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漢字中的婦女歧視

(2009-04-13 09:30:35) 下一個

漢字中的婦女歧視


廖康



這漢字不改革,行嗎!”小莉氣憤地抱怨,“你看這‘妖’字,憑什麽用女字旁?剛才上課,學生問我,是不是中國的妖怪都是女的?”

消消氣,小莉,”老劉給她端過一杯茶,“不就是個字嗎,有什麽了不起的?不是還有‘妖嬈’和‘妖媚’這些好詞呢嗎?”

什麽?‘妖媚’是好詞啊,您別氣我了!女字旁的字,就沒幾個好的,壞字比好字多多了。不信,咱們翻翻字典。您看,奴隸男女都有,‘奴’字卻是女字旁。這也太不公平了!還有‘奸’字,男人至少得負一半責任吧?卻是女幹!”小莉氣得把字典摔在桌上,茶杯裏的水都震出來了。

老劉笑了笑說:“過去男尊女卑,的確不公平。賣女為奴比賣兒子的情況多得多,‘奴’字大概就是這麽來的。要說‘奸’嘛,那倒不是女幹。你念反了,應該從右往左念。”

那是你們大陸文字改革委員會的功勞,”大李諷刺道,她是從台灣來的少有的大個子,這仨人一辦公室,關係挺不錯,說話沒遮攔,“繁體的‘姦’字根本沒有男人什麽事,全賴在我們女人身上了。漢字是得改革,可是也不能像你們那樣改,太下流了。”

哎,我們的簡化字,多數還是挺好的啊,”一聽到說大陸的壞話,小莉就不幹了,“繁體字又難認,又反動,你看‘淫’字,簡化了是三點水,淫雨霏霏,又形象,又不汙蔑女性。繁體的‘婬’字,是女字旁吧?咱們的老祖宗,就會欺負女人。”

你們哪,就記著自己吃虧,不念叨好事兒,”老劉慢條斯理地說:“這又不是跟丈夫吵架,應該公道點兒。我覺得咱們的老祖宗還算照顧女性,‘好’字不就是女字旁嗎?”

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好字,還有一半是男子的‘子’,還公道呢!”小莉不服氣。

你怎麽不說那是孩子的‘子’啊?”老劉一邊在黑板上寫了個‘好’字,一邊辨析,“你瞧這一橫,比‘女’字的橫要低一些,我看更像是孩子。”

老劉說得有道理,”大李讚同道:“男女的好事,就熱火那麽一陣,還是母子情深。我想,自古以來就是這樣。小莉,你還年輕,結婚生子以後就知道了。”

我才不結婚呢!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結婚,昏了頭的女人才幹那傻事。哎,”小莉好像發現了新大陸,她在黑板上寫了個“婚”字說:“這道理古人都總結在漢字裏了,女人昏——婚。”

你這是山寨小學,”老劉一板正經道:“漢字絕大多數都是形聲字,用偏旁部首表示類別,另外一半表音。用‘昏’是取那音,不是會意。”

別小看人啊,”小莉抗議,“咱們教的東西雖然淺,好歹也算大學老師啊。”

老劉說的小學是指訓詁學,也就是文字學,”大李解釋,“不過‘婚’這個字,我看也是會意。可惜,我們都讓形聲給糊弄了,沒有看到古人留下來的智慧。還是咱們小莉聰明,不發昏,不嫁人,不給男人當奴隸,不給人家當媳婦。”

我才不會給人家當媳婦呢,”小莉一撇嘴,“哼,媳婦,你瞧這‘媳’字,就是整天不說話的女人。”

我說你山寨小學嘛,”老劉逮住機會了,“要是會意,我也可以把‘媳’字解釋為整天休息的女人哪。這是個形聲字。”

那繁寫的‘婦’可是個會意字,”大李說:“女人一嫁過去,就得拿著笤帚,打掃庭除。更不用說‘女’字本身了,就是跪在地上,舉案齊眉的形象。小莉說得對,漢字中盡是大男子主義,不改革不行。”

讓我看看,還有什麽欺負女性的字,”小莉認起真來,又翻開了字典,“謔,還真不少呢!‘妨礙’的‘妨’,‘妥協’的‘妥’,‘委屈’的‘委’,‘要東西’的‘要’,還有‘嫉妒’,都是女字旁。”

就沒有倆好字?”老劉還不服氣。

就有個‘妙’字,還算不錯。”

什麽不錯,”大李接過話茬,“那不是玩弄少女嗎?”

可不是嘛!”小莉憤憤道:“這個字更壞。”

我不信就沒倆好字,”老劉把字典要過去,細查女部,“這不是有個‘嫻熟’的‘嫻’字嘛,誇你們呢吧?”

你怎麽不提‘討人嫌’的‘嫌’啦?”大李反唇相譏。

查了半天,就查出一個‘嫻’字,”小莉得意了,“現在您該服氣了吧?”

服氣,服氣,”老劉喃喃道:“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攆舊人。我服氣。”

光抱怨可沒用,”大李建議,“咱們得改這些漢字,至少可以給你們那個文字改革委員會提提建議。”

對,”小莉附和道:“老劉,您小學知識多,您看應該怎麽改?”

改漢字,嗯,應該盡量用形聲;容易認,也好記,”老劉又來神了,“比如那個‘奸’字,改成單人旁,右邊用‘尖銳’的‘尖’。既形聲,意思也合適;‘奸細、奸商、奸臣’,哪個不是削尖了腦袋鑽營?”

太好了!”小莉拍手雀躍。

對,用形聲,能兼顧會意更好,”大李說:“惹咱們小莉生氣的‘妖’字,可以改成犬字旁。”

嘿,真不錯!”小莉歡呼,“這漢字改革不是挺容易的嗎?那幫委員們整天幹什麽呢?這麽多年了,也沒見點兒動靜。我也來改個字,把‘奴隸’的‘奴’改成人字旁。哦,不行,那成了‘僅’字了。”

這‘奴’字還真不好改,”老劉笑道:“所有發nu音的字,‘努力、怒火、弩箭、駑馬’都是建築在‘奴’字上的。嗨,其實這個‘奴’字,反映了婦女受壓迫的血淚曆史,不改也罷。”

知難而退,是不是?”小莉指責道:“照你這麽說,那些字都不用改了。”

看來,還不是那麽容易,”大李歎了口氣,“咱們還得好好研究六書。”

六書,”小莉問:“哪六本書啊?”

《毛選五卷》和《聖經》,”老劉一板正經地回答,衝大李擠了下眼。

2009
412

注:

許慎《說文解字敘》把六書之名定為:指事、象形、形聲、會意、轉注、假借。一般都認為,六書中象形、指事、會意、形聲屬於造字之法,即漢字結構的條例;轉注、假借則屬於用字之法。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凡人悟空 回複 悄悄話 其實,歧視與否,就個人來講是一種心態的不平衡感覺,就社會來講是一種資源的不對稱分配規則。世界本來就是此起彼伏,人類有文字的曆史不過幾千年,父係當權有考證的也不到一萬年,而在此之前的有數無數的人類曆史應該都是母係當家為主了。我們沒有太多有關男人在母權社會地位的記載,但用腳想也可以推測到許多可以定義為歧視的東東。可以推斷在母權社會末期,一定有一些象小俐一樣有誌氣的“小勇”們,義憤填膺地討論著他們的歧視問題。。。

我們常講30年河東,30年河西,漫長的母權時期後讓被長期欺壓的男人們翻一下身,但又何妨。有小俐在,隻怕不到下一個千年,母係就再回河東了。。。你不覺得今天的女人很不一樣了嗎?
QT毛驢++ 回複 悄悄話 全世界的(大多數人)人都被歧視!
老哥的評論很有深度啊!
Wiserman 回複 悄悄話 有意思!
古代,全世界的(大多數人)女人都被歧視!
QT毛驢++ 回複 悄悄話 基本覺得這是一篇散發異味的藥湯,味道怪怪的.

文學創作講究的是個性與獨立,搞這麽個小圈子是為了交換ip地址,挾私報複吧!

請問革命委員會就是好的好字怎麽寫?淞山的鄉下人,問候城裏人的 ni niang, niang字怎麽寫?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