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六章

  地區把一年一度的各界人士迎新春茶話會看得很重要,年年都是以地委和行署的名義發請柬,指名道姓,點桌就座。凡是參加這次會議的都是全地區各行各界的頭麵人物或有威望的人物,盡管沒有實際內容,不少人卻把能否參加這次會看得很重,特別是那些離退休老幹部,把參加這次會看成是榮耀的體現。

  羅冬青參加完茶話會午宴,見史永祥按著電話約定時間來到了宴會廳門口。他來時是乘半截子小客貨來的,車上拉滿了酒、肉、油和山產品,代表市委、市政府看望曾在元寶市工作過的老同誌,每家送上一份,算是提前拜年,完事之後就把小客貨打發走了,準備乘羅冬青的一號車一起返回市裏。玉芬來元寶市之後一直沒走,正在辦理調轉關係,史永祥不和羅冬青住一起後,接觸就不那麽多了,主要想順便匯報一下節前節後一些活動的安排。

  “冬青書記,”大吉普一開,史永祥就問,“茶話會開得怎麽樣?”

  羅冬青說:“還問我,這你該知道,還是老一套。但是這老一套年年都得套。”

  “我也知道,這老一套套得真乏味。”史永祥說,“我在地委當辦公室副主任時分管文秘工作,每年都負責起草書記在茶話會上的講話。第一次寫的時候,我也沒參照上一年的內容,以為是茶話會,就多寫點兒人情味的話。領導一審不行,必須是三部分,先是代表地委和行署給大家拜年,接著就報告主要經濟數字和比上年增長的幅度,最後祝參加會議的合家歡樂。你說那些數字,在政府工作報告、市委全會上都說兩次了,還在這裏重複幹什麽?所以,書記講稿子下麵嘮閑嗑,這講話,又成了老一套中的老一套。我覺得內容太俗,第二次又改了,可是,到了領導那裏又槍斃了。我後來才知道,這官場形式主義的東西根深蒂固,江山易改,老一套難移。我細一想,自己算是通了,動那腦筋呢,就把那講話稿一印就是五十份,隻是空著數字,明年再給領導審這一講話稿子時填上數字就行了,領導滿意,我又省事兒,何樂而不為呢?後來,要調我到元寶市工作與新任副主任交接工作時,我把那五十份材料也做了填數字法交代:如果領導一屆一屆都喜歡這套數的話,你就留著一屆一屆往下傳,可以夠用五十年的,足夠半個世紀,也算我為世世代代的副主任們做件好事。那副主任聽了樂得前仰後合,後來把這件事當段子講,很快傳到了領導的耳朵裏。你猜領導說什麽,說我愚弄、耍戲領導……”

  “哈哈哈……”羅冬青笑了,“你也真能幹得出來。”

  “你別說,我越來越覺得梁書記選中你,讓你在元寶市各方麵探索經驗,為全省提供典型經驗,還真有眼力。”史永祥說,“比如,我們市今年的各屆人士迎新春茶話會開得就與以往不同,從開始到結束充滿了歡樂氣氛,你那講話也別具風采,最後又每人發了一張紙,用無記名的形式給市委、市政府提一條明年工作的建議,或者是提一點批評。梳理完那些意見和建議,我很高興,你真會集思廣益,要是專門召集這些成員開這樣的會還不太容易,這樣,我一舉兩得了。這些人智商很高,提的問題有深度,有價值,我已經安排辦公室整理了,等打印出來請你仔細看一看,有的是一紙值千金呀!”

  “是的,我們的一些幹部什麽時候能從形式主義的老一套中解脫出來,什麽時候不亦步亦趨了,符合實際有點兒創意了,工作就有起色了。”羅冬青也感慨起來,“大概你聽到過,不少地方的大官們都為難說,我們這裏缺搞文字的,其實不是缺搞文字的,是缺有工作思路的,缺有工作經驗的,缺有創新精神的。依我看,這類領導還算是動腦筋的,他知道這材料寫得不行,想有點新意,但自己又不動腦筋,現在,說不上有多少幹部都是秘書班子的傳聲筒呢!”

  “還怪嗎!”史永祥說,“我聽說,過去夠級別的領導配秘書,多半是配文字秘書,能整理領導平時的思路,幫助領導搞調查研究,領導出路子,秘書歸納整理起草講話,或是領導親自寫,秘書抄抄,或者是整理整理。現在配秘書的風越來越盛,要說省級幹部可以配,倒好,市裏書記、市長配,那些副市長、副書記、局長什麽的,甚至縣長、鄉長也配。這秘書幹什麽呢,幾乎是專門給領導夾包開車門的。這些人尚且不知為官還有羞恥事,官不大,派頭不小,前麵走,後麵跟著個夾包的秘書。當秘書的呢,也不嫌丟人,越人多越往上湊,像是比誰高一頭似的,這本身就損壞了黨在群眾中的形象!”

  羅冬青見史永祥說話有些挖苦又激憤的味道,說:“永祥,你可真是疾惡如仇呀!”

  “不是我疾惡如仇,而是惡讓我仇!”史永祥氣哼哼地說,“你可是不知道,別大河就是胡曉冬的秘書,胡曉冬就是已故老部長的秘書。時間來不及了,如果老部長能當省委書記,胡曉冬就是當然的省委常委、組織部長,我在地委辦公室當副主任時。大家幽默地稱這叫秘書係列、秘書樓梯、秘書現象!”

  羅冬青說:“我聽說過很多的秘書故事,這秘書現象是該整治整治了!”

  “誰來整治呀!必須上邊下個文,規定哪級才能配秘書。可是上邊偏偏不下,下邊就胡整!”史永祥說,“冬青,這些事情,我很佩服你,你入鄉不隨俗……”

  “哈哈哈……”羅冬青嘿嘿一笑,“真辛辣,你的意思就是說,我潔身自好,明知不對,少說為佳吧?”

  “不不不,說真格的!”史永祥說,“現在,計德嘉所以不敢公開和你叫號,不會是因為你是梁威書記所愛,主要是你在這個環境中,分寸掌握得特別好,體現在與計德嘉的關係上是綿裏藏針,特別是麵對汙泥濁水,沒有像有的人那樣慷慨陳詞,抓又抓不出大成效,而是隻從大力發展經濟人手,爭取民心,然後再依靠民心去除汙鏟惡……”

  羅冬青笑了。

  史永祥說:“冬青書記,現在需要研究探索出有效治理辦法的事情太多了,官僚主義脫離群眾,大吃大喝問題,黨內拉幫結夥問題,行業不正之風問題,工程承包回扣問題,色情服務和賭博問題……重要的一點是,怎麽緊緊抓住經濟建設這個中心問題!我們無論如何也不能辜負梁書記的希望,凡是將來需要下工夫整治的,我都一條一條給你記著呢!”

  羅冬青點點頭:“好。”

  “還有,還有個很值得深思的問題,”史永祥瞧著嗖嗖嗖飛駛而過的一輛一輛車子說,“這春節民意,已經在逐漸演變著。”

  羅冬青有點不理解:“春節民意還能演變?”

  “聽我說,看有道理沒有。”史永祥說,“這幾年,離春節越近,我這種感覺越強烈。我已覺得,我們中華民族幾千年來留下的習俗正在官場中強烈演變著。”

  ‘羅冬青一聽覺得這話題很新鮮,問:“說說。”

  “你想想看--”史永祥說,“我們中華民族是從封建社會過渡過來的。解放前,百姓饑寒交迫,一年一度的春節是家庭團聚的日子,特別是農村,有的是辛苦一年省吃儉用,到過春節時,才買新衣,刷掃房,殺豬宰羊,買肉買菜,喜氣洋洋團聚……”

  羅冬青說:“現在不也是這樣嗎?”

  “不,不全是這樣了,已經不全是那種純樸的風俗了。當然,生活好了,質量提高了,不刻意在吃穿上操勞了,那是另一碼事兒。”史永祥感慨地說,“一些幹部借題發揮,有了新的含意和內容,那就是利用春節之際,密切聯係領導,調整人際關係,這種聯係和調整多數是用公家東西送禮,掌權小的少送,掌權大的多送,有送簡單年貨的,有送豬肉樣子的,有送幣子的,當然,也有個人出錢出物送的,多數都是為了借這個機會聯絡感情。有的是要辦個什麽事情,平時送禮不方便,借此機會鋪墊鋪墊,有人說是平時領導下基層聯係群眾,春節時,群眾上門聯係領導。這裏還有個規律,不管多大官兒,一退休,上門聯係的就少了,這還不是春節官場現象嗎?”他說著指指一輛輛飛馳的大吉普、轎車、客貨說,“這些單位不像我這次去地區的意圖,隻是表示表示市委、市政府對在元寶市工作過的老同誌的心情,他們是大碼大碼真送!”

  羅冬青指著一輛一閃而過、輪胎壓癟的小轎貨問:“知道不,這是哪個單位的?”

  “我的書記同誌,”史永祥說:“你就別問哪個單位的了,這個是你碰上了。實權單位,幾乎個個這樣。說來,過節看望看望有讓人心平的一麵,要是落了這個禮,說不定給工作帶來很多不便。”

  羅冬青問:“這麽嚴重?”

  史永祥肯定地說:“我說的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現在這事也怪,形成一種好的風氣不容易,一些壞的東西都能一哄而起。”

  一號車進了燈光輝煌的城區。

  史永祥指著路燈下來來往往的車輛說:“冬青書記,今天已經是臘月二十九了,可以說,每個單位都沒什麽事了。可你看,這公家的大小車輛幾乎都在東奔西串地忙碌著,不說傾城而出,也百分之八九十。不信你派人查一查,安安穩穩停在庫裏的車恐怕不多。”

  “這也是要下工夫狠狠整治的問題之一,”羅冬青緊皺著眉頭瞧著一輛輛穿梭往來的車說,“公車私用現象確實很嚴重。”

  史永祥身子往後一靠,調子低沉地說:“前天,我在一份報紙上看到,說是據不完全統計,全國要為各級官員配備一百三十萬輛左右公車,買每輛車平均按十六萬元計算,共需資金三千個億左右,按每年每輛車需要費用二萬元計算,又是一大筆支出。這個數字相當於一九九五年國家財政收入的一半還多。真不得了,光P股底下就坐著這麽大費用,要是完全為工作也好說,不好說的是私用耗費也占相當比例,想來真有點兒不可思議。”

  “如果不是統計有誤的話,這是一個多麽驚人的數字!我也看過一個材料,上麵說,每年公款吃喝大約也有兩千多個億!”羅冬青感歎不已,“要是這兩個數字緊縮一下,不該用的不用,該省掉的省掉一部分,用在經濟建設上能幹多少事呀!”

  說來也怪,當一號大吉普行駛到中心大街十字路口時,南來北往、東來西去的公車顯得更多了,史永祥瞧著車窗外說:“冬青書記,你看,這麽多公車為私事忙忙碌碌,咱們社會主義製度優越性裏的這大鍋飯太抗吃了,太抗造了!”

  “太抗吃,太抗造?”羅冬青的話中帶著強烈的憤慨,“抗吃、抗造?等吃到造到一定時候,就該成為空碗空鍋了!這些東西屢禁不止,還是沒找到可行的辦法。所以說,等到經濟發展的熱頭上來,我一條一條地整治,非清理出一片片淨土不可。當然,這是何其艱難!”他一轉話問,“永祥,你說春節前有沒有給老百姓送禮的?”

  史永祥回答得很幹脆:“有啊!”

  “哪些?”

  “每年春節前都有慣例,”史永祥說,“也可以說是例行公事,五大班子領導帶隊分成幾個組,慰問軍烈屬、貧困戶、離退休老幹部等等。”

  “永祥,前幾天我給你布置的那些事情,其實應是反其道而行之,與春節群眾普遍給領導送禮唱對台戲!”羅冬青問:“除夕之夜心連心活動準備完了?”

  史永祥說:“上周我們召開了各直屬單位負責人會議,說明了市委的號召:除夕之夜的十點鍾,每名黨員領導幹部帶著一名普通幹部,自己準備麵粉、豬肉、蔬菜和鞭炮,到貧困戶家去過春節。我強調說了,這項活動羅書記帶頭,希望黨員幹部帶頭參加,但不強迫……我和辦公室小高分好了範圍,各鄉鎮和企業十點鍾以後都有領導在辦公室等候,要求必須用自己的錢買東西給貧困戶送禮,到時候,我要看看能有多少人自覺主動……”

  羅冬青問:“大家對這項活動有什麽反映沒有?”

  “有,”史永祥說,“聽說有人背後議論,說這是形式主義、花架子。”

  羅冬青說:“就是形式主義、花架子,也要把一些幹部逼進、引進貧困老百姓家,讓貧困老百姓感受點黨和幹部的溫暖。還有一點意義,到集合時我再講!”

  史永祥說:“既然定了,不管他們怎麽說,都要堅持搞!”

  一號大吉普從市委家屬房的大道穿過,駛向平房區的時候,史永祥說:“冬青書記,前幾天,曉林副書記對我說,要讓房產局給你串串房子,串到市委家屬樓裏來……”

  羅冬青說:“大家都住著怎麽串?”

  “副市級以上領導住的房子,倒是有應該串出來的。”史永祥說,“有位老幹部原是人大主任,不久前去世了,老伴也早就去世了,就剩他姑娘在裏住著,可以把她串到別的樓房去,給個適當麵積,很正常。當時我也想,住進市委家屬樓裏也安全些。”

  “暫時這麽住著,以後再說吧。”提起曹曉林,羅冬青問了一句,“永祥,前幾天,我聽曉林匯報關於黨代會籌備情況後,怎麽覺得他有些低沉呢,也可能是我的錯覺……”

  史永祥說:“不是錯覺,你的感覺很準確。我也察覺到了,前任書記來時,他配合計德嘉搞排擠活動,蹦得很歡。現在,在你和計德嘉之間,他已經看出你不是好欺的茬子了,是進亦憂,退亦憂呀。”

  “是這樣?”

  “當然,”史永祥說,“他想轉向靠近你,那邊又有個計德嘉用小繩子拽著;想仍撲在計德嘉懷裏,又看出了你能站住腳的趨勢。我看,他已經做好了第三手準備。”

  “什麽是第三手準備?”

  史永祥說:“就是姥姥不親、舅舅不愛的時候,到一個清閑的崗位上去混官度日。”

  “這是什麽意思?”

  “摟錢呀!他那個老婆不是東西,曉林怕老婆是機關幹部中出名的,都是他老婆的招兒。”史永祥說,“你記得一個半月前,我陪你到醫院去看他吧?有人傳說,曉林做痔瘡手術是他老婆的主意,聽說他的痔瘡都二三年不犯病了,為什麽還要割?有人說,曹副書記往醫院裏躺那麽十天八天,這一個屁眼子就能割出幾十萬元的效益來;還有的說,第七天就該出院回家了,他老婆一算計,還有幾個中層幹部該來表示沒來,就打電話或讓別人捎信兒,拐彎抹角兒等著來看他,來表示表示。”

  羅冬青說:“他這樣?你這麽了解?”

  “你放心吧,沒錯:”史永祥說,“我倒不是向書記表白我的洞察力怎麽樣,對計德嘉和曹曉林這兩個人,可以說我把他們透視得人木三分。”

  羅冬青細細回味,自從來到元寶市以後,史永祥沒少談及這兩個人,他越來越覺得除了言辭偏激點兒外,越來越和自己觀察、感受的貼近了,也從心裏佩服史永祥善於觀察人的敏銳度。

  史永祥輕蔑地冷笑一下,說:“你大概不會聽說,曹曉林副書記又有新段子了。”

  “什麽新段子?”

  “他本來是住在市委家屬大樓裏,距春節還差八九天的時候,突然搬進原宅的獨院平房裏去了。”史永祥說,、‘住在這市委大樓裏,來人送禮的出出入入,抬頭不見低頭見,再說,那個門鈴總響,讓左右前後聽著也不好。”

  羅冬青問:“住進市委家屬大樓,原來的舊房不交嗎?”

  “交什麽!名義上是什麽房改賣給個人,實際上有些實權部門對自己單位蓋的樓房,特別是一些領導的房子都是以很低的價錢賣給個人的。對,這也是群眾反映的一個強烈問題,就這個小小的元寶市,有兩處以上房子的不在少數。先別問這個,你聽我先把曉林副書記的段子講完。曉林原先住那幢獨院平房時,養了一條狗,又威武又凶,用粗鐵鏈拴在門口,說是晚上防小偷防壞人,這是一點;誰要是想到家去談點事兒,下屬要進去請示請示工作,那是沒門兒。他搬進市委大樓以後,他老母親在裏住著,那條狗還在那裏拴著,聽說要過年了,他一住進去,就把狗拴進倉房,還戴上了牲口的嚼子。”

  羅冬青說:“這不是狗帶嚼子--胡勒嗎!”

  兩人都發出了笑聲。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