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四十三章

  別大河分別與羅冬青、計德嘉通報完情況之後,與考核組成員研究提出了擬補常委的兩名考核人選:尤熠光和楊小柳,鑒於史永祥已是常委,這次民意測驗優秀票又占一半以上,準備和考核整個班子一起粗略考核,就不再作為重點考核了,隻要考核做常委沒問題了,至於能幹什麽,另做別議。他把這意見又征得羅冬青和計德嘉同意後開始組織談話考核,談話對象是五大班子全體成員、綜合部門主要領導和被考核人所在單位中層以上幹部。談話工作整整進行了五天,分別進行,最後綜合,形成了文字材料,向羅冬青通報:尤熠光作為市委常委、組織部長候選人,楊小柳作為市委常委差額人選。由於史永祥位置不變,按市委呈報的新增常委候選人少了一名。其他現職常委不變,仍作為這次市委換屆的常委候選人。

  羅科青一聽,仍是自己來前計德嘉定的既定方案,急了,火了,真的急了!真的火了!

  “別部長,我作為元寶市的市委書記,”羅冬青有些激動,“你們尊不尊重點我的意見?”

  別大河不緊不忙,顯出一副有修養的樣子:“羅書記,你冷靜一下,你的意見很重要,可是,民意也不可違呀!你來到元寶市後,不就是抓民心工程嗎!”

  羅冬青氣得簡直鼻子都要歪了:“別部長,元寶市缺組織部長,民意測驗時,可以讓大家海推,作為尤熠光和史永祥,兩人的票相對集中,而且都超過半數,都具備民意條件,都可以進常委班子。至於怎麽分工,應該怎麽分工,應該是我這個班長的事情,你們上級組織部門,不該管得這麽具體。”

  “羅書記,你這話可不對,”別大河板起臉來,聲音仍很柔和,“省委有規定,各縣和縣級市的組織部長可原則上是由地委組織部去管,省委有文件,省委組織部協管,何況元寶市是比縣高半格的!”

  羅冬青說:“管,隻是根據當地黨委提出的意見進行考核,看是否合格,也決不是包辦代替。”

  “羅書記,我們都了解,你原則性強,可在這個問題上怎麽就邁不出小圈子呢?”別大河開始解釋,“話說白了,我們這麽考慮也是為你著想,史永祥是你黨校的同學,你知道,班子成員中對你提議史永祥做組織部長人選有多大意見嗎?你還是回避回避吧!”

  “別部長,黨校同學和這有什麽內在聯係?”羅冬青一感覺出過於激動,就立刻克製住了,“關於史永祥、尤熠光、楊小柳作為候選人的意見,我已經談得很透徹,希望你們能尊重一下我的意見。”

  別大河笑笑:“羅書記,這樣吧,回地區以後,我們考核組把情況向地委領導匯報一下,最後請地委定。你也可以把你的意見向胡書記匯報一下。”

  羅冬青說:“好吧,我還是請你們尊重一下我的意見!”

  “羅書記,”別大河站起來說,“就這樣吧,說句心裏話,我可是為你好,誰當組織部長不都是在你領導下工作嘛……好了,好了,我不多說了。”他說著握了握羅冬青的手走出了辦公室。幾名候在門口的市委組織部的幹部迎上來,陪著回到了市賓館。

  羅冬青送走了考核組後,心情更加鬱悶起來,他總覺得自己能言善辯,可是,這次在別大河麵前,就沒找到更尖刻更據理的表達方式使他尷尬而閉口無言,讓他以民意票為擋箭牌,弄得自己有些被動;又一想,不,無論如何也不能聽之任之。他決定去地區一次,找胡書記和其他幾位副書記談談,史永祥不是聽說尤熠光拉票嗎?應該想法查一查,找到可靠證據,拉多少?怎麽拉的?如果地區領導執意堅持考核組的意見,回來就在拉票問題上搞調查,到省委組織部去談,萬不得已,就去找梁書記談去!主意拿定,他給胡書記的秘書打了個電話,胡書記的秘書請示胡書記後回答,說要談,今天晚上就得談,明天一早,胡書記要去省城。他匆匆吃了飯,帶著辦公室主任小高上了路。

  一號大吉普在夕陽映照下,以每小時一百四十公裏的速度在通往地區的白色路麵上風馳電掣般疾駛著。

  元寶市距地委所在地一百五十公裏,大吉普行駛到九十公裏處時,小高指著前麵飛駛的一輛凱迪拉克轎車說:“羅書記,前麵像是建築集團總公司房老板的車。”

  司機細瞧一眼說:“是,是房老板的車。”

  “這車好氣派呀,”羅冬青問,“咱們元寶市坐這種凱迪拉克轎車的有多少?”

  小高說:“隻此一家。”

  羅冬青點點頭,有意無意地說了一句:“這麽晚了,還急著進城。”

  “羅書記,”司機和羅冬青有點熟兒了,無關緊要的閑嗑兒也能說了,“其實,並不怎麽遠,一百多公裏,這種道好車跑起來也就是一個多小時。聽司機們說,咱們元寶市的一些老板們常到城裏去過夜生活,有的玩完了再回來,啥都不耽誤。”

  小高補充說:“一般都是有客人,招待上頭來的領導什麽的。”

  羅冬青說:“元寶市這麽大地方,還不夠招待的?依我看,咱元寶市的夜總會、洗浴廳、保齡球館各種玩樂場所不少,外表看,檔次也不低!”他話裏語氣很重,小高聽得出,他對這些現象不滿意,平時也透露過,隻是覺得還沒到伸手大整頓的時候。其實,整頓這一行業也有些棘手,說不讓幹吧,公安和工商為個體業主不停地辦執照;說“取消”吧,不少地方又給小姐辦理了上崗證。有了這種土壤,就容易產生色情服務,怎麽規範,需要認真研究政策,拿出切實可行的辦法。有人比較說,上海、北京這些大地方都比比皆是,這邊陲小城又何妨呢?

  司機說:“大概是不方便吧!能到那裏消費得起的,都是有頭有臉的人,遠點兒走,是想回避熟人。都說那邊比咱們元寶市還開放,城郊河邊一些地方,聽人說,光度假村就有一百多家,都是吃喝玩樂嫖賭一條龍的。”

  “喲……”小高笑笑,“你還挺了解情況的呢!”

  司機一聽,怕擔嫌疑,忙解釋:“我給咱上任書記開車時,書記一到,不就要刹大吃大喝風,要取消夜總會、練歌廳、桑拿浴嗎,聽說這裏抓得緊了,不少人都到地區城郊去瀟灑。書記不信,專門去考察過。考察回來的路上,書記直搖頭,一個勁兒說,這是大環境呀,這是大環境……”

  羅冬青瞧著前邊飛馳的車子說:“看來,是急著去瀟灑去了……”

  小高像是要說什麽,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司機倒是不想說什麽,他心裏對房小虎早就憋著一股子勁兒,但作為給市委主要領導開車的司機,要格外約束自己。那是上任書記抓吃喝和掃黃的時候,在大會上不點名地點過房小虎,批評有的幹部坐凱迪拉克去外地瀟灑,如何如何,房小虎懷疑是司機給他做的醋。他的司機與市委書記的司機住鄰居,沒事兒時常在一起喝小酒。為這個,他把自己的司機炒魷魚了,對一號車司機一直耿耿於懷,酒桌上說過不少過分的話。到了這裏,司機想讓房小虎亮亮相,一下子車速提到每小時一百四十公裏,警笛聲聲。房小虎坐的車像是發現了後邊追上來的是一號大吉普,也加快了速度。大吉普邊加速邊鳴警笛,凱迪拉克不讓路不好,前邊正好有一條通往一家度假村的小路,凱迪拉克來了個急轉彎,像剛出膛的子彈嗖嗖地朝度假村飛馳而去。

  這正中司機的下懷:“是下去瀟灑去了!”

  羅冬青瞧一眼飛下路的凱迪拉克,身子向後一靠,輕輕合上了眼睛。

  胡曉冬沒有在家裏接待客人的習慣,特別是談工作,看完新聞聯播來到辦公室時,羅冬青已經在收發室裏等他了。

  “冬青同誌,”胡曉冬等秘書分別倒完茶水說,“你說有重要事情匯報,不然就不安排你今晚過來了。明天一早我就趕路去省城,一去就是好幾天。”

  羅冬青把端起的杯子又放下:“胡書記,謝謝您對我工作的支持。”

  羅冬青正要說明來意,胡曉冬先說開了:“冬青,屈指一算,你來元寶市已經兩個多月了,本來應該早點去看看你,看看工作上有什麽困難沒有,連著去省裏開了兩次會,急著安排地區黨代會籌備工作,特別是這個報告,算是把我纏住了,到現在改了七稿了,我還是不滿意,現在呀,就是缺搞文字的……”

  應該說不是缺搞文字的,是缺有思路、有創新精神的幹部。

  胡曉冬發現羅冬青直眼瞧他,轉到了開頭的話題:“別看我沒去,你那裏的消息可不斷呀。不錯不錯,工作熱情很高,又很注意聯係群眾,一些工作思路也都很新鮮。有人向我反映說,羅書記四次講話都有新點子,都是掌聲雷鳴,有些誇張吧?”

  “胡書記,”羅冬青有點兒不好意思地說,“我隻不過是搞了點兒調查,尊重事實說話。”

  胡曉冬咂口水,笑著點劃一下羅冬青說:“冬青,你可別仗著你年輕就不注意休息呀,德嘉同誌就和我反映過,稱讚你是個工作狂,你可要注意身體呀,不然就未老先衰。多少人都有深切體會,年輕時不注意,一出五十頭,各種病就找上來了!”

  羅冬青點點頭,感到了一股溫暖:“謝謝胡書記。”心情感到一股溫暖的是,計德嘉在胡書記麵前能說些好話,刹那間,又有點兒自愧的感覺,是不是史永祥把計德嘉看得太過分了?是不是自己也受感染,產生了對他的懷疑?計德嘉畢竟是有多年經驗,畢竟是相當一級的基層領導幹部……刹那間又想起和計德嘉之間發生的事情,心裏疙疙瘩瘩的,在胡曉冬麵前,心想,大概還是自己在政治上不夠成熟的緣故吧?他見胡曉冬話頭已盡,便說:“胡書記,這次來匯報主要兩件事,我抓緊說,耽誤你休息時間,太不好意思了……”

  “哈哈哈……”胡曉冬笑出了聲來,“可不能這麽說,要說,我還占用了你的休息時間呢,總之,都是為了工作,為了黨的事業嘛!”

  羅冬青笑笑,不想再說應酬的話了:“我這次來,主要向您匯報兩件事情,一個是根據調查情況理出的元寶市今後一段時間經濟發展戰略構想,再就是匯報一下換屆選舉涉及到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人選問題。”

  “唉,冬青同誌,我看這樣,明天一早我還要去省城,咱倆就長話短說。前幾天我到省委去,見到了梁書記,他提了幾句,說你提出了一個好的經濟發展戰略構想,時間匆忙,梁書記沒細說你提的什麽構想,梁書記說好的東西還能差了嗎?我就不聽了……”

  羅冬青心裏一悸,這裏怎麽像有股醋味兒?怎麽?胡書記是不是挑理,覺得自己隔著鍋台就上炕了?他忙解釋說:“那是省委、省政府召開擴大對外開放會議時,梁書記讓秘書找我,了解老部長逝世在元寶市一事,我順便說了幾句關於元寶市經濟發展戰略的初步構想,談得很簡單……”

  “冬青,這個題目要是談起來還有個完嗎!這樣吧,元寶市黨代會的報告初稿形成後你報給我一份,我從頭到尾認真看一看,然後咱倆再交換意見。”胡曉冬先聲奪人,“這裏我提醒你一下,在製定今後一個時期工作思路和發展戰略構想時,一定要體現承前啟後,要在前幾屆甚至十幾屆班子的基礎上加磚築石,保持一個地區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連續性。比如說,元寶市這幾年城市建設工作很出色,如何完善它,發展它……有些地方就不這樣,新上任的主要領導翻個花樣,靠否認上一屆提高自己,這是當前官場一大弊端……當然,我不是說你,因為你的戰略構想我還不知道,而是說這種現象應提醒我們做主要領導的同誌注意……”

  是這樣,應該這樣,可是一個地區如果把經濟發展的路子搞偏了,還能繼續維護上屆搞下去嗎?羅冬青已經明明白白地聽出來了,自己講了要把元寶市城市建設立即轉移已經傳到地委書記耳裏。

  胡曉冬拋開那個話題說:“冬青,這樣,你說說第二個問題吧。”

  “胡書記,元寶市黨代會換屆人選,常委就缺組織部長一職,經過這一段觀察,又征求班子成員們的意見,我們已經以市委的名義向地委寫了報告……”羅冬青說,“我們想提議史永祥同誌做常委、組織部長,讓尤熠光同誌和楊小柳同誌做常委候選人……”

  胡曉冬點點頭:“讓尤熠光做差額嗎?”

  “不,”羅冬青忙說,“通過黨代會上選舉,選上誰是誰。至於史永祥做組織部長也隻是個設想,如果當選上常委,就這麽分工,這得事先和您匯報一下。”

  “哎呀……”胡曉冬有點兒輕蔑地一笑,“冬青,我在地區,你在縣裏,都較長時間做主要領導工作,你還不明白嗎,選誰差誰事先都是很明確的嘛!為了貫徹組織意圖,還要召集團長會議,個別談話滲透,差誰就是差誰……”

  羅冬青想說,這不成了玩選舉,愚弄代表了嗎?話到嘴邊又改了口:“我在清江就沒這樣,沒有這樣透露和暗示,讓候選人在同等條件下競選……”

  胡曉冬話不饒人,雖然和藹,話鋒很尖刻:“那還考慮誰是組織部長幹什麽?”

  “這不對呀,胡書記……”羅冬青據理辯駁,“在物色候選人的時候,必須考慮他們的特長,就我們提議史永祥當組織部長,因為他正派,敢說敢為……楊小柳善於應酬,又懂文字,有基層經驗,有耐性,適合做綜合工作……尤熠光政績突出,見義勇為,思想敏銳,但缺乏基層工作經驗,作為常委兼元寶鄉黨委書記,鍛煉一段再上來怎麽用都好說……”

  “這個設想很好,也有道理,我尊重你的意見。”胡曉冬說,“前天我到省委梁書記那裏匯報工作,梁書記囑咐我,元寶市的幹部問題,要多聽聽你的意見。我也告訴組織部了,各縣區幹部的任用問題,一定要充分尊重一把手的意見,作為黨委書記的主要任務就是出主意,用幹部,因為書記在這問題上考慮得多,自然就成熟一些;再一點,書記能在全局高度上觀察使用幹部,但是……”胡曉冬一改話頭,“但是,你到元寶市的時間比較短,對人的認識可能還不那麽深透,我分析有個先人為主的問題。在這個人選上,應該回避你倆的同學關係。如果你不同意尤熠光做組織部長的話,我看可以,史永祥並不是合適人選。,能不能換一個……對於史永祥我太了解了,他在地委辦公室當了五年多的辦公室副主任,理論水平較高,敢於直言,處理問題太簡單化,做組織部長就應該深沉一點兒……”

  “胡書記,”羅冬青失望了,還是誠懇地解釋,“使用史永祥,我絕沒有私心……”

  胡曉冬不想再多解釋了。他對史永祥的看法已經一成不變了,知道羅冬青上麵有個梁書記,要是別人的話,他早就拍板了,話仍然委婉:“冬青,這樣吧,永祥同誌當個市委秘書長還是稱職的。這我沒有異議,隻是個分工問題。要不就這樣吧,該怎麽選舉就怎麽選舉,人選就這麽定了。至於分工問題,還有段時間,抽時間咱倆再商量商量。”他又囑咐說,“冬青同誌,黨代會的選舉可是個十分嚴肅的問題,你可能看到最近的一些通報和內部文件了,現在,有些地方幹群關係緊張,選舉失敗的不少,你可一定要依靠那裏的老同誌,確保黨代會勝利召開,圓滿結束。”

  羅冬青點點頭:“請胡書記放心,我會積極努力實現這一點的。”他沒敢說得很把握,因為已經預感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胡曉冬和計德嘉這樣一脈相承,難說出現什麽問題……

  “對了,還有個問題,”胡曉冬說,“關於李迎春的問題,就尊重你的意見了……”他看過元寶市委呈報的報告,也聽計德嘉說過,懷疑是李迎春寫的上告信,一時覺得按元寶市上報意見處理有點偏激,就拖了下來。

  羅冬青說:“謝謝胡書記的支持。”他心底都冒著涼氣,覺得這個胡書記太油滑了。

  羅冬青見話題已盡,主動起身告辭走了。

  羅冬青走出地委大樓上了車,小高問:“羅書記,咱們還到哪兒去?”羅冬青有些心焦,來元寶市後就聽說胡曉冬很霸道,他不同意的事情找專員或那兩個副書記,恐怕也是無濟於事,他身子往後一靠說,回元寶市。

  一號大吉普緩緩駛出地委大院,拐彎要駛向大直街時,就著明亮的路燈,羅冬青一眼發現在一座院門封閉、門口有警衛的住宅樓側停放著一輛凱迪拉克豪華轎車,問司機:“是不是咱們在路上碰見的那輛?”

  司機看一下車牌號回答:“是。”

  羅冬青納悶:“不是拐彎去度假村瀟灑去了嗎,怎麽轉眼又跑到這裏來了?”他腦子裏正在畫問號,小高說:“主人準是進這個大院了。”

  羅冬青猜測,主人肯定是房小虎了。聽說房小虎和齊貴山是計德嘉的左膀右臂,又是尤熠光的左右手,聽好幾個人說過,房小虎在地委的路子很通,進地區領導家就像踏平道一樣。考核組剛回來,他晃一下佯裝去度假村又殺進城裏,肯定和考核有關係,也許就是聽人說的跑官買官,當然不是自己跑,十有八九是給尤熠光跑,說不定尤熠光也來了。他靈機一動讓車開到大院門口下了車,拿出工作證,邊遞給警衛邊自我介紹:“我是元寶市市委書記,請問別部長家在這大院裏吧?”

  “是,”警衛一看是位市委書記,顯得很熱情,“你們要到別部長家?真巧,別部長今天出差剛回來。”

  羅冬青點點頭。

  警衛說:“等等吧,剛進去兩位也是元寶市的。”

  “也是元寶市的?”羅冬青問,“什麽樣的人?”

  “個子……”警衛覺得描繪不清楚,轉身一看窗台上的來客登記簿,說:“一個叫尤熠光,一個叫房小虎。”

  羅冬青點點頭深吸一口氣,說:“麻煩你給別部長掛個電話,就說元寶市市委書記羅冬青要去他家串門,問問什麽時候能接待?”

  警衛拿起電話:“喂,別部長嗎?我是門衛小王,元寶市的市委書記羅冬青要去你家串門,想問一下可以去嗎?”警衛一怔,“什麽,別部長不在,啊……啊……好,不在不在,我就說不在。”

  “明白了!”羅冬青氣得兩眼直冒金花,對警衛說,“謝謝了!”說完一轉身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