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六章

  計德嘉一走出白華家的樓梯口,急忙拿出手機撥通了尤熠光的手機,氣急埋怨地說:“熠光呀,怎麽搞的,曹書記來電話向我報告,說是你弟弟把新來的市委書記羅冬青打了……”

  “不……”尤熠光懵了一樣,一怔,結結巴巴地說,“不……是……是……”

  計德嘉急忙截住他的話:“什麽不是他,就是他!曹書記剛放下電話,在人證物證麵前,你可不要包庇你弟弟了。我知道,常委們都同意你作為這一次黨代會選舉的常委、組織部長人選……”他說著加重了語氣,“這事雖然不能株連,作為你現在這種身份會有些影響,我估計問題不大。關鍵的關鍵還是要做好你弟弟的思想工作,不就是個交警隊長嘛,有個什麽處分,都要讓他經得起,千萬可別鬧情緒,這份工作關鍵的關鍵還是要靠你呀……”

  刹那間,計德嘉把如何處理這件將影響大局的突發事件就在腦海裏全盤謀劃好了,而且胸有成竹,滴水不漏。

  計德嘉語氣更重了:“熠光,那是你同胞弟弟呀,當兄長的,一定要好好批評他。作為黨的領導幹部,又是身負重任的執法人員,怎麽能這麽做呢?先讓他好好認識錯誤,挖挖思想根源,至於怎麽處理再說。你要考慮到,這件事情很快就會傳遍全市,傳到地區,傳到省裏頭的,不然是沒法向省和地區交代的。處理好了,不會影響到你當常委、組織部長,甚至你弟弟的前途……”

  都說計老爺子老謀深算,這回,尤熠光算是真正體驗到了。這番不長的話裏含意多了,暗示多了,對自己來說,妙就妙在讓你能聽懂理解透。對他來說,妙就妙在一句也不真露。應該相信,跟著計老爺就沒有過不了的火焰山呀!

  尤熠光驚喜地從沮喪中差點兒驚叫起來:“計市長,你放心,我自己家的事情好說,好說!我一定做好我弟弟的工作,你就放心吧!”

  “刻不容緩,現在就去!”計德嘉命令似的說完,又補充一句,“我已經通知曹副書記馬上到我辦公室,我再詳細聽聽匯報,你就去你的。”

  計德嘉在尤熠光心裏又高大了一截子,非常佩服,他策劃事兒從來都是天衣無縫的。尤熠光輕鬆地說:“我馬上就去!”

  計德嘉趕到辦公室門口時,曹曉林已站在那裏恭候了。

  計德嘉不緊不慢地從兜裏掏出鑰匙打開門,邊往辦公桌前邊走邊歎口氣說:“熠光這個弟弟真不爭氣,別人都說他平常挺忠厚老實,關鍵時刻就給你丟人現眼,往眼裏揉沙子……”曹曉林跟在身後,瞧著他大得格外出奇的後腦勺,圓渾的兩個肩膀頭,嘴上點頭哼是,心裏卻在嘀咕:這可真是個老陰棍呀!他心裏明白,目前在元寶市這五大班子成員中,這個計市長最信任的是自己。從內心感謝的是他把自己從一個小小的辦公室副主任兼秘書,一直提拔到主任、副縣長,去年這個時候又提拔為分管黨群工作的副書記。雖然在幾次班子成員之間的矛盾鬥爭中,自己備受他寵愛和信任,卻常有“伴君如伴虎”的感覺。這幾年算是理解透了,在幾件險事上,他常玩陰的,又從不說透說明白,全憑你去理解著辦,有時他說讓你去辦的,你要真辦了,他倒不高興;有時他明明說不讓幹的,實際上心裏是讓你幹,你要真不幹,他倒會借別的由頭找茬向你發火。聽他的話,就是要聽音,特別是聽藏在話後麵的音。他就是憑這個,成了官場上的常勝將軍。跟著這位市長幹工作,就像終日在猜謎語,摸著幹,猜著幹,自己總算是猜出了規律和經驗,好不容易要猜成個市長,眼瞧要成的事了,突然又殺來了一匹黑馬,來了個羅冬青,一下子攪亂了很難再圓的夢。

  計德嘉緩緩坐到了辦公桌旁的老板轉椅上,雙臂扶案,就像要脫稿做報告那種姿勢和神態。當市長以來,在這裏接待不同的幹部他有不同的講究,一成不變地遵循著。越是最信任、最能心領神會執行他的意圖的人,說話、形態越嚴謹,這種姿勢隻有對曹曉林、尤熠光等才有;換成其他幹部正常來匯報工作,就比這稍顯隨便一些,身子則側一側,有時還兩手扶著椅子隨便轉轉身子;隻有地區機關來了同級別幹部或省委、省政府部門的領導,他才能坐在外問沙發上,甚至自己倒水,並列坐著交談。

  這一點,曹曉林是瞧習慣了的,看明白了的。

  “你給我打電話的時候,熠光的弟弟正在向我檢討,說是喝了酒,還說了些客觀情況,我當場又狠狠批評了他,不管什麽客觀情況,都要以查主觀原因為主……”計德嘉說到這裏又把話頭返了回去,“他開始還想搪塞過關,我立即嚴肅批評了他,有物證、人證,搪塞得了嘛!”

  “是是是……”曹曉林心裏明白,他這是彌天大謊硬當真話說,也是在交代,要把開車司機、公安局收發室老頭等那些人證都安排妥當。

  沒等曹曉林說什麽,尤熠光敲門走了進來,本來是山窮水盡疑無路,這回成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興衝衝神色,一下子就讓計德嘉的形態、曹曉林的形態給規矩住了。他往曹曉林旁一把椅子上一坐說:“計市長,實在是給惹亂子了。我本以為我那個弟弟為人老實厚道,嘴又拙,受點處分再尋死上吊可怎麽辦,再說,我那個兄弟媳婦不是省油的燈,我替替他……”

  曹曉林心裏明白,這又是謊中謊,是在給自己辦這件事聽的,也是尤熠光這小子在按著計市長的意圖往深裏演謊戲,一旦扮露了馬腳,計市長卻是一身清白。

  “你想想,能這麽簡單?你以為你省裏有人,你知道咱們羅書記是誰點的將不?是新來的省委書記梁威!”計德嘉用手指敲得寫字台噠噠噠直響,眼睛盯著尤熠光,“這種事情還敢冒名頂替,真是膽肥了……”

  曹曉林心裏明鏡一樣,計德嘉和尤熠光這場二人轉又是演給自己看的,說給自己聽的。跟著他幹怕就怕在這裏,他謀劃精密有方,一旦出了差錯露了馬腳,自己就是墊背的。這樣的事情幹過,開始直冒冷汗,漸漸習慣了,又想想,要是沒有這個計德嘉也就沒有自己今天這個副書記,幹砸了讓上麵免職就算恢複本來麵目,不幹砸就幹一天賺一天,何況有這麽個老謀深算的上司,也不會出什麽大問題。於是,強振精神,把墊背的擔子承擔了下來,也就積極配合,假戲真做:“哎呀,熠光局長呀,還是聽計市長的,那就實事求是吧!我保證實事求是地搞好調查,拿出妥善處理意見。你弟弟的事兒,處理輕了重了,你可就得多理解了!”

  “好說,”尤熠光笑笑,“理解萬歲嘛!”

  計德嘉見曹曉林承擔過了他布置的任務,心裏一陣輕鬆,而且有萬無一失、不損大局的感覺。這大局何止是為了保個尤熠光呀,還有省裏的那個大官呢,這是一係列呀!

  “熠光,你也要接受你弟弟的教訓,”計德嘉從內心裏氣憤,“以後一定要檢點一些,不要什麽場合都去,像個共產黨員和領導幹部的樣!”

  尤熠光苦笑著點點頭:“是,是是。”

  計德嘉頭不抬,眼皮不挑,歎口氣說:“好,你去吧,好好批評批評你弟弟,你們是親兄弟,深點兒淺點兒都沒事兒,不到十分必要,我就不找他談了,去吧--”

  曹曉林說:“計市長,我也去按您的指示落實去吧?”

  “熠光,你快去吧,我和曹副書記還有事要交代。”計德嘉說,“曉林,我找你不光是尤熠亮打羅書記的事--這點事雖然惹到了茬子上,讓你去處理還不是小菜一碟,我是一千個放心,一萬個放心--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向你交代。”

  曹曉林說:“計市長,你說吧,還有什麽指示?”

  他所以讓計德嘉得意,就是計德嘉能假事兒真正經,他能正經幹假事兒。

  計德嘉是越大事越端莊,越擺出那副不離譜的神態和模樣,不論是形態和說話:“曉林,真是預想不到的事情,按著事先與地委的溝通,我能接任書記的話,你是惟一接我班子的人選,這一點,地委胡書記已有了態度,還說這是民意,也是工作的需要。”他把“民意”說得很重後又平緩下來,“看來,胡書記很欣賞你,我和地區組織部也做了溝通,準備我們呈報後,就溝通省委組織部來考核,沒想到省委書記梁威突然給我們派來了羅冬青。這點,不光我要想通,你也得想通啊!我們作為黨的這一級幹部,在這些大是大非和原則問題上一定要和省委保持一致……”

  “這沒問題。”曹曉林細領會著意圖,知道這隻是序曲,應酬一句,細細聽著。

  計德嘉輕輕歎氣說:“剛才,胡書記特別向我交代了幾句話,這次羅冬青來任市委書記,正麵臨換屆選舉,讓咱們一定要高度重視!”他說著調子變緩,字字咬得很重,“胡書記還指示說,羅冬青同誌新來乍到,這選舉的事要靠我們這些老同誌在黨代會上保證貫徹好省委的人事安排意圖……”

  “計市長,這您放心。”

  “不過,”計德嘉轉了口氣,“凡事都要看到順利的一麵,也要估計到不順利的可能,現在民意難測呀!聽說南方幾個市、縣在換屆選舉中都出了問題,有的市委書記落選,有的市長落選。據說有一個縣城,二十一個鄉鎮,十五個鄉鎮長落選!落就得算落呀,我們黨是既講集中又講民主的。您是分管黨群工作的,現在已經是立秋,春節過後就要開黨代會,時間緊,任務重。我們常說這句話,這回,這句話裏可是有特殊含意。形勢擺著呢,明年三月份省委班子換屆選舉要召開省黨代會,我們必須在市黨代會上選出出席省黨代會的代表。按理說,羅書記要是能來工作上一段就好了……”他把最後一句格外加重了語氣,“你的任務很重要啊!”他尤其把“很重要”三個字說得很重,和前麵“民主”兩個字同等語氣,同等重要。

  曹曉林聽出來了:“民主”和“很重要”是這番話的主題。那個地委胡書記究竟怎麽說的無法考究,計德嘉市長的心跡已很清楚,要借這次羅冬青來的時間短,匆匆參加選舉來……

  “曉林哪,”計德嘉仍然沒有改變神態,但換成了長者的口氣,“你是我看著成長起來的,我可以這樣說,你提這麽一個半拉子市的市長還是稱職的,失去了這次機會也別灰心,除了對你以外,我從來不對任何幹部許這樣的願,可以說是手中有原則,心裏有感情!話這麽說吧,地委的認可,說明你已是成熟的後備幹部了,不能在這裏當候選人,還可以到別的地方當候選人嘛……”

  曹曉林聽著心裏明白,這可不是他的真心主意,這是他讓自己策劃“民主”,一旦出了問題,這是墊背詞。他像一個死了的鬼又被勾活了,心裏也活躍起來,計市長要通過民意來當市委書記,羅冬青就得由省委另行安排,那麽市長人選還是自己的……越想越來情緒,恭敬地瞧著計德嘉說:“計市長,我真不知道該怎麽感謝您好了……請您放心,我一定理順民意,順乎民意,落實好省委的意圖!這一點,確實‘很重要’。”

  計德嘉見曹曉林把他加重的詞兒都點出來了,知道他已經理解了自己的意圖,站起來送曹曉林走的時候,拍拍他的肩膀頭說:“曉林啊曉林,我現在就有力不從心的感覺了,畢竟是五十出頭的人了,最多再幹一屆也就轉業到地區人大,或者政協了;你還年輕,這裏的事業還得靠你們……”

  曹曉林說:“計市長,不管往下再經幾屆班子,誰也得承認計市長任市長又負責市委全麵工作這段幹出的輝煌業績!”

  “哈哈哈……”計德嘉笑了,“不是都這麽說--為官一任,造福一方嘛!”

  曹曉林走出辦公室回頭告辭的時候,計德嘉首次這樣伸出手來主動與他握手,而且握力很重很重。

  夜,已經十一點了。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