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我在日本小學任職的經曆

(2007-11-03 19:57:21) 下一個
我在日本小學任職的經曆

心怡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的一天,市役所(即市政府)教育課的職員給我來了電話,問我能否有時間給一位從中國國內來日本,叫雲的六歲小男孩做日語翻譯,具體事項要去市役所商談,正好我有空,就輕鬆地答應下來。

    第二天去市役所教育課和課長一談,我才知道了來龍去脈:原來一位四年前嫁給日本人的中國女性,在國內有一個和前夫生的兒子雲,十月份來日本進了日本幼兒園,因為不懂日語和日本的習俗,在幼兒園鬧了不少麻煩,明年的四月要進日本小學,根據雲的表現,幼兒園園長認為雲的語言不過關,怕是不能適應學校生活。

    在日本,進小學前,大約在十一月份要進行學前體檢。幼兒園都會把每個孩子的家庭情況和孩子的性格表現等情況介紹給學校。學校根據孩子的綜合情況決定分班和選定班主任老師。因為分班不僅要考慮男女人數,還要考慮各種性格孩子的組合,居住區的範圍等情況。

    小學校長看到雲的情況,向市役所教育課提議給他找一個懂日語和中文的人,幫助他適應學校生活。因為我經常去女兒的學校當義工,女兒有同學的家長正好是市役所教育課的職員。所以,就來問我是否可以幫忙。

    我有一個親戚的男孩子,五歲來日本,進幼兒園一個月就和小朋友打成一片。所以,我想給孩子做翻譯應該不難,小孩子學語言很快,雲已經在日本兩個月,到明年四月也有半年,應該說日語不會有多大問題。於是,我和教育課課長說,以我所知的經驗,大概半個月也就差不多了,因為我擔心,孩子有了翻譯會有依賴情緒,反而影響孩子與他人交往。沒想到,教育課課長遞給我一份聘書,寫著任期一個學期,職務內容1)翻譯,2)協助老師管理全校孩子們的安全,3)校長任命的其他工作。原來,市役所是把我當作市役所的臨時雇員派到學校去的,不僅僅是做翻譯,還要做其他工作。就這樣,不是作為孩子的家長,而是作為教育者的一員參與學校工作,就好像一直在舞台下看演出的觀眾,走到舞台後麵了解內幕一樣,讓我得益匪淺。


[center] “黃金的三天” [/center]

    在日本,小學一年級是很重要的一個階段,如果說幼兒園還可以隨便自由一點的話,進了小學在一定程度上需要遵規守紀,一個良好的開始對孩子能否順利地適應學校生活起了很關鍵的作用。從一個需要照顧的幼兒園孩子到能夠獨立的小學生,有著其他年級不同的特殊性,一般學校也是指派比較有經驗的老師來擔任工作。

    開學後的三天,有一種說法叫“黃金的三天”,為什麽呢?學校的教師工作分配表上寫著:每個年級的規則在學年開始的三天裏形成。

第一天是入學式,新入學的孩子們和家長們一起來學校,領取學習工具和資料。考慮到孩子們在新的環境可能很緊張,四十五分鍾左右的入學式:新生入場,校長講話,全校教職員工介紹,來賓講話,校歌齊唱,退場式之後,按班級拍集體合影照,就可以回家。新生有一個很重要的儀式,就是在高年級同學的帶領下的入場式,在全校學生和家長麵前自報名字亮相。不知道,是因為沒有見過這種場麵,還是因為比較害羞,雲在入場式前就緊緊抓住我的手用中文說:“不要,不要。”雲是唯一自己沒有說話的孩子,盡管他會說自己的日本名字。我隱約覺得,雲的問題不在語言上。

    第二天學校生活開始了。早晨,在集合地點,新生由住在一個社區的高年級學生帶隊一起來學校。登校班有班長和副班長,由高年級學生擔當。如果遇到身體不適或其他事項請假的話,必須由家長把聯絡本交給登校班班長,到校後,再由登校班班長交給請假學生的班主任。根據離學校的遠近,集合時間早晚不一,但是一般七點三十分至五十分左右。大家排成一列,班長在前領隊,副班長在最後監督。上學和放學時,一年級的學生在一年之內必須帶學校發放的黃帽子,書包的外麵必須套著黃色的防雨書包罩。因為黃色很醒目,為的是讓開車的司機可以及時注意到,預防孩子因不習慣交通規則而穿馬路時的危險。

    各個年級放學時間不一樣,一年級的孩子們就需要自己回家,根據孩子們居住的地方,分成幾個組,由於距離遠近不一,遠的孩子徒步需要三十多分鍾,加上平時一般和家人一起坐車外出,有的孩子還不一定認路。所以,除了別年級班主任(不參加這個工作)之外,每一組都會有一位老師告訴孩子們學校規定的上學放學的路線,並護送孩子們到家。這種護送會持續一周以便孩子們記住。也有少數同學放學後不直接回家,因為父母都要工作,家裏沒有人,這樣的孩子就去兒童俱樂部。在那裏雖然也有一兩位大人在,主要還是讓孩子們自己玩或看書,直到孩子的父母來接。兒童俱樂部的對象是三年級以下的孩子。雲的家裏是自營業,父母都要工作,雲也是放學後去兒童俱樂部的。對於雲來說,回家也是一個人,還是在兒童俱樂部裏可以和別的孩子一起玩耍。

    這天還沒有正式上課,主要是告訴孩子們,自己各種物品如書包,雨傘,體操服,學習用具等放在哪裏,喝水,廁所在哪裏,需要遵守的學校規則等等。像書包,就必須統一方向放置,開始大家隨便把書包塞進一排排書包架裏時,正反前後顯得很亂,老師示範了放置規定,大家再重新放置後,看起來的確很順眼。就連抽屜裏麵放東西也有規定:左邊放課本,右邊放練習本,中間放鉛筆盒。為的是拿東西時方便,不會因找東西和而浪費時間。我在旁邊,一邊給雲講解老師的話,一邊也是很有感觸: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一規一舉,都有章法的。

    第三天,主要複習第二天說過的內容。

    對於新入學的孩子來說,這三天要記的東西非常多,在新的環境下還沒有完全適應,很是疲勞,所以都是午前回家,不在學校裏吃飯。
  
               
[center]自己的職責[/center]

    第四天,有的同學開始了他們的第一個工作,七,八個人一組,當給食值班。給食值班的人必須帶口罩,以保持衛生。給食值班擔當擦桌子,去食堂領飯菜,分飯,分菜,分盒裝牛奶,分筷子,分湯等工作。學校午餐的主食為米飯,或麵包,或麵條,菜有魚或肉,加色拉或蔬菜,兩百毫升的盒裝牛奶,一碗菜湯,其他水果或冷飲等,很注意營養搭配。

    雲漸漸顯示出與別的小孩不同的地方,而且非常固執。午餐的時候,老師發現他吃得很少,不愛吃蔬菜,就勸他嚐嚐,可怎麽勸也聽不進去。班主任老師覺得非常不可思議,因為一般的孩子,至少會聽老師的話嚐一口。後來向他母親一打聽,才知道,雲在國內時由於母親遠嫁日本不在身邊,外婆外公一直照看他,請了一個保姆幫著燒飯燒菜,每次做好的飯菜如果不喜歡,就得重新再做,這樣就形成了偏食,隨心所欲的不好習慣。所以雲長得很瘦,整個弱不經風的樣子。聽說以前,日本學校不允許有剩菜剩飯,必須全部吃完才行。現在不那麽嚴格,隻要二十分鍾的時間到了,不管有沒有吃完,一律結束。

     為了盡快養成好的衛生習慣。學校規定學生每天準備並攜帶手帕,麵巾紙。手帕是在飯前,或體育課,手工課等後洗手時用的,麵巾紙是吐痰或擦鼻涕時用的。為了讓孩子們養成良好的習慣,每周檢查一次,並在衛生卡上記錄。一個學期下來,要總結自己的情況,看自己屬於:做得很好,基本上做到,還須努力中的哪個水平。開始也有同學不時地忘記帶手帕或麵巾紙,但是,通過檢查和自己記錄,讓孩子們漸漸養成了習慣。

    日本的小學提倡每個孩子的責任性,入學一個月,在孩子們適應了學校生活後,就開始給每一個學生分配任務,通常是二,三個人一組,如:擦黑板擔當,分配擔當(幫老師分課本或資料),電氣擔當(開燈關燈),整理擔當(教室內的公共圖書),保健擔當(帶身體不適或碰傷的人去醫務室),衛生擔當(教室內的整潔),日記擔當(抄寫每天的日期,天氣等在黑板上),體育代表,音樂代表,幫忙擔當(協助老師),窗門擔當(開關門窗)等等。因為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的任務,相隔一段時間輪換。雲被分配到擦黑板,他開始一下課就跑去喝水,不時地會忘記自己的工作,但是一起擔當擦黑板的同學每次都會留下一小部分,因為是大家共同的工作,代替了就不能履行自己的職責。每一件事都不是很難,但是在做的過程中,也讓孩子們懂得了一個班級的正常運轉,不僅僅是老師的事情,也是大家的責任。

               
[center]同學間的相處[/center]

    日本的孩子,進了學校,最大的願望,除了學習之外,還有一個就是多交朋友。學校鼓勵不同年級的孩子們一起玩。入學半個月之內,學校會舉辦新生歡迎會,二至六年級的孩子們,表演節目介紹自己學校的情況和自己入學時的經曆,讓一年級新生更快地了解學校。這個歡迎會很受一年級孩子們的喜歡。

    由於高年級與低年級經常有機會在一起,大家彼此認識。在課間時,六年級的女同學也經常到一年級班上和與學生一起玩耍或畫畫等,一年級學生也會到高年級同學的班上去找認識的大哥哥大姐姐,或在操場上,體育館一起玩耍。

    雲也和別的日本孩子一樣,希望多交幾個朋友。和小朋友能夠好好相處也是一種社會學習。但是,他總是跟我說,沒有朋友和他一起玩。我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其實也有幾位幼兒園同班的女孩子和他一起玩,雲渴望與男孩子玩,又希望別人都聽他的,每每有爭執,都說是別人的錯,有的孩子就不願意。雲能聽懂簡單的日語,複雜一點的就聽不懂了,每到這時,雲就懷疑別人在笑話他。所以,他的情緒很低落。開始,雲每到課間,總是拉著我的手,說要和我去圖書室看書,我跟他去了幾次後,就鼓勵他多和同學一起玩,其實在玩的過程中,也會提高語言能力和交流,也可以調整以自己中心的想法,學會互相協調。按理說,雲在日本已經半年,又在幼兒園待了幾個月,日常日語應該沒有問題,但是雲老是嚷嚷要回中國。其實,由於雲從小父母離婚,母親不在身邊。來日本後,日本的家裏是自營業,開了個小型零件加工廠,母親平時也很忙,就把他送進幼兒園。不懂日語的他,和小朋友也有很多誤會。所以,雲的性格有多疑固執,以自己為中心的一部分。我覺得學語言的快慢,與一個人的性格也有一定關係。積極主動地學,進步就快一點,反之,有抵觸情緒,就會慢一點。遇到雲的母親,我就和她說,要多關心雲,多和他聊聊天,了解他的想法,消除他的不安情緒。

    為了培養高年級學生的負責精神,同時讓低年級學生盡快適應學校生活,學校讓六年級和一年級學生組成一個團隊,一起打掃衛生。每周一次全校性的搞衛生活動,就有高年級學生和低年級學生配合組成,打掃各個教室,活動室,體育館,門口衛生。由於日本的學校進了學校就需換室內鞋子,所以每次打掃衛生還包括用抹布擦地板。打掃後還有反省會,總結情況。整個打掃活動都是由孩子們自己進行。而老師隻在總結紀錄紙上簽字。

    日本的學校,欺負弱者的情況不時有所發生,還成了比較嚴重的社會現象,也有受欺負後不敢跟老師和家長說,自己又承受不了痛苦,選擇自殺的孩子也時有所聞。為了了解孩子們的真實想法和情況,學校也會發一些問答紙回收,裏麵有一些問題,如你欺負過別人嗎?你受到過別人的欺負嗎?你認為欺負別人的行為對嗎?你看到有人在欺負別人時,你會阻止嗎? 等等,來分析孩子的行為動向,以便及時發現問題。盡管學校采取了一定的措施,但是,要掌握每一個學生的變化,對於學校來說還是有難度。其實,我認為,一個孩子的成長,光靠學校是不行的,離不開學校和家庭和社會的共同影響。


我任職的學校的文化祭上發表會風景。在表演的孩子就是一年級的學生(我任職的年級)。


[center]運動會[/center]

    運動會是新生真正成為小學生一員的重要活動,也是第一個學期最大的行事。一般在五月份下旬的一個星期天舉行。但是運動會的準備,從五月初就開始了。運動會有兩項比賽:一是技競比賽,二是拉拉隊比賽,此外,還有開幕式前的體操和閉幕式上的地區民間舞蹈。所有的班級分兩組:白組和紅組,紅組的人帶紅帽子,白組的人帶白帽子。技競比賽包括年級分組賽跑,接力賽跑,還有遊戲競賽,如低年級沙包投籃(紅白兩隊各圍成一圈,沙包投向中心的籃筐),拔河等 。

    技競比賽,體操和民間舞蹈的練習,在體育課上進行。許多規則紀律都是在運動會準備中逐漸灌輸的,比如在操場上練習時需要坐在地上聽講時,不管操場因為下過雨還很潮濕,隻要一聲令下,大家都得坐下,結果,站起來時運動褲都濕了,內褲也搞濕了,老師們卻沒有說什麽。有的時候,天氣不好刮風溫度還很低,大家都穿著短袖的運動衣和短褲,盡管有的孩子嘴唇都冷得發紫,老師們還是要大家堅持上完體育課。

    拉拉隊比賽是紅白兩隊的對抗賽,紅白隊各有自己的隊歌和口號,為了練習,六年級擔當了管理和指導任務。利用第一節課前的二十分鍾時間,紅白兩隊的六年級學生分別到一年級的班上,對自己隊的一年級生進行指導,如何才能發出響亮的聲音,如何才能根據六年級學生的手勢做出同一的姿勢。雖然沒有老師在場,孩子們跟著大哥哥大姐姐,都練習得很認真。就是在平時練習的時候,也要求大家拿出100%的力氣和勁頭。喊聲和歌聲在教室裏回響。我在旁邊,很有感觸:做事講究認真盡力的態度,從每次練習中都能看到。

    大型的運動會要舉行大半天,到下午三點多才能結束。父母們和祖母祖父都回來觀看並參與其中家長的項目和最後的地區民間舞蹈。當天正好是個大晴天,而且溫度上升到二十九度。在烈日底下,不斷進行的拉拉隊比賽,每個學生所攜帶的水早早就喝完了。不斷有孩子跟我說,很渴想喝水,但是日本的老師說除了上廁所之外,不能隨便去喝水,這是紀律。因為觀看他人比賽的同時,紅白兩組的拉拉隊領隊會隨時組織唱歌,喊口號等活動,如果三三兩兩地離開座位,會影響整體的效果。對於一年級的學生來說,無疑是第一次的經曆,但是,大家還是堅持到了最後,看到孩子們漲紅的小臉和疲憊的神色,我摟著他們的肩膀,誇他們表現得很棒,很了不起。無論哪個孩子通過參加運動會,都好像長大了不少。

              
[center]各項教育內容[/center]

    問候講禮貌教育,是學校也很重視的一個項目。每天都有高年級的孩子在校門口,教室門口大聲問候早安。老師要求每一位學生來學校進自己的教室都要大聲問早安,如果是第一位來到教室的,即使沒有人也要講。進別的班級,一定要敲門,說一聲:對不起。走出門也要打招呼,而且要麵對大家鞠躬才能退出,不能不打招呼就進出。這些禮貌的教育都在道德課上,老師讓每個學生都一一演習過關才算通過。可見,日本的老師在細節方麵是非常注意的。

    一年級的科目有語文,算術,道德,音樂,體育,書寫,生活,手工,讀書,英語,學級活動,避難訓練(火災和地震)。其中道德課,告訴孩子們一些禮貌,是非問題,學校紀律,社會規則等。生活課,喂兔子,雞等小動物,種喇叭花,番薯等,並觀察和記錄各種現象。書寫課,就是練書描,練習寫假名。學級活動課上,關於年級的共同活動的準備或班級的擔當分配。讀書課,大家去圖書室看書,自己挑選要看得書。學校鼓勵多看書,讀書周評選每個年級讀書最多的前三位學生,在全校性的集會上給與表彰。避難訓練是因為日本是個地震等自然災害比較多的國家,以備臨時自然災害和突發性事件的時候,能有個行動準則,一個學期會多次舉行全校性的避難訓練。   

    學校很重視學生和家長之間的聯係,如經常上公開課,歡迎家長來觀摩,了解孩子在學校的表現和學校的情況;讓家長來學校品嚐午餐,每個月初給家長發每天學校午餐的菜單,並建議晚餐需要補充的營養。學校和家長之間也有一個組織叫PTA(Parent-Teacher Association),家長協助和監督學校的工作。像運動會規模比較大,就需要家長一起做準備工作。為了培養孩子們的節約資源意識,回收可以再利用資源,PTA一年會組織幾次廢品回收活動,在休息天裏,學生在他們的社區裏收集用過的紙箱,玻璃酒瓶,報紙雜誌,廣告紙等。把收集起來的東西,賣給企業,所得盈利用於學校和PTA的運營。

    學校每個月都製定了生活目標和口號,並按低學年(一,二年級),中學年(三,四年級),高學年(五,六年級)規定了具體詳細的指導內容,如四月份的目標:1)講禮貌大聲說問候,2)養成正確生活習慣,口號:“新的心情開始學校生活”;五月份的目標:1)遵守紀律,規範行為,2)協作努力辦好運動會,口號:“共同努力參加活動”;六月份的目標:1)注意衛生,2)理解規定的意義而行動,口號:“過一個安全健康的夏天”;七,八月份的目標:1)自己訂計劃並賦予行動,2)注意安全健康,口號:“挑戰新目標”;。。。。。這些都是為了培養學生健康的生活習慣,健全的心理,健壯的體魄。


                
[center]日本小學概貌[/center]

     在日本,老師不是固定在一個學校長期任職的,一般每隔幾年會轉換學校,基本上是在同一個省裏學校之間移動。每年年底都有提交移動請願期限,如有希望移動的老師,可以提出希望去的學校名,由省裏教育部門綜合考慮,決定最後去向。也有自己沒有提出移動希望的老師,但是根據具體的需要,也會被指派轉換學校。有時,被分配到離家很遠的地方,就需要在學校附近租房子,周末放假才能回家。老師在不同學校間移動可以學習不同學校的教學優點,以促進自身教學質量的提高。

    學校的教職員工大致有校長(1名),教頭(1名),教務主任(1名),養護教諭(1名),主查(1名),友好班擔當(數名),語言聽力班(1名),各位班級班主任(十幾名),管理員(1名),主任料理師(1名),料理師(2名),給食料理員(1名),營養士(1名)等組成。其中,教頭的任務是協助校長工作,整理學校教務,管理學生;校長不在時,臨時擔當校長的工作。教務主任主要是管理學生的教育。養護教諭是管理學生的健康(校醫務室的老師)。友好班擔當是管理有障礙的孩子的教育。主查主要是審理學校會計財政出入和學校一些經濟上的事。管理員負責全校的電氣手工等活兒。營養士負責午餐的營養搭配。 所有的教職員工都是屬於政府職員。

    年級和學校都有刊物,年級報有自己的名字,每周發行,總結一周的情況和通知下周的活動和注意事項,好作文介紹等。一個班一位老師,不僅要上所有的課,還要寫年級刊物,學習,開會等等。一年的三個學期:第一個學期從四月至七月下旬,暑假是從七月下旬至八月底,暑假裏,孩子們基本上不到學校去,但是老師卻不能放假,因為有不少教學上的活動,是充電的好時機,比如,請專家來教各項技能,學書法,學英語,學繪畫,學電腦等等,以提高自己的教學質量。第二學期從九月至十二月下旬,然後進入寒假,寒假正值日本每年的新春節假日,所以老師也可以放一個星期的假。第三個學期從一月中旬至三月下旬。雖然每個學期都有結業式,但是三月份的結業式是一個學年的最重要的儀式,因為下一個學年,大家都要升高一個年級,而六年級的學生則要進入中學。每個學期有一次家訪和個別懇談,老師的工作量也比較大,為了能夠顧及所有同學的學習等在校的各種情況,一般一個班的學生人數定在30位左右。

    對於剛從學校畢業當老師的人,市裏指派一位經驗豐富的老師在各個學校間巡回指導。對於第一次轉職到本市學校的老師和剛參加工作的老師,市政府在開學後會舉行一個歡迎會,市長等市裏有關部門的負責人會出席,由各個學校的校長帶領,作自我介紹,表演特長和講自己的抱負。可見,政府對教育很重視,在日本當老師是比較受尊敬的。

    在日本的每個學校都有一個特殊班,班上是身體外表和正常孩子一樣,但是智力沒有達到正常水平的孩子或自閉症的孩子。他們各自有自己的班級,在全校性活動或生活課,體育課時,和自己班裏同學一起,平時,他們在專職老師的指導下按照他們的情況製定特殊的教程進行學習。因為每個學校這樣的孩子並不多,所以不同年級的孩子都在一起。老師都是有專門知識的專職老師。因為孩子們需要更多的注意,特殊班的老師都有三個專職老師管六位左右的同學。

    此外還有語言聽力老師,專門針對那些有特殊情況的學生,如有口吃的孩子等。雲一周也有一節課要去語言聽力班。雲很喜歡去語言聽力班上課,因為他對日語的學習有抵觸情緒,不喜歡朗讀,怕麻煩,上課喜歡講話。而在語言聽力班,他可以盡情地說著心裏想說的話,有時老師還會滿足他想玩遊戲的念頭。語言聽力老師給他預習並講解課文,要他朗讀和抄寫課文。在輕鬆的氣氛,雲會說他家裏的情況,和在中國的情況。有一天,雲說在中國的時候,聽人說過:以前日本和中國打架,後來日本輸了。當時,那位語言聽力老師就有一點吃驚,因為畢竟雲還是個孩子。後來,我問那位五十多歲的老師,在日本的學校是如何講這段曆史。她說其實在日本,像她們的年代中學的曆史課都講到明治維新,後麵的近代曆史在課堂上沒有學過。
               
[center]終業式[/center]   
                     
    第一個學期結束時,令我高興的是雲的日語會話能力有了明顯進步,基本上適應了在日本的生活。放暑假的前一天是終業式,表示一個學期的結束。雖然我隻在一年級擔任工作,作為告別儀式,教務主任要求我用英語,日語和中文給全校師生說幾句。我感謝大家讓我在學校度過的愉快的日子。

    結業式結束後,校長和所有在辦公室的教師都到校門口來送我,當我開動汽車時,他們深深地鞠躬致意,目送我離去。雲的班主任和我都情不自禁地紅了眼圈。

    每天和孩子們接觸,每天看到他們的笑臉,每天聽到他們叫我一聲:“老師好。”我覺得盡管孩子們每個人的個性不同,每個孩子都是那麽可愛。孩子們瞞著我給我製作了一張紀念卡,紀念卡上留下了每個孩子最燦爛的笑容。這次在小學任職的經曆,對我來說是一次難得和寶貴的經驗。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夕霧 回複 悄悄話 寫的真好,
el 回複 悄悄話 好,謝謝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