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死棋: 一 天才的平常心

(2005-05-10 12:00:00) 下一個

天才的平常心

 

平常心,是圍棋中的術語,所謂心中無勝負,乃是圍棋中追求的一種最高境界。

 

唐浩是天才,他自己雖然還有點不好意思逢人就誇耀,他的太太,董彬彬,可是深信不疑,而且替他揚名。唐浩自然也不好駁妻子的麵子。因為她說到了自己心坎上。不說他是名牌院校畢業的高才生,就拿個業餘愛好---圍棋來說吧,有幾個人會的?可唐浩是業餘五段!瞧瞧,這不就很說明問題了嗎!不過,唐浩自己可從來沒承認過他有多聰明,自己誇自己,多沒味道 ,好像是自己比別人多長了一個腦袋似的。他不說,卻更顯得他聰敏,而且謙虛呢!唐浩覺得自己現在就有了這種平常心。

九十年代初,人們突然發現在忙碌完吃喝之外,自己有了好多閑暇時間,於是就想到了精神生活這個新鮮東西。晚上吃完飯,遛彎的人少了,看電視,聽廣播的人多了。因此,大人小孩都知道了女排,知道體操王子李寧。也就在這時候,由於陳祖德的自傳體小說“超越自我”, 圍棋幾乎在一夜之間家喻戶曉。聶衛平,馬曉春,芮乃偉,江鑄久……甚至日本的棋手小林光一加藤正夫韓國的李昌鎬……這些名字天天掛在人們嘴上,不管懂不懂吧,人們都願津津樂道,透著有學問不是!

彬彬也就在這個時候,每天中午的小說連續廣播時間,和唐浩一起,在他們的飯廳兼臥室的宿舍兼新房裏,聽到了圍棋是怎麽回事---滿樓道都是一個節目,容不得你不聽!她不敢說很明白,可畢竟有了點概念。她很佩服陳祖德,知道下圍棋是極費腦子的事情。彬彬可不願意費著腦子,有這工夫,還不如看會電視呢!可是,從此她佩服了那些會下圍棋的人,覺得他們的腦子一定很聰明,且不是一般的聰明。自己的丈夫,當然是屬於高智商一類,即使不是大天才,也是中等以上天才。

唐浩喜歡下棋,多數時候是自己和自己下---不是他故意擺譜,實在是對手太少,故而英雄總是無用武之地,顯得有點寂寞。有朋友來串門,經常看到唐浩一手裏拿棋譜,一手拿著黑白子。神色凝重,不言不語。每當這個時候,彬彬都不敢打攪他,知道他在動腦筋。彬彬不懂圍棋,有一次她拿起一本棋譜翻了一翻,什麽定式呀,立,掛,靠,打,眼……好像挺神奇的,隱約覺得裏麵似乎包含著許多哲理。她看不大明白,也不能理解為什麽唐浩可以自己一下下好幾個鍾頭。

可是,唐浩近來不大下棋了。為什麽呢?因為他的“平常心”受到了刺激。這刺激來自他的大學同窗蘇偉。蘇偉是唐浩大學時宿舍裏的老八,來自河南農村。個子小,不到一米六;其實他實際年齡不小,而且比唐浩還大一歲。可蘇偉學習吧,說不上好,由於個頭小,其貌也不揚,大學四年裏,也沒有得到女生的青睞。唐浩當時在宿舍裏可是拔尖的,還參加過全國大學生圍棋賽,拿了冠軍呢。蘇偉和他睡上下鋪,對唐浩那是佩服得五體投地,整天形影不離。要不是後來彬彬來了,人們簡直懷疑他們倆是不是同性戀。唐浩對蘇偉也是挺照顧的。強國對弱小民族者施與同情和保護,不更顯強國的優勢嗎?再說,俗話說的好:紅花還得綠葉襯呢!            畢業的時候,蘇偉很緊張,他就怕把他分回原籍老家,他和唐浩嘟囔說:“我可真不想回去呀!”唐浩於是勸他:“那你和我一起考研。”當時老師是建議唐浩靠研的,“不然太可惜!”這是指導老師的原話。唐浩也這麽想。蘇偉說:“不中(念二聲)!”蘇偉一急,家鄉話就出來了,“你當然行了。我?我知道我幾斤幾兩。考也不重中!”唐浩也知道蘇偉不是念書的料,可看他一副可憐相,也蠻同情他的。不過心裏想,就憑蘇偉的成績,十有八九得打回原籍。

            沒想到分配的結果是蘇偉留校任教!蘇偉激動地告訴唐浩學校領導找他談話的事情時,唐浩有些愕然。心說這小子哪輩子積的德,還真有造化。好在當時唐浩已經知道自己考上了研究生 ,所以也就沒太理會。回到宿舍,他拿起了棋譜。唐浩在有心事的時候,就會自己和自己下一盤。平常心,唐浩默默告誡自己。可是,他覺得今天這些黑白子都象長了眼睛,在看自己,在嘲笑自己。他稍稍有點,就稍微有一點,酸溜溜,因為畢竟,沒有人找他談話。他瞪著它們,一顆黑子,一顆白子,走得很慢,很細,漸漸地,他恢複了平靜。“‘先手得利’未必最後勝利”,他看到棋譜上寫著這樣一句話,他笑了。

            兩年後,唐浩研究生也快畢業了,當時大學裏的八個室友,已經有六個出了國。李嘉去了日本,詹炯和楊光輝去了美國,方一言去了新加坡,竇立明去了……反正不是英國就是比利時。隻剩下他和蘇偉。唐浩沒有著急,他心裏有底。他是希望導師能推薦他去,或者分在科學院也不錯。所以他保持著他那顆平常心,耐心地等待著屬於自己的時機。

這一天終於來了。有一天導師把他找到辦公室,認真地說:“唐浩,你品學兼優,學校準備……”剛一開頭,唐浩就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他顯得很是從容。給導師倒了杯水。導師接過水,滿意地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多慈祥啊,包含的是無限的關心和疼愛,唐浩這麽覺得。他的嘴角已經向上翹起來了,覺得自己好像是要走到冠軍領獎台上的運動員,就等著裁判宣布上台,而他,必定是向最高的台上走去。

可沒想到導師接下來的話是:你品學兼優,學校準備發展你入黨。然後,我準備推薦你去基層幹兩年,然後……

            唐浩以為自己聽差了,等導師又重複了一遍,他的嘴角就耷拉下來了,而且險些跳起來。他把眉毛豎起老高,瞪著導師半天,心裏那個冠軍從高台上掉下來。他鼓著嘴,喉嚨裏咕噥了著,咽了口唾沫,終於沒有和導師撕破臉。他說,老師,我要考慮考慮,今天我有點頭疼。

回到家,唐浩心情糟透了。這時候,彬彬回來,帶回蘇偉的信,說他要出國了,是公派,去瑞士。唐浩“啪”把信摔到了地上,嚇了彬彬一跳,看到唐浩臉通紅,以為出了什麽事。唐浩的平常心此時早已跑到九霄雲外裏了。他隻覺得十二分的不平衡。怎麽?就憑蘇偉那小子,什麽好事都讓他撈上了!

唐浩拿出他的圍棋,一心一意地下起來。彬彬知道,如今,唐浩隻有在做重大決策的時候才下棋。她知道每次下完棋,唐浩的心情就會好。不過,彬彬不知道,這次唐浩的心,卻從此再不會平常。

 

[ 打印 ]
閱讀 ()評論 (1)
評論
亙古未見的筆名 回複 悄悄話 蘇偉可能走通了路子,唐浩也在那兒誌在必得的傻等,智商高情商低,在社會上混豈是全憑所謂的學問!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