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八章

  曹曉林從計德嘉辦公室走出來,額頭上沁出了一層冷汗。他摸一把後腦勺,頭發也已濕漉漉了。這根鋼絲太難走了,就像是橫跨山澗的兩個山頭,腳下是萬丈深淵,一旦失腳跌下去便會摔個粉身碎骨。說白了,是被人捅漏,抓住證據,事端處理權可以通天--要是弄到省委書記梁威那裏去,不鬧個“破壞黨代會召開”,也鬧個搞“陰謀詭計”的罪名,起碼要受到撤職處分。對計德嘉來說,倒好摘脫,弄不好說是曹曉林策劃選掉羅冬青,是為了自己能當市長。何況,眼前這個羅冬青是那麽敏感過人,精明敢為,憑那番就職演說,他已經隱隱約約向計德嘉挑戰了,瞧那派頭,後發製人,侃侃道來,在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和地委主要領導麵前那麽尖刻無忌,足以說明是個敢捅馬蜂窩,更敢摸老虎P股的人物!

  曹曉林一進家門,妻子倪莉莉見他麵色蠟黃,神情有點窘迫,湊上前去問:“曉林,怎麽啦?哪裏不舒服?”

  “唉--”曹曉林像攤爛泥往客廳的沙發上一坐,“你還出主意慢慢離開點兒計市長,向羅書記先靠攏,別一根樹上吊死呢!這不,小繩子在我脖子上勒得更緊了!”

  倪莉莉有點兒來氣:“死心眼子呀,他勒得緊了,你不會自己鬆一鬆呀!”

  “你不知道,”曹曉林有氣無力地說,“沒法鬆!”

  “你呀你,我說曉林--那歌裏不是都唱,沒有憋死的牛,隻有愚死的漢嗎?憑你曹曉林這麽精靈,就該是憋不死的牛!”

  曹曉林搖搖頭。

  倪莉莉問:“你說,他那小繩又怎麽勒緊法了?”

  “唉--”曹曉林長歎一聲,自倒一杯水說,“計市長想讓我暗箱操作,在召開黨代會的時候把羅書記選掉……”他平時嘴上沒少說不讓倪莉莉參政,主要原因是聽了社會上不少輿論,可他有時又覺得妻子說的一些話很人時俗,道理上講不出去,暗地裏或實際上就是那麽回事兒。按往常這類重要機密他是不能向妻子透露的,可是,從計德嘉辦公室出來,他光冒冷汗不說,還總覺得心口窩堵塞著什麽東西,說出來好像能解堵一樣,便不由自主地說了出來。

  倪莉莉並不了解這問題的嚴重性,問:“計市長怎麽說的?”

  “他要說還好了呢!”曹曉林喝一口白水放下杯子,“明明白白的暗示,全是暗示,要是出了問題,就得由我吃不了兜著走。”

  倪莉莉問:“能選掉嗎?”

  “太難,太難。”曹曉林連連搖頭。

  “他又沒明說,你就裝糊塗。”

  “裝不了!”曹曉林為難地說,“要是讓計市長看出咱和他分心來,羅冬青那邊又靠不上,我可就兩頭不是人了,弄個誰當書記我都得垮台!”

  倪莉莉酸溜溜地說:“怪不得社會上都說這老頭子是隻老狐狸呢。”她一P股坐在曹曉林身邊,“計市長對咱夠意思,這些年咱對他、對他們家也夠意思,可咱們也不能眼瞧著往火坑裏跳呀!”

  “唉--”曹曉林又歎口氣,“我早說過,社會上誰不知道計市長一手栽培的我?我要離他遠了,或者說曬他,去靠近羅書記,社會上都會指破我的脊梁骨,以後就不好做人了……”

  “你別大姑娘要飯死心眼子。”倪莉莉說,“曉林,我看這麽樣,你就推著幹,別傻乎乎一根腸子就念計市長那一本經。我還是那句話,也得琢磨琢磨,想法靠靠羅書記。”

  曹曉林覺得這“推著幹”倒是個竅門兒,約摸露餡兒的事兒就不幹,約摸不露餡的事就幹,總之,還是得讓計德嘉覺得,是在照著他的意圖辦,便說:“要是讓計市長覺出味來,他那人有什麽又不直說,那笑裏藏的刀子可是不卷刃呀!”

  “嗨,”倪莉莉說,“你就非往刃上撞呀,你也別總覺著計市長對咱好,咱有恩知報就是了,他死咱還跟著進棺材呀!再說,計市長有根小辮子叫我知道了,他要是有一天鬧不濟時,你就拐彎抹角拽拽他的小辮子,嚇死他!”

  曹曉林猛然一側頭:“什麽小辮子?”

  “他兒子計小林辦的事,那天叫我發現了,他兒子囑咐不讓我說。”倪莉莉神秘兮兮地說,“說出來嚇死你!”

  曹曉林追問:“什麽事呀?”

  倪莉莉說:“他領一個人去我們工商銀行辦存款業務,他在旁邊等著,那人在裏邊辦,化的假名。我正好在業務室裏,一看存款餘額,一千一百多萬呢。我這一眼,他兒子好像有警覺,特意把我叫出去,讓我千萬不要和第二個人說!”

  “哎呀,”曹曉林笑笑,“我以為什麽大不了的事呢,官場的人都私下議論,計市長家沒有兩千萬,也約有一千多萬。誰心裏不明白,全市搞這麽多建築工程,房小虎一手大包又甩出去,都說外攬活回扣好處費是百分之三,別說百分之三,就是給計德嘉百分之二吧,那就老鼻子啦!”他咂口白開水說,“計市長鬼得很,他兒子本來是稅務局的幹部,突然又去經起商來了。有人就議論過,建築的好處費都是他兒子得,這樣一做買賣,做買賣掙的和靠他計市長的權力得好處費攙在一起往銀行裏一存,就是有多少錢,也可以說明來路了。你以為那計市長就這麽簡單呢,還能讓你抓住小辮子?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倪莉莉鬆口氣說:“怪不得他兒子跟誰都說他的邊貿公司火呢!”

  “俗話說,小雞不尿尿,必然有道道!”曹曉林說,“門外人知道個啥,我揣量過計市長多少年了,多少事,就是幹違法亂紀事兒,在他那裏也是萬無一失!”

  “叫我說呀,你別光一門心思地跟在計市長P股後邊賣命,也學著點兒。”倪莉莉嗔怪地說,“你看人家計市長,官不耽誤當,錢還不耽誤撈,連後八輩子的事兒都安排好了。”她說著撥拉一下曹曉林,“曉林呀,你可要看明白呀,看沒看到那些退休的老頭子,都是當過市長、書記的,現在連要個車都費勁。聽說那個老王市長前天去市醫院看病,不是有權那時候了呢,進醫生辦公室坐下就要開這營養藥那滋補品,醫生開完處方,他去取藥,藥劑員讓他交款,他說記賬,藥劑員說記賬得院長批準,院長說現在都承包了,有製度,不交款不能取藥。你猜怎麽樣,這個老王市長從三樓院長辦公室出來,踢了門口的痰盂踢紙簍,丁啷啷,咣當當,從三樓一直踢到一樓,誰理呀……”

  “別說了,別說了,”曹曉林仍覺得心裏很煩躁,“我比你看得明白,也不是沒琢磨,隻是有那賊心,沒那賊膽,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呀!”

  “什麽一萬萬一的,那麽倒黴!”倪莉莉認真地說,“照你這麽說,我覺著,羅書記黨代會上一過關,能靠就靠他,要是靠不上呢,恐怕你的好日子就不多了,我看能撈就撈點兒!”

  曹曉林低著頭不吱聲。

  “曉林,你看這樣行不行,”倪莉莉說,“你是黨群副書記,還得靠管幹部撈摸點兒,我給你定個四項基本原則你看怎麽樣?”

  曹曉林問:“什麽四項基本原則?”

  倪莉莉說:“一個是收真能提拔起來的幹部的錢,收這種禮把握,不會出事兒;第二呢,要是有人把錢送來了,沒提拔上咱再返退回去,釣他們送錢,就得在提拔前。你沒看嗎,現在這人,比他媽的泥鰍都滑,提拔完了,有的就沒事了,要不就是該送一萬隻送二千了;第三條,我想想……是什麽事……”她皺一下眉頭,“對,這第三條就是送和收必須是唱‘二人轉’;第四個是,來送錢的,千萬不能說話,要裝啞巴收下,聽說有的帶錄音機,感到不說句話不行了,手裏接錢時嘴上也得說,不要不要,我們家從來不收人家的東西……”

  “啊?”曹曉林瞧瞧眼前的老婆,有種陌生的感覺,“你什麽時候琢磨出這麽多鬼道道呢?”

  倪莉莉撇撇嘴:“什麽時候?你以為你這老婆自給呢?你當上這個黨群副書記以後,我就在琢磨……要是沒錢,這市場經濟越來越厲害,將來沒有錢就是個完呀!你聽說過嗎,鄉裏有不少老百姓就是因為沒錢看病死在家裏……”

  “行了,行了,”曹曉林一閃念說,“你就是跟你那個在南方縣裏當組織部長的妹夫學的!不過,這事情可得萬萬小心呀,可不能打著我的旗號瞎整!”曹曉林說出這話,憋悶的胸膛裏似乎有點兒透氣了。

  倪莉莉見曹曉林不像過去那樣,自己一說這種話他那兒就死堵死擋,心想,我這口子可算是有點兒看透紅塵了,以前倒是背著他釣了點兒紅包,這回,有他的配合,我可以多找機會大撈一把了。她一下子抱住曹曉林的一隻胳膊說:“曉林,你是咱祖墳上冒著青煙長出的搖錢樹呀,要是能攢夠咱這輩子和下兩輩子的,後兩輩就得燒高香把你當祖宗供起來了!”

  “幹什麽還要管後兩輩子的呀?”曹曉林一皺眉頭,“這事兒,得知足者常樂呀!”

  倪莉莉笑笑:“子孫子孫嘛,子子孫孫一根筋。”

  曹曉林眼睛一閉,身子往沙發靠背上一倚,顯出一副疲憊的樣子。

  “喂,我說曉林,”倪莉莉搖晃一下曹曉林的胳膊,“有個發小財的門道,我想和你商量商量,怎麽樣?”

  曹曉林懶洋洋地睜開眼:“什麽發小財的門道?”

  “我想,我想--”倪莉莉說著把臉往前湊湊說,“我想讓你住院割一下屁眼子……”

  曹曉林搖搖頭:“做痔瘡手術?”

  倪莉莉點點頭。

  “現在又沒犯病,”曹曉林搖搖頭,“我好好的做什麽手術呀?”

  倪莉莉爭辯:“你那玩意兒哪年不犯兩次?犯起來就疼得死去活來直冒汗,忘了?”

  曹曉林明白她的用意,不吱聲了。

  倪莉莉大侃起來:“我的意思你明白不?就是要離春節遠一點兒割這一刀,春節還能收一茬。你就得做這個準備,羅書記選上書記不會再讓你管幹部的,或者是計市長看出你不好好給他幹,這根鋼絲繩開始挾製你。那時候,你再想撈點都不容易了!”她笑笑又說:“曉林呀,你挨這一刀,又不傷筋動骨,也就是疼那麽一陣兒,我一分一秒不離地陪著你。我算了,割這一刀,一住上院少說能收二十萬,這也是為咱子孫後代造福呀……”

  曹曉林哭笑不得。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