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九月二十:秋日私語

(2020-09-23 19:06:03) 下一個

 

爸媽:

 

有一首很有名的鋼琴曲,叫《秋日私語》。總以為是情人間的浪漫情懷,今天才發現,指的應該是秋日午後陽光下的各種自然之音吧?

 

入秋後,天氣一日比一日涼,早起穿套衫都嫌薄,得披馬甲。下午,我推門出來,站在廊簷下伸了個懶腰。太陽正好落在廊下,樹影在地上畫出斑斑駁駁的圖案。門口的格桑花開成了一片,掩隱著青石板路,枝條舒展。在湛藍的晴空下,粉的、白的、紫的花兒隨風搖曳。時不時有蜜蜂飛來,落在嬌嫩的花瓣上,墜得花朵彎腰低頭,晃動不已。夏日的大蝴蝶已不見蹤跡,但有各種拇指大的小彩蝶,黃底帶黑條紋的、全身嫩黃的、淺咖啡色的,輕盈地飛來飛去,從一朵花到另一朵花,不時和蜜蜂擦肩而過。我眼前那朵花,幾分鍾內被蜂蝶光顧了好幾次。

 

我搬著小凳子坐在半陰半陽處,閉上眼,享受不熱不冷的午後秋陽,以及身邊的天籟之音。陽光落在臉上,恰到好處的熱力絲絲縷縷透過皮膚,全身熱烘烘的,舒服的想歎息。風在遊走,時輕時重,時快時緩。知了的生命已進入倒計時,隻有在這種天氣極好的時候,還能聽見它一聲高過一聲的鳴唱。草叢裏的蛐蛐兒,以平穩不變的聲調歌唱,都不用換氣,聽久了,下意識地屏息,能把自己憋得喘不上氣兒。鳥兒們不知在忙什麽,沒有春日那般熱鬧,但總有高低長短不同的鳥鳴被風捎了來。跑步的人,腳步有輕有重,孩子們的玩笑聲忽大忽小,大人們的交談聲忽高忽低。汽車一溜煙地駛過,由遠至近。偶然有直升機越過屋頂的高空,轟隆隆的。

 

我像一個追逐陽光的養蜂人,隨著太陽的影子挪著凳子,從廊簷一頭移到另一頭。

 

老三看見了,笑我:“你享受呀!我去把搖椅搬來給你吧?那才舒適!”

 

我擺手:“不用,我腳沒好。搖椅不方便。”說著想起一件事,怪他:“看,早該聽我的,買了那把吊椅放這兒曬太陽多好!又朝陽又遮雨,春秋曬太陽最好了。”

 

 

我看上了一種吊椅,可以當秋千晃。老三不喜歡,放家裏吧占地方,放戶外吧蚊蟲又多,不實用。其實,早春和晚秋時節,蚊蟲很少,正是午後曬太陽的好家什。

 

嗯,等能自由活動了,去買一把回來。聽風聽鳥,聽秋日私語,哪怕打個盹兒也滿是陽光的味道。

 

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