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五章

  朔風吹來了第一場大雪。

  市信訪辦小樓門前彩旗飄揚,人山人海,為民應急服務中心--180台開張剪彩儀式在大雪紛飛中進行著。計德嘉主持大會。鞭炮聲中,羅冬青作了簡潔的講話,五大班子主要領導一起剪彩後,有關部門的主要負責人跟隨著一起上了樓,這“群眾應急服務中心”就設在二樓。八點五十八分,180台正式開通使用。

  “丁零零……”時針剛剛指向八點五十八分,第一個電話鈴響了。

  “喂,180台嗎?”電話機裏傳來了擴放聲。

  “是。”羅冬青問,“今天值班負責人是市委書記羅冬青,請講吧。”

  “我是家住前進居民委一百六十八號樓的退休工人老王頭。我們這棟樓是去年八月份交工的,由市建築集團總公司房小虎總經理承包,又轉包給外縣工程隊的。交工驗收時,市勞動局鍋爐科安裝的鍋爐是不合格產品。我們找到房老板,房老板說已找工程隊了,今天推明天,明天推後天,到現在不給燒爐送暖,我們一百多戶居民差不多家家都有凍感冒的……”能聽出來,老王頭說這番話時很激動。

  羅冬青著急地問:“天這麽冷,一百多戶居民還都沒有取暖?”

  “沒辦法,這樓房不是平房,要是平房沒有錢買煤可以燒柴火,”老王頭說,“凍得受不了了,家家都裝個電爐子。”

  羅冬青說:“危險,太危險了!你們找管城建的胡市長了沒有?”

  “找了,我們找了胡市長五次了。”

  “胡市長沒管嗎?”

  “管了,胡市長還領著房老板來看過,說承包的人是地區工程隊的,當時,房老板就給地區的包工頭打了手機。包工頭說很快就來,很快就來。我們又不能總找胡市長呀,又找房老板,房老板還是說,很快就來,很快就來。很快了兩個月了,光很快就是不見人影……”

  “你們都是哪些單位的?”

  “我們都是服務局下屬小單位的,市裏動員我們集資蓋樓,我們的單位又都不景氣,這不是饑寒交迫嗎!”

  “你等一等,”羅冬青轉身問,“胡市長,電話裏說的都對嗎?”

  坐在窗口的胡副市長有點緊張了:“羅書記,我正在讓房小虎快找地區工程隊,警告他再不來的話,群眾就要反了……”

  “正在,正在?”羅冬青由激憤變成了激怒,“你聽見老百姓講了沒有?都已經饑寒交迫了,還‘正在’、‘正在’,這麽點事情,要‘正在’到什麽時候呀!城建市長同誌,官僚主義的最近表現形式就是‘我正在’、‘馬上’、‘我考慮考慮’、‘我研究研究’……”他狠狠地瞪了胡副市長一眼,對周圍人說,“市建築集團公司是承包單位,老百姓理應衝房小虎說話,找沒找到地區工程隊沒關係,就限今明兩天,由胡副市長負責,必須解決這棟樓的鍋爐問題,要做到安全無誤!”他又轉向胡副市長,“你現在就可以撤離中心去抓落實,一百多戶居民由你負責安排,由建築集團總公司負責出費用,現在開始就住進賓館、吃在賓館,兩天把鍋爐問題解決了,再都回去!如果有誤,我就惟你是問!”他接著問大家,“這麽處理怎麽樣?大家同意不?”

  你瞧瞧我,我瞧瞧你,沒人吱聲。

  對麵電話裏傳來了激動的聲音:“羅書記,我們太謝謝你了!太謝謝你了!”

  計德嘉接話說:“太好了,剛才主持會時我不是說了嗎,我們一定要把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樹得牢牢的。這件事層層扯皮推諉,哪是為人民服務?簡直是騎在人民頭上的官老爺!不收錢都應該辦,收了老百姓錢還不好好辦?說來我也有責任,胡市長,你馬上去抓落實!”

  “是。”胡副市長轉身走了。

  羅冬青衝著電話說:“老王頭,你都聽見了吧?”

  “聽見了!”

  羅冬青歉意地說:“老王頭,我這個市委書記沒當好,讓鄉親們吃苦了……”

  羅冬青剛放下電話,電話鈴又響了:“喂,180台嗎?我是新民村的村民叫張老三,我是在路口電話亭打電話。我開著小蹦蹦車來市裏給我大姐送菜,交通征費處把我截住了,讓我交養路費。我說省裏有文件,我們農民用的這種生產自用車不按城市車輛交養路費。稽查員說,誰管你自用公用的,隻要上市級以上公路就要交費,我不交就要扣我的車。你們不是說180台是為民應急服務中心嗎?我著急呀,送完菜馬上就要回去,我老婆正坐月子呢,家裏沒人呀!”

  羅冬青問:“稽查員在嗎?”

  “在。”

  “你讓稽查員接電話,就說我是市委書記羅冬青!”羅冬青等對方接過電話,報完姓名說,“你說叫王蕾,我聽你的聲音,年齡不大,就叫你小王吧。你回去向你的陳處長匯報。就說今天180台值班組負責人羅冬青說,要把農村小蹦蹦車的用途搞一下調查。屬於來城市打工搞建築的,在工地等場所運輸,要按規定收養路費;屬於農民養車生產自用的,即使來城市辦個一次兩次的事兒,也就算了。你截的這輛小蹦蹦車,請認真調查一下,如果這個張老三所說屬實,就放行吧,怎麽樣,小王同誌?”

  “好,羅書記,我照你的指示辦。請放心,七天內將落實情況向您反饋。”

  “七天?”羅冬青說,“太長了吧,三天怎麽樣?”

  王蕾說:“書記說了,三天就三天,我就這麽向我們處長匯報,建議三天辦完。辦怎麽樣我說了不算,三天之內處長怎麽匯報我不管,我負責向您匯報。”

  羅冬青高興地說:“謝謝我們的小王同誌!”

  “這180台怎麽這麽難打通呀?”電話鈴響後,羅冬青接起來,一聽是名女同誌,哭咧著嗓子說,“聽說180台是專門為老百姓辦急事的,我有件急事求領導幫忙。我叫程小花,是紅旗鄉馬家村的。我前年嫁到老李家,十月份生了個女娃娃,剛進門時家裏過得挺好,就打生了這個女娃娃後,婆婆公公總是摔臉子給我看。昨天,還鼓搗兒子和我離婚,讓我把孩子抱走,要再娶一個媳婦生男孩。180呀180,我怎麽辦哪?哇哇哇……”說著哭了起來。

  羅冬青說:“程小花同誌,不要哭嘛,我問你,你愛人態度怎麽樣?”

  “我愛人態度挺好的,見我哭他也哭。”

  “這就好辦了。”羅冬青向右一側身對婦聯主任說,“郝主任,這個事兒就請你去辦!”

  郝主任站起來說,“羅書記,你放心,我一定能圓滿做好工作回來向您匯報。”說完就往外走。

  “等一等,”羅冬青說,“郝主任,你去了以後,把他一家四口召集在一起,先出個題,讓老爺子答完,再讓老太太答。你就說市委書記羅冬青讓我給你五十斤豆種,讓地裏長出小麥來,問他能不能做到?要說做不到,你解決不了這問題,讓他們來找我一趟!”

  屋裏人哄的一聲都笑了。

  羅冬青剛放下話筒,電話鈴又響了,一個接著一個:

  “喂,180嗎?我們是勝利居民委員會八組的居民,我們樓下開了個夜總會,吵死了,吵得我們後半夜還不能睡覺……”

  “……”

  “我們是紡織廠的下崗職工,我們要吃飯,我們要上班……”

  “……”

  “喂,180嗎……”

  “……”

  出乎羅冬青意料,他沒想到180一開通就這麽繁忙,電話不停,解決問題不斷,大家隻好就地吃盒飯。羅冬青邊吃邊接電話邊處理問題,大家聽著傳來的一件件事情,看著羅冬青一件件處理,每個人都覺得邊吃邊聽很有意義。按規定,180應在五點鍾結束,每天早晨八點鍾開始,是按八小時製接群眾電話。羅冬青見電話不斷,群眾要求急迫,又延長工作了兩個小時,一直到七點,才勉強關機收場。結束時,羅冬青向在座的講了三點:

  一、實踐證明,創建180台應急服務中心是很受群眾歡迎又能迅速地為群眾服務的一種好形式,這項工作一定要堅持下去,決不能虎頭蛇尾。

  二、通過180開通證實,我們各級黨政組織在解決群眾生活問題上欠賬很多,因此,各級黨政組織要把重視解決群眾的雞毛蒜皮問題納入議事日程。明天要以市委、市政府的名義,召開一個各直屬單位一把手會議,號召全體幹部掀起為群眾解決雞毛蒜皮問題的熱潮,要解決在群眾向180報警之前,成為不用電話的180,讓不用電話的180和用電話的180共同成為密切聯係群眾的紐帶。

  三、從明天開始,180台按這種方法運轉,先由市四位主要領導值班,由史永祥同誌負責總結經驗教訓,製定更詳細的工作方案和解決問題的辦法。運轉一段時間後,由四個書記值班變成五個班子中副市級以上領導值班。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