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晴天

相識是緣
原創文章請勿抄襲,我所有文章都將留有圖片。歡迎閱讀,轉載請注明出處和作者姓名。並必須得到本人許可!
個人資料
多倫多橄欖樹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悠悠歲月情(35)—愛的寬容

(2014-10-31 11:48:17) 下一個

蓉這段日子的體貼照顧,就是鐵石心腸的人,也無法忽視。吃完了米粥的龐, 突然覺得有點內急,看了蓉一眼,見她的頭發有點亂,就伸手幫她理了一下,躲在門口的祺祺,心裏刺痛了起來, 蓉抬眼看龐,兩人互視的瞬間,龐還是逃開了她的目光,龐歎了口氣:“ 蓉,離開一會,我要方便一下。”

蓉紅了臉沉默了一陣, 還是鼓起了勇氣:“ 護士能做的,我就不能幫你?” 蓉不放過任何一個探測他的機會。

龐大大地搖頭。

蓉又找不到他的眼睛了,她心有不甘:“ 我們已經彼此屬於過對方,難道我就沒有在你的心裏留過痕跡?!”

這時祺祺心中的那根刺穿透了整個心髒!

這時龐的手握成了一個拳頭:“ 蓉,對不起,那是我做得最後悔的一件事!

這一句話,讓三個人都淚流成河,那裏麵有他們的悔恨,失望和不知所措。。。。。

風穿梭於走廊,龐突然聞到一陣熟悉的茉莉花香,這種氣息點燃了那些日夜攀延於心間的記憶,龐的目光掃向門口,祺祺在那一瞬間本能地躲閃,然而那長發與裙袂的迅速一飄,還是告訴了龐她的存在,龐顧不上隱隱作痛的刀口,推開蓉追了出去,醫院門口,車水馬龍,卻沒有了祺祺的芳蹤,蓉尾隨而來,伸手扶著龐,龐肯定地說:“ 她回來了,她來看我的,她一直在。。。”。

蓉在龐興奮的眼睛裏找到了從來不屬於她的那種急切的求索,是的,這份急切的求索,隻屬於他心中不能割舍的愛。是時空的距離根本奈何不了的愛!

了解了一切的祺祺心亂如麻地逃出了醫院,她的龐沒有忘記自己,可是,他卻犯了所有女人無法容忍的一個錯誤,愛和恨殘酷地糾結成一張網,鎖住了她的思維,她無法選擇,因為那種為了愛而生出的恨與嫉妒,不可能讓她去傷害龐,卻每分每秒折磨著她的身心。

那個叫做原諒的詞一直跳躍在她的腦海裏,可是一進家門,看見蒼老的父母親和弱聽的弟弟,她腦子裏的原諒又被打了回去。祺祺覺得自己不能呼吸不能思考,甚至不能聽見親人的呼喚,倒在床上沉默至夜晚,父母以為她熟睡了,就離開了她的房間。

祺祺努力地抓回自己的意識,然而隻要稍微清醒一點,那種身心俱焚的痛楚就不肯放過她,祺祺推開房門,想讓自己喘一口氣,茶幾上,一把閃著寒光的水果刀躍入眼簾,祺祺突然覺得隻有這把小刀子了解她,於是捉了來,一刀一刀劃入自己的手腕,每一次劃入,心中的那份痛就緩解一點,於是她更深更狠地將冰冷的刀刃劃進自己的身體,臉上竟呈現出了一份釋然。

熬了大半個夜的杜醫生剛要脫下白大褂休息會兒,又聽到護士們急切的腳步聲,他暗自叫苦:“ 這還讓不讓人活了?”

果然不出所料,又送來一位自殺的年輕女孩子,已經昏迷,手腕上有四五道刀痕,最深的那道還在往外麵冒著溫熱的血,杜醫生一邊處理著傷口,一邊看著祺祺出眾的容顏,搖了搖頭,心裏抱怨著:“ 怎麽這些年輕貌美的姑娘們都這麽容易想不通的。” 再看外麵那兩位隨後而來的男孩子,心裏大概也有個數了,等龐和邱章都圍上來問他的時候,他故意沒有好氣地說:“ 還要觀察一天,明天不出狀況,就不會有事了!” 看著兩個男孩眼中的焦急和擔憂,忍不住問:“ 誰是她男朋友?” 兩人同時說:“ 是我!” 杜醫生搖了搖頭:“ 你們這樣愛,會愛死人的!” 轉身走向祺祺父母,看著年邁的老人家,就拉他們去自己的辦公室,歎了口氣安慰到:“坐,不要太擔心,沒有什麽了,她的小命保住了,不過,如果她醒來繼續想不開,醫生是救不了他的,是有心結吧,這個結如果門外的那兩位小夥子解不了,你們父母要幫著解,不能再給她任何壓力了,從她的刀口看,她顯然活著比死還難熬,二十來歲的小姑娘吧, 生活還沒有開始呢,就這麽離開,太不值。。。” 。

杜醫生正安慰和勸解著祺祺家人,護士又奔了進來:“ 杜醫生,十二床把點滴拔掉了!!”

杜醫生把病曆一推迅即站了起來:“ 我今天不用下班啦!” 跟著護士衝進病房,和護士一起按住祺祺打針、檢查傷口,祺祺依然瘋狂地推著醫生護士,杜醫生突然大聲喝令大家停下來:“ 方祺, 我是你的管床醫生,我從淩晨四點起一直忙到現在,就為了挽救你年輕的生命, 我現在又餓又累又心煩, 你再這麽下去, 我也活不了了,不是自殺, 是他殺,還有。。。今天是周六,我的女朋友一早就要來找我,因為你,她要等很久,如果她看到我為了救你這麽個貌美如仙的女孩子拖那麽久,她也要自殺了!”

懵懂中的祺祺被杜醫生這番話說得愣在了那裏,來不及反應什麽,祺祺父親怕女兒再受刺激,堵在門口不讓龐和邱章進來,杜醫生看著漸漸平靜下來的祺祺, 知道藥物和自己的話同時在起作用,於是在祺祺睡去前的一分鍾輕輕說:“ 你還沒有開始真正的生活呢,有多少快樂和幸福你還沒有品嚐,活下去,命運有他的安排,也許前麵那一站,你的幸運已經等候在那裏了!

祺祺在迷迷糊糊中聽著杜醫生的話,心裏的那個結似乎鬆動了些,她最後一個意識,是護士的針插進了她的血管,有一點疼,她卻不想掙紮了。

病房外麵,祺祺父母悔恨萬分,懂事的小弟弟打破了沉默:“ 媽媽,我知道姐姐為什麽難過,姐姐喜歡龐哥哥,龐哥哥也喜歡姐姐,爸媽,我不要去加拿大治耳朵了。” 說著他看了眼有些方寸大亂的邱章,這個結果是邱章最怕看到的。祺祺媽還能說什麽,她再愛自己的兒子,也不舍得讓女兒用命來換的,看著還穿著住院服就趕來的龐,她無法再狠心棒達鴛鴦,此時當然流著淚滿口答應著兒子。這時的邱章真想一拳頭揮到龐的腦袋上,特別看著他身邊還跟著個蓉,他就想打得他腦漿崩裂,自己好好一個媳婦,就這麽折騰地快要沒了,他咬牙切齒地對自己發誓,再不管這一家人的事情,自己逃遠遠的。離開前,終究扛不住對祺祺的那份關懷,於是鐵青著臉走進病房看了眼昏睡中的祺祺,心又開始滴血,他腦子裏不自覺地冒出個新念頭:“ 如果她醒來,知道自己的弟弟終於沒有機會去國外醫治,終身帶著殘疾,她會恨我一輩子嗎?” 他想起那晚他送祺祺回公寓,祺祺那一次甜蜜而熱烈的擁抱,他真的不想這樣一個女孩子從此在心裏恨著他。他知道自己是趕上這種事了。他不是個崇高的人,但對自己喜歡的女孩子何必那麽狠。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太衝動,總之在那一刻,他很想挽救這個局麵,隻為了醒來後的祺祺能得到一份寬慰,好好活下去。

“ 阿姨,我想好了,祺祺可以擁有她的愛情,也可以完成他的學業,龐可以在以後一起來加拿大,我做擔保,弟弟會有個美好的未來。祺祺醒來就告訴他, 我是她和龐的邱章大哥,永遠的邱章大哥!”

說完,邱章在眾人驚愕和感激的眼神中走下樓梯,離開人群的那一刻,真是百般滋味一起湧上了心頭,這種情緒導致他最後一級台階都沒有看到,一腳踩空,有一滴懸在眼裏的淚震落了下來,砸在他自己的腳上,邱章知道,那是他心中對祺祺無法抗拒的不舍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波城冬日 回複 悄悄話 頂邱章!
rongrongrong 回複 悄悄話 : )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