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十二章 吵架

  還別說,範哥這個短信廣告業務,客戶的接受程度還比較高,陸陸續續有些客戶嚐試做了短信廣告。看樣子是有廣告效果的,好多商家居然能續約,一個月接著一個月地做。客戶的單子小到八百元,大到五萬元都有,趣動傳媒總算有了點流水。

  晚上,男男和佳佳吃完飯,一邊嗑著瓜子,一邊看電視,“你們上次去海南旅遊,是你們部門組織的,還是全公司啊?”男男漫不經心地問。

  佳佳抓了一把瓜子說:“是我們部門的,我們上個項目結束了,肖哥想讓大家放鬆下。”忽然,佳佳想起什麽,放下手裏的瓜子,拍了拍手跑到床頭櫃翻騰起來,“對了,旅遊的照片洗出來了,你要不要看看?”說完,佳佳拿出一個大信封,裏麵有厚厚的一遝子相片。

  男男放下手裏的遙控器,接過相片說:“照了這麽多?”

  佳佳點點頭,偎依在男男旁邊一邊看一邊說:“大家玩得可高興了。”說著,她從中間拿出一張,指著照片說,“這是我們皮劃艇比賽時的照片,我跟肖哥一組,得了第二名呢。”照片上,佳佳站在皮劃艇的前麵張開雙臂做出飛翔的姿勢,肖逸雲坐在後麵撐著槳幹,男男把照片往臉前湊了湊,這是他第一次看到肖逸雲的模樣。

  從照片上看,肖逸雲三十歲左右,戴著金絲邊的眼鏡,微笑時露出整齊潔白的牙齒,眉宇間書卷氣很濃。因為他坐著,男男不好判斷身高。

  “你看這張,”沒等男男評價,佳佳又拿出了另一張照片,“這是我們登山時候拍的,這是在山頂,喏。”佳佳敲了敲照片。

  男男接過來,看到在山頂的一塊空地上,一群人圍在一起,佳佳站在肖逸雲的前麵,衝著鏡頭比畫出勝利的手勢。男男估摸了一下,佳佳一米六八,看個頭,肖逸雲也在一米八左右。

  “還有,”佳佳把照片索性鋪在了床上,鋪得滿滿一床,然後也不管男男有沒有聽,一個人興奮地看著照片,邊看邊解說,“這是酒店沙灘上拍的,我們要了隻烤全羊,特別嫩……這是我們在花海裏拍的,那邊的花好漂亮啊,好多拍婚紗的人都在那兒拍。”說完,佳佳摟住男男的脖子撒嬌地說,“我們拍婚紗的時候也去那兒吧。”

  男男低頭漫不經心地翻著一床的照片,看了一會兒,他拿起其中的一張,遞到佳佳麵前酸溜溜地說:“這照片,怎麽全是你跟肖逸雲啊?”佳佳愣了一下,他看看男男手裏的照片,又看看床上的照片,發現大部分有她的照片裏都有肖逸雲。佳佳邊把相片往一起歸攏一邊說:“這怎麽了,我們一個部門的,他又是我老大,做遊戲比賽都是我們一組,大家都是抓拍的,所以總拍到我們一起唄。”

  男男沒說話,盯著手裏的一張照片好半天,抬起頭對佳佳說:“你們一組,你們住宿不會也是按組分的吧?”

  佳佳聽出了男男的醋意,她一把奪過男男手裏的照片,低頭一看,是一張晚上拍的照片,佳佳穿著短褲T恤坐在床上,肖逸雲穿著睡衣正好在後麵的窗戶邊。佳佳想起來,這是那天晚上他們六個人打牌結束,她讓媒介的同事給自己拍的照片。

  “男男,你現在怎麽這樣啊,你是懷疑我和肖哥嗎?”佳佳氣得從床上跳下來,指著門外說,“你要是有疑心,有空我可以帶你去見他,你們也認識下,你自己判斷好嗎?”

  男男趕緊擺擺手說:“我可不去,人家要錢有錢,要學曆有學曆,要地位有地位,我可不自討沒趣。”

  佳佳叉著腰,氣呼呼地站了一會兒,氣消了一點,接著收拾床上的照片。她邊收拾邊小聲嘟囔:“這男人要是不自信,小心眼,幹什麽都是錯,說什麽都白搭,真夠累的。”

  男男聽完,一股無名火升了起來道:“你說誰小心眼?你累?你心不虧你累什麽?”

  佳佳剛剛消了的火氣被男男的態度刺激得又冒了起來。她啪地把手裏的照片摔到床上,指著男男說:“杜男男你有病吧,我有什麽虧心的?你要不去醫院把你那小心眼的毛病看好了再來指責我。”

  男男騰地站起來,瞪著佳佳說:“說我小心眼?”

  男男抓起床上的照片拿到佳佳麵前說:“你自己看看,你看你們倆那親熱樣,這是同事關係嗎?這是普通朋友嗎?當我傻啊!我再大度這方麵也忍不了,我喜歡綠帽子是嗎?”

  “你……”佳佳氣得不行,一把將男男握著照片的手打開,男男沒抓穩,好幾張照片撒了一地,佳佳氣鼓鼓地說,“你腦袋讓門縫夾壞了吧,我真要有什麽歪心思,我還會這麽肆無忌憚地拍照片?我還拿回來給你看?”

  男男一時語塞,憋著氣站著沒說話。佳佳生氣地彎下腰撿地上的照片。

  男男站了一會兒,走到桌子邊,仿佛自言自語,又好像是旁敲側擊地說給佳佳聽:“這女人啊,誰也別說不愛財,能掙錢的男人就是有魅力,沒錢的男人在你們眼裏就是一坨屎。”

  佳佳蹲在地上,忽地抬起頭看著男男說:“杜男男,你別給我說風涼話,老娘跟你在一起這麽久了,什麽時候是看見你有錢跟你的?把你漲脾氣的本事拿來正經幹工作,我看你真就發財了。”

  “哼,”男男氣呼呼地說,“之前在學校你傻唄,沒見過有錢人唄,現在見識了,嚐到甜頭了,誰知道你的心變沒變。”

  佳佳一聽這話,忽地起來,指著男男說:“我變心?我看是你變性了!人性都變了,自私、狹隘、多疑!咱倆不知道誰先變了,你根本不是我之前認識的杜男男!”

  佳佳氣得一揮手,手裏握著的照片不小心正好劃過男男的右臉頰。男男疼得立刻捂住了臉,等他把手拿開一看,手掌上有絲絲血跡,臉上也劃出了一道長長的血痕。男男恨恨地看著佳佳,終於沒有控製住情緒,一把將佳佳推倒在床上大聲喊道:“我狹隘?我多疑?我看你要不了多久就會找借口跟我拜拜了!我看你還能裝幾天!”

  佳佳誤傷了男男,本來心中一疼,準備上前看看要不要緊,沒想到男男竟然動手推搡自己,心中的委屈一下子全湧了出來,她哇的一聲哭著喊道:“你個王八蛋,你居然打我,你真是有本事了,你來啊!接著打啊!”佳佳哭喊著衝向男男,連咬帶抓的,男男一邊阻擋著佳佳,一邊又一次把她推搡到一邊。

  屋子裏,兩個人鬧成一片,撞得鍋碗瓢盆叮當作響。過了一會兒,門突然開了,佳佳臉上掛著淚珠奪門而出。

  佳佳下了樓,奔跑到大都公園,嗚嗚地痛哭了起來。因為離家近,無論有什麽心事,佳佳都願意到這個公園裏走走坐坐,大都公園留下了她太多的歡笑和淚水。她想找人宣泄下,可想了半天,偌大的北京,除了肖逸雲,還有誰能聽自己訴苦呢?她掏出手機,凝望了半天,終於還是撥通了肖逸雲的電話。

  “喂?佳佳?”電話通了,佳佳沒有說話。

  “佳佳?你在嗎?”肖逸雲感覺到了異樣。

  “肖哥,我……你方便嗎?我想去找你。”

  “哦。”肖逸雲大概判斷出來,佳佳跟男男又吵架了,因為每次佳佳心裏不痛快,都會找肖逸雲聊天,肖逸雲斷斷續續了解了一些最近她跟男男的事。

  “哦。”肖逸雲接著說,“我現在沒什麽事,我在家,哦,對了,你肖伯伯也在家。”

  佳佳點點頭說:“那……我去找你好嗎?”

  “可以,你快到了給我打電話,我在樓下接你。”

  出租車一拐彎,佳佳就看見肖逸雲已經站在小區門口等她了。

  下了車,肖逸雲趕忙走過來,關切地問:“怎麽了?又吵架了?”

  佳佳點點頭。

  肖逸雲歎了口氣說:“你們年紀都小,要學會控製情緒,別動不動就吵架,時間久了真的會傷感情的。”

  “我控製情緒,”佳佳一肚子委屈道,“你沒看他那個樣子,就跟地球人都欠他的一樣,我幹什麽不是為他好,”佳佳抹了把眼淚,“他現在創業搞得一塌糊塗,天天跟沒頭蒼蠅一樣瞎折騰,我說讓他來潤通,幹他的老本行廣告策劃,也算是個正路,你看他那樣……”

  肖逸雲看小區的幾個行人放慢了腳步準備看熱鬧,趕緊拍了拍佳佳的後背說:“好了好了,消消氣吧,先上樓吧。”

  到了肖逸雲家,肖伯伯已經休息了,佳佳沒有去打擾,跟著肖逸雲來到了書房。肖逸雲給佳佳泡了杯茶說:“喝口水,緩緩心情吧。”

  佳佳喝了口熱水,心情稍微平複了一點。肖逸雲抱著手臂倚靠在書桌前。

  “今天又怎麽了?動靜比以往大好多啊。”肖逸雲半開玩笑地說。

  佳佳剛要好好控訴一下男男,突然腦袋一片空白,今天是因為什麽打起來的來著?

  肖逸雲忍不住撲哧笑了說:“你看你們,因為什麽都記不住了,可見不是芝麻就是綠豆大的小事,何苦呢?”

  “何苦?”佳佳壓低聲音說,“如果偶爾一次,我理解,他最近一段時間心情一直不好,我可以忍讓,可他不能沒完沒了地找碴,我真的受不了了。”

  肖逸雲走到書桌邊,隨意地翻了翻桌子上的書說:“男孩子,普遍比女孩子成熟晚,雖然你們同歲,但你可能要有當姐姐的心理準備,你如果老想著被他嗬護,心裏就會有落差,吵架就少不了。”

  “我憑什麽啊?”佳佳站了起來,“憑什麽要一直照顧他啊,我也需要人照顧,需要人關心啊。”

  肖逸雲聳了聳肩說:“那你當初就應該找個比你大的,更成熟的人,那樣你現在的矛盾就都沒有了。”

  佳佳聽完,端起手裏的杯子喝了口水說:“咳,真的,我的好朋友潘潘比我談的男朋友多,她就老跟我說,還是找個大幾歲成熟點的好,難道……”佳佳若有所思地坐了下來。

  肖逸雲微笑著看著佳佳,沒再說話。

  第二天,男男沒有上班,自己坐著公交漫無目的地遊走。108路電車晃晃悠悠地來到了三裏屯,男男並沒有多想,竟然鬼使神差般地下車了。他站在十字路口,看著眼前的幸福廣場,掏出了手機。

  “喂?”

  “喂。”

  “男男?你這稀客從來沒給我主動打過電話,這是哪根筋搭錯了?哈哈哈哈。”電話那頭傳來了劉麗開心的笑聲。

  男男笑不出來,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麽說,或者說,他並沒有打算來找劉麗。

  “男男?怎麽不說話啊?你幹嗎呢?”

  “我……”男男支吾了一下說,“你現在有空嗎?我正好來三裏屯辦事,你要沒事就聊聊天。”

  “你這麽有興致來三裏屯啊?哈哈,我能有什麽事,剛起床,正看電影呢,那你來我家找我吧,還記得我住幾門嗎?”

  “嗯。”男男順著馬路走到了幸福廣場小區,正好有住戶出去,他就沒按單元門鈴,直接進入了樓裏。到了12層,男男敲了敲劉麗的家門。

  鎖聲一響,劉麗把門打開,跳出來做了個嚇唬人的姿勢道:“哇喔,帥哥來訪啦,給我帶禮物沒?”

  男男尷尬地笑了笑。

  劉麗沒有注意到男男的憔悴,把男男讓進屋子,“來隨便坐吧,我一個人住,屋子弄得很亂。”

  男男看了看,沙發上窩著一堆被子,被子上搭著文胸和內褲,還有薯片、話梅什麽的,真夠亂的。他走過去,把被子往一邊掖了掖,騰出一塊地方坐下了。

  劉麗倒了杯水走過來,遞給男男。

  男男木然地接過來,喝了一口。這時候,劉麗才注意到男男的臉上,有一道血印,“男男,你的臉怎麽了?”

  男男低著頭,沒說話。

  劉麗低下身子,用手捋了一下男男淩亂的頭發,才發現男男額頭上也有傷痕,她驚訝地問:“你這是怎麽了?跟人打架了?”她用雙手把男男的頭發撥開,認真地看了看男男的傷,發現是被抓的。她著急地晃了晃男男的胳膊,“你說啊,怎麽了?搶劫了?還是……”劉麗頓了一下,好像意識到了什麽,“跟佳佳打架了?”

  男男喝了口水,搖了搖頭說:“咳,別問了,我就想找個地方靜靜,這麽大的北京,我發現除了你這兒,我還真沒地方去。”

  劉麗知道,這肯定是跟佳佳打架了。她趕緊起身,去裏屋翻來翻去,拿出紫藥水和棉簽,過來給男男消毒,男男推開她的手說:“不用了,都結痂了,不礙事。”

  劉麗端著紫藥水,上下打量著男男,心疼地說:“你們怎麽了?怎麽打成這樣?其他地方還有傷嗎?”劉麗說著就要掀男男的衣服。

  男男趕緊捂住,把劉麗拉到沙發上說:“沒有,沒有,沒打架,你坐吧。”

  劉麗坐在男男身邊,默默地看著他。過了好一陣子,劉麗小心翼翼地問:“那,你們……你們分手了?”

  男男呆呆地坐著,沒說話。

  劉麗沒再追問。兩個人就這樣坐著,屋子裏飄蕩著淒婉的鋼琴曲,男男最近的各種委屈、不順、壓力、迷茫陡然湧上心頭,眼淚順著眼角流了下來。劉麗默默地用紙巾幫他擦了擦眼淚,頓了一下,劉麗伸出胳膊試著把男男抱住,看男男沒有拒絕,她就緊緊地將男男抱在胸前,好像怕他飛了一樣。

  男男覺得情緒平複了許多,慢慢地站起身,感激地看了劉麗一眼說:“好了,我沒事了,謝謝你,我該回去了。”

  劉麗站起來默默地把男男送到電梯口。電梯門一開,男男走了進去,就在電梯門要關上的一瞬,劉麗突然想起什麽,衝男男喊:“等一下!”然後飛快地轉身進屋,緊接著衝進電梯裏,把手裏的東西塞給了男男,“男男,你可以把這兒當你的家,你任何時候都可以來,隨時的。”

  電梯門關上了,男男低下頭,攤開手掌一看,是一把門鑰匙。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