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二月二十五:手

(2020-02-27 18:56:58) 下一個

爸媽:

記得小時候寫作文,但凡寫到老人,不管男女,都會用幾句套話。比如:“老樹皮一樣的手”,“布滿了皺紋的額頭”,“花白的頭發”,等等。

當然,不同的人手自然是不同的。即使是同一雙手,在不同的人眼裏也是不同的。今天給你們看幾張不同的和手有關的畫。

昨天放學的時候,老大給我和老二說:“明天有空去趟行政樓。我們班的畫正在那裏展出呢,去看看啊。”

下午上完課,我真的去看了,還拍了照片,挑的這一組作品裏都有手。左上寫實,一隻用點和線勾勒的平常男人的手。右上裏的字說:“你有權保持沉默。”實際上,女人拚命掙紮的呐喊聲,卻被一層透明的紗屏蔽了,唯有那雙交握的手充滿了不甘、憤怒、和堅持。左中的材質是粗糙的硬紙板,畫麵淩亂,情緒壓抑,像被生活壓扁了的人群,那隻石膏做的手卻是立體的,自下而上貼在混亂的畫麵上,像一聲求救、一種自贖、一個希望。拍成照片反倒不明顯了。右中是鉛筆畫,看似一條坦途,實際上荊棘遍布,扭曲糾結。那條路上,不同狀況的手伸向不同的方向,是痛苦,是無奈,還是摸索?最妙的是那隻鳥,停在最高的枝頭,冷眼旁觀。左下是速寫,雖然隻是局部,但顯而易見,那是一個疲憊的男人箕坐於地,左手無力地搭在膝上,線條又直又硬,突出了粗大的關節。

右下就是老大的,也是看完以後唯一沒看懂的。她自己畫、剪、縫、填棉花,做了二十多隻大小和樣子不同的手,然後,把那些手貼在一張巨大的臉上。那幅畫極大,長兩米,寬一米五。巨大的人臉色彩很淡,隻用淺淺的粉、黃、紫勾勒出了大致的明暗,連表情都沒有。唯獨那些手,突兀地呈現在畫麵上,燈光下拖出深淺不一的影子。說實話,她想表達什麽,我是猜不透的。是腦海裏有無數想法,能表達的隻有幾個手指那麽小?還是隻見他人目中刺,不見自己眼中梁?我問她,她隻聳了聳肩,笑而不語。

你們能看懂嗎?我猜和我一樣糊塗吧?哈哈。算了,隨她去。權當給你們看看她最近在美術課上的成果吧。

即此,保重。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