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大瞬間

《科大瞬間》與您分享中國科大校友和教師校園內外真實、親切的回憶以及多視覺、多維度的人生感悟。
正文

同名校友不相識

(2020-09-11 20:16:58) 下一個

12期 | 吳明 6366

同名校友不相識

   我於1963年秋從上海考入當時還在北京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自動控製係計算機專業 ( 06係2專業),後經院係調整為無線電係計算機專業(6係6專業)。由於當時無線電係各個專業的學生數是按國家的需要而定,我們專業就成了人數少的班。但後來計算機科學的發展遠遠超出了預計,而自動控製隻是計算機科學應用的一個分枝。

入學時的我

   我入學報到時被告知和一個同學同名同姓,他來自北京,先於我報到,分配到班級後知道他已調到物理係去了。一直到畢業我們倆都未見過麵,至今不知他在哪兒,這也算奇事。我把這段文字發到中科大636微信群中,群中6367的劉渝同學告知: 吳明那位與你同名同姓的科大校友是吳仲華院士的兒子,曾經在近代物理係學習,是科大100米短跑冠軍。看來你對體育運動不大關心,如果你觀看學校運動會的話,一定會認識你的同名校友了。〃我答曰:"無緣對麵不相識"。

華羅庚的沙發

   話說我們班的同學來自全國各地,聚在一起學習生活自然會帶來許多趣事。平時每天課堂、食堂和寢室三點一線,間或操場、圖書館和大禮堂活動,隻有周日有空。在京同學返家,外地同學要麽在學校裏讀書學習,要麽外出閑逛。閑逛有兩個去處:一是學校附近永定路一條街,街上有小吃和日用品供應;二是乘公交車去城裏。當時去城裏有兩條公交車,38路從玉泉路到西單,37路從石景山到西單,中間路過玉泉路。到西單後商店較多,也可轉去王府井和前門等地。

   剛到北京時有空常去西單,一是品嚐老北京酸奶和豆腐腦,這是上海未曾有的;二是去書店,隻看不買。因為那時囊中羞澀,繳了夥食費就所剩無幾。

   有親朋好友在京的同學會去探親訪友。其中給我印象較深的是王福永同學探訪華羅庚先生的事。王福永同學來自江蘇金壇,他的父親王維克是金壇中學校長,早年留學德國,是意大利著名詩人但丁的《神曲》最早的譯者,是他發現和提攜了華羅庚。所以王福永同學到中科大後某周日去探訪華先生也屬理所當然。

   我們當時年少,興趣點自然是華先生如何接待王福永的。記得王福永回來時春風滿麵, 跟我們這幫子同學聊起華先生是如何關心他的學習生活和家庭情況。

   讓我們最為開懷的是,他談到在華先生家坐的椅子非常舒服,而且有彈性,接著他就坐在自已的床邊騰空上下了幾下,動作很誇張,就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他的真切感受,逗得大家哈哈大笑,有同學說:那是沙發!

在校時的照片,左二為王福永,右二為我

2009年在蘇州大學和王福永的合影。從左至右我,王福永和朱天相

樂隊友誼

我在科大除了學到理工科知識外 ,還學會了演奏一種樂器。

   我在63年秋入學後,當年就接受軍訓並參加了"十一"國慶節天安門遊行。第二年學校管樂隊招人,在同班同學的相互鼓動下,我們班共7人參加了校管樂隊。

從左至右:張立洪(長笛)、 鬱振廈(黑管)、 我、候承袓(薩克斯)、胡複培(中號)、 張瓊霖(圓號)和弦鐵林(小號)

   之前 ,我從未鼓搗過銅管樂器,於是隨意選了一個薩克斯作為練習,班上其他同學分別選了長笛、黑管、小號、圓號和中號,一時我們班成為管樂隊的中堅,並讓我負責管樂隊的曰常工作。

   從這一年開始,我們參加樂隊的同學就不再參加國慶前軍訓,取而代之的是準備為國慶晚會後天安門廣場的狂歡奏樂伴舞。

   在國慶前的軍訓日子裏,全班其他同學每天軍訓,我們則在大禮堂舞台後的排練室聚集,先是自己練習吹奏,然後在指揮下合練。

   那時學校還從總政文工團請來了演奏員專門輔導我們吹奏各種樂器。這對我們這些門外漢幫助很大,其中有些同學還和他們建立了較長時間的友誼。

   天安門廣場狂歡時的演奏服還是從海軍那兒借來的軍服,盡管顯得有些肥大,但好歹像是一個正式的樂隊了。

   樂隊通常每周活動一次,在周四或周五的下午課外時間,地點在大禮堂舞台後麵的排練室。而吹長笛、黑管的同學因為樂器不大、攜帶方便,時常會將樂器帶回寢室,在洗手間練習。那兒的回聲效果奇好,有同學甚至陶醉其中,渾然不覺影響他人。當時練的曲目中,除了政治性很強的,管樂隊排過"梁祝”,民樂隊排過"金蛇狂舞“, ”步步高“, 等等。

   此外,管樂隊還參與了學校組織的大型文藝匯演"長征組歌",當時不僅有管樂隊還有弦樂隊(636的王俊毅負責)、民樂隊(636的左異源負責),和校合唱隊參加,演出陣容強大,氣勢如虹,效果不錯。我們樂隊的同學多半享受到了這樣的快樂,這是學校樂隊在"文革"前的最後輝煌。

後話

   五十多年過去,2017年9月的一天我們三個樂隊的負責人在上海幸運地碰麵,一起聊起當時中科大樂隊的情景,感慨萬千 !年輕時中科大的生活已融入了我們的生命,盡管畢業後命運多舛,但對樂器的爰好從未改變。

從左至右,我、 我妻子636的譚永瑜、 王俊毅和左異源

   值此中科大建校60周年之際,也是我們63級同學入學55周年及畢業50周年之際,

謹祝中國科技大學越辦越好!

   

現在的我

本期編輯 :滕春暉(8111), 陶李(8112)

中國科大《科大瞬間》常務編委:

許讚華 803 | 陶李 8112
陳錦雄 812 | 劉揚 815
黃劍輝 815 | 滕春暉 8111

投稿郵箱:kedashunjian@gmail.com
公眾微信號:ustcmoment2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高楓大葉 回複 悄悄話 飛去的歲月,永恒的記憶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