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恐襲也不曾止步 波士頓馬拉鬆124年首次取消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麵對著在全美不斷蔓延的新冠疫情,124年未曾取消的波士頓馬拉鬆,終究逃不過停賽的命運。

29日,波士頓市長馬蒂·沃爾什和主辦方波士頓運動協會(BAA)共同宣布,原本已經推遲到9月14日的波士頓馬拉鬆正式取消。

“賽事的安全和健康是我們的首要目標,包括所有參賽者、工作人員、誌願者和觀眾。”波士頓運動協會CEO湯姆·格裏克隻能以線上虛擬賽彌補跑者的遺憾和經濟損失,“雖然我們無法在9月帶來波馬,但是我們會史無前例地以線上賽的形式帶來第124屆比賽。”

曆史首次取消,波馬改成線上賽

“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我們無法讓所有參賽者在保持社交距離的情況下,進行一場馬拉鬆比賽。”

在波士頓市政廳舉行的最新一場新聞發布會上,波士頓市長沃爾什宣布了2020年波士頓馬拉鬆正式取消的決定,原定於9月12日舉行的5公裏活動也同時取消。

對於一場延續了124年、連恐襲爆炸案都不曾取消的賽事來說,這個決定非常艱難。

早在今年3月13日,波士頓運動協會已經做出了延期的調整——彼時,主辦方計劃將賽事放在9月14日舉行,CEO湯姆·格裏克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做出這個決定是基於疫情可以在9月份得到控製。”

很顯然,從目前的狀況來看,疫情防控在美國並不樂觀。特別是馬薩諸塞州的波士頓,如今已成為重災區之一。

在宣布波馬取消的同時,市長沃爾什給出了波士頓的疫情數據——波士頓如今確診病例達到12634例,死亡病例達到627例。

正因如此,沃爾什才決定,“賽事在9月14日或今年的任何時候舉行都是不負責任或不現實的。”

“我們支持政府作出的決定。”格裏克坦言波馬取消是巨大的遺憾,但是為了參與者、誌願者和工作人員的安全,波士頓運動協會隻能妥協,並且以線上賽的形式彌補遺憾。

按照波士頓馬拉鬆官網發布的公告,第124屆波士頓馬拉鬆的線上賽將在的9月7日至14日舉行,參加虛擬2020波士頓馬拉鬆賽的運動員將被要求在六小時內完成26.2英裏的距離,並向B.A.A提供時間證明。

所有完成虛擬比賽的運動員將獲得一個正式的波士頓馬拉鬆運動員t恤、獎牌和運動員號碼簿。

“取消比賽確實非常令人失望,但所有人都必須接受。”2018年的波馬女子組冠軍德西蕾·林登在接受《Runner’s World》采訪時表示了理解,“我們都在焦急等待著賽事恢複正常,但是我們不能急功近利,以生命為代價去換取賽事舉行。 ”

損失慘重?經濟收入可能少了2億美元

波士頓馬拉鬆曆史上首次取消,對於賽事主辦方和波士頓這座城市來說,損失的不僅僅是一場節日般的體育狂歡。

“我們將退還所有已經報名成功的參賽者的報名費。”在宣布取消之後,CEO格裏克宣布了這個決定,“所有最初注冊參加2020年4月18日活動的參與者將獲得退款,包括9月12日的5公裏項目。”

事實上,早在波馬宣布從4月延期到9月的時候,網絡上就有一股質疑的聲音——為什麽波馬隻是選擇延期,而非直接取消。

對此,波士頓市長沃爾什就給出過答案,“波士頓馬拉鬆每年為波士頓市帶來超過2億美元的經濟收入,並為慈善機構籌集了3600萬美元。”

如今,沃爾什也再次強調了波馬的中斷對城市經濟的巨大打擊。

“從經濟角度來講,這無疑是一次巨大的打擊。”沃爾什在這場新聞發布會上說得很直白,“過去三個月的抗疫期,波士頓的經濟已經受到了重創。我們的政府預算、餐館和中小型都感受到了壓力。如今,波馬取消,我們所有人都必須去麵對這樣殘酷而艱難的現實。”

據《波士頓郵報》報道,去年波士頓馬拉鬆的全部經濟收入差不多有2億1100萬美元,慈善籌款達到4000萬美元。由於疫情,波士頓的城市經濟今年不僅少了這麽一大塊入賬,而且還要撥款175萬美元用於疫情防控。

“這是巨大的挑戰,但迎接艱巨挑戰就是波馬的全部目標。”沃爾什強調,“我們有責任去幫助每一位馬拉鬆跑者在虛擬線上賽同樣感受到波士頓的馬拉鬆精神。”

他們都願意隨時取消比賽

在死亡病例已經超過10萬的美國,持續了124年不曾停歇的波士頓馬拉鬆放棄最後的堅持,或許也是一種負責任的表現。

就如CEO格裏克所說,“這不僅僅是波士頓馬拉鬆一場比賽的事情,我們隻是所有取消或延期的賽事中的一場。”

當疫情在美國徹底爆發之前,洛杉磯馬拉鬆還堅持讓近3萬名跑者參賽,沿途也有數萬名觀眾加油呐喊。當時,社交媒體上就有非常多質疑和批評的聲音,但是參賽者們並不太在意。

“像我們這樣堅持規律運動的人,基本上沒有太大風險。”45歲的跑者傑森·雷德蒙德在接受《洛杉磯時報》采訪時傳達出這樣的觀點——經常鍛煉的人,相比常人更不易感染新冠肺炎。

但隨著疫情的蔓延,顯示病例證明,跑者並不能在這場疫情中完全幸免。《Runner’s World》就在近日采訪了多位ICU重症監護室的醫生,他們坦言,“在確證病例中,確實有一部分是經常參加比賽的馬拉鬆跑者。”

美國阿帕拉契州立大學運動健康學教授大衛·尼曼也表示,跑步對於抵抗力的幫助也是有條件的。

“以馬拉鬆為例,42.195公裏結束後,跑者受到呼吸疾病感染的風險比沒有跑步的人高了6倍,而且高強度運動對於免疫係統的壓力,會持續好幾周。”

且不論“社交距離”是否真的可以在幾萬人的大型賽事裏“隔絕病毒”,光是42公裏對於身體的消耗,就會讓參賽者處於“增加感染危險”的狀態。

這也是為什麽“六大滿貫賽事”剩餘的柏林馬拉鬆、紐約馬拉鬆、芝加哥馬拉鬆和倫敦馬拉鬆的主辦方們都表示,如果影響了公眾健康,他們隨時都願意徹底取消比賽。



剛滿十八 發表評論於
不能向病毒低頭。應該繼續舉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