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末

心思飄渺 思想飄逸
正文

我的“海外”抗疫日常,從“二進宮”到“三進宮”

(2020-03-18 12:04:14) 下一個

    這些天來,對世界範圍的新冠疫情的討論如火如荼,足以讓人神經緊繃,至少我已經開始對“新冠”一詞過敏。本不想蹭“新冠”的熱度,給自己或與我有同樣感受的人們再添煩悶,但這是我正在經曆的日常,且如實記錄之。希望這是我最後一條關於新冠的博客。

    我在另兩篇博文裏,講了1月中旬回國探望父母期間經曆的國內新冠疫情從初起、至慘烈至漸漸平複的過程,以及曲折的返加行程。

    如今回到加拿大,抗疫的“戰場”從國內轉到了“海外”。我的“海外”疫情日常或者說我的正常生活之下的疫情日常,別有不同。

    這得從我回到加拿大的那天說起。

    3月1號落地Montreal,手機甫一接入當地的電話網絡,叮叮咚咚幾聲響,赫然看到公司人事經理的兩條短信和一個未接電話及留言,均是要我速速聯係。清了關出來,找了個安靜地方,呼了回去。

    原來,這幾天人事經理一直在試圖聯係我,核心意思是,鑒於我最近的中國之行,鑒於新冠疫情在湖北武漢的嚴重爆發,公司要求我回來後要自我隔離14天,觀察是否有症狀,視情形再決定何時返回公司上班。

    完全理解,心裏沒有一絲芥蒂。基於已經趨於一致的公共認知,新冠病毒以飛沫、接觸的方式人際傳播。所以,從公共安全和健康的角度講,無論有否症狀,既然曾經到過疫情國,回來後自我隔離是非常必要的,不容討價還價,也容不得多餘的上綱上線的解釋,否則,實是庸人自擾。

    我速速安慰她說,因航班取消,致我的回程一延再延,剛剛著陸Montreal。而且我早已想好,即使公司不要求我也會主動提出暫緩上班,在家隔離“以觀後效“。於是,當即決定,她安排第二天快遞過來筆記本電腦和必需的輔助設備,安置我在家遠程上班。後來才知道,在我回來之時,公司裏一剛剛從東南亞旅行回來的同事出現新冠疑似症狀,致其所在樓層整層關閉,全部人員撤離回家。公司不希望類似事情再發生。



   第二天一早,公司的 Helpdesk 打來電話,幫我設定好了訪問公司內部網及文件數據係統的雙重安保登陸方式。下午4:30左右,收到快遞公司遞來的筆記本電腦。至此,開啟了在家遠程工作模式。不再贅述。

   與此並行的自然是我的自我隔離。自我隔離要義有三:新冠症狀觀察,與外界斷開,最重要的是保護家人。曾與夫君討論究竟怎麽隔離。選擇之一是我們倆其中一人“離家出走”,他或者我去住酒店。但是夫君以為,何以保證住酒店就是安全的?況且,在國內期間,其一我未到過疫情高發地區;其次我所在的地方無大麵積病毒傳播;其三疫情高發期間,38天足未出戶,沒有被病毒感染的可能,這些足以保證我是健康無毒的。唯一擔心的是在回來的路上前後兩天的時間裏是否會在不知道的情況下粘帶上病毒,盡管我采取了已知的所有能做到的防護措施諸如戴口罩、不觸碰任何表麵、隨時用自備的酒精棉片擦手等等。為了防那個“萬一”,居家隔離足矣。

    剛剛在國內經曆了38天的“禁閉”,居家自我隔離猶如“二進宮”,不再需要任何心理或精神的準備,平滑自然過度。

    最初幾天,真的是很認真地隔離:兩人各自挑了自己喜歡的屋子,做起了鄰居,洗漱出恭各自為營;我重又戴上了N95;白天帶著橡膠手套,避免觸摸家裏的如灶台、把手、開關等等的表麵,如果無意碰到任何地方,立即用酒精擦拭;所有用過的杯碟碗筷,一日一消毒(蒸30分鍾);早晨和下午兩次,前後窗大開,對流置換空氣;用過的紙巾,絕不亂丟,立即扔進廁所衝掉,再倒進消毒液;出門散步,與夫君保持5米距離;兩人雖同桌吃飯但至少保持2米的間隔,… ... 。然後每天問自己一萬遍,我應該沒事兒吧?夫君對我這種近於“狂熱”的隔離日常深不以為然,隻是很涵養地不作聲地陪著。



    在家隔離著實不容易。如論如何做不到嚴格的隔離,總有疏漏。一天一天地,好像一切照舊,嚴謹度卻逐日減弱,到了第七天的時候,已至少失掉了5/10。因為所有的行為都是建立在一個假設的基礎上的——你可能攜帶/感染了新冠病毒。隨著一天天過去,沒有症狀出現,那麽開始時的疑慮漸漸弱化,那些隔離的“日常”便也明顯地隨之日漸懈怠。而且我不可能閑著什麽都不做,總要洗衣做飯,無論做什麽,帶著橡膠手套很不方便,而且難受,帶一會兒手心就會出汗,就得摘下來,然後難免碰這兒碰那兒,然後就忘了擦,然後就覺得應該沒關係吧。隔離期間心理上的亦緊亦弛的變化也是很有意思的體驗。

    終於,等到了那個魔幻的第14天,終於“刑滿”解放。慶幸,依然健康如初!

    有時會想,如果當初沒有回國也許更好,不僅會省卻了這許多的“麻煩”,而且也不會遭人酸言酸語。記得疫情極盛之時,國內一片混亂,新聞中充滿了關於人們“逃離”疫情的報道。海外一片譴責聲,指責那些逃離的人將病毒散布到國外,無端殃及池魚。如此推斷,大概我當初返加的種種努力,怕也同樣是倍遭詰責的吧?想到前幾天,湯姆·漢克斯夫婦倆,在感染了新冠然而不知情的情況下,到澳洲拍片,無端為澳洲貢獻了兩例確診,甚或“汙染”了若幹人也是未知。按理澳洲人應該憤怒,但是他們好像很平靜,或許視之為正常?同樣是前幾天,加拿大總理夫人Sophie Trudeau去歐洲參加會議染新冠而歸,連累得總理本人也要自我隔離14天,是否“汙染”了其他人也是未知,加拿大人好像也沒有“火冒八丈”,並非隻因她是總理夫人。從這一點講,當下歐美國家呼籲人們疫情期間盡量“避免不必要的旅行/外出”的提法似乎更合情理和常理,畢竟不是每一個旅行/外出的人都是行走的病毒。所以,近幾天所謂的“大批”海外華人/留學生回國“避疫”是否應予以適當理解,而不應遭國人譏諷、歧視甚至謾罵。需要譴責的是明知已染病而刻意隱瞞以致威脅他人健康的行為,如最近返京的黎某,但相信這也隻是特例而已。

    今天本該是去公司上班的日子,但加拿大政府號召人們盡量減少外出,以減緩、控製新冠病毒的傳播、蔓延,公司決定暫時shut down。繼續居家遠程工作,“三進宮”!

    願人人平安!

    寫於2020.03.17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禾末 回複 悄悄話 回複 '曉青' 的評論 : 謝謝,您也多保重!非常時期,照顧好自己和家人!
非常喜歡您的博客已及您的博客中透出的淡靜、豁達的品性!
曉青 回複 悄悄話 平安就好!保重!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