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章 陷阱

  這幾天的新聞,關於SARS的重磅炸彈層出不窮。每天疑似病例人數從幾十人激增到上百人,由於防治“非典”不力,衛生部部長張文康、北京市委副書記孟學農被免職;北京市中、小學開始停課兩周……

  因為疫情的關係,大家的工作開始受到影響。男男從Morris那裏得到消息,部分客戶的營銷工作已經停止,同事們通宵加班的現象幾乎沒有了。但男男沒有得到濱海啤酒客戶暫緩工作的通知,雖然心裏對SARS有些忌憚,寫方案時多少有點三心二意,但他還是堅持做完了營銷執行計劃。他想著,反正最後還有Otiver審核,沒關係。

  男男從廁所出來,就準備把執行方案拿給Oliver看,碰巧看到Oliver從人力資源出來,就趕緊走上去說:“Oliver,我有些工作需要你指點,你看咱們什麽時候開個會?”

  Oliver意味深長地瞥了男男一眼,笑眯眯地說:“男男,我下午也有個策略會要開,恐怕時間不方便啊。”

  男男撓了撓頭說:“哦,那你看什麽時間方便,Kee總交代的,希望你能幫忙把把關。”

  Oliver若有所思地哦了一聲,低頭想了想說:“那這樣吧,我們4點30分一起討論下你的方案。”

  男男開心地點點頭說:“多謝Oliver!”

  到了4點30分,男男、宋茜和小六準時來到了會議室。過了二十多分鍾,Oliver才慌慌張張地過來,一臉愧疚地說:“不好意思,那邊的會有點延時了,嗬嗬。”

  男男顧不上客套,一把拉住Oliver說:“Oliver,我們給濱海啤酒想了一套執行方案,你聽聽行不行。”說完,便一口氣把他們做的方案講了出來。

  Oliver聽完,沒說話,站起來獨自踱著步,問了男男幾個細節,男男都一一做出了回答。他想了一會兒,默默地點點頭說:“我覺得方向還不錯,基本吻合了和這款啤酒人群的心理特征,但我想的是,你執行細節準備怎麽做?你知道的,細節考慮不到,再好的策略也等於空談。”

  男男撓了撓頭說:“這個我們還真沒想清楚,實際操作層麵,還要您多幫幫忙啊?”

  Oliver一P股坐下來,往椅子上一靠說:“哥們,我不是不做,我真的忙不過來了,你不能永遠隻做前端,策劃的全產業鏈你將來都要會啊。”說到這,Oliver站起來,皮笑肉不笑地拍了拍男男的肩膀,“你畢竟是公司重點的培養對象,不能總靠別人,應該盡快磨煉自己,能幫你的我都幫你,但主導權要在你那兒,你說呢?”

  男男感激地看了看Oliver說:“嗯,好吧,我們把全部執行細節都做出來再給您看,嗬嗬。”

  男男回到座位,跟幾個小兄弟忙碌起來。他們圍繞著“同一杯啤酒,不同人生滋味”的策略方向,開始研究執行細節。一天過後,一套執行細節方案終於出爐了。幾個人如釋重負,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男男拿著這套方案,起身正準備去找Oliver,行政推著一個大桶走了過來,招呼男男他們:“快來,每個人都拿水杯過來,喝板藍根啦!”

  宋茜一咧嘴說:“我不想喝,都快喝吐了。”

  行政的人半開玩笑地說:“這是命令,不喝要關禁閉的!”

  男男端著板藍根走到Oliver跟前,看到他正在打電話,就站在一旁等。Oliver叫邊接電話,一邊揚起眉毛小聲問:“什麽事?”

  男男趕緊把做好的方案遞過去,Oliver一邊打電話,一邊瀏覽了一下,好久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他把方案遞了回來,笑著比畫了一個OK。

  男男小聲地問:“這個可以了?”

  Oliver沒有回答,突然提高嗓門對電話裏說:“我覺得還不行,再討論討論吧,尤其是第三款約定太……”Oliver轉身離開了,好像沒聽到男男說的話一樣。

  男男愣了幾秒鍾,心想,Oliver已經看過了,也比畫了OK,估計是可以啦。

  他回到座位,對宋茜和小六打了個響指說:“OK啦,我們抓緊加上報價,再美化一下,製作客戶方案吧。”幾個人興衝衝地開始製作給客戶的提案。

  晚上回家吃完飯,男男跟佳佳一邊洗漱,一邊閑聊起工作上的事情:“你們單位還上班嗎?”佳佳問。

  “當然上了,我們樓裏沒有發現感染者,幹嗎不上?”男男雖然說得漫不經心,但心裏多少有點擔心。

  佳佳一邊往臉上塗護膚品,一邊提醒男男說:“你最近坐公交小心點,看見咳嗽打噴嚏的離遠點。”

  男男點點頭,問佳佳:“我們的口罩還夠用嗎?”

  “不夠了,我明天會去買的。”

  “你們樓裏有感染的嗎?”

  “還沒聽說,關鍵我們不是寫字樓,人少,沒那麽嚴重。”

  男男鬆了口氣說:“那你也當心,該戴口罩的時候也要戴的。”

  佳佳塗完臉,又坐在床上給腿上抹護膚品,“男男,我下個月要回家一趟。”

  男男看了看佳佳問:“家裏怎麽了?”

  佳佳停下來,歎了口氣說:“我媽的身體不太好。”

  男男知道佳佳的母親身體一直不好,他關切地問:“那趕緊回去看看吧,你也好久沒回家了,單位好請假嗎?”

  佳佳點點頭說:“公司最近被SARS鬧的,也沒什麽事,老板給了我十天的假。”

  男男點點頭說:“行,你多帶點錢回去吧,萬一用得著呢。”

  佳佳點點頭。

  方案的細案和PPT美化工作花費了幾個人半天的時間基本完成了。小六把今天的板藍根給男男端了過來說:“男男,喝點水吧,我們的方案要不要再給Oliver看看?”

  男男接過水杯說:“他不是看過了嗎?應該不用吧。”

  小六沉思了一下,猶豫地說:“我覺得還是讓他最終把把關,畢竟我們是第一次做執行全案,萬一有不對的地方,他還能幫我們糾正一下。”

  男男本想數落小六太唯唯諾諾了,但想想也對,萬一方案有不對的地方呢,於是就抱起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去找Oliver。

  Oliver正在會議室開其他的會,男男站在門口,看著Oliver。Oliver也發現了男男,他衝男男揮了揮手,示意男男進來。男男走進會議室,把電腦放在Oliver麵前說:“Oliver,我們把整個執行方案做出來了,您看一下還有沒有問題?”

  Oliver對著開會的其他幾個人說:“OK,我們休息十分鍾,過一會兒我們接著開好嗎?”會議室的其他人開始私下聊天或者起身上廁所去了。

  Oliver抱歉地看了看男男說:“實在不好意思,最近我這邊的項目馬上要啟動了,也特別忙。”

  男男笑了笑說:“沒事,你隻要把把關,看哪兒有不妥的地方,我們再修改,客戶讓周四前發過去,還有時間。”

  Oliver點點頭,認真地開始看方案。

  剛看了一半,宋茜敲了敲門,把頭探進來說:“Oliver, Kee總找你。”

  “好的,我馬上過去。”Oliver回頭對男男說:“你稍等我一下,我去看看。”

  男男點點頭,坐在了會議室的沙發上。

  不一會兒,Oliver回來了,一P股坐在男男旁邊的沙發上,仰著脖子閉目養神,好像很累的樣子,但眼珠子嘰裏咕嚕地亂轉。男男側過身子說:“Oliver,你看我們的方案還有什麽要修改的嗎?”

  Oliver閉著眼睛,仿佛沒有聽見,自顧自地揉著睛明穴,好像在思考什麽。

  過了好一會兒,Oliver才睜開眼睛,用疲憊的眼神看著男男說:“男男,我這幾天太累了,你給我點時間,我忙完這邊的項目會好好看的,看完我給你意見好嗎?”

  男男有點為難,他本來盤算著,今天Oliver給出修改意見,他們明天修改一天,周三就可以發給客戶,按照約定,周四前就可以交稿了。但Oliver這麽說了,而且確實感覺他很疲憊,男男也不好再堅持,於是站起來說:“好吧,那你辛苦了,明天可以給我意見嗎?”

  Oliver也從椅子上站起來,衝會議室的其他人拍了拍手說:“來,弟兄們,我們接著討論吧。”說完,走到自己的位置前,把男男的筆記本抱起來還給男男說:“你先回去吧,把這個方案發我郵箱,我一有時間就馬上看,看完就找你。”

  男男抱著電腦走出了會議室。

  第二天,男男發現Oliver沒有來單位,問其他同事,說他今天不舒服,怕萬一發燒傳染大家就沒來。周三,一直到快下班了還不見Oliver的身影,男男有些坐不住了,他撥通了Oliver的電話。電話那頭傳來嘈雜的聲音。

  “Oliver,我們的方案可以嗎?我們和客戶約定的是周四前發給他們,今天已經周三了。”

  “喂,男男啊?我聽不清,你方案我昨天晚上看了,還是有點小問題的,我現在在藥店買藥呢,我們明天麵談好嗎?”

  “那能上午嗎?”

  “上午啊,我盡量吧,好嗎?”

  “或者你電話和我說說,我好先改著行嗎?喂,喂,喂?”

  對方電話傳來了嘟嘟聲,斷了。小六轉過頭來問:“男男,怎麽了?”

  男男歎了口氣說:“Oliver身體不舒服,現在在藥店買藥,咳,今天發不了了。”

  宋茜顯得有些焦急,說:“要不就發吧,我覺得我們做得還不錯啊,而且策略Kee總是看過的,沒有問題啊。”

  小六也湊過來為難地說:“客戶已經催了好幾次了,明顯開始不耐煩了,怎麽辦啊?”

  男男想了想,還是搖搖頭說:“Oliver說還是有幾個小問題的,我們還是等等,明天談完,看怎麽改吧。”

  宋茜長歎了一口氣,把臉扭過去不說話了。

  周四,男男一大早就來到了公司等著,可始終不見Oliver的影子。到了下午4點,男男實在坐不住了,又給Oliver打了電話過去,“喂,Oliver,我實在等不了了,客戶都發飆了,我到底能不能發啊?”

  對麵傳來了幾聲咳嗽,然後才說:“男男,我已經到樓下了,馬上上去。”說完電話就掛了。

  幾個人又坐了快一個小時,男男才看見Oliver抱著電腦跑了過來,“實在對不起,我這幾天頭疼,害怕發燒,就沒來,休息了幾天現在沒事了。”

  男男顧不上客氣,單刀直入地問:“我們的方案有什麽問題?”

  Oliver坐下來,喘了口氣才說:“是這樣,我個人覺得你們的方案很新穎,以前的促銷沒有人這麽做過,但設計的環節是不是有點多了?”

  “抽獎環節嗎?”小六插話問道。

  Oliver看了看小六,點了點頭。

  “是這樣的,我們是想把濱海啤酒精神層麵的東西表現出來,所以設計了花樣跳水大賽,讓消費者通過這個活動聯想到品牌的訴求,還設計了從海選到決賽三個階段的比賽,為的就是拉長整個活動周期,為促銷做鋪墊。”男男趕忙補充解釋道。

  Oliver認真地看著男男,過了幾秒鍾,把眼簾垂下來,思考了一下說:“其實我剛說的也是我自己的看法,不一定都對,要不,”Oliver頓了一下,“要不你們把我的意見和你們的想法和Kee總溝通一下,聽聽他的意見,如果他覺得我說的是問題,你們再改,如果他覺得不影響,你們就發了吧。”男男點點頭。

  Oliver趕忙走到自己的工位上,從抽屜裏拿了幾份文件,匆匆走了,臨走還回頭對男男說:“男男,你跟Kee總溝通完給我說一下結果啊,我這邊還有事,得馬上走了。”說完,快步走過走廊下樓去了。

  男男看著方案,一時不知所措。

  宋茜走過來提醒道:“男男哥,你要不抓緊跟Kee總打個電話吧,我們真不能等了。”

  宋茜一提醒,男男才反應過來,他慌忙拿起電話給Kee總撥了過去。

  “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Kee總電話為什麽關機了啊?”男男自言自語地說。

  宋茜一拍大腿說:“壞了,Kee總肯定還在飛機上呢。”

  “什麽?他去哪兒了?”

  宋茜接著說:“周一我聽見Kee總給Oliver安排工作的時候提了一句,他要去洛杉磯探親,今天回來,讓Oliver把這邊的工作統籌一下。”

  小六一聽,看了看腕表,“那真有可能,這個點應該在飛機上呢。”

  “這怎麽辦啊?要不我們把方案發郵件給Kee總。”宋茜說。

  “你傻啊,飛機上Kee總也看不了啊。”小六衝著宋茜嚷嚷起來。

  宋茜心急火燎地也來了脾氣:“你嚷嚷什麽啊,有本事拿個主意啊。”兩個人你來我往互相掐起來。

  男男本來就著急,看兩個人又吵了起來,更是急躁,他忽地站起來說:“別吵了,就這樣吧,如果客戶覺得環節多,大不了我們再修改,這也不是合同,我們還有修改時間。”說完,他對宋茜說:“你發吧,不能再拖了,客戶會投訴我們的。”

  宋茜點點頭,趕忙回到自己的工位發送郵件。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