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四章

  “爸爸,爸爸……”羅冬青連夜從地區趕回元寶市,拉開門一進屋,女兒小芸撲進懷裏抱住他一隻胳膊,撒著嬌喊,“我想你了,我想你了!”

  羅冬青哈腰把小芸抱起來在小臉蛋上親了一口問:“小芸,你怎麽來的?”

  小芸轉身一指說:“媽媽領我來的!”

  玉芬正在捅爐子燒開水,臉上泛起了一層薄薄的紅暈,扭頭嗔怪地說:“小芸,你說得不對,咱們是讓你史叔叔騙來的……”

  “嫂子,你可不能這麽說呀,我從來還沒落過騙子的名聲呢。”一旁的史永祥衝著玉芬來了一句,又對羅冬青說,“冬青,這件事一直沒告訴你,是這麽回事兒。要說起由頭來,是昨天中午,你陪省廳領導,沒回來吃飯,居委會蔡主任給咱們送來一盤新醃好的高麗鹹菜時間我,有房子住了,羅書記怎麽不搬家,愛人怎麽不來。我把情況一說,蔡主任氣得直喘粗氣,扭身要去長途公共汽車站,說是要去接嫂子。我把你回城吃閉門羹、打電話不接的情況細細一說,和蔡主任一商議,搞了個小圈套,我讓法院搞了個假公函,說是法院要開庭審判羅冬青所謂與白華的桃色新聞誣陷案。蔡主任帶上信,當天趕到了清江縣。嫂子一看急了,安排完家裏和單位的事,急忙趕來了,因為我寫的是明天要開庭,請嫂子參加呀……”

  玉芬進屋邊倒暖瓶開水邊說:“你說你是不是騙人呢?”

  “不對呀,”史永祥說,“蔡主任對我講,火車開出清江縣以後,蔡主任就把知道的一切一點一點地都給嫂子你講了,快到元寶站的時候也給你說了,這開庭請柬是假的,你也沒說往回返嘛!這樣看來,我們就不算騙了,這是嫂子惦著冬青想來。”

  “你……”玉芬順手拿起蒼蠅拍對準史永祥就要拍,“我聽說你倆是黨校同學,一個鼻孔出氣兒……”

  史永祥一閃,躲到羅冬青身後:“冬青,快幫忙呀!”

  蔡主任在一旁笑著加杠子:“玉芬打你,該打,這由頭還是騙人,就該狠狠地打!”她見此場麵,高興得眼淚要擠出來了,轉身對羅冬青說:“羅書記,天不早了,你們該休息了,我走了。”

  旁邊一直抿嘴樂的李迎春也說:“羅書記,我也走了。”

  “千萬不能走,”玉芬說,“冬青,李書記等你有時候了,蔡主任也說有事兒,你們說吧。”說完牽著小芸的手去臥室了。

  蔡主任堅持己見,覺得事情該說,倒不那麽緊急:“羅書記,算了吧,你休息,都十點多了,明天再說。”

  “我讓你們說就說,”羅冬青把他倆攔回來,“說不定明天我又忙什麽去了呢。”

  “好,不管李書記,你們怕還有要避諱的事,我說完就走。”蔡主任轉身回來又坐下,說,“羅書記,這事有好幾天了,見你忙沒打擾你。你來我們居民委員會以後,很快在全市居委會主任中傳開了,有十多個居委會主任都想見見你,說有事兒請你幫著出出主意。”

  “哎喲,我的主任同誌……”李迎春接話說,“你不見羅書記忙呀!我說呀,那些雞毛蒜皮的事……”

  “那些雞毛蒜皮的事,當市委書記的也應該過問。”羅書記說,“老百姓家裏的事情對元寶市來說比雞毛蒜皮還小,對老百姓來說,卻成了大事。李書記,你看行不行,召開一個全市居民委員會主任座談會,市委常委都參加,專門研究研究怎麽解決老百姓家裏雞毛蒜皮的事……”

  “好!好!好……”李迎春讚不絕口,“這樣還行,我看就叫做解決老百姓雞毛蒜皮現場辦公會!”

  史永祥說:“李書記起的這個會議名堂新鮮,有創造性。如果我判斷不錯的話,這可能是咱元寶史上的‘破天荒’!”

  蔡主任樂得直咧嘴:“那樣,我們居委會主任可就抖起來了!”

  “說幹就幹,我負責抓緊安排!”史永祥對咧嘴笑的蔡主任說,“蔡主任,其實,羅書記已經把老百姓的雞毛蒜皮會列到議事日程來了,前幾天,羅書記安排我抓緊籌備一個為民應急服務中心,我已經組織工會、民政、婦聯、共青團等幾個部門研究拿出具體意見了,也準備今晚向羅書記匯報。如果沒有大意見,就列為市委常委會議題研究,正式推出。”

  蔡主任問:“這為民應急服務中心是什麽意思?”

  史永祥說:“這是羅書記的仿造小發明。你們都知道公安的110報警吧?很受老百姓歡迎。老百姓常批評有的部門是門難進,臉難看,事難辦。這次要配合整紀刹風,成立180服務台,群眾有急事要辦,又難辦,直接撥打180,180台由市領導牽頭,綜合部門聯合辦公,有什麽問題,值班領導當即與聯合辦公的部門商量,當即拍板,立即解決。羅書記自己要擔當為民應急服務中心主任並兼180台台長!”

  “新鮮!”蔡主任問,“這個180台什麽時間上班,什麽時間下班?”

  “正常上下班呀!”羅冬青說,“每天帶班的必須是市委、市政府的主要領導,四位書記再加上常務副市長!”

  李迎春說:“是,別看是雞毛蒜皮的事,有的可能真要主要領導拍板才解決呢!”

  史永祥由回答問題變成了匯報工作:“冬青書記,我組織幾個群團和綜合部門討論研究的時候,大家都非常讚成,認為是當前形勢下我們黨密切聯係群眾的一種創造性的好方法,這樣既方便群眾,又會抑製推諉扯皮、勒拿卡要的不正之風。大家提了兩點:一是覺得某些部門風氣不正,腐敗現象蔓延,官僚主義作風嚴重,對群眾欠賬較多,如果提出一些涉及需要動用資金的問題,恐怕一時也難以答複。如我們這個居委會的上廁難問題就是一例。”

  “那就這樣嘛,”羅冬青說,“向常委會提交方案時,可以界定一個動用資金的範圍、數額,超出的需要哪一級批,需要誰領著研究,需要多少天給撥打180的人答複,要有個明確的規定。這個問題,你應該事先拿具體方案,先征求一下計市長的意見,免得到會上主要領導意見不一致,影響決策,耽誤時間。”

  史永祥說:“我已經征求計市長的意見了,計市長很讚成這件事。我提到這一點,他說好說,現在咱們元寶市的資金管理上有個漏洞,就是預算外資金太鬆散,有收費職能的一些部門,比如廣播電視局、工商局、防疫站、質檢站等,收費以後除了一部分合理支出外,幾乎都用來請客送禮、買小轎車了,把預算外資金統管起來,就可以解決一些老百姓的問題。”

  “計市長支持,你就好辦了。”羅冬青心裏暗暗思量,這位搭檔太了不起了,了不起就了不起在什麽都考慮得這麽周全。

  史永祥接著說:“大家擔心一個問題,就是能不能持之以恒。如果三天新鮮,或者是解決力度不大,那可就後患無窮,別說樹立黨的形象,可就敗壞黨的形象了!”

  “是這個問題!”李迎春說,“我們既然要抓,就一抓到底,決不鬆鬆垮垮,要及時總結每一位領導值班時解決問題的含金量。”

  羅冬青點點頭:“我讚同!”他接著說:“這裏我要提醒大家一點,那就是解決了一點問題,千萬不要在媒體上大做文章,搞大宣傳。這件事情的原則是,多做少說,光做不說,讓群眾自己去說。現在,群眾對浮誇風、吹牛謊報非常反感,對領導總上電視也很反感,我們現在到了需要把心和群眾貼緊,塌塌實實為群眾辦實事的時候了!”

  “是。”史永祥說,“羅書記,這樣吧,我把方案再整理一下,明天就開常委會研究,通過以後,搞個簡單的剪彩儀式,意在發個告示,180就開始正式運轉!”

  羅冬青點點頭:“好,你再向各常委征求一下意見,看常委會還有什麽需要研究討論的沒有。”

  “你們都匯報完了,該我的了……”李迎春看看表,雖然覺得時間已經很晚,還是想說。他知道羅冬青已經很累,其實自己也累,他非常迷戀這種工作氛圍。蔡主任見李書記要說話,告辭走了。

  李迎春說:“冬青書記,有兩件事匯報一下。關於二十八個鄉鎮的萬畝水田開發區進展順利。我統計了一下,打一眼機井平均成本是三千五百元左右,可以澆七十畝地左右。二十八個鄉鎮,如果都打上一百眼井,就算基本完成任務,估計抓緊一下問題不大。再就是百分之八十的旱改水地塊都已秋翻結束,完成了田間起埂工作,有一點非常好,辦事情也從來沒這麽順利過,林業局和主管農業的副市長積極支持這件事,對清林間伐大開綠燈。現在,各鄉鎮正在水田地頭搭育秧棚,請你抽空看看去。出口蔬菜基地的幾百個大棚一個接一個,平地而起,漂亮極了……冬青書記,拆用的那六千八百萬元蓋大樓的資金,可解決大問題了,還借手續辦得非常嚴謹、把握,你放心,三年之內我保證分文不少地收回來!”

  “這是件大事。”羅冬青說,“李書記。你把水田開發和出口蔬菜基地開發建設進展情況整理一下,也向常委會做一下匯報,看看還有些什麽問題需要解決,也起到溝通情況的作用,讓常委們都支持這項工作。”

  “我去準備。”李迎春說,“有一件事必須定一定了,你從清江縣請的六十名水稻和蔬菜專業戶,縣農業技術推廣站的專家來電話了,問什麽時候給咱們辦培訓班呀?隻要咱們一定時間,他們就立即出發,意思是抓緊點為好。”

  羅冬青說:“這問題我想著了。前天,我又打過一次電話,春節前這一段怕人員不好集中,秋翻地、征購糧……想安排在春節過後,他們縣長帶隊,初四出發,初五開始,在咱們這裏過十五,大約十天時間。考慮那時雙方麵時間都好集中,來個冬閑變冬忙,你看怎麽樣?”

  “那可正是串門子走親戚的時候,”史永祥插話問,“冬青書記,沒問題吧?”

  “沒問題,”玉芬在屋裏接話,“縣長把人都定好了,有的專業戶直接給我打電話問什麽時候來,我說等你們忙過這一陣子再說吧,他們都說,隨叫隨到。”

  李迎春笑笑:“冬青書記,這回,我可真看出你在清江縣的威信了!人在時不算啥,大權在握,人走了指揮還靈,就說明問題了!”

  羅冬青興奮起來,忘記了已疲勞,忘記了是深夜,說:“我和省農業科學院的水稻研究所和蔬菜研究所都打招呼了,院長是黨校同學,永祥,你也認識,就是那個齊永新,咱們的生活委員,他答應到時候派一流的教授、專家來講栽培技術,這樣土洋結合,萬無一失!”

  “啊,想起來了,細高挑兒,大眼睛!”史永祥興奮地說,“看來人們說得不錯呀--關係也是生產力!”

  這句話倒引發了羅冬青的感慨:“現在,有的人是從一個極端走向另一個極端,一說有點什麽同學了,師生了,親屬了,就視為都是回避的對象,同學之間往來,就認為是拉關係、搞私情了,真不理解!”

  史永祥知道羅冬青這番話的意思,有人暗地散布言論,說他重用自己是搞個人關係。

  “冬青書記--”李迎春還沒覺出這裏的奧妙,把幾天來積壓的一股怨氣說了出來,“幾個大項目納入正常軌道以後,我建議,你要親自掛帥抓抓糾正行業不正之風問題,你要不掛帥不夠力度。現在是曉林副書記借尤熠光事件正抓整紀刹風,不能說不起作用,但我看是成效甚微。這不說是癌症,也是頑症,不下番狠茬子抓,就像在麥地裏轟雀,嚇唬嚇唬走了,一會兒又起來了。如果不刹刹這些不正之風,說籠統一點兒,影響經濟建設;說具體了,影響這幾個大項目順利進行。不正之風普遍存在,曉林抓的這個,光抓局級以上幹部不行。群眾說了,現在不少地方是小二管大王,有時是主要頭說了,副職打橫,有時是副職說了,具體管事的科員在打橫,層層設障,層層扒皮,不治治已經不行了。羅書記,項目順利開展後,你掛帥吧,大家都說,千難萬難,老大一掛帥就不難!”

  “你的提醒很好,我聽到不少強烈的反響,也考慮過。”羅冬青陷入了沉思,“這種現象普遍存在,不過有輕有重,我在清江縣時,就是根據群眾的反映和要求先刹風後幹事,也可以說是兼而行之。我來元寶後一看,這裏不行,前任書記已經給我提供了深刻的教訓,如果我一上任就抓這個非陷入困境不可,所以,是先幹起事來,讓大家基本認可。現在,老百姓都喜歡幹實事的幹部,再整紀刹風時就有號召力了。再說,還要有一個班子統一思想的認識過程,這裏情況複雜,我所處的時間也特殊……”

  李迎春點點頭:“我明白了!”他還是忍不住激憤,聽羅冬青這麽一說,本想不再講,終歸又講了,“你說,這還像話嗎,昨天下午,水田打井工地上砸傷了一名工人,輕微骨折。我好不容易叫來救護車送到了醫院,手術師就是不安排上手術台。後來才聽說,這裏有規矩,上手術台前家屬必須送小紅包。我想罵娘,家屬擔心一罵罵出事來,擔心口服心不服,把手術做出毛病,偷偷給大夫捅了一千元錢。手術雖然做得不錯,手術後,家屬又請手術師、麻醉師和護士們吃飯,我趕到飯店好一頓罵娘。手術師不承認,家屬也支吾,我倒成了尷尬角色,這是一次。還有那石油公司,聽說全市要打井大量用柴油,不是想法積極服務,反倒每公斤又加價兩毛錢。你不要行吧,他們獨家經營;要是到外地去買,加上運費,也不比這便宜,叫你幹生氣。說理不聽,教育不服,人家說講經營效益。這些省直、中直、地直部門也得想辦法整治整治……”

  “不要急,有辦法!”羅冬青每一字都吐得很重,“我們的老一輩革命家領著全國人民打下了江山,又有了今天的初步繁榮,我們連幾個蛀蟲都踩不住,還叫什麽共產黨員?梁書記交給我要全麵治理元寶市的任務,就得統籌規劃,一步一步來,大的環節打開以後,就可以多頭兼而並行!”

  李迎春點點頭:“我明白了。”

  “冬青書記,”史永祥說,“還有件事情需要補充一下,檢察院來匯報說,元寶市抓起來的那幾個人,擠出那點兒牙膏後再就一問三不知了,請示怎麽辦,問是不是把房小虎抓起來?”

  羅冬青說:“有一個問題你們想一想,要是抓起來,他們幹的事情都是二人轉,都死不承認怎麽辦?要是房小虎承認了,供出了更多的問題又怎麽辦?黨代會在即……我看這樣,這個問題必須穩準妥,你們先想一想,找個時間我們專題議一下,拿出幾個怎麽辦,每一個怎麽辦中都要有具體方案。”

  李迎春、史永祥同時點點頭,還是羅書記考慮得縝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