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健委赴武漢第二批專家:我們為何沒發現人傳人?(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這名專家介紹,在武漢期間,專家組特別注意醫務人員有沒有感染,“每到一個地方,就問有沒有醫務人員感染。”但得到的答複,都是“沒有”。事後來看,專家組當時在武漢了解到的並非全部實情。但究竟誰向專家組隱瞞了一些醫護人員當時已經感染的實情,目前不得而知。

(image)

2020年1月20日,國家衛健委高級別專家組組長、中國工程院院士、呼吸病學專家鍾南山接受央視《新聞1+1》采訪時表示,新冠病毒“肯定人傳人”。

發現“人傳人”,對公眾防護、醫療救治,都具有重要意義,1月20日也成為此次疫情防控的重要時間點。

自從2019年12月31日“不明原因肺炎”由武漢市衛健委公開披露以來,新冠病毒是否“人傳人”一直是備受關注的話題。2020年1月18日傍晚,84歲的鍾南山從廣州奔赴武漢,兩天後公開病毒“人傳人”的信息。

外界已經知悉,在鍾南山之前,先後有兩批專家組分別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8日赴武漢調查,但兩批專家均未明確公開提及病毒會“人傳人”——2020年1月4日,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成員公開表示,“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1月10日,又有第二批專家組成員對媒體表示,按病人病情及擴散情況,整體疫情“可防可控”。

從後來的疫情暴發來看,上述兩批專家的調查結果和公開表態,可能成為疫情防控延誤的因素之一。因此公眾一直在以各種方式追問:為何前兩批專家組未能在武漢調查時得出“人傳人”的重要結論?

《財經》記者近日專訪了第二批專家組的一位成員,這名專家於2020年1月8日到武漢,2020年1月下旬離開。這位專家要求匿名接受采訪,但不反對《財經》點明他曾作為第二批專家組成員的身份。

這位專家向《財經》記者強調,當時專家組在武漢掌握的信息和資料有限,無法得出“人傳人”的結論。他表示,“有醫務人員感染一定是‘人傳人’,而且說明,病毒傳染性還非常強”。事後看,當時武漢已經出現了醫護人員被感染的病例,但這位專家稱,當時專家組並不掌握相關信息。

“我們也試圖去了解。”這名專家介紹,在武漢期間,專家組特別注意醫務人員有沒有感染,“每到一個地方,就問有沒有醫務人員感染。”但得到的答複,都是“沒有”。事後來看,專家組當時在武漢了解到的並非全部實情。但究竟誰向專家組隱瞞了一些醫護人員當時已經感染的實情,目前不得而知。

這位專家還表示,第二批專家組到武漢後很多信息都不掌握。“我們就沒有看到一個正式的報告,包括這個病是怎麽來的、是怎麽發現的、做了哪些調查、調查結果是什麽、最初發現哪幾個病例……這些我們都不掌握。後來我們都沒辦法,基本上就負責臨床救治了。”

2020年1月16日,第二批專家組回到北京之後組織開會,當時已有專家組成員表示,疫情被低估了。

即便如此,公眾仍然質疑:專家組此前去武漢是否真的做到了“盡職盡責”,是否盡了最大可能了解實情?

以下為這位專家接受《財經》記者專訪的內容。

為何沒有發現“人傳人”?

《財經》:為什麽第二批專家組沒有發現“人傳人”?

專家:家庭、社會上傳染,再得到確認“人傳人”,一定要有一個明確的鏈條,因為還有可能是共同暴露。但是醫務人員不一樣,因為他們和病人不可能有共同暴露,不需要分析說,有什麽傳播鏈。隻要醫務人員感染,一定是“人傳人”,而且說明,病毒傳染性還非常強,因為醫務人員一般和病人沒有特別密切的接觸。

鍾南山院士為什麽能說“明確人傳人”呢?第一,他在廣東就已經了解到病毒的傳播鏈了。在廣東有兩個病例,沒去過武漢,但家人去了武漢後染上了新冠肺炎。第二,正因為鍾院士掌握了病毒的傳播鏈,所以他到了武漢,馬上有人跟他報告,有醫務人員感染。

相比之下,盡管當時我們掌握的材料裏,也包含了兩起家庭聚集性病例,但是,我們並不掌握傳播鏈及醫護感染案例,所以就沒法得出“人傳人”的結論。

《財經》:關於新冠肺炎到底會不會“人傳人”,當時專家組討論過這個問題嗎?

專家:大家都很困惑。因為早期,病例多是和華南海鮮市場相關的,常常商販一家子都在這個市場裏麵工作,或者經常去這個市場。所以,一家人感染以後,到底是共同暴露引起的,還是“人傳人”引起的?這個問題是不明確的。當時我們專家組裏,也有人去問疾控係統的專家,對方給出的答複是,沒有辦法確定“人傳人”。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去武漢調查,武漢方麵提供的資料裏,難道沒有醫護人員是否被感染的信息嗎?

專家:沒有。後來根據媒體報道,其實那時候已經發生了醫務人員感染的案例。同濟醫院急診科醫生陸俊是2020年1月5日發病的,1月10日住院,1月17日轉診至金銀潭醫院。(編者注:據《北京青年報》報道,1月5日晚,30歲的同濟醫院急診科醫生陸俊出現發熱症狀,1月10日因“病毒性肺炎”住院,1月17日轉至金銀潭醫院ICU治療。陸俊稱,自己並不清楚確診為新冠肺炎的確切日期,但肯定是1月17日轉院前確診。)

我們是1月10日以後去的同濟醫院,當時得到的答複是沒有醫務人員感染。我認為,醫務人員的感染情況,應該一個一個地去追,醫院報告給誰了,最終這個信息報告到哪兒被阻斷了?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都去了哪些醫院?

專家:金銀潭醫院、武漢肺科醫院、武漢人民醫院、武漢市第一醫院、協和醫院、同濟醫院,主要是去他們的發熱門診。

《財經》:你們去到的所有醫院,是否都有親口詢問有沒有醫護感染?

專家:我們特別關心有沒有醫護人員感染,每一個地方都要問。我們當時聽說哪有醫務人員感染,都會一個個打電話去問,結果最後得到信息根本不是。醫護人員的感染區我們也沒看到,誰知道他們在哪。這麽大的院區,我們怎麽去找呢?

《財經》:當時陪同專家組的人都有誰?

專家:醫院和衛健委的人都在。

《財經》:醫院的人是院長?還是行政人員、醫生?

專家:有的是院長,有的是醫務處主任。

《財經》:“人傳人”在這種傳染病裏是最核心的一個要素。

專家:很關鍵很關鍵,我們一直懷疑有“人傳人”,但就是沒有證據。

《財經》:沒有證據是因為他們不提供還是提供的素材不夠?

專家:沒有告訴我們實情,從現在真實的情況看來,他在說謊。

專家組不掌握真實情況?

《財經》:武漢方麵有沒有把當時已經掌握的信息完整地告訴專家組?

專家:關於第一批專家組和湖北、武漢方麵的調查發現,我們沒有看到一個正式的報告,包括這個病是怎麽發現的、做了哪些調查、調查結果是什麽、最初發現哪幾個病例……這些我們都不掌握。後來我們都沒辦法,基本上就負責臨床救治了。

《財經》:為什麽會出現這種情況?

專家:他們根本不合作,這是最主要的問題。比如醫務人員感染的事,你哪怕報一個醫務人員感染,我們也就意識到它有傳染性。

《財經》:那你們後來放棄調查了?

專家:不是我們放棄,是不讓你管,當時要求屬地管理。我們去了以後,就接到指示,大概內容是:屬地管理,地方為主,專家組是幫忙的。

後來,湖北、武漢各自有自己的專家組,對病人的救治,主要由他們負責。我們主要的任務,一個是當時接待港澳台的代表團,另外一個是,我們去發熱門診了解情況。

《財經》:讓你們幫忙?你們幫上忙了嗎?

專家:那最簡單的道理,我讓你把病例都報出來,你怎麽不報呢?

《財經》:武漢方麵聽取了你們的建議和意見嗎?

專家:病原找到後,在發布消息以前,專家組成員和地方上開過一次會。我們實際上討論的是,到底有多少病例?在武漢提供的病例資料裏麵,有41例是實驗室檢測結果確診的,除了這一批病例外,還有一批是沒有經過實驗室檢測的疑似病例。

關於發布什麽樣的病例,這在當時是有爭論的。我們專家組一致的意見是,疑似的、確診的都要報出來,我們臨走前都說好了。但是第二天見報不是這樣。新聞出來,地方上報出來的是41例,僅僅是實驗室方法確診的一批人。背後的那些事情,我就不懂了。

(編者注:武漢市衛健委1月11日發布通報稱,在“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病原體初步判定為新型冠狀病毒之後,武漢衛健委組織對現有患者標本進行檢測,截至1月10日24時,初步診斷有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41例,其中重症7例、死亡1例,其餘患者病情穩定。)

《財經》:當時你看到的疑似病例患者有多少?

專家:具體我記不住了。可以肯定的是,我當時看到的疑似病例數目大於確診病例數目。

《財經》:假如當時把疑似的數目也公布了,公眾的警惕性也會更高一些嗎?

專家:情況就是這樣。

《財經》:在你們之前,第一批專家已經去過武漢。為什麽還要組織第二批專家去武漢?

專家:他們待的時間太長了。他們在那過的元旦。

《財經》:第二批專家組和第一批專家組,是怎麽交接的?

專家:他們跟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情況,主要是在病例的交接上。大家了解下基本情況,就完了。我們的重點是,看金銀潭醫院、武漢市肺科醫院,指導他們治療。

《財經》:當時對於新冠肺炎病毒有沒有一個初步的判斷?

專家:它肯定和SARS不是一個病毒,因為我得到的信息,兩者同源性隻有70%多,把它歸到SARS是不對的。另外從我們當時看到的病例,確實比SARS的重病例少,這是沒有問題的,到現在更加證實了。另外,有死亡,但是死亡不多,當時41例確診案例當中有一例。

《財經》:之後你們和第三批專家組,怎麽做的交接?

專家:我沒見到鍾南山院士。第二批專家組成員回來後,到國家衛健委開會,要對疫情判斷。當時有成員就說,疫情被低估了。我印象中,第二天衛健委態度變了,已經開始重視了。

《財經》:相比“人傳人”的問題,當時第二批專家組得出的“可防可控”結論引起了更大爭議。

專家:當時專家組掌握的情況確實是可防可控。41個病人你說可防不可防,可控不可控?主要的問題不是說可防可控的問題,這個病現在看肯定是可防可控,你們把這個要寫清楚,就是可防可控,不是說讓它不防不控。到今天我們防住了嗎?控住了嗎?問題是讓你防讓你控,你不防不控,那是誰的責任?所有的病如果不防不控它能控製住嗎?不防不控是今天造成的這個惡果,而不是說可防和可控這個觀念造成的。

《財經》:今天來看,你認為他們為什麽要隱瞞信息?

專家 :那我不知道,那你可以問他們去,誰知道,我們不擅自猜測別人。

我相信在北京不是這樣,在廣東也不是這樣,在其他地方可能都不會是這樣。你看現在的防控就知道了。

《財經》:如果他們當時跟你說了實際的情況(醫護感染),今天的情況會有所不同嗎?

專家:如果他們說了醫護人員感染,那就不是說有限的“人傳人”了,就能肯定明確“人傳人”。

《財經》:第三批專家組過去的時候,為什麽他們能夠看到明確“人傳人”的證據?

專家:發展到那個程度,他捂不住了,那不就暴露出來了嗎?從鍾院士的講話來講,有醫務人員感染,這是很重要的證據。如果當初告訴我們有醫務人員感染,我們肯定對疫情的判斷就是另一碼事。

《財經》:武漢方麵當時一直稱沒有醫護人員感染,作為專家組,你們就沒有懷疑過這一點嗎?

專家:我們當然懷疑,但是這個懷疑沒有用。我們聽說(醫護感染)消息,就聯係院方,因為不知道具體是哪個醫生,聯係完了人家不跟你說,不跟你說實話。我們也沒辦法,因為很明確是屬地管理,我們接到的這個指示是地方為主,國家專家組幫忙、指導、輔助。

《財經》:既然有懷疑,為什麽沒有直接向當地的政府或者醫院發問?

專家:當時我們討論的時候,我們讓他如實報。衛健委的領導當場就說了,他說,“你們是不是懷疑我瞞報啊?”他公開反問我們,專家組的都在場。他都這麽說了我們還能說什麽?

《財經》:聽到這句話,專家組心裏是什麽感覺?

專家:(感覺是)你不應該找我們,你應該找找那個領導層去了解。現在這個衛健委的人已經被免職了。(注:2月10日,湖北省委常委會決定:免去張晉的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黨組書記職務;免去劉英姿的湖北省衛生健康委員會主任職務;上述兩職務,由新到任的湖北省委常委王賀勝兼任。)

天涯散客 發表評論於
天朝官員撒謊是傳統作風,也是提拔幹部的重要標準。會撒謊的幹部才是有能力的表現,會拍馬屁的才是忠心的官員。
洋知青 發表評論於
關鍵不是昏庸,關鍵是封口。其實他們心裏明明白白!
洋知青 發表評論於
負債防疫的竟然是獸醫大學畢業,基本上沒學過流行病,難怪!
女球迷 發表評論於
第一批拿了資料回去寫文章了, 第二批啥都沒有, 第二批的王廣發對第一批專家文章一事說:我希望在論文發表之前,專家層麵有一個充分的分享,這樣才有利於疾病的防控。大家綜合判斷疫情需要很多資料,這些資料應該在發表論文之前就呈現給大家,這是必要的
weapple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專家’遠遠抵不上普通醫生李文亮。
weapple 發表評論於
這樣的專家還可稱為‘專家’嗎。倆批‘專家’調查不出真像,導致現在的悲慘局麵。不可思議。
看熱鬧來了 發表評論於
當時拿一個幹部,或者幾個黨員同病患呆幾天就知道是否可以人傳人了。共產黨既愚蠢又貪生怕死。
polar_bear 發表評論於
因為你們真瞎啊……
toto 發表評論於
現在看來,國內從中央到地方是一大堆精分啊
Luck6883 發表評論於
國家衛健委第一批專家組成員公開表示,“從目前看,未發現明顯的人傳人證據”;但寫論文發表在國際雜誌上.懷疑這些專家的美國間諜。
planet 發表評論於
衛健委沒有一個鐵血男兒, 那些院士都是些圓子.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得出“有限人傳人”結論的,應該斃了。
貓老板 發表評論於
我黨的優秀幹部都如此堅強,哪像日韓的小幹部那麽脆弱動不動就謝罪自殺了。死也要死於抑鬱症。
七戒 發表評論於
地方如果瞞報的話,怎麽解釋習近平一月七號就對武漢病毒做了專門批示?這可是習近平自己公開承認的。
所以,不是地方瞞報,是武漢和湖北地方奉旨保密到春節以後再發動防疫
pconline 發表評論於
最大的病毒,最大貪腐犯就是習二!
exds 發表評論於
之前以為是 武漢發生新冠,所以請了衛健委專家;現在看來不是這個樣子

真相是中央衛健委 聽說武漢發生瘟疫,2次派專家組實地調查,而武漢/湖北本地的 官員卻想捂蓋子。。。這些local 的官又沒有自己吃蝙蝠,為啥不說實話 ?

夢遊情傷 發表評論於 2020-02-26 15:01:28
這些專家就這樣工作的? 隻是問有沒有醫護人員感染。馬勒隔壁,這麽蠢的工作方式能知道什麽? 應該是從病例的來源出處和活動來建立模型進行分析。懷疑這些專家的美國間諜。
pivotal 發表評論於
中國特色的專家院士
onlyanswer 發表評論於
專家組的工作方式就是挨個詢問院長有沒有醫生感染?幹脆下次讓衛健委的保安來幹這活吧。
onlyanswer 發表評論於
按照武漢市長的說法,1月20號以前都不是屬地管理。其次為什麽這裏說所有的院長醫務主任都隱瞞實情,這可能麽?
夢遊情傷 發表評論於
這些專家就這樣工作的? 隻是問有沒有醫護人員感染。馬勒隔壁,這麽蠢的工作方式能知道什麽? 應該是從病例的來源出處和活動來建立模型進行分析。懷疑這些專家的美國間諜。
吃素的狼 發表評論於
嗬嗬,又是天朝醜陋不堪的甩鍋大戰,這次,輪到專家們甩鍋廖。
其實,專家們明明有個現成鍋,李文亮醫生被訓誡,可以甩,但是,不敢,怕也被訓誡。
隻好到處亂撿個破鍋甩,甩得大家直搖頭,根本木有可信度。
郵政編碼279 發表評論於
專家的--發現? 用問答的方式去發現? 還要是飯桌上的問答方式? 審犯人的專家還要到現場重新考探呢,這衛健委的專家,真和文學城那些搔首弄姿的老大媽一樣優雅,會弄蘭花指。
Jane49Jane 發表評論於
誰下的命令專家隻是扶助,由地方作主,這要專家幹什麽?應該追查誰下的文件,那才是應負責的。
scbean 發表評論於
“我們為何沒發現人傳人?”
=========================
周市長早說了“因為沒有授權”。
SoWhatAgain 發表評論於
地方的領導不是這個專業的,為了自己的政績當然敢瞞報。 專業人員知道這種疫情是瞞不住的,會出大問題,當然不會瞞報。
俺就是本拉登 發表評論於
想知道真相很簡單,挨個重新調查當初詢問的對象,誰在背後阻撓。
大洋洲20191011 發表評論於
歸根結底,都是體製惹的禍。
體製好的話,誰敢隱瞞?
體製好的話,誰敢怠慢皇上派來的專家?
OldPortland 發表評論於
\u6709\u4E5F\u4E0D\u8BF4\u6709
pcboy888 發表評論於
第二批專家被感染了一個的
jj191 發表評論於
造成這麽大的災難,為什麽沒有官員被判死刑或者進監獄?難道僅僅是撤職?
pants 發表評論於
湖北糊塗大老爺太多太多
錦川 發表評論於
包子甩鍋專家,專家甩鍋包子。
匪幫。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衛健委赴武漢第二批專家:我們為何沒發現人傳人?
----------------------

過幾天衛健委赴武漢第三批專家:我們為何沒發現武漢死過人?
yixing 發表評論於
天理難容!
ali88 發表評論於
他們自己承認是專家無能,其實是奴才無恥。
jj191 發表評論於
感覺是地方衛健委和醫院領導為了保住烏紗帽有意隱瞞實際情況,淡化問題的嚴重性。後來實在瞞不住了。
baydad 發表評論於

專家:醫院和衛健委的人都在。

《財經》:醫院的人是院長?還是行政人員、醫生?

專家:有的是院長,有的是醫務處主任。

《財經》:“人傳人”在這種傳染病裏是最核心的一個要素。

專家:很關鍵很關鍵,我們一直懷疑有“人傳人”,但就是沒有證據。

《財經》:沒有證據是因為他們不提供還是提供的素材不夠?

專家:沒有告訴我們實情,從現在真實的情況看來,他在說謊。

===============
他是誰?
食指小動 發表評論於
很簡單,習大大1月7號指示疫情防控不能影響過年氣氛,第二批專家組1月8號就去武漢貫徹指示精神去了,然後武漢病例十幾天不更新,直到習大大20號再指示。
truth_hurts 發表評論於
好像這架子是搭起來了,不過風雨真來時又不頂用。這專家所說的是真是假,應該徹底查清,該懲治就懲治,杜絕今後重犯。另外,這專家組在收集證據時要有明確的記錄,不能這樣糊裏糊塗,無帳可查。
不開竅 發表評論於
既然那兩個人已經下台了, 髒水就都潑在他們身上好了. 當時的41個病例中就有十幾人與海鮮市場無關. 這已經是人傳人的間接證據了. 前兩批專家判斷錯誤. 確定的診斷標準也是錯誤的.
不允許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不信你讓領導多問幾句中間加個不在預期範圍內的:
“有沒有困難?”
眾:“沒有”
“發沒發燒?”
眾:“沒發”
“我像不像貴族?”
眾:“不像”
我可以發言嗎 發表評論於
到哪兒都是“問”,打幾個電話不就行了,還派你們去幹嘛?瀆職可是犯罪,你的明白?
eyeyama 發表評論於
互相推諉。身在其位,不謀其職。快快引咎辭職。
不允許的筆名 發表評論於
這就是習慣性說謊的結果。和李克強問下麵人“有沒有困難?”下麵人齊聲答“沒有”一樣,是套話,一輩子都是這麽答的。下麵的人怎知道你這一次是真問,他們這一次該真答?
ctrls 發表評論於
第一次明確提到撒謊
anchoret98 發表評論於
前兩天文學城發的一則新聞,說武漢衛健委製定的確診標準,比國家衛健委的確診標準門檻高很多,把市屬醫院的確診病例數量死死壓住。省屬的武漢協和醫院不聽話,封城後就百般刁難。

“天上九頭鳥,地下湖北佬”,真特麼不是白叫的。
好奇心想象力 發表評論於
這個專家是誰?!聽他回答就是醫生們跟他說謊,他被蒙在鼓裏他被地方管理排斥。是醫生、武漢有關部門的責任,他什麽責任都沒有。這人是誰?
過濾詞 發表評論於
武漢當地醫院領導的黨性非常強。
林海雪原3677 發表評論於
李文亮等幾個醫生吹哨時疫情就很明顯了,各級權力機構包括中央為了維穩,保烏紗帽,拖延公開信息,有最大的責任。公開防疫拖拖拉拉,抓醫生卻閃電速度。
justforfun123 發表評論於
專家組在假裝受騙。
上海方麵說了,1/5疫情報告上傳中央,包含病例和病毒的生物報告。中央專家組其實應該在理論上早已清楚他們麵對的是什麽。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不知國內具體的程序。以後,每一步調查, 當事人的回答都要有記錄, 並且, 要當事人簽字。 這樣, 故意隱瞞, 不論是醫生, 院長, 地方衛健委, 還是更高級, 都有據可查, 承擔法律責任。
飄過的雲 發表評論於
接著甩。
ytwadk 發表評論於
應該讓這些磚家到武漢的醫院親自體驗一下啥叫人傳人。
Huilianghu5 發表評論於
專家把鍋推向當地醫生。即使以後推不掉,鍋還是在專家這裏,讓人不敢再往上推。
總是我 發表評論於
他們犯了個邏輯錯誤。醫護人員被感染說明人傳人,沒有被感染卻不能否定人傳人。
楓林深處是我家 發表評論於
磚家們連自己是不是人都弄不清楚,當然發現不了人傳人啦!
龍頭鍘刀 發表評論於
姓欒的是不是精神有問題
歪脖老魏 發表評論於
越來越清楚的證據指向了習中心。。。
歪脖老魏 發表評論於
我不認為醫學專家組會登言說瞎話, 因為知道事情的嚴重性,和最容易成為政治甩鍋的對象。是黨務係統聽了習主席要歡喜過年的禦令後結果。。。
wumingwuxing 發表評論於
人民日報即將發表評論員文章:強烈要求公布誰是隱瞞專家組的幕後黑手!

這說穿了,就是為還在位的武漢市長下台而進行輿論鋪墊而已。此人公然在電視上汙蔑中央領導,囂張跋扈,竟然說他已上報,上級不準他公開疫情實況。
Betapro 發表評論於
在飯桌上問幾句?
紅米2015 發表評論於
專家裏臨床的太多,公衛和流行病的太少.
wisfan 發表評論於
連非專業的醫生李文亮都感覺出來病毒的傳染性,這些專家卻是一無所知(had no clue)。可見厲害的國的上層建築都是些什麽貨色,大多數都是用錢買來的位置。
To_Me 發表評論於


撒謊撒到底,還不如說根本就沒有武漢病毒, 嗬嗬, 自欺欺人唄,




meldyhk 發表評論於
這麽大事,誰都擔不起責任,隻好找人甩鍋
看山觀海 發表評論於
不敢說真話的環境
noexit 發表評論於
現在什麽都一推二五六。派專家的目的是啥?就是被動聽匯報的? 都是屍位素餐的東西!
空想家王莽 發表評論於
鍋太重,誰都背不動,
現在開展的是新一屆“推鍋大賽”
kankantw 發表評論於
當時通告發布時,就有一個病患參與爭論,我記得報道說她是一位行走不良的女士明確否定去過那裏,雖然丈夫是在華南海鮮市場的工作的人,夫婦兩人都被確診病毒肺炎。

隻是那些專家和官員,心中已經打定“沒有人傳人”的主意,忽視這位患者的證言。
欒世清 發表評論於
尼克。貝繼奇博士(前議員老尼克的兒子,現議員馬克的哥哥)在他的“ Mind Control: HAARP Conspiracy” 視頻的23分20秒說:

。。。事實上,加拿大一所大學的研究員Persinger在他90年代中的文章中提到:

隻要先製造一個(前麵提出的,在傳媒中隱藏加載的)複合信息並大規模廣播, 並在目標人群中製造一定程度的疾病或焦慮, 接下來隻要做個一般的電台電視廣播或新聞發布指控某些人或事情是疾病的來源,公眾的憤怒情緒就會輕易被引向這些人或事件。我們都知道要在世界各國產生巨大的政治動蕩從來不是一件難事!。。。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專家:當時我們討論的時候,我們讓他如實報。衛健委的領導當場就說了,他說,“你們是不是懷疑我瞞報啊?”他公開反問我們,專家組的都在場。他都這麽說了我們還能說什麽?
自幹五第二萬名 發表評論於
專家:醫院和衛健委的人都在。

《財經》:醫院的人是院長?還是行政人員、醫生?

專家:有的是院長,有的是醫務處主任。
noexit 發表評論於
嗯,不能怪專家,誰讓你們自己匯報說“沒有傳染”。
Science_東岸01 發表評論於
都在相互甩鍋了
問題是誰隱瞞醫護人員感染的?這些人應該被犬決!
醫護人員冒著生命風險救死扶傷是天職不假
但讓醫護人員暴露在本可以防範的風險之下,這就是謀殺了!
而潛伏期的感染醫護人員又會成為更恐怖的交叉感染源頭,這就是屠殺!
有人出來擔責麽?爛到根了!
泰傻 發表評論於
唯有欺上瞞下
才能可防可控
VALady 發表評論於
對這篇文章,我隻想嗬嗬!
melody2019 發表評論於
哪個專家呀?連名字都沒打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