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九章

  羅冬青走出會場的時候,史永祥已提前走出調來一號車在門口等候了。他將羅冬青迎進車坐好說,離午飯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請他去市委大樓認認辦公室的門。羅冬青應允了,越野大吉普直奔市委大樓駛去。

  史永祥隨身進了書記辦公室,順手把門一鎖,驚喜若狂地使勁拍一下羅冬青的肩膀說:“太棒了,我的書記,你的就職演說太棒了,我聽著聽著激動得把手掌都要鼓腫了,現在還有點疼。”他搓搓手接著說,“走出會場的人,我聽到了,沒有一個不讚揚的。你還是在校時那個風格,講話出口不凡,從不落俗套,最能借題發揮,辦事出眾,不過水平更高了,更藝術了,難怪三年改變了清江縣的貧困。新來的省委書記梁威有眼力,有眼力!”

  “誇張了吧,”羅冬青已體會出就職講演的成功,心裏很興奮,特別是在這麽一種異常複雜的情況下,能借題發揮取得這麽好的效果,第一次自己對自己滿意,“這不過才是個良好的開頭!”

  史永祥一甩胳膊:“嘿,我就相信這個開頭,萬事開頭難嘛!前任市委書記卞宏遠就是開頭沒開好,雄心勃勃地要燒好三把火,結果引火燒身了,沒到半年就蔫退了。”

  羅冬青隨著史永祥一起坐在會客間的沙發上關切地問:“燒哪三把火?”

  史永祥說:“公款大吃大喝,黨員幹部家庭婚喪嫁娶大操大辦,掃黃。我真擔心你最後那段說明帶出幾句要狠狠打擊賣淫嫖娼、色情服務呢!開始就燒火,重蹈卞宏遠的覆轍,我白為你捏了一手心汗,白白浪費了感情……”

  “永祥,”羅冬青站起來在沙發前走動著說,“這三大醜惡現象幾乎成了社會的頑症,刹公款大吃大喝風從七十年代以來,大約三十多年了,刹領導幹部家婚喪嫁娶也有二十多年了,掃黃是近十年多的事情,時起時伏,確實是群眾深惡痛絕的熱點問題。治理這些東西,開始就沒從根上治好,就像要用老鼠藥去滅老鼠,藥力不夠,一下子沒藥死,還用這種藥去藥,那老鼠反倒有抗藥性了。現在看來要根治,必須選擇一個切入點,選準時間,研究一套很好的根治辦法……”

  “什麽辦法?”

  羅冬青站在他麵前:“隻是不能用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種辦法,你想,這些醜惡現象盤根錯節著很多關係,治不好反倒跌進去……”

  “任其泛濫?”

  “那怎麽能呢?不能不治,也不能把它作為一個新上任幹部的切入點去治。先抓住一個大的切入點;切出名堂以後,選擇適當時機,適當辦法,再作為小切入點,一刀除根!”

  史永祥忽地站起來,高興地說:“我明白了,就是你剛才就職演說說的前進--!”

  “對!”羅冬青一甩手,昂揚地說,“研究經濟發展戰略,頭拱地也要先把經濟工作搞上去,等經濟健康穩步發展了,基本實現富裕了--富裕是個大前提,在有了這個大前提後,即使偏激過分點去治理,也無礙大局……”

  “好了,好了,我的頂頭上司!”史永祥說,“我算服了,思路就是和他們不一樣,喂--胡書記說的換屆選舉呢?”

  羅冬青堅定地說:“別看是涉及到我能否站住腳的問題,也隻能當大事來抓,而不能當成壓倒一切的重點來抓。經濟,經濟,就是要千萬百計把經濟發展上去!”

  “冬青,”史永祥說,“剛才那番講演那麽精彩,大腦已經經過了一番勞累和興奮,讓大腦休息休息吧,不談牽扯神經興奮的話題了,進你的辦公室裏間看看。”

  羅冬青走進一看,一切都準備妥當,這個辦公室已經以新麵貌在迎接它的主人了。

  “喂,我說冬青,”史永祥想起了一個納悶的話題,“誰這麽湊趣,還往台上給你遞了個條子?”

  羅冬青剛想坐到辦公椅上,一下子轉過身來:“我在那裏洗頭的時候,旁椅上坐著兩個形貌比較有特征的,一個大腹便便,一個年齡不大,留一撮小黑胡。美發的老板大概是想拉我做常客,賣弄到他那裏去的人層次高,說一個是建委主任,一個是建築公司總經理。”

  “你這一說我知道了!”史永祥有把握地說,“一個叫齊貴山,一個叫房小虎,這兩個都是計市長的得意門生。計市長抓城市建設,他倆是出了力的,一個是全地區的特等勞模,一個是全市的特等勞模。不過群眾也有反映,說他們借抓城市建設大撈了一把……卦仙還編歌說:幹部要想富,快快抓建築。給別人築幢房,給自己築墳墓。”

  “噢?這麽巧,碰上了這麽要害的人物……”羅冬青想起了一件事,梁威書記談話時曾交給自己一封信,落款是市委機關幹部,反映的就是這個問題,揭發得很尖銳,信裏提的就是齊貴山、房小虎,還有計德嘉,一再囑咐隻是密切注意線索。他立刻就判斷出,寫那個條子的非他倆莫屬。“當時我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遇上這麽兩位要害人物,現在看來,寫條子的人是有目的的。”

  “冬青,你是先發製人了!”史永祥舒心地說,“這個小地方,這頭跺腳那頭能聽響,你不來這一下子,說不定一兩天就滿城風雨了!”他說完後,也當嘮閑嗑,“你到的哪個美發中心?”

  羅冬青回答:“在太平街,大概是叫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

  “哎呀,真有你的!社會上傳說,那裏是有名的色情窩,還說是公安局某某某給那裏當後台。都這樣說,誰也沒有證據。”史永祥詭譎地一笑,“喂,你能不能把那個條子給我看看,讓我琢磨琢磨!”

  “好吧。”羅冬青往辦公椅上一坐,順手掏出了那張條子。

  史永祥接條子一看,皺了眉,腦裏生起了一個疑點:“我倒不相信你去那裏幹壞事,也不相信你邁步進去前就有什麽動機,是不是一見到那位漂亮的白華小姐就洗了頭,也想讓她給你按摩按摩,偷偷享受享受呀?”

  這一下揭準了羅冬青的傷疤,他的臉刷一下子紅了。這老同學直炮筒子,子彈瞄得準,在黨校時就常這樣直言不諱。他連連搖頭:“沒那麽嚴重,沒那麽嚴重……”可是也沒完全否認,他知道,有了實話,才能繼續換來這位老同學、也可以說是當年摯友的真心。

  “沒那麽嚴重也是有點,好歹你是坦白了!”史永祥走近桌前敲敲桌子說,“我的老同學,我相信,你是一刹那先控製住自己了,要是真的有一點點,可就完了,好險啊!”他說完放鬆了口氣,“真感謝你還像當年那樣對我坦率!”

  羅冬青站起來,臉紅過之後便是更加自然輕鬆:“我也真感謝身邊有這麽個直炮筒子,以後會經常向我開炮。讓我保持清醒頭腦,簡直太好了,永祥--”羅冬青說著站起來緊緊握住史永祥的手說,“有人說,我們黨內所以能產生一些腐敗現象,其中一條主要原因就是目前我們國家法製不健全,執法缺力度,對權力缺乏有效的製約機製。如果這話有些道理的話,我身邊有你這麽個直炮筒子,那就可以不生腐敗,多生勤政,加大馬力前進啦!”

  兩人都放聲大笑起來。

  史永祥主動鬆開手說:“過去,你有你的聰明智慧,當然也包括小聰明、小狡猾,有靠聰明智慧成大事的時候,也有小聰明、小狡猾誤大事的時候;我有的直炮筒子放大炮擊中目標的威力,也有炮線過直壞事的時候。咱倆就一如既往,互相製約,共同向著目標--奮鬥!”

  兩人談了一會兒,見午飯時間已到,一起乘車向賓館駛去。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