自己是否有利來投票。他們恨黑人和底層民眾拿的那點福利。"

誠哉斯言!大陸打拚出來的老中基本都是有學曆的小農。這不?還有一個“一畝三分地”的求職網站呢!他們不僅恨黑人和底層民眾拿的那點福利,最大的pain point是學位分配的問題。說動了奶酪有點輕,重一點可以跟刨祖墳相提並論。中國有史以來都是科舉製度,這代人從高考,考研,出國,博士博士後,哪個不脫過幾層皮?你現在要來跟我搶飯碗?我怎麽能不恨你?對了,你靠SAT這麽牛X,怎麽出不了像馬斯克這樣的牛人?還要在矽穀被三哥的膝蓋壓在脖子直呼救命
錦川 發表評論於
烏拉拉棒2 發表評論於 2020-06-02 19:44:56
作者有數據嗎?憑空想象吧!美國有些假洋guizi倒是有不少川粉,但不是中國知識分子啊!

問得好。
這位所謂的學者,大嘴一張,就把“中國知識分子”這至少幾千萬人給定性總結了。
百家爭鳴2012 發表評論於
中國知識分子為何更能接受“特朗普”?胡錫進說過“川建國”的意思,就是建設中國。作為中國人,誰不喜歡和接受?
行雲流水一心間 發表評論於



哥看到標題就很欣慰,的確如此,因為大嘴是個真性情的人,跟虛情假意的奧巴高出幾十個雲層了,跟“出口成髒”“寬衣通房”的【零智傷殘】比起來,更是完全“坐上火箭、異度空間”的感覺。百年總統雖然勾兌了許多裏根思想的某些影響和手法,但更多的是商人哲學的活學活用、比起演員出身的裏根更加多出了無數的idea和變通,最盞鬼的是“交友學”和“交易學”更是玩得出神入化,試想裏根總統有可能稱呼金二金三是“好朋友”嗎?【百年一出、大嘴若狐】!20200602


mapletea 發表評論於
沒有數據支持,但從文學城裏的留言看,這篇文章的題目改成“文學城裏的中國知識分子為何更能接受特朗普”就有數據支持了,但不知樓下留言的這些支持特朗普的人算不算中國的知識分子。
fancyorange 發表評論於
中國哪來的自由知識分子。其實老中都是沒有原則信仰的一群而已,都以經濟利益對自己是否有利來投票。他們恨黑人和底層民眾拿的那點福利。
apache2000 發表評論於
文章的意思是, 中國的知識分子崇拜白人基督教文明, 而特朗普將之發揚光大.
天隨人意 發表評論於
嗬嗬!中國的知識分子過去幾十年裏被毛共扣以“右派”的帽子,打的滿地找牙。幸存沒死的都有Trauma,隔代都有恐左,恨左症。我猜“行雲流水一心間”同學算是個例子。忽聞川爺是個右派,當然會喜出望外。說他們是“粉”不能表達他們對川爺那種春天般的溫暖。他們跟中共現政權有不共戴天之仇,完全可以理解。但他們對白左,左棍咬牙切齒,完全是一種對“左”字的一種obsession. 誰知各種行為表明,中共現政權是徹頭徹尾的大右派。我要為老共被誤認為是左派鳴冤。
lhy86 發表評論於
作者分析有道理,2016年Trump開始參選時,就讀到過一些持本文觀點的文章,有魄力,不虛偽。
estar 發表評論於
不要扣上中國知識分子這麽大的帽子。我也是中國知識分子不喜歡他。
競選 發表評論於
我佩服Trump總統這麽大年紀了,精力卻這麽充沛。Trump總統的優點是說話坦率,心裏怎麽想的,就怎麽說,不拐彎抹角,這或許是他能如此健康的原因。

相信他會是一個成功的總統。
烏拉拉棒2 發表評論於
作者有數據嗎?憑空想象吧!美國有些假洋guizi倒是有不少川粉,但不是中國知識分子啊!
stapler123 發表評論於
川普上台是不是覺得讓大家很吃驚? 因為反對的天天咋呼,支持的沒出聲而已,所以大家有種錯覺川普輸定了。作者說了一大推主義者,什麽粉,一句話:他就是討厭川普。為什麽?沒什麽為什麽?
沒看過之前的鏘鏘三人行嗎?文濤說:在中國,年輕人,特別是年輕的知識分子特別支持川普。那是對所謂傳統精英的反抗。
dwcaonune 發表評論於
Are you f**king kidding? 中國知識分子更能接受“特朗普”
kingofLiu 發表評論於
是在美國的“中國公知”,大部分都是床粉。
小土豆_0130 發表評論於
反對也好支持也罷,川普不同凡響的效應本身表明他是一位非凡的總統
開心水水 發表評論於
好多在美國的中國教授們支持川普!
路邊的蒲公英 發表評論於
中國知識分子崇拜特朗普?
天天上文學城 發表評論於
盡管僅僅上過大學的算不上知識分子, 但上過大學的人裏瘡粉就是少數, 少數民族上過大學的裏麵舔黃毛的就是極品。
kingofLiu 發表評論於
這中國知識分子又被代表了。
鬱悶的我啊 發表評論於
支持特沒譜的都是紅脖子,知識分子沒有多少人支持他的
eugenes 發表評論於
在大學裏沒有人支持床鋪, 不知作者如何得出結論。 床鋪是粗俗不堪的種族主義者。
三州之麋 發表評論於
偽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