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金鳳: 安梅的選擇

(2006-04-29 18:18:42) 下一個
安梅的選擇                  金鳳 安梅結婚那天對丈夫說:“達威啊,我們想辦法出國吧。”達威有點奇怪:“哎,你不是說在國內教書挺舒服,不想瞎折騰嗎?怎麽又變了?” 安梅揚揚彎月般的眉毛,明亮的眼睛裏一片溫柔,“我想要兩個孩子,最好一男一女。國內隻能生一個。”達威笑著刮著她長著幾顆雀斑的俏皮鼻子:“好啊,好啊,都隨你。依我的意思,最好生七個。還記得咱們看的那部《音樂之聲》的電影嗎?我當時就特羨慕那個年輕的海軍軍官,喜歡他那一群活潑可愛的孩子。” 安梅笑著撥開他的手:“想美事吧!七個孩子,想讓我提前進入黃臉婆時代啊。你居心叵測,我才不上你的當呢!”達威嘻皮笑臉地從後麵把安梅摟在懷裏:“我老婆才不會老呢,永遠年輕美麗,永遠是我心中的雀斑公主!” 聽到雀斑公主這個稱呼,安梅禁不住笑了起來。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剛談戀愛的時候,安梅問過達威:“告訴我,你喜歡我什麽啊?”達威翻著白眼望著北京冬天灰蒙蒙的天,裝模作樣地想了半天,然後低下頭,用手刮了一下安梅的鼻子:“我喜歡你的鼻子上的小雀斑!”安梅狠狠地砸了他一拳:“人家最難看的地方就是這雀斑,你怎麽哪壺不開提哪壺啊?” 後來達威給她寫情書,總是這樣開頭:我的雀斑公主。。。他還嚴肅地告訴她:你真的以為你的雀斑影響了你的美麗嗎?依我看,鑲嵌在你鼻子上的那幾顆淡淡的雀斑,讓你顯得俏皮、生動、迷人,別有一番風味。我一輩子都看不夠呢。 每次聽到他肉麻的吹捧,安梅臉上都是不屑一顧的表情:“你呀你,就會花言巧語!花裏胡哨,花拳秀腿。”不過她的心裏卻是美滋滋的:那個女人不喜歡聽別人的讚美呢,尤其是自己心上人的讚美啊! 所以,每次他叫她“雀斑公主”,都讓安梅回憶起大學時代那段美好的時光。那次談話之後,他們就真的考托福、GRE,聯係學校,在一九九四年雙雙來到了美國的西海岸。 達威來美後拿到了MBA學位,就在一家金融公司任職。安梅也讀了個圖書館學碩士,在一家大學的圖書館工作,薪水不高,但很穩定。 這期間,他們的兒子出生了,一家三口過了幾年快樂而平靜的生活。 誰知世事多變,九一一事件後,達威所在公司的生意一落千丈,他在第三波的裁員潮中被刷了下來。賦閑在家快一年都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那段時間是他們生活的低潮,達威每天愁眉苦臉,唉聲歎氣,安梅怎麽勸他也沒有用。 有一天,達威去中國城和一個老同學見麵,吃完飯,他溜噠著走向停車場。忽然看到路邊有一個小門臉,門上的牌子上寫著:相麵算命,預測未來。趨吉避凶,妙算如神。 他想都沒有多想,鬼使神差般地就邁了進去。算命先生年紀看上去有六十多歲了,銀發長須,雙目半閉,自有一種說不出的仙人之氣。仔細看他的眼睛,才知道老人是個半瞎。 老人問了他的生辰八字,拿出一副撲克牌,倒了幾把,在桌子上擺了一陣龍門,然後在一張黃色的紙上畫了兩筆,就給他下了結論:“你的生意在人多的地方。哪裏人多去哪裏吧!” 達威給了瞎老漢八十美元,回家就決定回國發展。 達威去了中國,在北京和朋友一起建立了一家公司,專門經營家具和油畫生意。朋友出力,找關係,找鋪麵,達威跟著忙乎,他有美國身份,辦公司算外國公司,在報稅的方麵有很多優惠。 達威來回跑了好幾次,通過他在美國的關係把國內的家具和油畫以極其便宜的價格批發到美國。雖然開始很困難,但是一年多以後,業務走上正軌,生意一天比一天好。他春風得意,但很知恩圖報,心中十分感激那位算命的老先生。有一次回舊金山,第一件事就是給瞎老頭送錢去,沒想到他在中國城裏轉了半天也沒有看到那個熟悉的門臉兒。一問才知道老人三個月前就得病死了,那算命占卜的小門臉早就變成了一個賣花圈的地方。 達威當上了空中飛人,一年有半年的時間在大陸。安梅一個人帶著六歲的兒子過。那年聖誕節,安梅帶著孩子在國內住了一個月,回來的時候帶回許多照片。無論是在哈爾濱的冰燈節,還是海南島的天涯海角,照片上總有一個年輕漂亮的神秘女子出現。人們問她這是誰啊?她就幽幽地說:“這是我幹妹妹。這次去北京時剛認的。” 那次回大陸的另一個收獲,便是她又懷孕了。第二年的九月,她生下了一個女孩,取名叫思思。是思戀這十多年的感情,還是思戀遠方的丈夫?安梅也說不清。先生回來又走了,安梅休了一段時間的的產假後,登廣告找到了一個來自大陸,當過教授的六十多歲的老人做住家保姆,便又回學校上班了。達威在經濟上一點都不小氣,總是給她足夠的錢。但安梅並不甘心做家庭主婦,她需要走出這個家,同外麵的世界有交流、有接觸。 她雖然對朋友、同學中不斷傳來的離婚消息感慨過,傷心過,但是總覺得那樣不幸的事件離自己很遠,是別人的事,從來沒有想過自己也要麵對離與不離的艱難選擇。她也知道當初把老公放回大陸,就無疑是放虎歸山。可是當時的情況不容她有阻攔的理由。達威自尊心極強,生活中一直一帆風順,沒有受過什麽挫折。那次失業,閑賦在家一年半,靠著老婆的收入養家糊口,男人的尊嚴掃地,她真怕他患上憂鬱症。當他提出回國背水一戰的時候,她又怎麽能阻擋得了呢? 達威的生意走上正軌後,她曾想過回國,可是當她在北京看到達威公司裏那個眉清目秀的女助理,聽到達威帶著那麽欣賞和憐惜的口氣稱讚她的聰明、敬業,她就知道達威的心已經開始漂泊了。加上兒子在這邊上學,回國又怕跟不上進度,她就沒有提回國的事。其實最重要的原因是達威從來沒有向她提過請她和孩子回國的事情。這一點深深地刺痛了她敏感的心。 她選擇了沉默,達威回來還是對她溫存有加,但談話中再也沒有了往日的親熱和甜蜜,她甚至不記得他最後一次叫過自己“雀斑公主”是何年何月,何地何方。多少個獨守空閨的夜晚,安梅輾轉反側,夜不成寐,想起過去的幸福歲月,和眼前的冷落淒清,淚水一次次浸濕了枕頭。她知道他在北京活得很充實,很風光,雖然說不上夜夜笙蕭,但看他回來後唱卡拉OK水平的突飛猛進,拉著她跳舞時的熟練動作,就知道他有多少時間是消磨在歌廳,舞廳的。 讓他回美是沒有指望了,而達威又絕口不提讓她和孩子回中國的事。安梅心裏明白達威是希望安享齊人之福,家中紅旗不倒、外麵彩旗飄飄,老婆、情人兩不誤。安梅雖然愛他,但是還沒有癡情到和別的女人分享自己丈夫。 她考慮了很久,明白自己是那種眼裏容不進沙子的人。對丈夫的出軌,她不能也不可能佯裝不知,更不能真正地原諒他。她知道他們的緣分已盡,是向他攤牌的時候了。 那天晚上,她安排孩子睡下之後,就來到了客廳,盡量保持著平靜的語調對達威說:咱們離婚吧!我給你自由。達威眉毛抖動了一下,顯得非常吃驚。他走過來要拉她的手:你沒事兒吧?怎麽想起說這個?安梅狠狠地甩開他,聲嘶力竭地嚷著:別碰我,偽君子!你不要臉!那一刻,她覺得自己要瘋了,長時間的壓抑、痛苦、憤怒象火山爆發般地噴射出來。她罵著、哭著,第一次感到如此地痛快淋漓。達威承認自己對不起這個家,但是他絕對沒有想過離婚,而且也不會離婚。他說他永遠愛這個家,愛孩子們。他還說你放心,我會有個了結的。安梅在大哭大鬧之後,精疲力竭,達威隻好攙著她上樓。 讓安梅和達威吃驚不已的是,當他們走到樓梯口的時候,發現兒子穿著薄薄的睡衣,滿臉是淚地坐在睡房的門口。他們連忙伸手去抱他,沒想到孩子邊往後退著,邊惡狠狠地看著他們說:“我恨你們,我恨你們!” 然後就跑回到自己的房間裏。 那天晚上,兒子受了涼,早上就開始發高燒,咳嗽,他們跑醫院,買藥,給孩子吃藥,冷敷,忙活了一上午,等到孩子安靜下來睡著的時候,他們才癱在沙發上,想起來彼此早飯午飯都忘了吃。 那次事件後,兒子變得沉默了許多。一次學校的老師打電話讓安梅去一趟學校,說這孩子最近行為舉止非常反常,常常同老師頂嘴,同朋友吵架。學習成績也從一路全A開始有了C。最讓她觸目驚心的一次,是她給孩子整理房間的時候,看到兒子的書裏夾了一張臘筆畫:上麵是兩隻憤怒的大恐龍,四目圓睜,頭上的觸角緊緊地頂在一起。下邊是兩隻小恐龍,緊緊地靠在一起,低著頭,臉上幾顆大大的淚珠,誇張地滴著,非常觸目驚心。 雖然畫畫兒的技巧很稚嫩,但安梅一下子就明白了孩子的心事。她忽然覺得自己的兒子長大了,對父母之間的矛盾看在眼裏,記在心上。從此她再也不敢提離婚的事。 如今,他們還是保持著看似平靜和正常的生活。平時,安梅自己上班帶孩子。達威呢,隔幾個月回來後做家務,組織全家出去旅遊,帶孩子打球,遊泳。做一個父親該做的一切。聽到孩子們 “爸爸” ,“爸爸” 的甜蜜的叫聲,達威覺得很幸福,很滿足。安梅還在守著,為了給孩子一個完整的家,為了兒子和女兒的身心健康,她守著這份婚姻。 安梅的眼眸裏多了些憂鬱,眼角也開始出現了細細的皺紋。每當撫鏡梳妝的時候,她都會仔細端詳鏡中的自己。看到鼻子上依然俏皮、生動的雀斑,她便憶起當年達威叫她“雀斑公主”時的幸福日子。她知道那樣的日子已經隨風而去,再也不會回來了。她盼著兒子、女兒快快長大,等離婚的痛苦對孩子們的傷害最少的時候,她會走出去的。前半生,安梅選擇了要為兒女活著。那後半生呢,她覺得她應該為自己活,好好地活。
[ 打印 ]
閱讀 ()評論 (3)
評論
ELEVEN 回複 悄悄話 人不知道有多少時候是身不由己的,很理解做母親的心,隻能歎一句,生命中,就是有許多不可承受之重的!
littlelazy 回複 悄悄話 Too hard for Anmei. Must solove the problem. Live in China, or 要不讓丈夫回來,要不就離婚
阿薇薇 回複 悄悄話 一生都要為自己而活!前半生可以略作犧牲,後半生隨天命。要不讓丈夫回來,要不就離婚。這樣的男人太自私!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