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房東女求婚被拒絕 房客用汽油瓶燒人

文章來源: - 新聞取自各大新聞媒體,新聞內容並不代表本網立場!
(被閱讀 次)


嚴重燒傷的女兒

  8月22日晚11時40分,長春市南關區新立城鎮愛國村曹家屯一農家小院裏跑出兩個“火人”,這是一對母女。她們很快被送往醫院急救。第二天,被嚴重燒傷的女兒在醫院裏接受警方調查時語出驚人:放火者崔秀平是她母親家的租房戶。

  記者24早晨走進長春市燒傷醫院306病房時,看到慘不忍睹的一幕:53歲的農婦朱秀英舉著塗滿藥膏的雙臂,不停地抖動著,麵部腫起很高,滲著血絲的幹裂嘴唇翕動著,一句話也說不出。她的女兒、34歲的尹亞芹四肢已找不到一塊完整的皮膚,額前的頭發被燒焦,眼睛已腫成一條縫兒。值班醫生說,她們母女倆被燃著的汽油嚴重燒傷,經連夜急救,目前暫時脫離了生命危險,但仍需密切觀察治療。往事不堪回首,尹亞芹忍受著劇烈的疼痛,向記者說起她最恨的一個男人:“他叫崔秀平,比我小3歲,現在單身。2001年7月,他家租下我媽家的東屋,每月房租70塊錢。2002年1月15日,我父親犯心髒病去世,我經常回家看我媽,一來二去我就和他認識了。我家住雙陽區奢嶺鎮,5年前,我離婚了,有一個15歲的兒子。一年多以前,我的第二個丈夫犯了事,被判刑進了監獄。崔秀平知道這些事情以後,變得很關心我,我們互相產生了好感,當時我也很難,所以我倆的關係越來越親近。”尹亞芹說。但考慮到實際生活中的實際問題,她拒絕了崔秀平提出的要她先離婚再嫁他的要求。沒成想,這種拒絕讓她付出了如此沉重的代價。看著在痛苦中煎熬的母親,尹亞芹悔恨不已。

  “我拒絕他以後,我倆的關係開始破裂。今年4月份,他們一家人搬走了,但他經常打電話約我出去,我不去,他就威脅我說要和我同歸於盡。8月22日那天晚上,我和我媽睡在東屋,估計快到12點時,我突然聽到西屋裏有動靜,我叫我媽,沒叫醒,就穿鞋下地去查看。當時我沒開燈,但還是看清西屋的後窗戶開了,我上前關好窗戶回過頭來,看見東屋的門口站著一個人,我認出是崔秀平。他當時說了一句‘這回讓咱們同歸於盡吧’就衝了過來,我和他撕巴時用手摸到了一個塑料瓶子,並聞到一股很濃的汽油味。這工夫,他已經擰開瓶蓋,把汽油澆了我一身。隨後,他轉身進了西屋,將點燃的打火機扔到了炕上,已經被他澆了汽油炕上,火‘騰’地一下著起來。一眨眼的工夫,我的身上也著了起來。這會兒,我媽也醒了,她連鞋都沒穿就跑過來救我。結果,她的身上也被燒著了……”講完被燒傷的經過,尹亞芹無力地將頭扭向一邊。記者發現,她的眼角淌出一串渾濁的淚水。

  據城市晚報消息,在尹亞芹和她的母親入院的第二天,新立城派出所民警已趕到醫院取了筆錄。目前,警方正全力調查此案並抓捕犯罪嫌疑人崔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