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數學家丘成桐:要讓年輕人敢挑戰權威(圖)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image)

“和一般人的想象相反,如果學術大師形成了威權領導,對學術創新的進步來說,不但沒有好處,甚至可能產生極大的害處。”11日晚,作為世界華人數學家大會係列活動之一,哈佛大學教授、數學家丘成桐在清華大學做了一場公開演講。1小時40分鍾的講座中,丘成桐保持了他一貫耿直犀利的風格。

講座主題並不是數學,而是中國的高等教育。丘成桐在美國呆了整整50年,曾在美國多所大學任教或者訪問;而1979年,他也第一次回到了中國,從那以後,他每年都要在中國大學和研究所訪問數月。對中美的高等教育,丘成桐都有所體悟。

丘成桐直言,美國取消了年齡超過七十歲的學者必須退休的製度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影響到了其高等教育的發展。有些人已經不在科技前沿多年,也不再參與任何科研活動,卻憑借著五六十年前的經驗來指導如今最新的科學發展,不容許年輕人有發揮自己創意的空間。

他反複強調,要發揮年輕人的作用,不要搞學術崇拜,不要搞學術圈的造神運動。丘成桐舉例說,牛頓在科學史上的地位幾乎無人比擬,但他死後一百多年,英國沒有出物理學和數學大師,這個局麵直到十九世紀中葉才開始改變。 “實際上,年輕學者,二十多歲就應該是無法無天的年紀;挑戰延續多年的傳統,往往就能走出一條嶄新的路子,正如愛因斯坦當年挑戰牛頓力學一樣。”丘成桐說。

而就在他上台前,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下發了《關於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其中提到,要崇尚學術民主。鼓勵不同學術觀點交流碰撞,反對門戶偏見和“學閥”作風,不得利用行政職務或學術地位壓製不同學術觀點;要鼓勵年輕人大膽提出自己的學術觀點,積極與學術權威交流對話。

“中國要在科技上領導世界,必須要讓年輕人能挑戰科學界老人的權威。”丘成桐說。學問應以自然為師,隻有經過觀察、實驗、計算和感悟才能知道真理,才能完成一流的學問。而科學上的真理,並不由某個科學家或者領導說了算。

他也在講座中旗幟鮮明地反對學術界的“圈子文化”。丘成桐看到,有時,因為出身同一所高校或同一個研究機構,研究者便會結成團體,打擊競爭對手。他認為,在學術界不應追求這種武俠小說中提倡的所謂“俠義精神”。 而且,“抱團”的結果,往往是一些重要位置為不同團體所壟斷,一些學術資源被作為平衡利益的要素被均分。“這樣一來,學術界難以進步。”

講座後,有聽眾問丘成桐,要怎樣做中國才能再出大師。

丘成桐則表示,坦白講,他個人認為無需以成為大師作為目標。“一個學者,有自己的良心,對自然懷有探究的好奇心,是最重要的事情。”他自己在美國的很多同事朋友,起初也是想了解自然界中的小問題,越挖越深,最後成就大學問,成為“大師”。

“我們必須保證研究人員衣食無憂、家庭安定、孩子有良好的教育,但是奢華和太注重虛名的待遇大可不必。”丘成桐說,“我希望見到中國學者不是為了名利做學問,諾貝爾獎或是菲爾茲獎,都不應該是學者的終極目標。”

(image)

Richard505 發表評論於
在天朝學術權威無所謂,但權力是萬萬不可挑戰的
BananaeEggs 發表評論於
中共是世界上少有(加上古巴和北韓)的一個極權製度,國家和軍隊,是黨的傀儡,用提倡「愛國」,宣傳民族主義,來掩飾幕後操控的「黨」,來模糊焦點,偽裝其獨裁的合法性。大地主擁有整個國家的土地和運轉機器,中共不發行上市股票,疏為可惜,「中國共產黨股票」是歛財大好門道,若真上市,必在瞬間被搶買光。
Usapurewater 發表評論於
鼓噪敢於挑戰權威,豈不是在唆使妄議中央?邱老頭想自殺呀?
sigmazao 發表評論於
對對,年輕人都應該秉承我是流氓我怕誰的反抗精神,打倒學術權威,讓他們都死在沙灘上,必然可以激發無窮無盡的創造力!中國文革,學生們革命徹底嗎?有幾個學術大師產生呢?
dailylife 發表評論於
誰挑戰,就對誰維穩,穩定壓倒一切。
泥中隱士 發表評論於
年輕人敢挑戰權威---然後就是自作自受。說什麽幹什麽先想好有什麽好處有什麽風險代價。
蘸墨水 發表評論於
嘟嘟囔囔大總裁 發表評論於 2019-06-15 07:51:00

妄議中央
-------------

我剛想說“妄議權威”。在中國這種奴性社會裏,年輕人怎麽可能挑戰任何人~~~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DaShuai 發表評論於 2019-06-15 08:37:10
丘和學生田剛反目原因很多,主要有兩個;田的人品問題,例如掛名剛成立的北大國際數學中心,卻全職在美發考題。二是偷竊別人研究成果據為己有。
-------
田剛“偷竊別人研究成果據為己有”? 請問有何根據?

數學“偷竊別人研究成果據為己有”實際上很難操作。如果別人的成果已經發表,你怎麽偷?沒有公布的成果是誰偷誰就說不清了。 老丘把乖學生補齊細節稱為臨門一腳才是真的企圖“偷竊別人研究成果據為己有”被抓了個正著。
ShalakoW 發表評論於
社會科學也是科學的一種。
在‘定於一尊’的社會環境下,在‘不得妄議中央’的製度下,年輕人(或任何人)如何挑戰權威?
小毛er 發表評論於
在現在這種政治製度下,
中國人任何權威都不敢
挑戰。因為淺意識怕被
懲罰。
wildwolf18 發表評論於
編者真會意淫,故意把學術和政治混為一談。
殺敵三千,自傷一萬 發表評論於
亂彈琴!
我朝講究的是腚於一尊!大家都尊了,那還不天下大亂了?
豬年行運 發表評論於
讓年輕人挑戰權威,這是讓年輕人挑戰貪官的權威,這是找死啊。
hugh.williams 發表評論於
田剛在國際上都臭不可聞了,在中國很香
qdknight 發表評論於
木聽說過做奴才的還能挑戰權威。
刁小山 發表評論於
老丘前幾天還說應用數學沒分量,“我說的數學不是你們說的數學”。

其實,應用數學,尤其是計算機科學中的好多成果,像RSA,Diffie-Hellman算法及證明,隻有兩頁紙,難度隻是數學博士生的作業,但貢獻遠遠大於一般菲爾茲獎得主的工作,因為我們打開電腦可能就開始用了。

70歲,身體好的可以繼續做,但不該發聲。其實就是他自己說的,用40-50年前的經驗指導年輕人。
DaShuai 發表評論於
丘和學生田剛反目原因很多,主要有兩個;田的人品問題,例如掛名剛成立的北大國際數學中心,卻全職在美發考題。二是偷竊別人研究成果據為己有。
北美文學城讀者 發表評論於
丘大師還健在?
嘟嘟囔囔大總裁 發表評論於
妄議中央
槍迷球迷 發表評論於
老丘跟自己的學生田剛翻臉, 多半是被小田挑戰權威所致。 老丘要年輕人淡泊名利,他老兄追逐虛名霸道學界是名聲在外。 漂亮話說得好聽。Do what I say, not what I do。

龐家勒猜想的證明,是田剛慧眼識珠,發現小毛子未發表的手稿。老丘則指派他的乖學生補齊小毛子的細節號稱完成臨門一腳搶功,最終國際數學家大會認定功規小毛子,老丘淪為笑柄。
FollowNature 發表評論於
\u5176\u5B9E\u7F8E\u56FD\u52A9\u6559\u6388\u5C31\u6709\u81EA\u5DF1\u7684\u72EC\u7ACB\u5B9E\u9A8C\u5BA4\u3002\u8001\u5E74\u6559\u6388\u5F88\u5C11\u5E72\u9884\u9752\u5E74\u5B66\u8005\u7684\u5DE5\u4F5C\u3002\u5F53\u7136\uFF0C\u5982\u679C\u9752\u5E74\u5B66\u8005\u5728\u8001\u8005\u7684\u624B\u4E0B\u5DE5\u4F5C\uFF0C\u5C31\u662F\u53E6\u4E00\u56DE\u4E8B\u4E86\u3002
杉杉coming 發表評論於
\u662F\u7684\uFF0C\u4E18\u6210\u6850\u81EA\u5DF1\u591A\u5927\u4E86\uFF1F
gameon 發表評論於
丘成桐直言,美國取消了年齡超過七十歲的學者必須退休的製度後,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影響到了其高等教育的發展。有些人已經不在科技前沿多年,也不再參與任何科研活動,卻憑借著五六十年前的經驗來指導如今最新的科學發展,不容許年輕人有發揮自己創意的空間。

自己在抽臉都沒感覺疼?

噴的太嗨,都忘記自己多大歲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