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十七章

  計德嘉剛進辦公室就有人打來電話,說羅冬青下鄉前在市賓館門口擺出了一副包公的樣子,辭退了辦公室安排的所有隨從人員,隻帶史永祥和小高走了,並細細說了羅冬青登車前定的那三條。他聽到這裏暗暗好笑,是第一次從內心裏笑出了對羅冬青的鄙視;省委書記親自點將安排來的這個一把手,不過是官場幹部中犯幼稚病的那夥裏頭的。我計德嘉已經擺脫幼稚病十多年了,他羅冬青才剛剛起步,有點官場資曆和經驗的人,誰不知道,刹公款大吃大喝風、文山會海風、領導下基層前簇後擁風、公車私用風,甚至還有什麽婚喪嫁娶大操大辦風等等,風一陣雨一陣,文件沒少發,規定沒少做,怎麽樣?還不是愈演愈烈。當然,有人吵吵一陣兒就好一點兒,維持不多久就又抬起頭了,而且一次比一次抬頭嚴重,按醫生的話說,這已成官場的幾大頑症。隨著這頑症越來越頑,唬吵吵刹這風的人也就在這頑症中逐漸降低了威信……好,你羅冬青就整吧!那就重蹈前任書記的覆轍吧!

  他想到這裏,又隱隱覺得這個羅冬青和前任市委書記大有不同,在他的“幼稚病”和唬吵吵裏,閃爍著一些超人的小智慧,比如那番“就職演說”就有咄咄逼人之勢,會咬理不說,還有著超出一般人的表達能力。從在羅冬青任職宣布大會上開始,他準備憑著省委組織部和地委領導要以老帶新的光環,再憑借著在元寶市經營多年的市場,以說了算的身份,不從職務上而是從實質上壓他一頭,看來硬那樣搞下去一下子僵住了,上邊還有個省委書記。他深深吸了口氣又呼出來,腦子裏旋出了四個大字,那就變變策略--以退為守。

  他拿過桌上擺放的“關於對尤熠亮違紀違法情況的調查及處理意見”又翻了一遍。昨天下午,曹曉林就把這份報告送來了,當時就認真看了一遍。共分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違紀違法的基本情況,所說違紀是指酒後駕車,所說違法是作為黨員領導幹部無理打人。第二部分是處理建議,給尤熠亮黨內嚴重警告,撤銷職務,對脅從的司機給予換離崗位,到隊後勤燒鍋爐兼打掃衛生,留職察看二年,以觀後效;在這些處理意見後麵還有兩點建議:一是先由紀委討論形成意見,然後提交市委常委會研究決定;二是召開幹部大會公開處理。第三部分主要是以此引起的教訓及思考。這一段最長,大題套小題也最多,他第一遍看時,就沒有認真看,這次又翻了翻,掃了一眼題目,無非是對執法隊伍開展教育、整頓之類。他雖然不看,但對曹曉林這一部分寫這麽多很滿意。這份材料後邊還有一些小小的附件,有尤熠亮和司機的檢討書,有調查核實證言,這類材料厚厚的一小遝子,包括尤熠亮和司機駕車前在哪裏喝的酒、喝多少的證言,公安局收發室老頭等的證言材料。材料很細,很規範,內文中每塗沫的一點地方都有出證人的紅手印。就這份材料來說,他已無可挑剔。這些年來對曹曉林滿意就滿意在這個地方,他一旦了解了你的意圖,做起事圓起場來,可以說是天衣無縫,哪怕針鼻那麽一點點窟窿和漏洞,都能夠巧奪天工,堵得嚴嚴實實,保證不漏氣不透風,所以才覺得沒白提他。如果自己能當市委書記,曹曉林是最合適的市長人選。

  他昨天看了一遍,之所以沒簽署意見,思忖好一陣子,就是沒掂量好批給誰,怎樣批。按常規應該批給羅冬青,請他閱示,又一想,通過這兩天接觸,羅冬青處理問題有些破常規的“小新彩”,雖然自己覺得已很周密,讓他閱示,他就要認真看和簽批意見,難說他從字裏行間弄出點什麽東西,來個“小新彩”,自己就不好再駕禦和周旋了。考慮再三,終於在閱文的領導簽批意見一欄裏寫上了這樣一個既有肯定性又有牽製性的意見:“曉林同誌:這份調查與處理意見既體現了求真精神,又體現了從嚴治黨的方針,同時還體現了市委對犯錯誤幹部的‘懲前毖後,治病救人’的關懷,所提教訓與思考我都同意,請轉呈冬青書記,如無異議,請抓好落實。”在落款名字和年月日時,他使勁壓了壓筆尖,顯得色濃筆重。

  這個小小批示裏,涵括了計德嘉要說又不能直說的意念,在“求真精神”下,應是對“偷梁換柱”的掩蓋式定論;“體現了從嚴治黨的方針”,是在表白,他計德嘉對這一醜事是多麽堅持原則;“懲前毖後,治病救人”本是句老生常談,計德嘉在這兒的用意可就非凡了,現在不少幹部喜歡討好,不願意也不敢得罪人,這樣認識,既給羅冬青一個台階,是為了幫助犯錯誤的幹部,而不是一棒子打死,也給自己留個台階,一旦還要在這個官場上經營,也別太委屈了尤熠亮,適當時候再給個合適的安排……

  計德嘉把簽批完的報告往旁邊一推,暗暗讚歎,能理解自己意圖又能辦好心裏的事情的在元寶市隻有曹曉林一個人,借這次黨代會的機會,要想達到暗算的目的,也隻有讓曹曉林去操作。想到這裏,他突然產生了一種沉重和灰暗感,人代會落選的幹部不乏其例,要想黨代會上讓市委書記人選落選,卻屬少見,而且難度很大。因為他要通過代表選出市委委員人選,隻要進入委員人選再下榜就不可能了,委員中再選常委就更集中了,這些委員多數是市委、市政府和公檢法等部門的領導,這些人都很敏感,一有暗示或動作就會察覺,這些年,難說平時沒磕沒碰他們,這樣的大是大非問題是不能有絲毫暗示的。所以,必須在委員上就落榜……倘若順利當選,一屆就是五年,那時自己就是五十四五歲的人了,按著現在一再提倡幹部要年輕化的要求,即使羅冬青不再任市委書記,這元寶市一把交椅的位置也就沒自己的事兒了。

  他想到這裏,立即拿起電話打到秘書科,請通知曹曉林副書記立即到自己辦公室來一趟。

  曹曉林接到電話很快來到了計德嘉的辦公室,一進門就問:“計市長,找我有事?”

  “你請坐--”計德嘉顯得很客氣,但,還是那副老神態,輕輕點了點那份剛簽批完的材料說,“曉林同誌,我認真看了這份調查報告,很認真啊!從文章結構到政策性把握,都看出了你在政治上的成熟,也體現了你對工作、對事業的高度責任心,這樣的事情隻有你來處理我才真正放心……”

  以往,曹曉林按著計德嘉的意圖辦完一件事後,有明的,也有暗示的讚許,從來沒有過這麽高度,曹曉林聽了不但沒有過去受過一般讚許時的高興,心裏反倒有一種空蕩蕩、沒邊沒沿的感覺。單憑話語是絲毫聽不漏的,從他那偶爾的微妙神情和一些動作中,曹曉林已看出這位久經官場的計德嘉已經感到了羅冬青的棘手,看出他那要當一把手的天空裏有了暗灰的顏色。這番超常讚許的話,看出了對這份活非常滿意,也看出了計德嘉是在這掛馬車上繃緊拴自己的套繩。

  曹曉林笑笑:“計市長過獎,我能做好一點事兒,應該說是你多年栽培的結果。”

  “不能全這樣說,你個人的政治素質很重要。”計德嘉對曹曉林的話表示滿意,轉了話題說,“曉林,還有件更重要的事情等著你去完成……”

  “計市長--”曹曉林的心一下子繃緊了,一時猜不出他又要讓自己踩一條什麽樣的鋼絲繩,迫不及待地問,“什麽事?”

  計德嘉直瞧著曹曉林說:“這黨代會的策劃安排你該心裏有數了。”

  曹曉林稍鬆了一口氣,這裏的謎意他是向自己透露過,不知他有些什麽新的考慮:“計市長,你就指示吧。”他的心神開始緊張起來。這已經是摸透的常規了,屬於老謀深算一類的事情,自己的這位上級從來不直言,也有規律,那就是先考慮敗露之後,怎麽把他摘出去,能左右逢源,而布置時,在他的大規律下,有的時候聽話聽音,有時是反話正說,有時又正話反說,有時還配有語氣輕重,臉色陰晴,眼神明暗,聲音大小,來判斷他要求做這件事要加大的力度。沒有像曹曉林這樣精明十勤奮十巴結是難以勝任做計德嘉得心應手的助手的。每遇這種情況,曹曉林都全神貫注,像釋謎一樣聽著,隻是聽,稍不留神就會掉出軌道。

  計德嘉目光不打彎地正視著曹曉林說:“曉林同誌,你是清楚的,這屆黨代會因為市委書記人選問題,客觀上造成了時間緊、任務重的現實。羅書記剛來,不了解情況,開好這屆黨代會,還得靠我們這些老同誌。這些老同誌中你是分管具體籌備工作的,能否開成一個順乎民意的大會,這一重任就曆史地落到了你的肩上,如何掌握開好大會的主動權,可要有番精心的謀劃和辛苦的工作……”

  曹曉林暗暗釋謎,那不打彎的目光表現他的心聲,是要背水一戰,下邊一段話是借羅冬青剛來不了解情況,要暗中掌握這屆黨代會選舉的主動權。

  計德嘉一轉目光,清冷著臉說:“把基層代表選好至關重要,要把那些真正有戰鬥力、發揮先鋒模範作用的黨員或黨員幹部選成代表……”

  曹曉林見計德嘉話要藏深,急忙說:“計市長,你能不能舉舉類型,以免我操作時有誤。”

  “你比如說,這麽三種類型不可忽視,”計德嘉爽快地說,“第一種,像啤酒廠的王廠長,廠子雖然眼前不景氣,遇到了計劃經濟轉軌交叉中的暫時困難,但畢竟是為市裏做過貢獻,不能傷這些人的心;第二種呢,就是像已當巡視員還沒有退休的老教育局長戰洪生這樣德高望重的老幹部,上屆是代表,不能因為要退休了就冷人家的心;第三種,就是市委重點培養成長起來的那些幹部……”

  這個謎底最好破,曹曉林一下子就百分之百領悟了,啤酒廠王廠長是因為羅冬青去檢查工作,反其道而行之做出了決定,對羅冬青有逆反心理;教育局的戰洪生與計德嘉關係不錯,主要是他在市裏是一大家族,在各機關當幹部、在各部門當頭頭的,有一百二十八人,計德嘉說選為代表的意思之外還應選些他的親屬;所說市委重點培養過的一些幹部,主要是計德嘉親自點名、能對他感恩戴德的那一部分……這些人能夠當代表,就能掌握選舉工作的一大部分主動權。

  計德嘉口氣剛硬地說:“你要掌握,在代表名額分配的時候,就要注意照顧到這方方麵麵,使代表真正具有廣泛的代表性,有的可以戴帽下名額,還有個關鍵問題就是要把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的班子搭好,必須是能領會意圖,真正和組織上保持一致的……”

  曹曉林明白這剛硬的口氣,是要讓他把這一條作為硬措施抓好落實。

  計德嘉由口氣剛硬突然變得聲音柔和而臉現笑容,“我要說的就這麽些原則,以後就不要再請示我了,多請示羅書記,他是市委書記嘛。這次選舉,就是要產生市委新一屆班子成員嘛,請示他也不過是個走過場,他不了解情況,主要還是靠你來運作。”說到這兒,他笑得自然,又似深沉,“曉林,這次選舉非同一般,咱們可要和省委、地委保持一致呀,選舉成功了是對省委、地委,也是對自己負責呀……”

  曹曉林完全明白了,如果說羅冬青剛來報到時,在省委組織部長和地委領導的攛弄下,計德嘉在自己麵前表現的那種既躊躇滿誌又焦躁憂慮,是在醞釀一個謎語的話,現在已經醞釀成熟而且把謎底暗示給了自己--要通過選用心腹做代表,把羅冬青在選委員時就選掉!曹曉林心想,計市長那一笑,可是笑裏藏刀,什麽要為省委負責呀,還不是為自己拴好了一根難走的鋼絲繩!所說“也是為自己負責”是在暗示,羅冬青被選掉,我計德嘉能當市委書記時,你曹曉林仍然是市長人選……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