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那裏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裏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裏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裏
正文

五月一日:準備了四年的一件事

(2019-05-03 19:57:06) 下一個

爸媽:

今天做了一件四年前就開始準備的事:把四年前畢業生寫給自己的信寄還給他們。

“給四年後的自己用中文寫一封信”,是每個中文班畢業生的最後一個課題。在最後兩個星期開始準備,最後一節課完成。之後封起來,寫好永久可用的地址。四年之後,我會寄還給他們。為了好看,我專程買了印有不同水印圖案的信紙(其實,是我自己忘不掉當年寫信的時候,一張一張去挑彩色信紙的那種欣喜的感覺。嘻嘻)。

之所以設計這個課題,一是鼓勵他們上大學之後繼續學中文,否則,這封信到時候他們可能就看不懂了。二是給他們一個機會回顧四年的中文乃至高中的學習和生活,希望給四年後的自己一些建議。至於寫什麽,完全取決於自己。有些學生寫得長,有得學生寫得短。有的學生附了寫信當天自己的照片,也有的學生附了同學的照片。

大學裏五月就放假了。因此,我每年五一會寄回那些信。不知道學生們是否還記得,四年前的自己曾經寫過一封信給現在的自己?即使記得這回事兒,可信裏寫了什麽一定模糊了。不說別的,我今天寄信的時候發現,如果不看他們的名字,我已經不記得當年的畢業生都是誰了……

不過,令人欣慰的是,我們學校畢業的中文學生,百分之七十以上在大學都繼續修中文課,有些甚至學了與中文相關的專業,畢業以後去中國工作。以前的不說,就說這兩年吧,一個學生在紐約大學上海分校讀書;兩個在上大學之前休息一年,直接去中國學習語言;一個在大學裏直接修中文四的課程,而且已經申請好了大三去中國一年的交換項目;一個在大學修中文三,打算將來去中國工作;其他學生,但凡繼續修中文課的,至少從中文二上起,而且都是班裏的“明星”。這些反饋回來的信息,讓我有了再接再厲的動力。

我時常給學生說:好好學中文哦,將來一定有用的。每年學完“動物”主題後,都會講一個故事給他們:有一天,老鼠媽媽帶著老鼠寶寶去散步。忽然,一隻貓衝了過來。老鼠媽媽拔腿就跑,可是老鼠寶寶嚇傻了,一動不動僵在原地。老鼠媽媽大驚失色,扭過頭來,衝著貓大叫:汪,汪,汪!貓被嚇跑了。老鼠媽媽牽過老鼠寶寶冰涼的小手,語重心長地說:現在,你知道了吧?學一門外語是多麽重要!

每次聽完這個故事,學生都會哈哈大笑。我也會笑,心裏想,雖然大家現在隻把這個故事當故事,可是,人生難料,誰知道將來呢?學一門外語,總歸沒有壞處吧?

你們說呢?

晚安。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樹枝兒 回複 悄悄話 謝謝呀。都是些雞毛蒜皮,寫給爸媽解悶兒的。:)
海兒 回複 悄悄話 看著好溫馨哦。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