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七章

  崔二妮正在看電視,聽到門鈴響,一挪P股蹭下床,趿拉上拖鞋去開門。她拉亮門燈眯起眼從門鏡上一看,邊拉門閂邊一扭頭朝臥室裏風風火火地喊:“熠亮,熠亮啊,快拿煙泡茶,大哥來啦!”

  尤熠光隨著門閃開走了進來,崔二妮回頭一看不見尤熠亮出來,嘟囔了一句:“這個死木頭疙瘩!”扭著一對滾圓的P股,顫悠著兩個皮球似的大乳房又去泡茶,又去拿煙。

  “大哥,這麽晚了還來--”崔二妮把打火機和中華煙往茶幾上一放,格外殷勤,滿臉堆笑地問,“是不是來報喜來了,市裏傳說你要高就,當常委、組織部長呢!有這事兒吧?”

  尤熠光坐在沙發上剛點著一枝煙,崔二妮端著泡好的一壺茶湊上來,“撲登”一坐,短粗胖的身子擠滿了旁側沙發的空間,探探頭說:“大哥,你要是當了大常委,當了組織部長,就把我調到交通局‘車管辦’去。我沒有大求,提個小副科級就行……”

  “提個副科級幹啥?”尤熠光猛吸一口煙呼出來,在他和崔二妮中間繚繞著,透過煙霧盯了她一眼問,“去摟啊?”

  崔二妮這幾天做夢都盼著要進車管辦,要是尤熠光不來就要拽著尤熠亮去,隔著繚繞的煙霧,心切心盛也沒看出個火候,一拍大腿說:“大哥,你可不知道,那裏賊拉有權,落一個走私車牌照就弄個三萬五萬的……”前幾天有人求她幫忙,她打著尤熠亮的旗號辦了,幹得好處費三萬元。她往前探探身子說:“大哥,你說得對,這是在家裏說話,這年頭誰不摟啊,不摟白不摟,摟了咱倆對半劈……”

  尤熠光不耐煩地說:“我怕你摟進去!”

  “大哥輕易不來一趟,你嘞嘞些什麽玩意兒!”尤熠亮趿拉著拖鞋走出來,往旁側另一個沙發上一坐,憨聲憨氣地埋怨,“你別一天摟啊摟啊的,長了錢串子腦袋呀!”

  尤熠光和尤熠亮是雙胞胎,尤熠光比尤熠亮隻大半個小時,哥倆身材的魁梧勁兒、臉模樣實在難區分,常被市裏人叫混了。細心的人的區別是,知道尤熠亮上牙床有顆凸出來的包牙,再就是眼眉比尤熠光淡點兒。性格上有很大區別:老大辦事兒活泛,能說會道;老二話遲發憨,忠厚老實,在家裏是受氣包。

  “熠亮,你大哥攤事了。”尤熠光把事情過程和打算說了一遍後說,“我看,你就委屈點幫我圓圓場吧?”

  “不中!不中……”崔二妮把腦袋搖得像撥浪鼓,“我明白這玩意兒,這叫偷梁換柱,露了餡子你該怎麽的還是怎麽的,你上頭有人哪,我家你兄弟可就吃不了兜著了。再說,你兄弟什麽樣你還不知道嗎,三扁擔壓不出一個扁屁來,叫人家這麽問那麽審,非露兜子不可,你要看我行我去!”

  尤熠光有點怒氣衝衝了,把半截煙往煙灰缸裏一撚:“怎麽,我把你們從農村弄來了,我出了事兒你們不管了,看笑話是不是……”

  崔二妮爆豆似的不讓步:“大哥,不是那麽回事兒,叫我說,現在不是興用錢填坑擺平嗎!你要用錢,我們有多大能耐使多大能耐;用我們家的人填坑,這事兒就是不行。我明白,打了人家市委書記,倒是進不了笆籬子,起碼也要撤職,一撤職,我們老婆孩子不就……”

  尤熠光“啪”地一拍茶幾,怒發衝冠的樣子:“不行也得行!”

  “二妮,你這是幹什麽,商量著來嘛,”尤熠亮見大哥發火了,衝著崔二妮說,“你就少說幾句,讓大哥再說說,看看能不能弄好不出事兒。”

  “你懂個屁!”崔二妮忽地站起來,雙手掐腰,唾了尤熠亮一口,“這事兒我說了算,說不行就是不行!”

  尤熠光忽地站起來:“我們尤家的事兒你少管,就這麽定了!”

  “你要這麽定,我就敢告你去!”崔二妮翻臉不認人了,“不光告你這個,連你的祖墳都掘出來曬一曬……”她氣得滿嘴冒著吐沫星兒,斜斜著眼說:“上個月你給我領了個大肚子小姑娘,還騙我,說是一個朋友的兒子未婚先孕,讓男友甩了。我掏著底了,那姑娘小月這幾天直哭,是你們給省裏的大官兒送保姆,大官兒把人家孩子幹大肚子了,弄虛作假!把我惹急眼了,我都給你們兜出來……”

  “二妮,二妮……”尤熠亮沉不住氣了,“你就少說幾句,聽大哥的,沒有大哥能有咱們今天嗎……”說著摁崔二妮坐下。崔二妮不聽,“啪”地給了尤熠亮一個耳光,嘴裏罵著:“你他媽也太熊包了,從你媽肚子裏是軟胎下來的呀!別人欺負不說,怎麽也不能讓自己家裏人騎在脖子上拉屎呀……”

  尤熠亮不知哪兒來的勇氣,見崔二妮不進鹽醬,抬腿就是一腳。咣啷啷,茶幾翻了,茶水滿地,崔二妮被踹倒在地上,拚命地扯頭發,捶胸脯,號啕大哭起來:“我沒法活了,沒法活了,家裏家外都欺負啊,哇哇哇……”

  小月悄悄從門縫裏探探頭又縮回去了。

  “你他媽像個什麽玩意兒!”尤熠亮哈腰捂住崔二妮的嘴,“深更半夜的,你叫人家鄰居聽了像什麽!”

  尤熠光一跺腳,指著崔二妮說:“好,你不是說我弄虛作假嗎?咱就把假的都改過來!我把熠亮和你從農村弄到這裏來,學曆證、轉幹材料都是假的,統統都抖落出來,反正我也不想幹了……”說著扭頭轉身就往外走。

  尤熠亮急忙把尤熠光拽住:“你不能和她一個老娘們家一樣呀,你咋說你弟弟就咋辦!”

  “不辦了,什麽也不辦!”尤熠光使勁往外掙,手已伸向門閂。

  崔二妮一聽懵了,見尤熠亮一邊六神無主地拽尤熠光,一邊回頭瞧她。見丈夫沒主意,她躺在地上直做用手往回使勁拉的姿勢。

  “大哥,大哥,”尤熠亮來了勁兒,使勁拽回尤熠光讓他重坐在沙發上,“你怎麽說,兄弟就怎麽做。”他心裏有了底兒,知道大哥把老婆給鎮住了,走上前兩步,佯裝使勁踹了崔二妮一腳,“滾,進屋去,以後男人的事兒你一個老娘們兒家少攙言。”

  崔二妮借這個台階爬起來進了臥室,關上燈,把關上的門又輕輕敞開點兒縫,耳朵貼在門縫上屏住呼吸聽著。

  “熠亮,”尤熠光重新點著一枝煙,歎口氣說,“你就委屈點吧,不這樣就全完了!”他吸煙瞧著憨厚的尤熠亮說,“別的我都周旋好,你承認就行了。這樣保住我,咱有省裏、地區和計市長的關係,說不定還能保住我當這個市委常委、組織部長,你想想,你大哥要是當上了組織部大部長,就是這回撤了你,找個小機會再提拔起來還不是一句話嘛……”

  “是是,我就這麽想。”尤熠亮一邊撿地上的茶壺和杯子一邊說,“你兄弟媳婦那個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刀子嘴,豆腐心,來一陣兒,插上根尾巴就是個驢;來了好勁兒呢,拔了尾巴還是個好媳婦!她還真心疼你弟弟。你看在弟弟的麵子上擔量點兒,別和她老娘們兒家一樣……”

  崔二妮一聽有了台階,一步兩高蹦出來,抹抹眼淚說:“大哥,這一聽,還是你們老爺們有種。我老娘們家頭發長,見識短,千萬別和我一樣。再說,我這也是為你兄弟好呀,為你兄弟好,不就是為大家好嘛……”說著又重新去泡茶。尤熠光斜瞧她一眼,沒吱聲,事到如今,就像自古華山一條路一樣,沒別的路可走了。他剛才要走,也不過是佯裝嚇嚇她,既然嚇住了,他就趕快見好就收,按計劃進行。

  “大哥--”崔二妮泡好茶倒上一杯送過去說,“咱可是有言在先,你要真當上組織部大部長,好說好商量,我可有三點小要求……”

  “包括到車管辦提個小副科長?”尤熠光心想,管他媽的這滾刀肉提什麽要求,先穩住她,讓她好好配合,安安穩穩過了這道火焰山。

  崔二妮點點頭,兩個臉蛋子上的肉顛了顛:“就算額外一條吧,到時候,我家你兄弟得上公安局當大局長。”

  “行行行。”

  崔二妮一聽樂了:“要是撤職了,可得保我家你兄弟工資;再就是小月的事情,也算公家的事兒,得給我們加生活費!”

  “好說,”尤熠光樂了,點點頭,“這都好說,也是合情合理的!”

  崔二妮聲音宏亮了:“你兄弟媳婦沒文化,粗是粗點兒,心眼兒好啊……”

  “行啦行啦,你以後別事兒婆似的。”尤熠光聲嚴色厲地盯著崔二妮說,“小月的事兒,你隻管照顧好,別一天鬧的沒事兒摳根問底的。要是弄出事來,教訓你的可就不是我和熠亮了,說不定,到時候你小命往哪根繩上拴,連你都不知道!”

  崔二妮怔著,沒尋思好要說什麽,尤熠光起身走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