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見我聞,我思我想

從大陸來到美國,至今在東西方度過的時日大致各半。願以我所見所聞觸及一下東西方的文化和製度。也許能起一點拋磚引玉的作用。
個人資料
溪邊愚人 (熱門博主)
  • 博客訪問:
正文

吸食大麻、海洛因不是罪?如何理解楊安澤的大麻和可卡因政策

(2019-05-10 14:50:32) 下一個

不久前,2020華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在CNN的一個市政廳式選民對話會上表示,不僅支持大麻合法,而且對吸食海洛因也不治罪,采取治療的手段,隻對販賣毒品的治罪。同時,楊安澤對維持可卡因非法態度堅決,理由是其作用機理不同,危害太大。

 

吸毒是一件很嚴重的事情。而戒毒,幾乎可以說是一場打不贏的戰爭。所以楊安澤對毒品的“寬鬆”態度,在華人家長中引發了比較強烈的爭議。

 

對此,筆者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想到兩個真實的、很搞笑的故事。

 

什麽叫本性難移

曾有兩位朋友說起自己已經癡呆了的老爸的“色情故事”,這兩個老人都是已經到了連家人都不認識的地步了。一個是指著自己的老伴發脾氣說:“為什麽請這麽老的保姆照顧我?不能請個年輕點的?”另一個是在養老院裏,護理員喂他吃飯時,居然還不忘記乘機摸年輕護理員的大腿。

都已經癡呆了,卻依然“本性難移”。這說明,要硬擰著人性做事情,難度不是一點點的,也往往是不會成功的。對大麻或可卡因、海洛因這種東西,可能也是需要一點策略,隻是一味地硬性製止恐怕效果不佳。

 

大麻合法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策略

 

不少人把大麻合法理解為鼓勵用大麻。這是把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搞混了。就好像大麻有罕見的藥用功能不代表這就是讓大麻走入平民百姓家的理由。

 

如果能夠杜絕非醫療目的用大麻,當然好。問題是,不管大麻合法與否,用大麻的人數就是降不下來。很多時候,允許什麽東西合法,並不一定代表鼓勵或讚成,而是一個不得已的選擇。

 

為了杜絕酗酒,美國曾經禁過酒,但效果是災難性的,不僅沒有真正禁成,反倒給各種非法活動提供了賺錢的手段。最後還不是妥協,不再禁了,因為第一,禁不了。第二,較於讓酒合法但給予一定的管理、製約,禁酒的代價要高得多。

另外一個很好的例子就是色情行業。世界各國各地對此有不同態度,但允許色情行業合法存在似乎已經是共識了,而這樣才能夠有效地管理。本文前麵講的兩個搞笑故事就說明了為什麽禁止不是出路。

讓大麻合法化的出發點是兩害相權取其輕。這是一種理性思考後的智慧選擇。

 

大麻合法利大弊大?

 

首先,事實證明了,合法也好,不合法也好,用大麻的人數都不低。根據國家藥物濫用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n Drug Abuse ,NIDA)的數據,大麻的使用約占所有非法藥品使用的四分之三[1]。

 

其次,執法費用巨額。美國每年有超過125萬人因毒品被捕,其中因擁有大麻而遭逮捕的人數比所有暴力罪行的總和還要多,監獄人滿為患。聯邦政府每年在每個囚犯身上花費2萬至3萬多美元,並且大約一半的聯邦囚犯是因毒品犯罪而被拘禁[2]。

 

現在民意越來越接受大麻合法,部分原因是因為大麻的危害遠低於可卡因、海洛因,也相對不容易上癮。

 

反對大麻合法的聲音最強調的就是,嚐試大麻的人不會滿足於大麻,一定會追求更強烈的刺激,一步步走上可卡因、海洛因的路。不可否認,會有這樣的情況,有這樣的人。但更可能的是,會走上這條路的人,沒有大麻,也是會出現同樣的後果,畢竟,美國人絕大部分都是嚐試過大麻的,但最後成為可卡因、海洛因癮君子的還是少數。何況,事實證明,大麻可以幫助戒除可卡因、海洛因[3]。

 

不同州不同的大麻政策,給執法帶來很大挑戰,同時卻給一些非法手段製造了合適的土壤。另外,在毒品執法過程中體現的不同族裔不同對待,對黑人是極大的不公,而這種不公平是對整個社會的侵蝕,後果嚴重。

 

大麻合法,當然會讓更多人能夠輕易獲得大麻,嚐試大麻。而青少年用大麻的危害的確不容忽略。但是,大麻合法,也為政府及民間機構提供了更好的管理條件和控製手段。

 

所以,這是一個有利也有弊的事情。關鍵在於如何充分利用其利而努力避免其弊。做好了,絕對可以是利大於弊的。


 

葡萄牙的實驗

說實話,大麻是否應該合法,爭議性相對還是比較低的,至少民意是明確的。而可卡因、海洛因該不該合法,則很難做一個清晰的切割,關鍵是沒有足夠的數據。唯一可以參照的也許就是葡萄牙了。

2001年,葡萄牙政府做出了一個驚世駭俗的決定:將所有藥物的使用合法化,包括可卡因和海洛因,盡管販毒依然非法。

 

這是一個偉大的實驗,從那時起,在葡萄牙,吸毒成癮被視為醫療挑戰而不是刑事司法問題[4]。

 

與此同時,美國走向了一個截然相反的方向,向毒品發出了戰爭宣言。

 

十幾年後,結果如何呢?美國的毒品政策明顯是失敗的。現在,美國有兩千多萬人有鴉片癮[5]。每天約有115人死於鴉片過量,每年約有200萬人以上加入鴉片上癮的行列[6]。這已經成為一個極其嚴重的社會問題,已經到了必須作為緊急情況來應付的地步。

 

相比之下,葡萄牙可能真是打了一場勝仗。2017年,其衛生部估計隻有大約2萬5千人使用海洛因,而新政策開始實行時有10萬人。同時,過量服用毒品造成的死亡率下降了85%以上。這個數字大約是美國目前的五十分之一。非犯罪化也使得對艾滋病等的傳染更容易控製。

 

當初葡萄牙走出這一步時,世界各國都在等著看笑話。今天卻是不少國家都派出官員去考察、取經。現在全世界都越來越普遍接受這樣的理念:毒癮是一種慢性疾病,可能與糖尿病相當,因此需要醫療護理而不是懲罰。畢竟,我們不會對糖尿病患者說,你自己克服吧。


 

海洛因該不該合法?可卡因呢?

葡萄牙的實驗是不是證明了這就是最好的政策呢?未必。

把葡萄牙與美國比,有兩個情形用科研的標準來說屬於不可比狀態:一個是葡萄牙沒有經曆美國的鴉片類藥物濫用危機;另一個是葡萄牙實施新政策後正好進入了一個很好的經濟發展時期,同時也建立了一個強勁的社會經濟安全網,而這些都對遏製吸毒人數的增長有作用,所以把所有功勞都歸功於毒品合法的政策有失公允。

 

葡萄牙是將所有的毒品的使用都合法化了。楊安澤在CNN選民對話會上的說法是,海洛因合法,但可卡因依然非法,因為兩者對大腦的作用方式不同,可卡因對大腦的損害太嚴重。這兩種政策哪個更合理?還是連海洛因也不應該合法?

 

這就牽涉到以怎樣的尺度來劃紅線的問題。在沒有大量實踐、大量數據產生之前,這實在還隻是一個連辯論都很難進行的事情。

 

但有一點似乎是肯定的:比起監獄,治療的費用更低也更人性。

 

多管齊下才能真正有效

造成吸毒泛濫的最主要因素還是長期失業[7][8][9][10]。而美國近年來製藥公司不負責任地大量推銷鴉片類止痛藥也有極大貢獻。要打贏這場戰爭,所有的因素都必須考慮進去。事實上,在前幾年的歐洲經濟危機期間,葡萄牙的吸毒人數就有一些上升,這同時也證明了,葡萄牙的效果不是完全取決於讓吸毒合法,而是多項政策的綜合效果。

楊安澤的主打競選綱領全民基本收入(UBI)對失業的負麵影響有很大的調節作用。他也提出了對不負責任的製藥公司的製裁和罰款方案,這筆錢將用在癮君子的治療上。必須特別強調的是,如果醫療體製沒有跟上,不能提供高質量的控製、治療手段的話,治療的效果是無法保證的。

很可能UBI政策對降低吸毒人數的作用遠大於任何其他政策,畢竟,要控製吸毒,最最要緊的是防範,要避免走上吸毒這條路。
 

如何幫助孩子避免成為癮君子?

一般來說,家長如果隻是一味告誡孩子不要吸毒,效果未必好,有時反而會激發起青少年的好奇心,想試一試。

就像成年人有一份滿意的工作是最好的防範措施一樣,避免孩子走入百無聊賴,無所事事的狀態非常重要。所以培養孩子積極的生活態度,廣泛的興趣愛好,都是創造人生贏家的重要因素。

還有,家長不能高高在上,必須與孩子交心,交朋友。不能贏得孩子信任的家長,很難對孩子產生影響。

 

關於吸毒,華人家長應該特別知道的

華人家長中很大一部分是第一代移民,而且大多是成人之後才來美國的,對美國中學、大學的吸毒文化不太了解,非常有補課的必要。

在美國的中學和大學,試用大麻是一個非常普遍的現象,甚至可卡因也不是稀罕物,而且一般私校的吸毒現象比公立學校更普遍,包括藤校。如果不希望孩子做這樣的嚐試,就要教孩子步步小心。不僅要拒絕“明”的,還要防止“暗”的。

去參加聚會,切記隻喝自己倒的飲料,隻吃自己取的食物,哪怕是你熟識的人遞給的東西也要防範。而且就是自己取的食物或飲料,如果杯盤曾經離開過自己的視線,剩下的食物或飲料就不能再入口了,你不知道在你走開的那一兩分鍾內,有沒有人在你的食物上做了手腳。

這種防範方式,看上去小題大做,卻是過來人的經驗,一定要牢記。有些事情,經曆一次也是太多。

 

結語

筆者曾讀到不少與吸毒有關的故事,也知道很多家長為了孩子戒毒,花去所有積蓄,甚至賣了房子。哪怕出現了很好的治療效果,哪怕“幹淨”多少年了,也沒有“勝利”的那一天,因為,一旦上癮,這就將是一場永遠不會結束的戰爭。

有家長這樣說:“我孩子現在是戒掉了,但我每天都隨時準備接到一個‘又複發了’的電話。我知道,因為我已經經曆很多次了。”

這些話都令人心顫!癮君子、癮君子的家人都非常不容易!

在一切防範手段都失效後,監禁還是治療,社會麵臨又一個選擇。

我們不是生活在一個理想的世界裏,很多時候不得不做妥協。兩害相權取其輕,應該是我們的選擇指南。

 

[1]https://mp.weixin.qq.com/s/fPOyonJ4um4whrUkhfR72A

[2]https://mp.weixin.qq.com/s/fPOyonJ4um4whrUkhfR72A

[3]https://mp.weixin.qq.com/s?__biz=MjM5NDE1NTc4Nw==&mid=2655637589&idx=1&sn=db9ff7b2f133f4988137a21e3cd6cfe3&chksm=bd316c318a46e527884bbd9a1c03a5d2cc508ff37f483467ad277a69292f8fc77a01bcdfbeef&token=1485524615&lang=zh_CN#rd

[4]https://www.nytimes.com/2017/09/22/opinion/sunday/portugal-drug-decriminalization.html

[5]https://www.addictioncenter.com/addiction/addiction-statistics/

[6]https://truthinitiative.org/news/opioid-dependence-can-happen-after-just-5-days

[7]https://heroin.net/think/appalachian-opiate-epidemic/

[8]https://www.theatlantic.com/health/archive/2017/04/joblessness-and-opioids/523281/

[9]https://www.nber.org/aginghealth/2017no3/w23192.shtml

[10]https://www.recoveryways.com/does-unemployment-cause-addiction/

 

更多博文

親愛的同學,有你,是上海人的福氣

我的文章係列
美國大學AA平權法案的前世今生及亞裔的何去何從
真的希望你過得好!
鮮為人知的癌症新說 – 正確解讀統計數據
如果當初嫁給他?
70年代大舅眼裏的上海
有這樣兩種中國人
什麽是民主,我們真懂了嗎?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看看我們都帶些什麽!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青島人生活簡單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洗海澡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表哥、表姐們
70年代上海孩子看青島 – 吃的特殊記憶和老少酒鬼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係列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 – 開篇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 – 後記
我家隔壁有點傳奇色彩的鄰居(續) – 來自徐家姐妹的反饋

育兒篇係列
與女兒談戀愛、婚姻、生活
談海外華人到底該不該逼孩子學琴和中文
到底該不該推娃—老調新談

美國點滴係列
五角大樓文件事件真相(3)-- 美國媒體在最高法院鬥智鬥勇
我在美國占便宜的事 (一)戇人有戇福
美國點滴(七)也談西方的公平概念
美國點滴(二)紐約地鐵與上海地鐵之比較
在美國,保健品和藥品的關鍵區別是什麽?
美國黑人和白人對不公待遇的不同應對方式

美國教育係列
美國專家對聰明孩子與天才孩子的比較
美國高三學生的生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4)
評論
Ilona 回複 悄悄話 這種混亂邏輯的方式還是不要在講了,不能禁止就讓年青人吸?也不怕報放應,誰家子孩子誰不難過?我建議,誰捉倡誰就自己先做個榜樣更有說服力。
Ilona 回複 悄悄話 這種混亂邏輯的方式還是不要在講了,不能禁止就讓年青人吸?也不怕報放應,誰家子孩子誰不難過?我建議,誰捉倡誰就自己先做個榜樣更有說服力。
ahniu 回複 悄悄話 左派販毒,右派販槍。販毒讓人失去自由,販槍讓人保衛自由。
ahhhh 回複 悄悄話
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人,很多都是反香煙的急先鋒。
我兩樣都不沾,但是旁觀者看,這裏麵是錢在起作用。
楊的立場,顯然是討好左派,因為他們占了話語權。
不反對你支持楊。但是為這樣的討好洗白實在沒必要。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