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一章 摔跤

  一連幾天,北京SARS感染人數都在三百例以上,死亡人數也在二十人左右,而且看樣子還有增加的趨勢,為了預防病毒的擴散,北京已經禁止了任何群體活動,並號召北京市民減少出行。這一周,DT國際也實行了彈性工作製,有事的來,沒事的可以自行安排時間。因為男男手上一直有工作,他還是會去單位。

  因為晚上佳佳要坐火車回老家,男男今天早早地下了班回去,佳佳已經做好了飯,兩個人邊吃邊聊天。男男把工作的事跟佳佳說了,佳佳心不在焉地回應了幾聲。

  男男覺得怪隆的,放下筷子問:“佳佳,你怎麽了,好像有心事的樣子?”

  佳佳把嘴裏的飯菜咽下去,神秘兮兮地對男男說:“男男,你說艾吉瑪到底是做什麽的啊?”

  男男擦了擦手,詫異地看著佳佳,“你這是什麽意思,人家做模特活動公司的,你又不是不知道。”

  佳佳急著解釋,也把手裏的筷子放下說:“你不覺得很奇怪嗎?她好像沒什麽業務,但經濟條件一直很好,而且你沒發現,她其實並不住這邊嗎?”

  男男想了想,也是,艾吉瑪雖然租住在這邊,但好像經常夜不歸宿,一個月有一半時間都不回來住。男男偶爾進去,發現屋子裏東西很少,隻是零零散散地擺了幾件衣服,對於一個漂亮女孩來說,這絕不可能是她全部的衣服。

  “你說的也是,可這有什麽關係,人家也許在外邊忙工作,也可能談男朋友了,去老公家住,這都有可能啊。你神經兮兮的幹嗎?”

  佳佳突然起身把門關上,坐到男男身邊壓低了聲音說:“我和你說實話吧,我今天幫我們領導辦事,11點多去了趟東三環的時代國際,我上樓的時候看見艾吉瑪了。”佳佳神秘地小聲說,“她跟一個五十多歲的男人一起下的樓,我從l單元進去,他們從2單元出來,雖然戴著口罩,可我還是一眼就認出她來了。”

  男男不屑地哼了一聲說:“你眼神那麽好,瞅一眼就認定了啊,高個子美女多的是。”

  佳佳生氣地捶了男男一拳說:“閉嘴,聽我說,我站在單元門裏麵專門盯著看的,總共十來米,我肯定沒看錯,而且,”佳佳把男男往跟前拉了拉,“他們臨上車,那個老頭還親了艾吉瑪一口。”

  男男呆呆地聽佳佳說著,腦海中想象著那幅畫麵,不知道為什麽心情突然很低落。他一直認為艾吉瑪是個勤奮上進又獨立的女孩,難道她也是靠男人活著的?咳。男男站起來,走到窗口,向外張望著,自言自語地說:“好亂啊。”說完,他搖搖頭,轉過身對佳佳說:“別操人家的閑心了,你東西收拾完了嗎?”

  佳佳回頭看了看自己的行李箱說:“都收拾完了。”

  男男點點頭說:“趕緊吃吧,吃完早些去,萬一路上堵車,別再耽誤了。”

  佳佳點點頭,趕忙往嘴裏送了幾口飯。

  就在這個時候,男男的電話響了,一看是Kee總,“Kee總好。”

  “明天準時上班,有事找你。”

  “哦,好的……”男男本來還想問問什麽事,但Kee總電話已經掛了。男男看著手機,感覺有點不對,因為Kee總的語氣比以往任何時候都要冰冷。

  “怎麽了?”佳佳一邊收拾碗筷,一邊問。

  男男沒說話,盯著手機愣了一會兒說:“Kee總打電話讓我明天早點去。”

  “什麽事?”

  男男搖搖頭說:“沒說,但語氣不是很好。”

  佳佳端著鍋準備去廚房洗,回頭問:“你最近沒犯什麽錯誤吧?”

  男男皺著眉頭想了想說:“應該沒有啊,我工作很敬業的。”

  佳佳遲疑了一下,笑著對男男說:“沒事,也許是你多想了呢,別自己嚇自己了,我去刷碗了。”說完,走了出去。

  男男深吸了一口氣,仰起頭吐了出去,他看了看佳佳的行李,又看了看時間,衝廚房嚷道:“佳佳,你抓緊啊,時間不多了,我們抓緊出發!”

  因為昨天晚上送佳佳上火車,回來有點晚,第二天,男男起得有點遲了,慌慌張張地趕到公司,打了卡,便一P股坐到自己的工位上,大口大口地喘氣。等他稍微緩了幾秒鍾後,才突然發現辦公室的氣氛有點詭異。

  宋茜剛好進來,看見男男,眼神故意躲閃開了,顯得很惶恐的樣子。小六坐在自己的工位上低著頭,Oliver站在Kee的門口,手裏拿著一份文件低頭在看,Kee和Morris正在爭執著什麽,他們身後的椅子上,坐著公司主管客戶的副總裁JC。

  男男發現不對,趕忙轉過身,偷偷地衝小六努嘴,壓低了聲音問:“嘿,怎麽啦?”

  小六也斜著眼睛看了看男男說:“咱闖大禍了。”

  男男一驚,剛想追問,就聽見Kee嚴厲的呼叫聲:“杜男男,過來!”

  男男一激靈,一下子站了起來,趕緊走到了Kee的工位。

  Kee從Morris手裏一把拽過一份文件,劈頭蓋臉地問男男:“這是你昨天發給客戶的方案?”

  男男趕忙接過來,上下看了看,這就是昨天他發給客戶的策略和執行案。男男有點不知所措,但還是點了點頭說:“嗯,是我昨天給客戶的。”

  “誰讓你給的?我同意了嗎?”Kee突然提高了嗓門吼起來。

  男男嚇得一哆嗦,他到現在還不知道錯在哪兒。

  Morris也一肚子氣,但她壓著火走上來,看似勸Kee,實際上也在指責男男:“算了Kee,男男剛做這種工作,還欠缺很多,看來你還是要下點工夫,分點精力出來了。”這話說完,她又歎了口氣,“不過連基本的工作流程都不知道,這確實很讓DT在客戶麵前掉麵子。”

  Kee聽完這話,憤怒地瞪著男男問:“誰讓你發給客戶的?我審核了嗎?Morris有看嗎?”

  男男驚恐地看了看旁邊的Oliver和Kee,“我,我……”

  “別吞吞吐吐的,有屁放!”

  男男咽了口唾沫道:“我發之前給……Oliver看過,他是同意的,我才……”

  Kee扭頭問Oliver:“你看過嗎?是你同意的嗎?”

  Oliver趕忙抬起頭,非常詫異地看著男男說:“男男,我看了你的方案,可我什麽時候同意你的方案了啊?”Oliver把臉轉向Kee說:“我看完他們的方案,就告訴他們,這個方案的執行環節太多了,不符合促銷的規律。”說完,用手指了指男男,“我還明確地告訴他們,這種執行方案快消企業從來都沒用過。”

  男男驚訝地看著Oliver說:“你沒有說過這些話啊,你說的是這個執行案子很新穎,還沒有人用過啊。”

  Oliver一臉的焦急,一跺腳說:“咳,男男,你要我說多明白你才懂啊?當著你們幾個的麵,你們辛辛苦苦做出來的方案,又那麽興奮,你讓我怎麽說?潑冷水嗎?我已經那麽婉轉地提醒你了,甚至都給你說了要給Kee總匯報一下再發,你怎麽不聽呢?”

  男男聽完,呆呆地看著Oliver,一時不知所措。

  Kee陰沉著臉,冷漠地看著男男。男男從驚慌失措到呆若木雞,腦袋裏一片空白,他無力解釋,也不懂得如何辯解。

  Kee氣得指著男男說:“你第一天上班啊,第一天做執行策劃嗎?”說完,拿出男男的方案粗暴地翻了翻說,“你看看你自己設計的執行方案,什麽花樣跳水大賽,還設計了四個環節!設計大賽,跳水大賽,區域決賽,北京總決賽,”Kee抬起頭盯著男男說,“你這樣能達到促銷的目的嗎?為了喝你一瓶免費的啤酒,要過五關斬六將,打到北京啊?”

  男男委屈地低著頭,小聲地解釋說:“我是覺得所有啤酒都開瓶有獎,太俗了,想創新點不一樣的,給?肖費者新的感受。”

  Kee苦笑了一聲說:“創新?你幾歲啊?開瓶有獎俗?為什麽俗?為什麽這麽多啤酒廠家都這樣玩?”Kee重重地敲了敲桌子,一字一頓地說,“因為它最有效!因為它最直接!我應該告訴過你快消行業促銷的基本原則吧?抽獎環節超過1個,陪你玩的消費者就損失80%!你設計了幾個……四個環節?你是要整死消費者嗎?你弱智嗎?”

  Morris聽到這也有點來氣,插進來冷冷地說:“男男,你知道你這個方案發過去的效果嗎?客戶現在要求重新評估我們的資質!這意味著客戶已經不相信我們的專業素養了!你知道再次贏得客戶的尊重有多難嗎?”男男半張開嘴,茫然地看著桌角,再也說不出來話了。

  Kee低頭想了想,回頭對Morris說:“這樣吧,麻煩你給客戶馬上打電話解釋一下,承認是我們的工作失誤,之前發送的方案並不是我們公司的策劃,是一個員工個人的初步想法,”他也斜了男男一眼,“就說是一個員工想出風頭,想搶功想瘋了,所做的愚蠢事情。”

  說完,他又回頭對Oliver說:“Oliver,你把手上其他的工作放一放,帶著宋茜和小六,還有你的人,抓緊把這個方案做一下,全力彌補,後天陪Morris去山海啤酒公司提案。”說完扭頭就準備走,又猛地停下腳步回頭對Morris說,“我也去。”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Morris沒說話,帶著客戶部的人匆匆地離開了會議室,小六和宋茜小心翼翼地回到自己的工位低頭看電腦,一句話也不敢說。Oliver歎了口氣,緩緩地走到男男身邊,輕輕地拍了拍男男的肩膀,小聲說:“男男,你太衝動了,太急了,我還沒來得及幫你,你就……咳,以後千萬小心啊。”說完,麵帶惋惜地走出了會議室。

  拐過走廊,Oliver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覺察的笑容。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