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雇用心血管醫生到俺家修水管

(2007-12-10 19:47:36) 下一個

心血管醫生修水管
凡草
  



  驕陽似火,我家院子裏的噴灌係統卻出了毛病,綠茵茵的草地霎時間枯黃。聽說附近有個70多歲的老太太,因為草地沒澆水,影響了小區的形象,結果被人告了。我哪兒敢惹這個麻煩,急忙到處打電話。沒想到修理工居然成了搶手的“大熊貓”,好不容易才找到管工傑夫。

  他一進門我就覺得麵熟,很像和我打過幾次交道的傑夫醫生。不過,那個傑夫在州立大學的附屬醫院做心血管手術,整天衣冠楚楚,頭發梳得一絲不亂,皮鞋可以當鏡子,一雙手更是精心保養得幹淨柔滑——擺弄心血管可是個精細活,全靠手指靈巧。

  可眼前這個傑夫,一身牛仔打扮,歪戴一頂棒球帽,屁股上掛著個工具袋,腳蹬沾滿泥濘的勞保鞋。那雙手更是粗糙極了,見麵握手都紮人。嘿,這怎會是同一個人?一定是我眼神兒不濟看錯了。

  他掃了我一眼,似乎也有些發愣,不過立刻就切入正題,讓我指點有問題的區域。他試試草地的土質,察看了管道埋設的深度,列出了需用的零件清單和工時,估算了價錢。然後問我是讓他做,還是再找人估價,比較之後再做決定。

  都這會兒了,我還能到哪裏去找人?看看價錢也還算合適,就是他了。於是,我們約好明天下午,他準備好零件就來修。

  第二天上班,我特意到醫院的心髒外科看了看,那塊寫著傑夫醫生的牌子果然不見了。真奇怪,沒聽說有人出了醫療事故被醫院趕走呀?

  下午傑夫準時來到,他向我打了個招呼就埋頭幹起活來。他先把草皮切下來,整整齊齊地堆在旁邊,然後挖開泥土,很快就找到了問題所在。他鋸下壞管子,拿出新管子,塗上防漏劑,擰緊接頭,三下五除二,動作熟練得就像玩雜耍。我打開閥門,一站站試過來,看到所有區域全部暢通後,他把土推回去埋好管道,再覆上草皮,很快就大功告成。

  這下不會有人告我了!我高興地請他進屋喝杯飲料。他看看自己滿身泥土,不肯進門,倒是爽快地要了瓶啤酒,坐在陽台上邊喝邊與我聊了起來。

  “我們以前打過交道,對吧?”

  “我想是的,”雖然他先開了口,我還是有些不自然,好像在窺視別人的隱私,“你原來是大學附院的心血管醫生?”我問道。

  “當然是!”他笑了,像陽光一樣燦爛,沒有一點尷尬,“你看,我現在修水管和過去修血管也差不多吧?打開檢查、去掉壞管子、接上新管子,然後整理複合。看,也是同樣的成功。不是嗎?”他誇耀地指點著草坪。確實,那塊修理過的地方整齊美觀,並沒有留下大動幹戈的痕跡。

  “可是,這是完全不同性質的工作。”我小心地選擇用詞,不好意思地囁嚅著。

  “哈哈,我知道你想說什麽,修理心血管是高貴職業,受人尊敬。可是,修理水管卻是體力勞動,下等人才幹的,對不對?”

  我不知道怎麽回答,可是,我的表情一定出賣了我。

  “你們東方人可能在這方麵比較計較,我卻不認為有什麽不同。”傑夫大大咧咧地笑著,也不怕被人說他種族歧視,隻管喝啤酒。

  當然了,我們的老祖宗早就把“上下尊卑”的觀念灌輸得無比深刻:尊卑貴賤,等級分明。雖然當年的我們口口聲聲要做“一顆革命的螺絲釘”,可是,體力勞動和腦力勞動之間的辛苦程度完全不同,更不用說那天壤之別的回報。一旦有了好的選擇,哪個不想成名成家、出人頭地?

  我確實不能理解他,但是,看他如此滿足,自然也不好多說。想了想,忍不住還是問道,“那你當初為什麽學醫?辛辛苦苦這麽多年,讀書、考試,好不容易才出頭,就這麽放棄了難道不可惜?”

  “嘿,年輕的時候,心裏浮躁,受到同伴的影響,總想做一番大事業。現在才明白,人是為自己活著,為自己所愛的人活著,而不是為別人,更不是為周圍的輿論而活著。”

  我實在太好奇了,又拿給他一瓶啤酒,“那你能不能告訴我,是什麽事、什麽人讓你作出這樣的改變?”

  “出一身大汗後喝冰鎮啤酒,簡直像神仙!”他開心地大笑,又接著說道:“以前我也以為,隻有當醫生、教授、律師、科學家,才是聰明人的職業、上等人的生活。治療心血管的專科醫生,收入高,社會地位也高,簡直就像顆閃亮的鑽石。於是,我用青春年華,換來了這張執照。可是,有錢可以買豪宅、名車、遊艇,卻買不來時間和自由,我簡直成了執照的奴隸。每天看病人、動手術,沒完沒了,還時刻擔心會不會出醫療事故,精神高度緊張。既沒有時間陪妻子,也沒有精力照顧孩子。”

  “這我理解,搞專業的人大都這樣。”我點點頭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有一天,兒子要我去看他的棒球比賽,說小朋友們的父親全都去。可是,我已經預先安排了手術。我想,小學生的比賽沒有什麽了不起。可是……”他的聲音突然帶出了哽咽,眼圈也紅了。

  我愣住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啊,對不起,發生了什麽事?我不該……”

  “噢,不。我倒是想感謝你。這個功利的社會,人人都像繁忙的螞蟻,誰願意聽人嘮叨?請心理醫生還得花錢呢!”他做了個鬼臉,仰起頭來又痛痛快快地灌了幾口啤酒,用手抹抹嘴,往衣服上一擦,“也沒什麽大不了的。比賽時,兒子摔跤受了傷,右臂骨折,很長時間才痊愈。可是,從此他不理我了,脾氣變得特別怪異。他的心理醫生說,兒子本來很想在父親麵前炫耀一番球藝。但是,別的孩子都有父親在場喝彩,隻有他沒有。孩子們嘲笑他,說他的父親從來不參加他的活動,一定不愛他,或許不是親生的……兒子窩了一肚子火,心神不定才受傷的。”

  他歎了口氣,緩緩地停下來,滿臉歉疚。我若有所悟,輕輕地說:“哦,原來是這樣。”

  他搖搖酒瓶,也搖搖頭,“人生苦短啊,生活中什麽最寶貴?當然是和自己的家人共享天倫。我現在的這份工作,既沒有很大的壓力,又有足夠的收入養活家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由。我為什麽還要再去追求身外的名譽和無謂的奢侈呢?”

  我想了想,還是覺得有問題,“那,醫生還是需要的啊,如果沒人願意作出這種犧牲,大家生了病怎麽辦?”

  “哈哈,管道工也是需要的,不是嗎?如果沒人願意做這種下等工作,你這一大片草坪怎麽辦?天下之大,芸芸眾生,我不當醫生,自然有人當,絕不會讓病人等死。世界的美好就在於,每個人都可以按照自己的意願去選擇人生之路,而不必受到別人的評判。”

  放下啤酒瓶,他看了看表,“兒子快放學了,我得走了,謝謝你的啤酒和聆聽。”他摘下帽子,作了個牛仔式的敬禮,跳上車走了。

  院子裏,噴灌器歡快地噴射,草地在水的滋潤下蘇醒。水花漫射,在夕陽下,不時地閃出道道彩虹。欣賞著這幅美景,我不覺想到,如果沒有這麽多不同顏色的組合,彩虹怎麽會如此絢麗?


原載 《僑報》副刊,2007年12月10日
[ 打印 ]
閱讀 ()評論 (5)
評論
凡草 回複 悄悄話 答孤獨的北方狼
基本是真事,但是那個“我”不是我。
謝謝SUNNE.
孤獨的北方狼 回複 悄悄話 is it a real story?
SUNNE 回複 悄悄話 好!人應該知道如何放鬆自己和想要什麽。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