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九月七日:餛飩

(2020-09-10 16:52:27) 下一個

 

爸媽:

 

連著兩天連軸轉,日追夜趕,今天下午總算把能做的都做好了。我說“能做的”是因為有幾個音:ü,üe,ün, eng, un,zh ,ch ,實在找不到近似的英文發音可以講解,老大撓了半天頭也沒想出來,一錘定音地說:“就告訴學生沒有近似音,隻能聽你的,跟你學。”

 

看來隻好這樣了。不過,我還想問問美國同事,看她有沒有主意,她以前也給學生教拚音的。所以,這幾條動畫裏都空了20秒沒錄音。等最後決定了,要錄也很容易。我伸了個大大的懶腰,去廚房翻東西吃。連著幾天不是比薩就是炒飯,又累又沒胃口。

 

翻了翻冰箱,我決定包餛飩,改善一下夥食。老三看見了說:“我今兒累了,不能給你幫忙。要不改天包吧?”

 

臨近開學,他監督著倆孩子把各自的屋子徹底打掃一遍,壁櫥、床下、桌下、櫃子底都清理一遍,整理出一大堆垃圾,以及淘汰下來的衣服。然後,又掃又拖又吸塵又洗,忙了大半天了。

 

我擺擺手:“不用你幫忙。皮兒是現成的,餡兒容易的很。我一個就行。”

 

我開開心心在廚房忙開了,調餡兒、包、熬湯,其實花不了多少功夫。當熱騰騰的餛飩端上桌,咬一口胖嘟嘟的餛飩,滿口是蝦和香菇的鮮美,再喝一口清湯,這兩天的疲累終於緩緩退去。記得有部動畫片的主角說過:“食物是很有治愈力的。”果然不假。何況,自己家做的餛飩,料足,個大,堪比餃子。一碗下肚,心滿意足。

 

餡兒還剩了一些,索性炸成了丸子,被孩子們一搶而光,連不怎麽吃蝦的老二都吃了好幾個——她就是心理因素,如果不告訴她放了蝦,或者把蝦剁碎,隻要不是整個的蝦,她是不怎麽能吃出來的。像今天,她隻覺得有蘑菇,就沒想到主要是蝦。

 

多餘的餛飩凍起來,留著以後吃。日子,總算又要按部就班起來。且放寬心,慢慢來。

 

即此,保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