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章

  經濟發展戰略研討報告會上,羅冬青講得興奮又激動,從國際、國內的開放環境、實踐,到元寶市擴大開放具體的優勢、規劃、措施,講得人心沸騰,躍躍欲試。羅冬青受到很大安慰,不管有人怎麽搞名堂,給自己大造謠言,他覺得,總體上還是人心所向的,同時,心裏也清楚,在這特殊的曆史時期,即使是人心所向的事情,由於各種條件和因素的製約,也未必能變成現實。

  羅冬青走出會議室,乘坐沙漠風暴大吉普一駛上奔往省城的公路,心思立即進入了另一個境地。說句老實話,剛聽到老部長餐桌之死的消息時,感到的是吃驚,心裏很難過。他對老部長也有尊重和感情。當年,從省委政策研究室去清江縣掛職當副書記時,是老部長親自談的話,那印象永遠難忘,要去鍛煉是自己要求,積極寫申請給老部長,自己能去上清江縣,是老部長同意的。這個老同誌和藹又不失原則。為了感謝老部長,自己花錢買了兩條大白魚送去。後來,老部長讓秘書在過春節時給自己送來了兩箱新流行的烤串串,這明明是一種還情。就是臨近要退休這一年,官場對他傳說多了,大都是幹部問題上多了人情味,少了原則性。其實這也難怪,有人說,目前官場有種普遍存在的五十八現象。官場上一些掌大權的人物批評這種現象,可自己到了這個年齡,也演繹這種現象。

  這個事情還沒理出個頭緒,又一個煩亂旋上心頭,怎樣解除妻子的誤會呢?她身體怎麽樣呢?應該拐彎多繞八十多公裏回家看看,然後再到省城。他看看表,不,繞到清江縣在家裏待一會兒,天就太晚了,明天早飯後就要開大會,還是先到省裏,回來時無論如何繞清江回元寶。對了,還有件事情要找縣長,請他派一些稻農,分派到每個鄉,今冬就要傳授“旱育稀植”、“溫棚育秧”技術……

  他讓司機將車直接開到省委家屬大院,輕輕敲敲門,進了老部長家。計德嘉剛走,家裏還有組織部、老幹部處的幾名工作人員,多數是女同誌。老部長的老伴聽說元寶市的書記來了,剛剛平靜的心情又悲戚起來,一陣痛哭,一陣抱怨,痛哭老部長過早離開人世,抱怨不該讓老部長去下麵,悲悲切切,泣不成聲,痛苦和怨氣之中,浸滿著對元寶市的不滿和譴責,誰也勸不住。隨著老部長老伴的哭泣,羅冬青眼圈濕了,幾次要掉淚,強忍著咽了回去。

  老部長老伴斷斷續續的哭訴,可以整理連綴成這樣一段話:我們家老晉都退休了,就不該管事了。你們元寶市的市長計德嘉三番兩次來電話讓去,說是有名幹部的事情幫著參謀參謀。我們都退休了,還參謀什麽?老部長搞了一輩子組織工作,人心很實,心髒一直不好,不喝酒,怎麽也不至於走在酒桌上呀。再說,清清白白一輩子,就是去見馬克思,也不能讓我們留這個名聲去呀……

  “有名幹部的事幫著參謀參謀?”羅冬青反複琢磨著這句話,是計德嘉想當市委書記?是曹曉林提拔的事?是尤熠光當組織部長的事?

  羅冬青不知該向老部長的老伴說些什麽,臨走都沒解釋,什麽出國之類,後事已近尾聲,他無須再解釋什麽。能說什麽呢,人已經沒了,這一來,隻不過算是盡份心,可是,一進入這環境,又不知說什麽好,心沒盡上,反而讓老部長老伴又一陣哭訴,不,不單單是哭訴,簡直像控告!自己已經不知說什麽好了,他尷尬地走出了老部長的家,還應該說,是帶著陰影走出了老部長家的。計德嘉呀計德嘉,表麵上的計德嘉和背後的計德嘉太不一樣了啊,看來是--樹欲靜而風不止!史永祥猜測得果然不錯。

  羅冬青趕到省委召開會議的東方賓館,先到會務組報到,等進到房間已經很晚了。和他同間住宿的是一名縣委書記,桌上扔著領的會議文件袋,床頭櫃上有喝剩的半杯茶水,人不知哪裏去了。羅冬青衝衝澡進了被窩,其實,並沒有多少睡意,也不想躺下就人夢鄉,腦子很亂,想靜靜地躺著梳理梳理頭緒,最好是等同寢夥伴回來,不然,等你剛睡著,被他一開門驚醒,寒暄幾句,就困意全飛,很難再入眠。他丫次次看表,已經深夜十二點多了,還不見回來,斷定這位書記是自找方便去了。其實,何止這一位,許多省城外來開會的領導一簽到就無影無蹤了。

  羅冬青對這種層次很高的會也漸漸淡化了興趣。他剛任清江縣委書記參加這類全省大規模高層次會議時,心情異常激動,特別是主席台上坐滿省領導,台下座無空席,省裏大領導要講話時,他感到周圍的氣氛就像奏國歌時一樣嚴肅莊重。從這莊嚴時刻開始,就開始向鬆懈降調了,或許是會議多的關係,也許是中央已開過類似會,這裏隻是傳達貫徹,重要精神已通過電視、報紙披露了出來,參加會議的頭頭們都把開這種會看成是休息,也看成是跑跑省有關部門的大好機會。因為有材料,聽一會兒就溜之乎也的大有人在,討論的時候就幾乎沒人溜了,這種會大多是一個市、地劃分一個討論組,市、地的主要頭頭想溜,礙於是討論組的召集人。劃分到組裏的區、縣委書記,縣長們想溜,礙於召集人是現管,還要裝模作樣,也就借機會表現表現,隻要有一個會議話題為由頭,聯係自己那裏的工作,就開始吹吹乎乎;隻要召集人一插話表揚讚許上幾句,另一發言的就應和著吹,一個接一個地吹起來。了解內情的人都能覺得出已經吹得暴土揚場,烏煙瘴氣,有的還在加碼吹,誰都明白這是吹,誰又打著反對弄虛作假,高唱著要“實事求是”的調子也在吹,你吹我吹,就這樣大家齊心協力吹出了一個用字碼做載體的大好形勢。等吹得差不多了,會議還安排繼續討論,頭頭們隻要又有一個人調節空氣,就開始講段子,先素後葷,雖然不像低俗的人那樣扯大膘,也不乏腥味兒。羅冬青還清楚地記得,那是前任省長要退休前召開的那次經濟工作會議,大家都知道他不足一個月就到點,對報告討論起來也就不那麽認真了,討論著,就走了話題。A縣長對B縣長俏皮地說,喂,B縣長,你總瞧C縣長的花裙子幹什麽?C縣長雖年近五十,打扮時髦,仍有幾分年輕風采,上次開會扯膘、講段子就占了A縣長的便宜。A縣長一直耿耿於懷,這回便挑唆起扯大膘有素的B縣長,想讓他占點便宜,給自己出出氣。這時B縣長倒沒瞧C縣長,不過是眼睛一挑,下意識地瞧瞧窗外。C縣長呢,正對麵坐在窗下,B縣長開口就說,我不是瞧C縣長的花裙子,就是想看看那桃花盛開的地方,可惜看不著。C縣長呢馬上回話,什麽看著看不著的,你最熟悉了,那是生你養你的地方。頓時,討論會場哄堂大笑,A、B縣長敗下了陣來……

  羅冬青看看手表,一點多了,同寢還不見回來,閉了燈索性睡覺了。

  出乎羅冬青的意料,這次全省對外擴大開放會議開得別具風采。開始就是梁威書記作報告,他一會兒看稿子,一會兒拋開講話稿,從國際到國內,從理論到他在沿海地區時的實踐,博得了台下一陣又一陣熱烈的掌聲。使羅冬青奇怪的是,今天大會的氣氛,就像他到元寶市任職大會的那天的氣氛一樣。羅冬青自己也奇怪,自己講話的思路、風格、措施就像模擬梁書記抄下來的!他太興奮,太受鼓舞了。

  梁書記講完後,主持會議的省長嚴肅地強調了要認真討論的問題,加上梁書記講話中多次提到幹部作風,省長這麽一要求,會風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討論時間還沒到,人們就乖乖地到齊了。

  討論一開始,梁書記讓秘書把羅冬青找到辦公室,開口就問:“你認為這次會議開得怎麽樣?”

  “我還是第一次參加這種擴大開放工作會議,梁書記報告很有深度,也有鼓舞性。”羅冬青刪去了到嘴邊的幾個修飾詞,擔心有吹捧之嫌,“梁書記,坐在我周圍的幾名幹部都有這種體會。”

  “嗬--”梁威略顯笑意,“官場可有個通病啊,尤其有那麽一部分人,一個地方每換一名主要領導第一次講話後,都是好好好,說什麽我從來沒聽過這麽好的報告,然後便開始否定上屆……”

  羅冬青心想,果然猜得不錯,急忙說:“梁書記,這種現象的確有,這回確實不是。十一屆三中全會近二十年來,我們這裏口頭上說是開放開放,還是第一次開這樣的會議,把擴大開放擺到了省委主要議事日程,確定的開放戰略、措施、抓落實的辦法都非常好……”

  “好,不說這個了。”梁威是個很有個性、處理問題果斷的領導幹部,說話很坦率,“元寶市這地方怎麽就好別出心裁呢。你看看吧,你剛去這麽短時間,就有兩件事轟動全省,你上任前挨打,老部長又死在飯桌上……”

  羅冬青的心怦怦跳起來,是不是傳說中自己的桃色新聞也到了梁威耳朵裏呢?

  梁書記說:“計德嘉讓我批評了,不過,你是元寶市領導班子的班長,不論老部長出事的時候你在不在,你都有責任,一定要盡快搞清楚,到底是怎麽回事。還有,一定要管好班子,調動大家的積極性,使那裏的經濟和社會風氣盡快有一個大的好轉,為省委指導麵上的工作探索些經驗……當然,也不能操之過急……”

  羅冬青的心算是平靜了一些,他有好多話題想要對梁書記說,換屆人選問題,老部長老伴說的一些話引起的思想,但又覺得太瑣碎了,況且還沒有確鑿證據,隻是聽說,念頭一閃,又猶豫起來。

  梁書記一轉話題問:“到任這段時間,感到怎麽樣?”

  羅冬青毫不掩飾地說:“梁書記,我去元寶市雖然時間不長,一直在基層跑,有四點感覺很明顯,一是那裏的領導們熱中於搞眼皮政績。說白了,就是熱中於搞城市建設。你執政修幾條路,我上來就要修幾座立交橋,其實與經濟發展的速度很不相稱。蓋了樓修了路,表麵富麗堂皇,內裏十分空虛,多數企業難以維持,都不去認真研究經濟和發展問題,我覺得這是種虛假繁榮。”他接著列舉了元寶市城建與經濟的一些數字說:“我說過一句俏皮話,這種表麵繁榮,內裏空虛,像是一朵‘骷髏上的鮮花’……”

  “好!”梁書記插話,“繼續說。”

  羅冬青說:“二是虛誇風嚴重,從上到下亂報數字,用數字壘政績。我認真剖析了一下元寶市的經濟發展數字,從上到下虛數為百分之五十,群眾稱我們書記、市長是半個書記和半個市長。起初這麽說,我還以為是從元寶市規格高半格說的,真正的含意是在這裏;三是擴大開放力度太小,說在嘴上,而不是抓在手上……;四是由於領導作風、腐敗現象、經濟不景氣等各種原因,群眾情緒不好,積怨太深,老百姓上訪告狀的太多太多,我在清江縣時,這些問題也有體現,但不明顯……還有一點,不少領導幹部上行下效,創造能力差,不注意研究經濟發展戰略,還是計劃經濟時那一套,習慣於開會布置工作……”

  “冬青同誌,”梁書記聽得很認真,“你通過調查研究,有些初步想法沒有?麵對這麽多問題,應該怎麽辦?從哪裏人手?”

  羅冬青說:“我來前開了個經濟發展戰略研討大會,作了個報告,正讓全市上下討論這個問題,我隻是有個初步想法。”

  梁書記忙問:“什麽初步想法?”

  “一個初步的經濟發展戰略方針,”羅冬青說,“總體是一岸帶全麵,兩輪互促進,三加促發展。”

  梁書記步步緊逼:“細說說。”

  羅冬青說:“一岸帶全麵,就是依靠口岸擴大開放來帶動全市經濟工作發展;兩輪互促進,就是把發展內地經濟與在俄建批發出口市場作為經濟發展的兩個輪子互相促進,經濟發展促進了貿易,貿易額增大又促進內地經濟發展,用互促來實現大發展;三加就是加深改革,加速開發,加快開放……”他接著講了些具體項目。

  “好!”梁威一拍桌子,高興地站起來說,“你總結的那四點感覺,正是目前普遍存在的弊端,也可說叫腐敗現象,有些地方明顯,有些地方不明顯。你製定的這個經濟發展戰略精辟而具有針對性和可操作性,你把它抓出成效來,省委就有指導麵上的典型了!我已經看出來了,你先從發展經濟人手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來凝聚人心,是要最後再下大力氣治理社會風氣和黨內腐敗現象,切入點很好,這是領導藝術……”

  羅冬青點點頭:“腐敗現象、不正之風也要下氣力抓。”

  “冬青同誌,好啊--”梁威覺得這個年輕市委書記的思路、作風竟和自己這麽合拍,對於起用這樣一個難得人才感到很興奮。他從辦公桌抽屜裏拿出一本書朝羅冬青坐的沙發走來說:“要實施好你製定的經濟發展戰略,還要牢牢掌握領導藝術的最基本方法……”

  羅冬青恭敬地要站起來,梁威說:“你坐,你坐。”說著也坐在沙發上,左手拿著書,右手點劃著說:“一位在美國任教授的朋友給我寄來一本書……”

  羅冬青側身一看書皮,書名叫《領袖論》。梁威說:“這是受西方社會推崇的一本著作。”他接著翻開內裏的一個折疊頁往羅冬青一邊一斜身說:“這裏引用了毛澤東同誌的一段話:要聯係群眾,就要按著群眾的需要和自願……這裏是兩條原則:一條是群眾的實際上的需要,而不是我們腦子幻想出來的;一條是群眾的自願,由群眾自己下決心,而不是由我們代替群眾下決心,我們必須關心群眾的疾苦,從土地的勞力到柴、米、油、鹽等問題……我們必須從這些具體的事情中幫助他們了解我們所提出的最高任務……這就是領導藝術的基本方法。”他合上書繼續說,“應該說,西方推崇這本書,推崇這段精辟的論述,是作為領導藝術來運用的,他們運用它,根本不了解毛澤東同誌是從我們黨同群眾的血肉聯係,是從黨的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提出來的。剛才你說的那四點,群眾上訪多,群眾情緒急躁,在我腦子裏引起強烈的信號,像毛澤東同誌所說,如果不運用這一領導藝術的基本方法,就不能實現你提出的經濟發展戰略這一‘最高任務’。因此,要善於運用這一藝術方法,用實踐去理順群眾的情緒……”

  普通易懂的道理,羅冬青聽起來卻像入神入迷一樣。梁威侃侃道來,也顯得那樣津津有味,他講得更來勁了:“第一,理順群眾情緒,就要實事求是地正視改革中出現的客觀矛盾。由於我們處在初級階段,生產力不發達,改革中又引起了新舊體製的矛盾衝突,出現一些這樣那樣的問題總是難免的,比如工業普遍不景氣,要讓群眾理解,主要還是個體製和機製問題,引導群眾支持改革,這就是你說的那個‘三加促發展’中要加深改革、理順群眾情緒時務必注意的。第二,我們黨的領導幹部理順群眾情緒,一定要樹立民本思想,即要積極主動地滿足群眾提出的各種要求,一時滿足不了的,要做耐心細致的思想疏導工作。元寶村的村民截我車的問題,屢屢上訪問題,至今你們沒擺上日程,這類事情決不能輕視……當然了,你剛去,千頭萬緒……”

  羅冬青想解釋,又覺得說不出,他確實是想親自去調查、處理元寶村的上訪問題,確實是計德嘉一下子接了過去。計德嘉也不是不想去解決,老部長這一死,把他拖住了。羅冬青不想多解釋,隻是說:“梁書記,你這一講,我更加明了了。這次回去以後,我親自處理好元寶村上訪問題,並要求全市幹部按您的要求,學會這一領導藝術的基本方法。”

  “我相信你能做好。”梁威書記點點頭,繼續說,“當前,一些地方的老百姓給領導編順口溜的現象,體現了群眾一種情緒,暴露出了幹群之間的一些矛盾,甚至有的順口溜很尖銳。聽說,元寶市有人編的順口溜就流傳很廣,這也代表了群眾一種情緒。對於群眾情緒一時激烈的,當然最好是就地化解,一時化解不了,要切實維護群眾的權利,保證群眾向上反映問題的渠道暢通,否則就會激化矛盾……”

  “梁書記--”羅冬青說,“你的一席話,使我更加深了對一個深刻道理的理解,不學會這一基本領導藝術,就一事無成。毛澤東同誌的話多麽偉大--群眾是真正的英雄。”

  梁威高興了,他正要用來作為總結語的話,不料從羅冬青的口裏說出來了,再一次為這位年輕人高興、感歎,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呀!他興奮地站起來,用幽默而玩笑般的口氣說:“冬青同誌,我們倆不是在照著本子說相聲,演雙人劇吧;我用毛澤東同誌的話開頭,你用毛澤東同誌的話來結尾,有意思,有意思……”他拿著書站起來握著羅冬青的手說,“冬青同誌,就把這本美國朋友送給我的書送給你吧--”接著,還提筆簽了贈書題字:黨的工作,就是新工作。

  羅冬青回到討論組,這一下午雖說已近尾聲,與會者情緒仍很激昂。第二天又討論了一上午,下午由主持大會的省長做總結,結束了會議。羅冬青一走出會議室,被紀檢委案件室的主任叫到一邊說:“羅書記,最近連續收到一些告你的信。”羅冬青問:“什麽內容?”主任回答說:“幾乎都是告你和一個叫白華的美發中心老板有不正當關係,有寫給省信訪辦的,有寫給紀委領導的,有省委辦公廳轉給我們的。”羅冬青情不自禁地冒了一句:“怎麽?你們要去查查?”主任說:“不,紀委領導讓我和你談一談,也就是告誡一下,有則改之,無則加勉。”羅冬青說:“謝謝了。這樣吧,我有急事需要馬上回去,找個機會你們去查查吧。”說完抽身走了。

  一號大吉普出了省城,一直朝清江縣駛。羅冬青在會議期間本已找到了縣長,請求派些有經驗的稻農、菜農去元寶市做指導,縣長也已滿口答應。這次來,他又找到主管農業的副縣長和農委主任,點了一些熟悉的名字。副縣長和農委主任說,馬上就著手落實,一再保證請羅書記放心。他急忙趕到家門口,怎麽敲門也不開,打電話也不接,因匆匆到省城開會,把這邊的一串鑰匙都放在辦公桌忘帶了。他急得火燒火燎,一直敲了一個多小時的門,中間還不時撥打電話,無奈,隻好進了車裏,打開車燈,寫了一封信從門縫塞了進去,急匆匆乘車奔元寶市而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