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三章 崩盤

  心情不好,情緒憂慮,飲食就沒胃口,加上最近幾天的天氣變化,男男感覺嗓子腫脹,眼睛睜不開,他硬撐了幾天,還是病倒了。佳佳和男男這幾天還在冷戰,兩個人雖然不說話,但佳佳還是默默地買了藥放在床頭。

  晚上,男男吃了退熱藥、消炎藥,蒙頭大睡。

  第二天一早,男男還沒醒,就恍惚聽見佳佳在說話,他強打精神地張開眼,扭頭一看,果然佳佳站在旁邊。

  “你說什麽?”男男沙啞著嗓子問。

  “我問你行不行,要不要去醫院看看?”佳佳聲音冷冷的。

  男男把頭轉過來說:“不用。”

  身後,佳佳並沒有走,她站了好一會兒,才接著說:“你想清楚,真不用我明天就去青島出差了,可能要去兩天。”

  男男有氣無力地嗯了一聲。

  佳佳望著憔悴的男男,心中一陣酸楚,她又站了一會兒,歎了口氣說:“你記住準時吃藥,訂餐電話我放在床頭了,你讓他給你送上來吧。”佳佳來回看了看,又說,“我跟於大哥也說了,你實在不舒服,讓大哥帶你去醫院打點滴,不行就住院,錢我放第一個抽屜裏了。”

  男男閉著眼睛,仿佛已經睡著了。

  男男聽到佳佳走了,就又昏睡過去了。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感覺自己的手機在震動,掙紮著睜開眼睛,一看,是艾吉瑪的。

  “喂?”男男沙啞著嗓子問道。

  艾吉瑪聽到男男的嗓音很驚訝,她愣了一下問:“男男,你怎麽了?”

  “沒事,有點發燒。”說完嗓子一陣癢,男男劇烈地咳嗽了幾下。

  電話那頭安靜了幾秒鍾,就聽見艾吉瑪說:“我本來是想問問你前幾天發生了什麽,為什麽和佳佳打架?當時我不好意思多嘴,今天正想勸勸你呢。你怎麽病成這樣了?佳佳呢?”

  “她出差了。”

  “啊,是真出差還是賭氣走了?”

  “真的,她去青島談客戶,很重要。”

  “哦,什麽時候出發?”

  “已經走了。”

  電話那頭又沉默了一下,艾吉瑪好像在思考什麽問題,過了一會兒她堅定地說:“男男,你這病得不輕,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

  男男又一陣劇烈咳嗽說:“不用,不用,我吃點藥,睡一覺就好了。”

  電話那頭傳出了艾吉瑪急切的聲音:“你行了吧,別硬撐了,在家等我,我一會兒就到。”

  男男還沒來得及說什麽,電話已經掛了。

  也就半個小時,男男聽見有人開門,肯定是艾吉瑪。男男掙紮著站起來,跌跌撞撞地要去開門,還沒走到大門,就覺得一陣眩暈,差點摔倒。艾吉瑪已經自己開門進來了,看男男踉蹌著過來,趕緊上前一把扶住他,把他攙回了屋子。艾吉瑪把男男扶坐在床上,看到男男蒼白的臉上還有沒褪去的傷痕,著實嚇了一跳。她直起身子環顧了一下,發現桌子上冰冷的砂鍋裏,白粥已經放涼了,其他再沒什麽吃的,床頭的藥淩亂地散放著。

  “男男,”艾吉瑪輕聲呼喚了一句,“走吧,我帶你去醫院看看吧,你沒人照顧肯定不行,我這幾天沒事,你住我那兒吧,畢竟環境好點。”

  男男勉強笑了笑說:“真不用,你幫我燒點開水就行了。”

  艾吉瑪走到衣櫃前說:“你的換洗衣服在哪兒,哦,這兒,我幫你拿兩套換洗的衣服。”說完,自顧自地翻了翻衣櫃,拿出來兩套內衣褲,又轉身找了個塑料袋,把床頭的藥放了進去。然後把凳子上男男的衣服拿過來,“來,穿上,走,快點吧,你這拖下去真會出問題的。”

  男男被艾吉瑪架著下了樓,男男這才發現,夜已經很深了,估計12點都過了,而且不知道什麽時候下起了毛毛細雨,更顯得淒冷。他看見艾吉瑪的紅色淩誌就停在一百米開外,就隨著艾吉瑪往那邊走。到了車近旁,由於車停得太靠牆,男男站在一邊,手裏拎著自己的衣服和藥,看著艾吉瑪去倒車。突然,男男隱約看見小區門口站著一個人,目光望向這邊。艾吉瑪打開車燈,慢慢地把車移了出來,隨著車頭的轉動,燈光緩緩地射向小區大門口,男男定睛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是佳佳!

  佳佳拉著自己的箱子,呆呆地看著這邊。男男傻眼了。艾吉瑪把車移出來,踩住刹車等男男上車,發現男男好像木頭人一樣一動不動,焦急地拉起了手刹打開車門,一邊伸手去接男男手裏的東西,一邊埋怨:“傻站著幹嗎?快上車啊,淋了雨感冒會加重的。”她拉了拉男男手裏的東西,發現男男沒鬆手,眼睛直愣愣地看著院門口。她似乎也發現了門口的人,於是順著男男的目光望去,瞬間辨認出那是佳佳的身影,她伸向男男的手立刻僵住了。

  三個人像石膏一樣站著,夜靜得很,隻聽到細雨沙沙的聲音和淩誌車怠速的馬達聲,兩柱燈光遠遠地照射著遠處的佳佳,她的身影斜在地上,拉出了一道黑影。過了好一陣子,男男才慢慢地走過去,來到佳佳的麵前。

  “你怎麽回來了,不是要出差嗎?”男男硬著頭皮問。

  佳佳沒有看男男,眼睛依然盯著前麵的艾吉瑪。

  男男以為佳佳沒聽見,提高了嗓門問:“佳佳,你怎麽回來了,不是要出差嗎?取消了?”

  佳佳依然沒看男男,冷冷地問:“你們什麽時候開始的?”

  男男回頭張望了一眼艾吉瑪,轉過頭說:“佳佳,不是你想的那樣,艾吉瑪真的是看我可憐,想帶我去醫院看看。”

  佳佳動都沒動,問道:“手裏拿的什麽?”

  男男低頭看了看,“藥。”

  “還有呢?”男男看看手裏的衣服,不知該如何解釋。

  佳佳終於把頭轉過來,犀利地目光看向男男,“你抬起頭,看著我。”

  男男抬起頭,看著佳佳。

  雨水已經打濕了她的頭發,不知道是雨水還是淚水,順著臉頰往下淌,“你們什麽時候開始的?”

  男男的眼睛躲閃了一下,他是個不會說謊的人,每每說謊都心跳得厲害,可現在他連實話也不會說了。

  “佳佳,真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們沒有什麽,真的沒有什麽,你相信我好嗎?”

  佳佳盯著男男的眼睛,麵無表情。停了幾秒鍾,佳佳冷冷地問:“你們同居了?”

  被雨水一澆,男男冷得更厲害了,哆嗦得也更厲害了,“佳佳,你相信我,真的沒有那麽嚴重,我們什麽也沒有,更沒有同居。”

  “你鑰匙鏈多出的鑰匙是誰的?”

  男男傻了。前幾天劉麗塞給他的鑰匙,他掛在了自己的鑰匙鏈上,回到家,這事也被他忘了。男男半張著嘴巴,不知道該怎麽解釋。

  佳佳冷冷地看著男男,男男喘著粗氣,呆呆地看著佳佳。

  “你站著別動。”佳佳用命令的語氣說道。說完,手一鬆,行李箱咣當一聲倒在地上,濺起了一片水花,濺在男男的褲腿上。

  男男看著佳佳,一步一步走向了艾吉瑪。

  男男緊張得喘息加快,哆嗦得連手裏的藥和衣服都快拿不住了,塑料袋因為抖動發出沙沙的響聲。他看著佳佳走到艾吉瑪麵前問著什麽。艾吉瑪顯得也很緊張,雙手抱著肩膀,身體微微側著,下意識地做出了防禦的姿態。男男真想衝過去拉開她們,或者聽聽她們說什麽,但不知道怎麽回事,他的雙腿像灌了鉛一樣牢牢地定在原地,一動沒動。

  兩個女人,麵對麵站著。男男聽不到她們說什麽,但似乎都很平靜。她們談了大約不到三分鍾,但這三分鍾對於男男來說就像過了三年那麽漫長。談完,男男看見艾吉瑪快速地鑽進車裏,發動車子開了過來。男男趕緊把地上的行李箱拿起來拉到一邊給車讓路。艾吉瑪開著車緩緩地走過,透過車窗,男男看到艾吉瑪濕漉漉的頭發貼在臉頰上,他很想上去打個招呼,說聲對不起,也想問問佳佳跟她談了什麽,但艾吉瑪的車從他身邊開過,沒有停頓一秒鍾。男男目送著艾吉瑪的車拐上大路,一溜煙消失在了夜幕中。

  轉過身,男男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著不遠處的佳佳。佳佳慢慢地走過來,臉上依然沒有表情,她從男男手裏接過自己的行李箱,平靜地對男男說:“走吧,打車去醫院給你看病。”

  男男剛想張嘴說不用了,佳佳已經拉著行李箱朝小區大門走去,男男不敢說什麽,趕緊跟了上去。

  男男並不知道,從那刻起,佳佳已經開始一步步籌備自己的分手計劃了。

  §§畢業十年(下)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