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慶高樓火災生死救援:消防員為轉移老人卸下防護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請記住在這場執行搜救轉移A4幢23-7老人“生死救援”中6名年輕的消防救援人員:

(image)

陳俊霖,28歲,重慶合川人,2013年6月入伍,二級指揮員,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中隊長。

(image)

李泳卓,25歲,四川威遠人,2016年6月入伍,四級指揮員,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副中隊長。

(image)

胡輝,33歲,江西峽江人,2005年12月入伍,一級消防士,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中隊長助理。

(image)

伊紀斌,25歲,山東臨沂人,二級消防士,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戰鬥班班長。

(image)

李宗鍵,22歲,四川閬中人,2016年9月入伍,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四級消防士。

(image)

段帥,20歲,重慶開州人,2017年9月入伍,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四級消防士。

在自下而上搜索到著火建築A4幢23-7房時,28歲的消防救援指揮員陳俊霖心裏“咯噔”一下,“有人!”

臥室的床上,躺著一名蓋著被子的老人。屋裏還有一名照顧老人的阿姨,神色緊張。

2020年1月1日下午,重慶市渝北區加州花園A4幢高層住宅發生火災,由於消防“生命通道”被社會車輛占用,延誤滅火救援,大火順著著火建築外牆立麵,從2層一直燒到30層,現場觸目驚心。

陳俊霖是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中隊長,1月1日下午,他正帶領5名隊員執行火災現場搜救疏散任務。

(image)

1月1日下午,消防救援人員準備對重慶市渝北區加州花園著火建築中23層樓房中的一位老人進行安全轉移。陳俊霖 攝

“這名老人有76歲高齡,得過腦溢血,缺乏行動能力,有語言障礙,意識模糊……”陳俊霖一邊向現場指揮部匯報,一邊組織隊員關閉房屋門窗,並用濕毛巾堵住門縫,以保證房間內空氣質量正常。此時,由於著火建築住宅外牆立麵已形成立體燃燒,樓道內也不同程度受到濃煙覆蓋。

接到陳俊霖的報告,地麵指揮部經研判後,決定派一名醫生上來,協助救援隊員轉移這名老人。很快,正在地麵待命的重慶市紅十字會醫院(江北區人民醫院)急診科主治醫師劉文瑉在其他消防救援隊員的帶領下,用濕毛巾捂著口鼻,快速通過樓梯間,帶著擔架上到23-7房,準備合力轉移老人至樓下安全區域。

經慎重考慮,陳俊霖和隊員們決定利用救援擔架對老人身體進行固定,同時給老人使用氧氣袋,防止其吸入有毒煙氣。“因為現場有大量的聚氨酯泡沫在燃燒,這種材料的燃燒會形成有毒氣體”。

天色越來越暗。

陳俊霖和22歲的隊員李宗鍵用肩膀扛著擔架走在前麵,後麵兩名隊員用手臂抬著擔架,盡最大可能保持擔架的平衡,向樓下轉移。6名隊員輪替換班。陳俊霖擔心老人凍著,轉移前,他讓隊員給老人蓋上棉被。

(image)

1月3日,工作人員在察看加州花園著火建築外牆立麵的危險設施。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何春中 攝

“此時,樓道裏充煙麵積已較大,光線也很昏暗,再加上樓梯間較窄,導致我們救援轉移的效率有所降低,特別是在樓道內轉彎的時候,顯得尤為艱難和漫長。”陳俊霖說。

救援隊員們要與時間賽跑,要盡最大可能,以最短的時間將老人平安轉移至樓下。

“這個救援非常考驗我們的綜合素質和配合能力。”陳俊霖說,“如果轉移過程中,有一個人滑倒或者用力不均,或者走樓梯速度過快,就會導致擔架的側翻,後果也就不堪設想。整個下樓的過程,我們邁出的每一步都非常小心!”

為保證老人不被樓層內的積水打濕,隊員們又脫下自己的滅火防護服披在老人的身上。

“到20樓了!”“到18樓了!”“到15樓了!”轉移過程中,陳俊霖一邊看著樓層數號牌,一邊努力和老人保持交流。

“雖然我知道他不能說話,但是我還是得跟他保持著交流啊!告訴他我們所在的樓層,給他信心,讓他相信我們一定會把他救出去,並很快就會脫離危險!”陳俊霖解釋。

為加快轉移進度,在轉移到10樓時,作為指揮員的陳俊霖作出一個“大膽”決定:讓隊員們卸下空氣呼吸器,因為身著全套個人防護裝備,在樓道空間裏上下轉移的時候,空間顯得異常狹小。

“我們每到一層樓,特別是轉彎的時候都要調整身體姿勢。老人的身體雖然在擔架上是固定的,但還是會往下滑,這樣時間就耽擱了。”陳俊霖說。

在陳俊霖和隊員們果斷地卸下自己的個人防護裝備後,轉移老人疏散的速度加快了。

(image)

參與現場救援的重慶市消防救援總隊水上支隊黃泥塝站中隊長陳俊霖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中青報·中青網記者何春中攝

但沒有了佩戴空氣呼吸器,隊員們也容易吸入有毒煙氣。“但在當時的那種情形下,我們根本沒有去顧及這些,一心想的就是怎麽讓老人能夠在第一時間平穩安全到達1樓,讓他脫離危險,讓他的家人放心。這也是當時作出那個決定的初衷。”陳俊霖說。

在快轉移到3樓時,意外發生了。老人的氧氣袋突然掉落,這直接影響到老人的正常呼吸。

那一刻,陳俊霖覺得自己“蒙住了”。

“因為那個時候,樓道裏還是有煙氣的。我很快反應過來,我們必須加快步伐,和時間賽跑!”陳俊霖大聲對隊員們喊道:“加快步伐!抓緊時間!”

最後一段路,陳俊霖感覺周圍的時空都靜止了,“樓道裏超過30公分的積水,完全感覺不到,吸入的有毒煙氣對咽喉造成的不適,完全感覺不到”。

下到1樓的時候,救援隊員們抬著擔架,全力以赴朝救護車奔去。

當看著載著老人的救護車拉著鳴笛駛離加州花園時,陳俊霖和隊員們才鬆了一口氣,一個個幾乎都要癱在地上。

這場生死救援,陳俊霖估計,“整個過程用了不到15分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