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八章

  市會議中心。宣布羅冬青就任市委書記的幹部大會就定在這裏進行。

  這是在市賓館內與正門相對,拆掉後牆重新接續的一個大禮堂,非常現代化,大理石地麵,高級隔音材料,進口音響設備,漂亮美觀的小沙發椅和長條桌,把這個能容一千多人的禮堂裝點得富麗堂皇,從施工到裝修都是在計德嘉指揮下進行的。其實,它的名堂叫多功能廳,掛兩個招牌,開會時就走這個前門,豁亮的“元寶市會議中心”牌匾懸掛在廳門上沿;晚上夜幕降落後,這個前門一關,再開賓館後門,那個門口霓虹燈閃閃,禮堂裏的桌椅一撤,又成了夜總會。

  昨天晚飯後,市委辦公室、市政府辦公室,還有市委組織部,這三家通知會議的權威單位,共二十多部電話分別向各單位發出了緊急通知,對參加會議的人員、參加會議的時間都做了嚴格要求。這是近幾年來以市委市政府名義召開的一次市內領導幹部參加人數最廣、通知要求最嚴的一次大會。按照省委組織部嵇部長先提出的建議,這個會議由市五大班子成員,人大、政協、紀委內設機構主要領導,各委辦局、市直各單位主要領導,各鄉鎮黨政主要領導參加就行了。問題就出在地委胡書記提出讓計德嘉主持會議並在會上講一講,這就使計德嘉從一時的委靡中振作了起來:是的,是要講一講,特別是全市哄哄自己要當市委書記已經滿城風雨,突然間,殺出來這麽一匹黑馬,不光是講一講,還要好好講一講。省裏派來的前任市委書記怎麽樣?不也是來勢洶洶嗎?終了還不是個蔫退!計德嘉是有這個信心的,要講,要講出威嚴,要講出形式上不是而實質是一把手的形象來!計德嘉提議,省、地領導,特別是像嵇部長這樣的省委領導,來一次這個偏遠的地方不容易,請副科級以上幹部,包括科級以上的“員”,都參加會議,請嵇部長就幹部隊伍建設問題作作指示。胡書記一應和,會議的規模就大起來了。計德嘉見省、地的領導都同意了他的意見,就不怕會議規模大,又提議副處級以上的離退休老幹部也參加會議。會議通知早八點準時開會,剛到七點鍾,那會堂門前,市委辦、市政府辦、市委組織部的幹部就擺好簽到桌等待有人進會場了。到了七點半鍾,就開始稀稀拉拉有人來了,七點四十分至五十五分到了簽到高峰,連續十多分鍾,幹部們簇擁著進了禮堂,很快,樓下和小半截子探空的樓上也很難再找到空位子了。

  “丁零零,丁零零……”

  預備鈴一響,會場頓時肅靜下來,接著,從台幕右側,走出了到主席台就座的領導。其實不用介紹,大家一看主席台上的牌名,就認出了常在電視裏看到的嵇部長和胡書記,除了計德嘉和曹曉林之外,那個中等個兒穿夾克衫的陌生麵孔,就是牌名上寫的羅冬青--新任市委書記了。當然,台下多數目光先是注意著他。企望的、懷疑的、無所謂的……

  一些有心的幹部注意主席台時發現,還缺一名副書記,隻有了解內幕的人才知道這裏的微妙。

  “同誌們靜一靜,現在開始開會!”計德嘉朝麵前挪挪麥克風,麵容端莊,神態泰然,語氣凝重,“市委、市政府召開的這次大會非常重要,主要內容是省委領導來宣布我們元寶市委主要領導的安排問題。下麵就請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嵇文斌同誌宣布省委重要決定,並作重要講話。”說到這裏,他帶頭鼓掌並放大了聲音,“大家歡迎!”

  全場響起了一陣熱烈的掌聲。

  嵇部長稍稍欠身鞠個躬,首先宣讀了省委組織部關於羅冬青任元寶市市委委員、常委、市委書記的任職決定,繼而,開始了這些會議公式化的講話。

  嵇部長開始了公式化的開頭語:“省委認為,羅冬青同誌是元寶市委書記的合適人選,這樣安排,是對元寶市領導班子的加強,也是進一步調整元寶市市委領導班子的年齡結構,是使年輕幹部脫穎而出的需要。”

  嵇部長接著便是填鴨式的介紹:“羅冬青同誌一九六〇年十二月生,原籍山東省,一九八五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經濟管理係,畢業後分配到省委政研室工作,先後任科員、副科長、正科長、副處長、清江縣委副書記、清江縣委書記。”

  嵇部長很快又轉入了格式化評價:“羅冬青同誌政治上成熟,立場堅定,能認真貫徹落實黨的路線方針政策,思想解放,改革意識強,熟悉經濟工作,尤其熟悉農村經濟工作,具有帶班子和宏觀駕禦一個地區局麵的能力,在清江縣的水田開發、發展鄉鎮企業、實施扶貧工程上做出了積極貢獻。”

  嵇部長最後是模式化的提希望:“省委希望羅冬青同誌要盡快進入角色,多深入實際開展調查研究,帶領一班人學好用好小平同誌理論,堅持實事求是的思想路線,不辜負省委的希望,帶領元寶市委一班人紮紮實實地搞好兩個文明建設,為省委召開的擴大會議提出的各項任務做出應有的貢獻。省委同時希望元寶市五大班子的領導幹部以及在座的各位同誌要積極支持羅冬青同誌的工作……”

  嵇部長講完後,會場竟一片寂靜。計德嘉忙把雙手伸向頭頂鼓掌,引出了一片掌聲後,接著說:“同誌們,下麵,讓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地委書記胡曉冬同誌作重要講話!”

  胡曉冬略微起起身,很有風度地將右手頻頻招示幾下,掌聲落後,亮著嗓子講了起來:“同誌們,首先,我代表地區黨委堅決擁護省委的決定,並按著省委的這種安排,切實抓好元寶市市委班子的建設。剛才,嵇部長代表省委作的指示很重要,希望元寶市委要認真抓好貫徹落實。嵇部長講話涉及到的,我就不再重複了。下麵,我代表地委提三點要求:一是要切實做好市委班子的換屆選舉工作。現在算,十月份已過去一周,省委明年二月下旬召開黨代會,元寶市要在這之前召開完市的黨代會,以便選出出席省黨代會的代表,這就有個時間緊、任務重的問題。又加上羅冬青同誌新到任,要熟悉情況,這就有個調查研究的過程。羅冬青同誌必須緊緊依靠老同誌,老同誌也要積極支持羅冬青同誌把這件事辦好……”

  計德嘉聽得入神人情,心裏感激不盡:還是胡書記關心支持自己,講這一點就已經說明,他不僅給了自己暗示,還在為暗示做潛移默化的工作。

  “二是要做好農村的社會穩定工作。由於土地二輪承包引發了一些矛盾,一定要層層建立責任製,一級抓一級,做好穩定工作,確保不出現去省和進京上訪,把矛盾化解在基層。三是要抓好擴大開放工作,主要是要發揮口岸大橋的作用,注意創造良好的外商投資環境……”

  “最後,就省委對元寶市市委書記的配備問題,我再談一點個人意見。”胡曉冬不再低頭念稿(或許台子上放的是份講話提綱),兩臂一支,雙手很自然地揉搓了幾下,開始了即興講話,一副放鬆的架勢和神態,“可以說,省委做這樣的考慮和安排,是經過認真考慮和調查……”他把“調查”兩個字說出口以後,覺得似乎欠推敲,很快改口,“或者可以說是充分考慮和醞釀,事先就征求了地委的意見……”

  胡曉冬說到這裏,稍一斜臉瞧了瞧嵇文斌。嵇文斌雖然點了點頭,心裏卻在畫問號。據他所知,羅冬青來這裏任市委書記,是梁威書記在書記碰頭會上提出來又讓自己進行了解、對羅冬青的情況考察後才決定上會的,怎麽能有事先征求地委的意見這一種說法呢?可能,也可能是梁書記直接打了電話,或者是通過黨群書記征求的意見,不管知道不知道,他也要點點頭,逢場作戲。這種逢場作戲對自己是隻有好處沒有壞處,倘若不點點頭認賬,或者還要問一問誰征求的,那不太有失常委、組織部長掌管幹部大權的形象了嘛!

  胡曉冬一改這種會議講話的俗套,大講起來:“同誌們剛才都聽到嵇部長講了,省委這樣配備幹部,除基於對元寶市市委班子的加強外,重要的問題是調整這個班子趨於年齡偏高的結構,讓年輕幹部脫穎而出。據了解,羅冬青同誌是我們省內地廳級幹部中最年輕的幹部,在清江縣政績突出,不能懷疑有帶好這個班子的能力。那麽,計德嘉同誌任市長已經四年多,負責市委全麵工作也一年多了,也不能說不稱職,同樣是政績突出。僅‘負責’這一年來說,地方財政收入、國內生產總值的增幅名列全省三十多個地、市和八十多個縣前五名。那麽,省委為什麽還要這麽安排呢?我理解,這樣新老一搭配,就是通過新老互相學習促進,年輕的優了再優,老了的貢獻了再貢獻。這就需要:年輕的要尊重老的,老的要支持年輕的,老的要學習年輕的,年輕的要學習老的;年輕的尊重了老的,就是接受了老的支持;老的支持了年輕的,就是接受了年輕的尊重……”

  “哈哈哈……”

  會場突然爆發出了一陣哄笑,這胡書記怎麽像說繞口令呢?他曾是元寶市的市委書記,大家很熟悉他,過去說話不這樣啊。

  “你們笑什麽呀,”胡曉冬很自然地笑笑,“聽著像繞口令吧,其實這是個辯證統一的關係……”

  他不這麽說不要緊,說到這裏,大家哄的一聲又笑了。台下不少年紀稍大一些的幹部,讓他這麽一“辯證”,想起了“文化大革命”中學哲學熱潮時那個辯過來辯過去的典型詞句:壞事可以變好事,好事可以變壞事。辯證來辯證去,簡直弄得辨不清這“好事”和“壞事”放在一個天平上的價碼,究竟是誰輕誰重了。胡曉冬把老幹部、年輕幹部這麽一辯證,辯得這兒一調班子鬧不準將來決策時誰當班長了。

  台下這麽一笑,胡曉冬也覺得表達不夠得體,匆匆結束了講話。在計德嘉的示範下,又是一陣掌聲。

  “同誌們,方才,省委常委、組織部長嵇文斌同誌和地委書記胡曉冬同誌分別作了非常重要的講話,”計德嘉說,“我作為大會的主持人,應該最後說,決定宣布完了,嵇部長和胡書記的重要講話講完了,我要代表五大班子對省委這一決定表個態……”他說著一側臉向胡曉冬示意一下:“這樣,我就得先說,請羅冬青同誌最後說。”

  胡曉冬會意地微微點了點頭。

  這時的計德嘉距心潮澎湃已經不缺多少浪花了,主持這個大會,大會產生的情緒,使他心裏隱隱有一種還在掌握著元寶市方向盤的感覺。

  台下已經不像開始那樣肅穆井然了,竊竊私語、交頭接耳的已經不在少數。坐在靠太平門旁邊最把頭一個椅子上的建築公司總經理房小虎似乎從省、地兩位領導講話中和從計德嘉的神態口氣裏悟出了什麽門道,心裏暗暗琢磨道,計市長這個人是特夠哥們兒又講義氣的,就拿對曹曉林、尤熠光來說吧……對,立功的時候到了!本來對自己就不錯,一定要借這個機會再錦上添花。想著想著,他拿出筆又掏出兜裏的小筆記本,噝啦撕下兩頁,分別寫了兩個條子疊好,委托站在太平門旁的一位服務小姐說,上麵一張給計市長,下麵的一張給新來的羅書記。小姐點點頭,乖乖地辦去了。

  羅冬青細聽著每位領導的講話,觀察著台下幹部們的情緒動態,心情亂了,心緒亂了,亂了又清,清了又亂,已經感覺出了這個宣布大會格外的味道。

  計德嘉的精神顯得很振作:“同誌們,我代表市五大班子完全擁護省委的決定,並要認真落實好省、地兩位領導同誌剛才做的重要講話。省委能把培養重點年輕後備幹部的戰略舉措的具體任務落實給我們元寶市,是省委對我們的信賴(聽胡曉冬和他這麽一講,下邊聽來,好像羅冬青在這裏任職鍛煉一段,還要當什麽大官兒似的),我個人要積極支持羅冬青書記的工作,主動維護班子的團結……正確處理好胡書記批示的那個辯證關係……羅冬青書記的政績、能力早有所聞,我們除擁護支持外,還應該感謝省委給我們派來了一個好班長……”

  計德嘉正講著,見服務小姐上來送條子,斷定肯定有什麽重要的事情,急忙打開一看,隻見上麵寫著:

  計市長:

  就是這個新來的羅書記,昨晚九點多鍾一個人進了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還進了小間,沒錯!絕對沒錯!是白華給洗的頭,按的摩,我可以用黨性保證,我可以對天發誓!

  房小虎

  匆匆於台下

  計德嘉細細一看,不錯,是房小虎的筆體。這麽說,羅冬青是從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出來後搭出租車回賓館時挨的打。刹那間,他心裏像樂開了花,看來,這個羅冬青是個色性鬼,也不是省油的燈,一定是覺得新來乍到沒人認識,去偷偷瀟灑去了,又是白華洗的頭,按的摩,這叫異性按摩,上級文件有規定,這是不允許的……他心裏有點發癢得坐不住了,想馬上就去找白華,再找房小虎弄個水落石出,即使沒有過大格的事情,傳出去也會大大降低這個新任市委書記的形象。

  “令人不能容忍的是--”計德嘉一下子變得聲嚴色厲起來,“羅冬青書記昨晚九點多鍾從……”他剛要說“從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出來”,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不行,還是不這麽說好,於是改了口氣,“從賓館散步出來,也可以說是微服私訪吧,走得遠了一點,搭了個出租車回來,因為出租車超了一輛警車,那警車要拿出租車司機出氣沒得逞,無緣無故地打了坐車的羅書記,又是拳打,又是腳踢,羅書記去公安局找值班局長反映,又被這兩名警察扯脖領薅頭發,從公安局門口狠狠往下推,羅書記骨碌到了石階下,滿身粘滿了泥土,後腦勺磕出了一個血洇洇的大包……”

  這起爆炸性的新聞,使台下一片寂靜,主席台上的人也都吃驚地瞪著眼睛,屏著呼吸聽著。無數束目光向羅冬青投去。

  計德嘉激憤地用手敲敲主席台,放大了聲音:“昨天夜裏,我得到報告以後,立即派曹曉林副書記去公安局調查,誰能想到打羅書記的竟是市交警隊隊長尤熠亮和司機譚小平!”他說著朝坐在主席台最左側的曹曉林側側臉,很快又轉向台下說,“我已和有關領導初步商量,對這起惡性事件一定要嚴肅處理……”

  曹曉林向計德嘉示意一下,伸手要去拿麥克話筒,計德嘉順手送了過來。曹曉林說:“我說幾句:昨天晚上,已經很晚了,我按著計市長的指示,趕到市公安局進行了初步調查,基本情況就像計市長剛才說的那樣。我雖然臨時代管政法工作,發生這件事情,我應負有重要責任,在這裏,算是做個檢討,也算是向新來的羅書記道個歉……”他說著聲音一點點放大起來,“計市長把處理這件事情的任務交給我,我一定要認真地處理好。初步考慮是:第一,事後由紀委主要領導牽頭,抽調政法委、組織部、市委辦等有關部門得力幹部參加,立即開展詳細調查,寫出調查報告;第二,將報告提交市紀委討論提出處理意見,我的初步考慮,還沒有想好,也還沒有和有關領導溝通(其實,這是計德嘉的意圖。尤熠光強調,處理越重,就越對他沒麵子,以後不好收場,這樣講出去是為了先投石探路,看看羅冬青的反應),起碼要給尤熠亮降職處分,要給譚小平留職察看處分。紀委形成處分意見以後正式提交市委會討論,最後將調查報告和討論的意見,以市紀委的名義印發全市,公開通報曝光;第三,用這個反麵典型做借鑒,由政法委負責,進行政法隊伍大整頓,對素質差、不適應需要的,要停職學習提高或調整出政法隊伍……”

  “這件事情我還是剛剛聽說,”胡曉冬臉側向嵇文斌,“嵇部長,大概你也是吧?”嵇文斌點點頭,胡曉冬接著說,“我看,計德嘉、曹曉林同誌對這件發生在公安幹警身上的惡性事件很敏感,很認真,很重視,剛才曉林同誌講的意見很好,我都同意,調查和處理意見正式形成以後上報地委一份,地委要印發全地區進行通報曝光!”

  “好,我們一定照辦!”曹曉林接過麥克話筒說,“最後,我再提一點要求:由政法委負責實施,究竟采取什麽方式我就不管了。七天之後,政法係統的全體幹警必須都認識市五大班子所有領導,而且都能叫出名字,特別是人大、政協兼職和黨外成員,決不允許再有類似事情發生……”

  曹曉林的聲音未落,會場就騷亂起來,嘁嘁喳喳,議論紛紛,有的說,現在有些實權幹部太不像話了,這回算是打到茬子上了;有的說,該狠狠處分;也有的說,公安部門那幫家夥確實夠嗆,有的簡直是土匪一樣。

  “靜一靜啦,靜一靜啦!”隨著計德嘉拿過麥克話筒,會場一下子肅靜下來,“下麵請……”他話一出口,下麵就都知道下麵該請新來的市委書記講話了,可是他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本來會場已經很靜,他卻又強調:“請靜一靜!”原因是下麵給羅冬青打場子的話沒有想妥。按計德嘉遵循的禮節,主持人宣布讓哪一級幹部講話很有講究,如果是班子成員,位次排列在主持人後麵的,就說下麵請某某某同誌講話,連職務都不帶;如果純是下級,就說下麵請某某發言;如果是巡視員,或掛在各大班子後邊那一串串嘀溜當啷的秘書長、副秘書長之類,就說下麵由某某就某問題說一說。這裏就不是某某某,而是某某了。那個某某是去掉姓,隻提名字不加姓的,像是一種含蓄的親切的敬稱;那某某某的叫法,就要把姓掛上,直呼其名,這也就顯示是涇渭分明的上下級關係。還有一種作用,這直呼其名又是“說說”,對那些好出風頭、講話多占時間的來說又是一種信號製約。因為那些掛“長”的秘書們大都是搞文字出身,喜歡咬文嚼字,領導們的講話,多出於他們之手,要是讓他們“講話”,肯定會盡心,一旦講的那味讓下麵一聽和領導講的水平一樣,就無形之中貶低領導了;如果講話的人比主持人職務高,那是要請“某某”再加上職務,聲音還要大一點兒宣布作“重要講話”。按著官場上這些不成文的奧妙規矩,計德嘉理應就是用最後一種方式為羅冬青講話打場子,如果這樣說,按著胡書記講的“辯證關係”就有點自貶自了,話到嘴邊覺得有點兒苦滋滋的不願吐口。就在那個多餘的“請靜一靜”的一刹那間,計德嘉想出了一個很活泛的說法,而且為了讓大家鼓掌,特意放大聲音:“下麵,也是最後,請我們的新任市委書記羅冬青同誌作就職演說,大家鼓掌!”

  會場上果然爆發出一陣極其熱烈的掌聲,出於禮貌?出於被打的同情?出於初次見麵的新奇?出於……錯綜複雜的感情從不同的兩掌擊發中響出,在會場空間交織著響成一片,持續了很長時間。

  羅冬青正在展開台下送上來的紙條。他看著看著,心裏不禁打了個寒戰,那紙條,前沒有稱呼,後沒有落款,是這樣寫的:原來你這個新任市委書記羅冬青,就是昨晚去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的那位老哥兒,你講話時能不能講一講你是怎樣在小間裏瀟灑的,給了小姐多少小費?親了沒有?摸了沒有?幹了沒有……

  羅冬青閉上眼睛,發悶地深深吸了一口氣,暗暗罵道,流氓,簡直是政治流氓!一時,他又想得很複雜了,這一紙條,也許不是一種偶然行為,而是和台上冠冕堂皇暗藏心機勾連在一起。憑著他的政治敏感性判斷:複雜,已經不是一般複雜!一個十分危險的信號忽地在心裏升騰起來:初來乍到,要是不清不渾、滿城風雨地造出輿論去,特別是再讓那位卦仙編上一段,這工作還有個幹?

  失敗和威信降低就要從這裏開始嗎?後悔,腸子悔青般絞心,後悔不該進那個門,已覺得氣氛不對,自己怎麽還坐下來洗頭,又做了頭部按摩……

  怎麽辦呢?

  台下寫紙條的是建築公司總經理房小虎,他看出了羅冬青正煩亂焦躁,暗暗幸災樂禍起來。他回頭瞧瞧,湊到建委主任齊貴山坐位旁,讓別人串走,悄悄地把嘴貼在他耳朵上說了傳到台上條子的內容。

  “壞了,壞了,”齊貴山一聽,臉色頓時有點青了,“你弄這個把戲,是他媽的徹底暴露目標,把我賣出去了……”

  房小虎撇撇嘴:“別在那裏給我故弄玄虛了好不好!”

  “他媽的,我怎麽故弄玄虛了?”齊貴山十分不滿,“剛才,我也認出這個羅書記就是昨天晚上在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的那個人了。他洗頭時,說要刮臉、剪頭,我正坐在他旁邊的椅子上。白華那小娘們當時是有點顯她那裏門檻高,說我是建委主任,你是建築公司總經理。她倒沒別的意思,一看是個外來客,提咱倆的職位是顯她的門檻高想拉回頭客……”

  房小虎一聽,也有點兒緊張了:“我怎麽沒聽見?”

  “你耳朵裏塞雞巴毛了?”齊貴山越發來氣,“白華說的時候,小姐剛給你衝完頭,你鑽進小間裏了,正挑逗小姐,挑逗得歡,按摩床還咯吱咯吱直響!”

  房小虎的臉已變得不是好色了,他寫條子時,不過是一時衝動。當時,看台上陣勢,計德嘉那神態,這個個子不高、其貌不揚的羅冬青,十有八九幹不長,準保就像上次省裏派來的書記沒幹多久就會讓計德嘉硬擠走。當然,現在和計德嘉關係也不錯,急於深化感情,毛手毛腳寫了那麽兩個條子,見齊貴山這麽緊張,又一想,要是羅冬青萬一能站住腳呢,知道是自己寫的,那不就完了嗎!

  房小虎神情緊張地問:“他知道我在小間裏幹的事嗎?”

  “怎麽不知道?”齊貴山覺得這樣說,比罵比責怪還解氣。

  “我說夥計!”房小虎朝台上的羅冬青努努嘴,“你瞧那個小樣兒,像演戲一出台,就不像名角那兩步走,不會多久,元寶的天下還是計老爺子的!”他是齊貴山分管的部下,背後稱是“老鐵”,捆在一起,為計德嘉親自抓城市建設出力,沒少合謀巧妙地賺好處,有了這一點,也就在一起吃喝嫖賭什麽都幹了,不管怎麽挖苦他、損他,都不會動搖根基。房小虎說到這裏,腸子裏的怨氣兒一轉,旋出了一個彎兒,怕他再有意無意把自己的情緒傳給計德嘉,那可是豬八戒照鏡子兩頭不是人了。他也安慰自己,說不定羅冬青真站不住腳,再說,也未必就能記住白華那小娘們當時順口胡嘞嘞的那幾句話。倘若知道當時坐在他旁邊椅子上的是自己,自己也沒幹壞事,他也到這種場合來了嘛!至於能不能懷疑條子是自己寫的……

  “你這家夥呀,也不商量商量!”齊貴山思想上翻江倒海,終於口氣緩和了下來,“自古華山一條路,咱倆隻能順著這一條路往上爬了,管他爬個什麽樣,是死是活屆朝上,認命吧!”

  “你看,你看!”房小虎指指台上合上紙條眯了眯眼、深吸口氣皺眉頭的羅冬青,“你看!你看!快看……”他又指指計德嘉,計德嘉那樣端莊,像是滿臉都在放光彩,齊貴山點點頭,表示看出了點門道兒。

  隨著計德嘉話音飛落,全場的目光一起投向了羅冬青。

  羅冬青在合眼、深吸氣、皺眉的刹那間,激憤、後悔、自強……多股思緒攪纏在一起,在腦海裏呼呼呼飛旋,他感到稍有點頭暈的時候,多年經營官場的經驗底蘊裏像陰霾天空中隨著一聲驚雷劃出一道閃電,心胸變得大海一樣寬闊,藍天一樣晴朗,主意定了!話也定了!

  “同誌們,我也要表示,擁護省委的決定,並非常感謝省委、地委這麽高層次的領導破格送我來就任!”羅冬青接過計德嘉順手送來的麥克話筒,不緊不慢地說,“首先,我要說一句話是:不管存在什麽辯證關係,我對來元寶市任市委書記還是蠻有信心的,連信心都沒有還能當好這個市委書記嗎?”

  參加過這種會議的人乍一聽,覺得這新任書記開口就不一般,出口不凡,或者不落俗套,加上羅冬青說話距麥克話筒不遠不近,不像計德嘉、曹曉林惟恐講的話下麵聽不清,盡量把嘴往麥克話筒上靠,越近聲音越粗渾,還不時有吱吱叫響的蜂音。羅冬青這一平和的開頭,這不大不小的聲音,不僅給下邊,連自己都感覺到心情平靜了,而且很快進入了一個良好的心理狀態。

  會場恢複了肅穆,一派沉靜。

  “好吧,”羅冬青把準備好的幾頁紙一合,目視著台下,“既然計市長給我出了題目,讓我發表就職演說,我就不能按這種會議的慣例念寫好的大家一猜就八九不離十的套話了。我發表就職演說的題目,就襲用老百姓的一句老俗話吧,就叫做:當官不為民做主,不如回家種紅薯……”

  他說著,沒有像計德嘉那樣雙手交握胳膊支在桌上,而是雙臂一搭貼胸伏在桌上,故意表現出自然不在乎的樣子,“圍繞這個題目,我要講五個問題,五個問題的由頭和中心點,就是我這個市委書記未到任先挨打:

  “第一,挨打引出的聯想。從剛才計市長講話中我才知道,是交警隊長打了市委書記,用我聽老百姓說過的笑談比喻,是八路軍打了共產黨。雖然我沒還手,也算是一場‘小混戰’,因為我們的交警隊長並不知道我是今天就要上任的市委書記,我這個今天上任的市委書記也不知道打我的是交警隊長。按情理說,不知者無大過,如果當時我們的交警隊長知道我是今天就要就任的市委書記還會那樣拳打腳踢地打嗎?不會吧,如果知道了還那麽打,我當時可就要好好和他理論理論了,前提是不知道嘛!這使我想起了一個故事,忘記了是在哪部反映解放戰爭題材的電影片子裏看到的一個小插曲了,說的是國民黨一個旅長,在即將敗陣的時候,搜羅了那個地方幾股土匪、地痞與我們解放軍的一個團作負隅頑抗,要包圍我們占領的山頭。我們的團長略施小計,國民黨那個旅和土匪、地痞隊伍互相開火幹了起來。那個旅長發現時瞧著自打自的慘重傷亡,隻是‘啪啪’連給那個旅的參謀長、土匪頭子、地痞子每人左右開弓兩個大耳光……而且都沒有撤職,也沒有降職,想來也有道理,是混戰嘛,都不知道嘛,誤會嘛,但有一點可以肯定地說,那是指揮官上當形成的混戰。昨晚的八路軍打共產黨沒人指揮,為什麽也引出了小混戰呢?這就是我所說的挨打引出的聯想,聯想後麵又引出了一個為什麽?這個‘為什麽’我正在思考,也請大家想一想。”

  主席台上的人在靜靜聽,台下也在靜靜地聽。台下的人幾乎都感到:這位新來的市委書記很風趣,言辭能力很強,雖然對繼續要講的還摸不清頭腦,已經感覺出了他的大將風度,那聲音、那言辭都與偏矮的其貌不揚不相符。會場的肅穆氣氛,特別是讓計德嘉、曹曉林、胡曉冬製造的又要處分又要整頓的緊張氣氛,漸漸平和了。

  “第二,接著講的第二個問題,我要接著發出幾大問號。如果我說的交警隊長不是打了市委書記,能不能由我們的市長親自布置、副書記親自去現場調查呢?如果也是這種情況,交警隊長打了比市委書記這個官再小一點的,也能不能這樣呢?如果也是這種情況,交警隊長打了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呢?因為我對這裏的情況不熟悉,我回答不出,請大家想一想。”

  “第三,要按著事件的實質處理這件事情。‘八路軍打了共產黨’是一場小混戰,雖混戰兩方互不相知,起碼各自是很清楚的,我們的交警隊長不會不知道自己是共產黨的幹部吧?不會不知道自己是共產黨員吧?不會不知道我們共產黨人的宗旨是什麽吧?不會不知道在對著黨旗宣誓的時候講了些什麽吧?可以肯定地說,這些都知道,就是不知道打的是市委書記。但,他是實實在在把我當成一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而且是外來的老百姓,所以才打得那麽不留情,那麽不由分說,那麽毫不客氣!我作為市委書記是實實在在地替老百姓試身,挨了這麽一頓打,又以一個老百姓的身份這麽想那麽想,對現實產生了不滿情緒,黨的威信在我這個試身的老百姓心裏削弱了,黨的這種幹部讓我憤恨了。就因為是這樣,我在這樣的大會上,當然,不是我想在這樣的大會上要這麽說,而是這個大會安排了這個內容,我就要以市委書記的身份提議,不能像曹曉林副書記講的,按打了市委書記處理,應該按打了老百姓處理,比按打市委書記的處理還要嚴加一等!”

  羅冬青話音未落,會場裏像晴天霹靂,爆發出了一陣經久不息的掌聲。

  “第四,我在曹曉林副書記給政法係統幹部限時加的任務中再加上一個任務,這第四個問題的小標題也可以叫做給執法幹部的雙重任務。那就是在七天內,認識所有五大班子成員的同時,要認識咱元寶市五十八萬人民!喲,可能有人要問,你說的是五十八萬嗎?我可以重複一下,是五十八萬。可能你要說,你這個市委書記也太苛刻了,你可能會說,別說是政法係統的執法幹部們呀,恐怕誰也辦不到。我說能辦到就能辦到!那就看你是怎樣去認識,要是找準辦法,比認那五大班子成員還容易!往少裏說,咱五大班子成員也有二三十人哩,你要一個一個地記職務、記模樣,那才是費勁活兒。因為一個領導一個做派,一個模樣,而五十八萬人就有一個好記的共同的本質,那就是無時不在用汗水創造著社會財富;有一個對社會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奉獻,從某種意義上說是用創造的剩餘價值,奉養著我們這些吃皇糧的大官小官(當然,大官小官們也不白吃,這是從另一個角度講);他們還有一個共同的很樸實、簡單而又講理、的要求,那就是公平。其實,我說五十八萬,而說明白了,就隻有兩個字,或者說就一個人,你把‘人民’這兩個字寫在心裏了,就算認識這五十八萬父老鄉親了!你們說,這還不容易嘛……”

  會場又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掌聲一浪高過一浪,那是震蕩著的激情,使羅冬青感到心裏火辣辣的一陣陣熱。

  “第五,不,不叫第五了,在我的就職演說就要結束的時候,留給大家一個十分嚴肅的課題,請大家認真思考,那就是:目前,黨內腐敗現象嚴重,官僚主義橫行,假如外來侵略者一下子打了進來,請大家算一算,人民群眾中還能有多少像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時期的人民群眾那樣,不惜犧牲自己的生命去掩護我們大大小小的官兒們,人民群眾還能有多少把自己的親生兒女交給我們,讓我們帶領著去衝鋒陷陣……假如越來越少,那不就如魚失水嗎?魚失去水結果將怎樣,難道這還不是一個十分嚴肅而又值得深思的課題嗎?”

  又是一陣熱烈的掌聲。

  “同誌們,我的就職演說講到這裏還缺一點最重要的東西,那就是還缺個‘我’字,我要求別人做到的首先自己做到,那就是要把五十八萬人民凝聚成兩個大字--人民,深深刻印在‘我’的心裏,帶著這種刻印在心裏的真心誠意,在元寶大地上書寫如何為人民服務的輝煌燦爛的篇章!這個篇章的結尾就是我的奮鬥目標。什麽奮鬥目標呢?人們不是都說我們元寶市不過是個半拉市嗎?當然,也會說我這個市委書記是個半拉市委書記,奮鬥目標就這樣說吧,前進--!到那時,咱們由半個市變成個囫圇個的市,大家肯定也會歡迎我成為一個囫圇個的市委書記!”

  掌聲,熱烈的掌聲!有人在叫好聲中使勁地鼓著掌,使氣氛達到了會議開始以來的最高潮。

  掌聲中,計德嘉心裏湧出一陣陣不平靜,漸漸變得煩躁,幾次看手表,幾次斜視羅冬青。他見羅冬青聲音一頓,伸手要去拿話筒,笑著問:“羅書記講完了?”羅冬青回敬地笑笑:“沒有,再說幾句。”

  羅冬青瞧瞧眼前那個紙條子,想起了史永祥說的那些話,輿論能殺人啊!這是個極好的機會,必須扼製在萌發之中。

  “同誌們--”羅冬青舉舉手裏條子往下說,“真感謝這裏的幹部監督意識強啊,台下有人寫條子問我--”

  當然,他不能像條子上質問的那樣宣布,這個條子也不會隨意給別人看,給這個條子蒙上了一層富麗堂皇的彩紗:“你市委書記深更半夜出去幹什麽去了,怎麽還打出租車呢,是不是出去瀟灑去啦?”他說到這裏,樂嗬嗬地笑了一聲,接著說,“看來,曉林副書記組織調查組之前,我們的基層幹部要先讓我做個調查前的說明,好,我就如實說說吧。說實話,昨天到清江縣致富泄洪閘召開鄉村幹部現場辦公會時,接到縣委辦秘書科的電話,說是工作變動,讓我立即動身,要求十點鍾前趕到省委組織部談話。我一看手表,隻能就地出發了,乘車趕到省城後,部裏又安排今天必須趕到元寶市,身上還有幾份重要文件和急需向縣裏交代的事情,我和司機在省城分手,就乘省組織部安排的車來了--”他指指上衣,“這不,連下鄉穿的便服都沒來得及換。晚飯後,省、地、市裏的領導把我安排好後,都各自工作去了,妻子風風火火查詢到電話找到了我,開口就說,你的情況司機都回來說了,就是有一件事急著找你,我記著你像是穿那件灰夾克衫走的,頭發好像很長了,在家時我催你好幾次讓你去理理,你都說趕趟趕趟的;她還嘮叨說,你到了元寶市,人家那裏是新開放的城市,不同咱這個剛脫貧的窮縣城,兜裏要是有錢,趕快到外邊買一件,最重要的是去剪剪頭,別給人家第一印象就是踢蹓踏啦的,人的外觀很重要。我一照鏡子,可不是,頭發是太長了,快能紮小辮了,答應妻子馬上去剪頭。妻子剛要放電話,知道我這方麵很呆,在家裏隻認附近一個小理發店,又囑咐說,雖然有些和頭發的“頭”字有關係的店可不是你隨便都能去的,那種洗發城是萬萬不能去的,最好是理發店。我笑笑說,你還真有研究呢。我走出賓館往左拐到了條橫街,找一個又一個,怎麽都是洗發城,還有泡腳房,心裏想,這城市和小縣城就是不一樣,真會享福,還有專門洗發、泡腳的地方。又走了好遠,也不知是什麽時候,最後找到了一家美容美發中心,也忘記叫什麽名字了……”他故意把記住了的“太平街”、“小白樺美容美發中心”說是沒記清楚,“進去剛坐下沒多大一會兒,就發現不是我待的地方,帶著滿頭洗沫,掙著往外走,好不容易才在立交橋旁邊找到了一個退休職工開的小理發店。理完發已經時候不早了,我才決定搭個出租回賓館……”

  羅冬青發現,台下的氣氛很好。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