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感恩節說緣感恩

(2010-11-28 14:00:07) 下一個

感恩節說緣感恩

則安

去年聖誕節前夕,我和先生約了在洛杉磯總領館任職的朋友一家來鳳凰城做客。我們夫婦和朋友夫婦既是同鄉又是大學同學,而我和朋友還是高中同學,我先生和朋友的太太大學畢業後還同事了幾年。大家在分別多年之後能在異國相聚,可謂緣分不淺。“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為迎接朋友一家的到來,我們做了詳細的計劃和安排, 其中一天的行程就是帶他們去亞利桑那州北部參觀 化石森林國家公園(Petrified Forest National Park)及其中的彩色沙漠(Painted Desert)。
那天是聖誕前夜,我們各開自家的車從鳳凰城出發。駕車出遊,最擔心的是天氣不好。年底的亞利桑那州北部早已下過了幾場大雪,當天天高氣爽,陽光普照,雖然路邊有積雪,大路卻很暢通。我們自感運氣不錯,一路順利,沿途欣賞著多變的植被景色,小鎮風光。


午飯稍作休息之後,我們就要去彩色沙漠了。考慮到朋友一人單獨長時間駕車比較疲勞,先生決定替他開一段,好讓他閉目養養神, 我們的車則由大兒子來開。先生前麵開朋友的車領路,我坐兒子駕駛的麵包車在後麵跟隨。開出大約半個小時,突然發現先生的車慢下來,並調頭往回開,看樣子是走錯了路。兒子見狀也將車開向路邊準備調頭。誰知,他向右靠得有點過頭,車子右前輪陷入路邊被積雪覆蓋的草窩裏,車身也隨之傾斜,一切都是在一眨眼中發生。我急忙讓兒子熄火,同時先生在路的另一邊也發現了我們車的狀況,趕緊停車過來援助。在之後的一個多小時裏,我們試盡各種辦法想把車開出來,哪知車輪打滑,越陷越深,況且我們也沒帶任何工具。路上不斷有好心人停下車來幫忙,出謀劃策,其中還有一位男士帶著妻子和兩個幼小的孩子。他還主動打電話幫我們聯係附近的拖車公司。眼看日頭偏西,過往車輛也越來越少,我們隻好放棄努力,耐心等待拖車的到來。我們和孩子們打起了雪仗以消磨時間。此時,一輛卡車在路邊停下,駕車的中年男子向我們招手問是否需要幫忙,我們告訴他拖車已經在路上了,婉言謝絕。但他還是下了車,並說他的車上帶有鏈子和鐵鍁,可以把我們的車拖出來。盛情難卻,我們隻好讓他一試,但是大家折騰了半天,我們的車還是沒有挪窩。正在我們準備放棄的時候,又有一輛卡車調轉車頭在我們旁邊停下來,司機一身牛仔打扮。了解了我們的處境之後,他二話沒說,先鑽到我們的車子底下熟練地把鏈子的一頭掛在車上,然後他再去把他自己的車調整好將鏈子的另一頭掛上。完後他讓先生上了我們的車把住方向盤掛上倒車空擋,他則把自己的車發動起來往前開,大家齊心協力,一鼓作氣,終於把我們的車拽出了草窩。我們一行人歡欣鼓舞,對兩位熱心人千恩萬謝。牛仔打扮的人很靦腆,不善言談,我們還沒有來得及問他的姓名,他就告辭了。先生和朋友與第一個男士交換了名片,並簡單交談了幾句。原來這位男士是當地學區的總監(大約相當於教育局的局長),名叫 特拉維斯。當時先生正巧在州政府學校基建委員會工作,與各個學區都有工作關係,我也在公立學校當老師多年,大家竟然都是從事教育工作的,真的感覺是一種緣分。朋友也熱情邀請特拉維斯將來去中國做客。


假期過後先生給特拉維斯寫郵件正式道謝,特拉維斯在回複當中說能幫助我們他感到十分榮幸,並且給我們分享了另外一個真實的故事。
以下是特拉維斯講的故事:
“我在日本的北部生活過兩年。有一晚遭遇冰雪被困,一家好心的日本人讓我們去他們家裏取暖。聊天當中,我告訴這家人我來自美國亞利桑那州的北部。然後他們讓我看了一對美國夫婦的照片,並告訴我他們曾經來亞利桑那州的化石森林國家公園參觀彩色沙漠,不幸租的車在途中壞掉了,是這對美國夫婦收留了他們一晚,並且管了他們晚飯和第二天的早飯。他們非常感激。而照片上的這對美國夫婦正是我的祖父母。”
“自己好的行為及對別人的服務總會以某種形式回到你的身邊,而世界也因此變得很小。很高興認識你們並且希望以後能再見麵。如果我有朝一日去中國旅行,一定會找你們征求意見。祝新年快樂!”


這件事情過去即將一年,當時匆忙之中大家也沒顧得上合影留念,我現在想起來有些後悔。茫茫宇宙中,人隻不過是一滴水,一粒沙,一縷塵,個人的存在和力量微不足道。這一生你能和誰短暫相遇,又想與誰長相廝守,誰能在危難中幫你一把,你又會在何種情況下對別人伸出援助之手,這一切似乎都令人無法預料。這個經曆讓我再一次見證了人性中美好善良的一麵及人與人之間休戚相關妙不可言的緣分。現實生活中緣分無處不有,無處不在,而且它還能跨越時空和國界。歲月匆匆,一年一度的感恩節給我以靜心思緣感恩的機會,此時我不僅僅要衷心地感謝家人,親戚,朋友,師長,同學和同事,還要感謝許多像特拉維斯那樣的路人,與其雖僅有一麵之緣,卻終身難忘!

[ 打印 ]
閱讀 ()評論 (0)
評論
目前還沒有任何評論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