禾末

心思飄渺 思想飄逸
正文

一次值得記錄的波折跌宕的回國之旅

(2020-03-11 17:39:11) 下一個

      終於,衝出“新冠”重圍,平安、如願回到多倫多!

      1月15號,搭乘美聯航回國。芝加哥轉機時,飛機因加油泵管故障,經過試修、換飛機、調配空乘、補裝食物,最終延誤起飛6小時。

       起初,機長告知不能飛的原因時,沒有什麽反應,那時已經在飛機上坐等了差不多3個多小時,腦子木鈍不轉了。然而過後回想,“細思極恐”。如果沒有檢測出故障隱患…,感謝不論是誰不論用什麽辦法最終查出來故障,保證了所有人的平安!

      到北京已是16號深夜。早前預定的飛往東北的航班此時已飛得不知蹤影,夫君的外甥女勤奮不歇刷12306買到火車票,使我得以連夜北上。

      這是一次三級跳式的行程。17號早晨7點12分先到了長春西站,24分鍾的換乘時間,接下一段的高鐵去哈爾濱。時間很緊張,我也是第一次到長春西站,不知其東南西北結構,向乘務員打聽,知其規模不大,才略放下心來。早早守在車門口,車進站一停穩,我便隨著厚實的人流,以最快的實是很緩的速度先下樓出站,穿過一片開闊的連接帶,來到車站另一端的進站口。夫君兒時的好友夫婦倆,拎著一飯盒一清早剛煮好的餃子,已經侯在那裏。那天外麵的氣溫是零下26度,進站口處的候車大廳也是很冷。看著裹著厚厚的冬衣的朋友,我很高興也很感動。簡短幾句問候,我接過那隻裝著餃子的漂亮的保溫袋,重新檢票進站,過了安檢,順著人流上樓,狂奔至檢票口、下滾梯、又狂跑到我的車廂,在開車前不到2分鍾登上了開往哈爾濱的火車。2個多小時後再換車,終於在17號中午回到老家。將近36個小時天上地下的一番輾轉,我的有效睡眠時間不足3小時。

      回程因新冠疫情而波折跌宕。

      美聯航停飛往來中國的航班至3月底。我原定2月底返加,無可選擇,隻好退掉美聯航的回程票,改買3月1號國航飛多倫多的航班,同時預訂了國航飛北京的機票。但是,2月9號,國航一夜之間取消了17號至29號飛往北京的全部航班!再退票,買了唯一執飛北京的中聯航的航班。為了雙保險,同時又買了同一天去北京的軟臥。那時,新冠疫情正烈,據說軟臥是一人一包廂,想著如果不得已必須坐火車,將自己關上十幾個小時,應該會“萬無一失”。

      臨行的日子一天天接近,天氣晴好,似乎一切盡在計劃之中。於是,退掉了軟臥車票。然而,28號,一場突然而來的實在不算大的雪,給了中聯航足夠的理由,在起飛前6小時取消了航班!一陣無措、慌亂、忙亂之後,還算運氣,買到了第二天29號進京的動車票。早已買不到軟臥。那時候,動車是隔座售票,車上人不多,大家都帶著口罩。一路上,將近10個小時,不敢摘口罩,不敢吃東西,隻是在停車時,到站台上喝幾口水。到北京時,又是深夜。想方設法躲火車,最終卻還是沒能躲過。

      3月1號早晨,坐地鐵轉機場專線,提前3小時到了首都機場。一路上,人很少!街上人少,地鐵裏人少,機場專線人少,大家都自覺地相互拉開距離而坐。3號航站樓的入口處,工作人員全副武,護麵罩、口罩、手套,一應齊全,測體溫,指導人們分批進入候機樓。

       沒有了來自五湖四海的航班,沒有了奔向七大洲八大洋的行者,3號航站樓豈是一個空寂可以形容!辦理登機手續的前廳隻星星寥寥數人,很多check-in櫃台空著,黑著燈;商鋪、餐館除了售貨、服務再多無一人;安檢口沒有了以往擁堵的長隊;很多的登機口空無一人;停機坪、跑道上似乎隻見帶有國航標識的飛機,…。空蕩蕩的候機大廳,空落落的停機坪,沒有往日的繁忙、熱鬧,看不到來自世界其他地方的生跡,那一刻忽生一種錯覺,仿佛我們之外的那個廣闊的世界消失了,隻剩下了我們自己,孤零零地。新冠疫情為我們豎起了一道與世隔絕的屏障,世界屏蔽了我們。

      飛機沒有滿員,坐了大概八成,約1%是非國人麵孔,幾乎人人帶著口罩。落地Montreal時,我以為會有嚴格的檢查,諸如測體溫、走特別通道等等,都沒有。隻是在入關前的第一個入口處,一工作人員滿麵微笑向每個人遞上一紙新冠防護須知。隻看見少數幾個機場工作人員帶著口罩,而來來往往的其他人,沒有人帶口罩。

     我摘掉口罩,舒心地呼吸,不再懼怕!

首都機場空蕩蕩的邊檢大廳

2020.03.10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五湖以北 回複 悄悄話 你應該在國內再呆一個月,把加拿大這一波躲過去
ytwadk 回複 悄悄話 如果下次再走同樣路線很可能飛機上就你一個乘客,為你而開的專機,火車也是為你開的專列。
禾末 回複 悄悄話 3月1號那天辦理登機手續出奇地順利:5分鍾通過安檢,3分鍾出了邊檢,前所未有!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