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末

心思飄渺 思想飄逸
正文

兩件富含深意的藝術創作

(2020-03-26 08:41:08) 下一個

 

我們公司所在的寫字樓大堂裏一側的牆壁上,有兩件藝術作品,題目是“雙圓”,由多倫多藝術家 Micah Lexier 設計完成。

空無的白色背景中,兩個黑色的圓鑲嵌其中。一個是實心圓,一個是空心的線圓。從遠處看,它們沒有什麽特別的地方,簡單的黑白兩色,簡單的幾何圖形,直白、直接、直率。走近細看,你會發現它們的獨特以及內含著的意象。 

這是兩件馬賽克作品。所用的材料,是830,000 餘片專門生產的、黑白兩色條形陶瓷片。每一片瓷片均是單獨製作,長約55毫米,手工上釉,手工切割,因而每一片都是獨特的,唯一的。每一片瓷片然後被折斷成兩片或三片,再重新拚合起來。總共超過160萬片的陶瓷片,成就了這兩件獨一無二的巨幅作品。

所有的瓷片都是手工粘貼的。貼製的時候, 瓷片之間留有空隙。這些隨意、不均勻的空隙,放大了瓷片因斷裂而形成的自然的斷裂紋線,使之變成了一個略誇張的斷痕。隨著瓷片沿水平方向一行行接續著排列開去,每一行瓷片中,便行走著一條看似連續、完整然而卻是斷離的曲線。每一條曲線在行進的某一點,又被斷開,然後重新開始,重新行走。 

這些曲線像是心電圖上的波形,或者證券市場走勢曲線,或者聲波運動的軌跡。如果不是近觀, 由於同色瓷片以及同色水泥漿的使用,這些曲線幾乎“隱”而不見。“這是一些隻有當我們用心留意才會看到的生活的細節”(craig white) 。 創作者Lexier說,他想借助這些曲線,來展示、強調我們現實生活中某些微小的情節。

遠看過去,每一片細小、精巧、獨立的瓷片隱沒於集成之後的巨大的作品之中,匯入一片平滑、光潔之中。作為一件公共藝術品,它似乎在傳遞著那個已久的公共認知,社會群體是由數千萬的個體組成的。Lexier曾說過,“我很希望這件作品,是一個有關(在這個世界上)留下相似印記的無數個體的作品”。他還說,“我就是其中的一個瓷片”。之所以選擇圓作為其作品的構建圖形,Lexier認為,圓的完美的幾何結構及其普遍性,代表著科學和精神,表達了一種精致、精確、完整和簡潔。

每天上下班從這裏經過,因了那簡單的表麵,這兩件藝術品一直被我用“現代”一詞而圈歸於不喜歡的類別。直到有一天看到報上的一篇介紹文章,我才第一次走近那巨大的黑色圓點,在它的彌散的折射光影的包裹中,仔細看那些細碎的細節,直到被那些細碎的細節深深打動。

延伸這兩幅作品的寓意,微觀我們每一個個體,其實我們的生活也是由無數的、碎片一樣的日常串聯而成的每一個日子既簡單而又特殊。在這種簡單、特殊之中,我們努力,拚合、接續起零碎的日子,從人生的開始直至盡頭,起伏跌宕,完成了一個個簡單但是特殊的生命。而每一個生命都是一個完美的圓

大而廣之,我們每個人又都如同那精小的陶瓷片,不論是曾經處於那巨幅的白色背景中,或者是擁擠於那黑色焦點中,或者屬於那漂懸浮掛的一絲薄線,都無關緊要,也不必在意,因為最終,我們都隻是構成一幅完美作品的萬千瓷片中的一片而已。

寫於2017年11月  改於2020年3月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