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資料
正文

Parrotl 我的愛情在美國

(2004-06-10 06:49:08) 下一個
我的愛情在美國 送交者:parrot1 在網上看到太多悲觀的論調,有時就在想應該說說自己的故事,盡管這是一個生死離別的結局,一個讓我痛惜至深,遺憾終身的結局,可至少我曾經擁有過一段讓我永不言悔的愛情!終於可以平靜地追憶往事了,也借此文來紀念已去世兩年多的EX-LG。 五年前的四月初,我在機場興奮地等著EX從國內來探親,飛機還在降落,我的心卻越來越緊張。已經四個月沒見了,不知他怎麽樣了。雖然這四個月來,我已經親身體驗了文化的差異,學習和生活的壓力,但這些都不算什麽,最讓人難受的是在異國他鄉的孤獨。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會撥通那個熟悉的號碼,一聽到EX的聲音就會輕鬆很多。現在再也不需要褓電話粥了,EX馬上就到了呀,從今天起再辛苦再累也是兩人一起來承擔呀!就象媽媽說的那樣,我們會相依為命呀!雖然EX英文很差,也不重要呀,EX那麽聰明,隻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一定能趕上我的,何況我的 PH D 至少也得五年呀,雖然獎學金不多,倆人省點花也還是夠的。何況這邊還有免費的ESL課程,我都已經打聽好了,隻等他去報名了。 突然間,想起好友的提醒“你帶他這樣的人來美國,壓力會非常非常的大,你會承受不了的。我們在美國見多了,基本上都離婚了” “我不會的,我LG很好的” 是呀,每當我想到EX,他的聰明自信和極高的悟性總是讓我心動不已,EX應該是那種學曆不高但綜合能力極強的人。而且我已經作好了長期奮鬥的準備,我們都這樣年輕,身體又很健康,再苦再難我們都會挺過去的! 胡思亂想中,EX終於站在我麵前,所有的思念,牽掛,憂慮和擔心都煙消雲散了 EX的英文真的很差,摸底考試後被分到起步班,從字母認起,平常出門和上課EX也基本聽不懂,用他的話說他在美國是聾啞人。好在ESL的課都在晚上,為了幫他學,我索性陪他去上課。整個暑假裏,我和EX一起騎自行車去上課(那時還沒買車),一路陪下來,EX順利通過考試,進入初級班。 開學了,我也格外忙起來。由於我的專業屬於科研性質,非常不好找工作。那幾年正是IT業最紅火的時候,有多少中國學生改行,奮鬥一到兩年,拿個計算機碩士,不愁找個5,6萬的工作。我也沒能免俗,但在EX的不要放棄專業的建議下,我思前想後決定腳踩兩條船,抽空去讀個計算機的碩士,這樣一來,白天在幹本專業的事,晚上就奉獻給編程,日子過得緊緊張張,忙忙碌碌。EX也沒閑著,除了拚命學英文外,還承包了所有的家務活。EX的做飯手藝非常棒,而且是無師自通的那種,每天晚上不是我從實驗室回家前給他打電話,就是他打電話催我回家吃飯,花樣很多。EX還總在吃飯前把我的第二天午飯準備好,每次都把飯盒塞得滿滿的,生怕我吃不飽。飯後,我們就一起出去散步,由於EX白天都呆在家中,這大約一小時左右的散步被他戲稱為放風。每到這個時候,我就會把學校裏,實驗室裏的趣事說給他聽,讓他分享我的校園生活。就這樣我們的物質生活雖然清貧,但精神生活還是滿充足的。 那天我記得很清楚(十月中旬),我興衝衝地回到家裏,急著要告訴EX一個好消息,我的計算機課考了滿分,教授還特地寫上“歡迎你到計算機係來!”。可是家裏靜悄悄的沒人,我出了一身冷汗,EX還不會說英文呀,他能去哪裏呢? 急忙給我們最熟的中國同學家打電話,才知道EX幫忙送他太太去麵試打工去了。等到晚上九點多, EX才回來,他很高興地告訴我,那家餐館也看上他了,要他去打雜。EX 是一個自尊心很強的人,在我們中國學生的圈子裏隻有極少數男人是靠LP出國的,所以EX也不愛和其他人來往,除了上ESL外,其餘時間都在家。我早知道EX在家裏呆煩了,來美國已經半年了,整天困在家裏,誰都會悶死的,更何況一個大男人呢,而且EX是那種很有朋友緣的人,在國內有很多好朋友,如今跟隨我來到這陌生的國度,陪我一起奮鬥,我真的不知怎樣來感謝他為我作出的犧牲。現在他好歹也有機會來證明他同樣是個能養家糊口的男人了,我當然沒意見了,而且也會增加收入呀。但是我們還是訂下了兩條原則:不幹全職以保證英文學習(每星期4天半);不要太累,隨時辭職。從此EX開始了他第一次打工的曆程。 EX在中餐館打工後,午餐和晚餐都由餐館負責,我開始自己做飯。原先的基礎也不錯,在EX的調教下,廚藝更是突飛猛進。中餐館的老板們都非常苛刻,訓人罵人是家常便飯。開始EX也抱怨過好幾回,但EX的為人處事能力很強,很快在餐館站穩了腳跟,兩個月後還得到了提升。在餐館幹非常辛苦,而且也吃得不好,我除了接管所有的家務活外,每天晚上還給EX燉西洋參,讓他下班回來後補充點能量。周末休息時我就抽空蒸包子,包餃子,搓元宵,炸春卷。。。換著花樣準備好一周的早餐。我們的室友就曾經非常感慨:在美國就從來沒見過象你們這樣會吃的!其實這是我和EX的共識:在美國既然壓力這麽大,為什麽不盡量豐富一下有限的物質生活呢?自己做的一來比餐館的好,二來也可以節省開支呀。這隻不過是個很簡單的道理,在日常生活中,隻要你有很好的心態,很多苦和累你都會輕易地化解!一轉眼,聖誕節到了, EX又順利地通過初級班的考試,升到中級班。我非常開心,對我而言,這是最好的聖誕禮物!當然我也有獎勵他嘍!EX學英文的勁頭越來越大,我們的鄰居給了他幾盤學英文的磁帶,可惜沒有配套的書。EX隻能聽懂一小部分,非常著急。我考過托福,知道先看一遍再去聽會有很大幫助。於是,在EX的請求下,我便抽空邊聽邊輸入電腦,拚了幾個晚上,硬是大差不差地打印出來了。就是這樣,在EX的英文學習過程中隻要我能幫上忙的,我都會盡力而為! EX除了英文不好外,他的社會閱曆和生活經驗都很豐富,我也非常相信他,所以在我們家EX 是領導,大事都是由他來定奪,我隻負責收集資料並和外界打交道,力爭把事情辦成。我們倆優勢互補的不錯,配合也挺默契的,最經典的戰例是我們第二輛車的車禍及索賠。那天傍晚EX開車去上學,在學校的停車場被另一輛車給撞了,我正在學校上課,EX打電話找不到我,隻好請鄰居來做翻譯。當時來了一個保安員,他要求EX和對方分別寫事故報告。那時的EX還無法用英文來說明整個過程,正要讓鄰居代寫,卻被那位保安員粗暴地拒絕了,硬逼著EX用中文寫。等我晚上回到家得知情況後,非常氣憤!我最擔心EX由於英文不好而被別人欺侮。我馬上撥通了那位保安員的電話,自報家門想了解一下車禍的情況,開始口氣還不錯嘍,然後直入話題,“請問你懂中文嗎?” “不懂” ;“請問你找了中文翻譯嗎?” “沒有” ;“那麽,請問你怎樣來給保險公司寫報告呢?怎樣來判斷這起事故呢?” 我的口氣越來越嚴厲,那位保安員明顯地慌了,開始向我解釋到“根據規定必須由事故雙方的當事人寫” ,我據理力爭到“我LG有權授權給代理人寫!” 最後那位保安員向我說“SORRY” 並告訴我可以去警察局再寫一份報告。 事故報告的問題解決後,我們開始向對方的保險公司索賠,那是一家很小的保險公司,在我們所在的城市還沒有代理處,每次和他們聯係都得打長途電話。在我和他們聯係上一次之後,再也沒消息了。我平常比較懶,又很忙,而且打長途電話又費時又費錢,因而也不盡心去催。等了近一個月,沒有任何動靜,EX直覺有問題,可能對方想盡量拖,然後不了了之!於是EX開始天天督促我打電話,開始都是留言機答話,找不到人。我隻好調整戰術,走上層路線,先找到一個SUPERVISOR,抱怨了一通,請他幫忙。這一招很有效,很快保險公司讓我們去估價,並答應盡快給我們賠償。可是那位辦事的AGENT很不給麵子,遲遲不給我們寄支票。最後我又故伎重演,請那位SUPERVISOR親自找到他的手下,要求他們除了支付修車費用外,還得加上修車那幾天的租車費用,另外我還威脅他們“如果一周之內沒收到支票的話,請他們支付LATE費!” 四天之後,我們終於拿到了那筆錢!在這場較量中,如果沒有EX的準確判斷和不懈督促,極有可能不了了之,我們聽說有其他中國同學被糊弄過。從此以後,我們也經常和新來的中國同學分享此次的經驗。 已經不記得EX何時開始抱怨胃不舒服,他總說他在國內有胃潰瘍,沒大關係,吃點藥,休息休息就好了,不用太擔心。EX年輕時練過一段時間的健美,身體看起來非常的強壯,所以我們都沒在意。我的兩邊課程也越來越重,本專業要準備QUALIFY考試,計算機課也經常要編成百上千行的大程序,兩個人都忙得不行,不知不覺中,一學期又過去了,EX的ESL居然升到高級班了。EX是屬於60年代初的人,學生時代的EX極其痛恨英文,也從未想過將來有一天會來到美國。所以對他這種英文幾乎為零的人來說,每學期能升一級非常不容易。直到今天我都相信EX的那句話“他要比我聰明多了!” 隻是他沒有機會了。 暑假裏,EX覺得很疲勞,有點撐不住的感覺。他自己也很奇怪,餐館裏數他最年輕,幹的天數也最少,別人好像都沒事似的。我一直告誡他,累了就算啦,好歹還有我嘛!EX終於下決心辭了工,餐館老板還對他戀戀不舍呢。假期裏我也沒那麽忙,於是就去給一個美國人做中文的TUTOR,掙點零花錢外,也再提高點口語。在家休息的EX一下選了好幾門英文課,同時他也自覺地幫我分擔家務活。 EX在家休息了九個月後,又被以前的餐館老板請去幫忙,每星期幹兩天半。EX覺得他應該能應付得了。幹了不到七個月,EX又支持不住了。這一次EX被我強行送進了醫院,可惜已經太晚了,在二十天內,他永遠地離開了我!在最初的日子裏,我根本無法接受這個事實,整個人都木呆呆的,心疼得都沒了感覺。一旦有什麽消息我也總還想著要和EX分享,一轉念後才意識到他已經不在了。雖然我的情況非常糟糕,但還是拒絕了老板要我休息一陣的好意,強打精神選了許多課,希望用繁重的學業來填滿自己。其實上課也都在發愣,根本無法集中注意力,這種情況一直持續到期中考試,我的一門計算機課考了前所未有的差,居然低於平均分!我有了一絲的醒悟,知道自己還得活下去!好在最後兩次考試都名列前茅,終於扳回來了。 一個很偶然的機會,我來到加拿大,在一個新環境中繼續自己的學業。時光如流水,慢慢地衝走我的悲痛,我已經可以接受EX離去的現實了,但替代的是自責,從“為什麽帶他來美國” 到“為什麽沒能早點發現他的病情” ,從“為什麽讓他去打工” 到“為什麽上天要這樣懲罰我”,總而言之,整個人很內疚很困惑,老覺得自己不是個好太太。直到一天,我的好友從矽穀給我打電話,她告訴我她讀到的一篇文章,可能對我有啟發。大意是這樣的:有的事情是由CHANCE決定的,人所能做到的隻能是麵對它並接受它;有的事情則是自己的CHOICE,那麽人就必須對它負責。她說你LG的去世不是你的CHOICE,而是CHANCE,你是無法負起這個責任的,你隻能去接受它並把它放下。這段話徹底地驚醒了我,在隨後的日子裏,我越來越想開了,我知道我已經盡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對自己的CHOICE負責,我沒有什麽可後悔的,我的心也越來越平靜。我知道是和過去說再見的時候了,我也知道將來還會有無法預測的事,但我已經具備了麵對的勇氣和放下的信心,還有什麽可怕的呢!
[ 打印 ]
閱讀 ()評論 (2)
評論
yude 回複 悄悄話 Thank your for sharing. I am sorry to hear what happened.
登錄後才可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