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二十二章 乘虛而入

  男男回到家,一頭躺倒在床上,工作的疲憊加上心靈的打擊,讓他連站立的力氣都沒有了。突然,他電話響了,是佳佳。

  “喂。”男男有氣無力地說。

  佳佳欲言又止,愣了一下問:“男男,你怎麽了?生病了?”

  男男閉著眼睛,揉著腦袋說:“沒有。”

  “那怎麽了?你肯定有事。”多年的相處,即便不在身邊,佳佳也很快嗅到了男男情緒的低落。

  男男苦笑了一聲道:“你還真是了解我啊,咳,我被人算計了。”

  “啊?”佳佳驚訝地叫了一聲,“發生了什麽?”

  男男沮喪地把近期工作上的事給佳佳說了一遍。

  佳佳聽完,氣得大罵:“這都什麽人啊?怎麽國際公司也有這種人?”

  男男苦笑了一聲,“哼,有人的地方,就會有小人啊。”

  佳佳一邊罵Oliver,一邊寬慰男男。末了,佳佳愧疚地對男男說:“男男……我不能馬上回去陪你了。”

  “為什麽?”男男睜開了眼睛。

  “我剛到家,這邊社區就來找我,說從北京來的都要隔離觀察,我現在還在隔離病房。”

  男男歎了口氣說:“好吧,你多保重,我沒事,睡一覺就好了。”

  佳佳千叮嚀萬囑咐,鼓勵男男不要氣餒,振作起來,男男笑著應付著。

  掛了電話,男男昏昏沉沉地睡著了。他夢見自己在一個黑洞裏,頭上隻能看到一絲微微的光芒,他想拚命往上爬,可手腳都像被定住了一樣,怎麽也使不上勁。他感覺心中有一股怨氣,特別憋得慌,又無處發泄。就在這個時候,他突然感覺有人拍他的肩膀,他想回頭看,脖子卻怎麽都轉不動,掙紮中,他猛地驚醒,睜眼一看,真的有人正蹲在床邊拍著自己他的肩膀,是艾吉瑪。

  “男男,你怎麽了?”艾吉瑪關切地問。

  男男坐起來,沒有回答,把臉深深地埋在了手掌中。過了好久,男男才把頭抬起來,啞著嗓子問:“你怎麽在這兒?”

  “哦,我今天沒什麽事,就早回來了。”說完,艾吉瑪看了看空蕩蕩的屋子問,“佳佳呢?”

  男男用雙手胡亂地捋了捋頭發,有氣無力地說:“她回老家了,她媽媽身體不好,回家看看。”

  艾吉瑪若有所思地點點頭,她把身子往前探了探問:“男男,你怎麽了?”

  男男沒出聲,愣愣地看著地麵。

  過了一會兒,男男抬起眼睛看了看艾吉瑪,才發現她今天化了妝,臉上的雀斑被遮蓋住了,栗色的長鬈發瀑布一般披散在背上,豔麗的口紅,靈動的淡紫色美瞳讓她看起來像個外國女郎。

  “你要出門?”男男有氣無力地問。他早就發現艾吉瑪的生活規律跟他們這些上班族不一樣,她經常晚上打扮一番後出門應酬。他和佳佳也問過她去哪兒,每次她都是一臉無奈地說要陪客戶,而且她經常好多天不回來住,為此佳佳跟男男沒少討論艾吉瑪的閑話。

  聽男男這麽問,艾吉瑪默認地點了點頭。男男抽出一根煙,摸了摸兜,沒找到火機,他正準備起身去包裏翻,艾吉瑪已經把自己的火機拿出來打著了。男男點上煙,狠狠地吸了一口。艾吉瑪站起身,坐在男男身邊,也點了一根煙,陪著男男抽起來。

  “男男,你怎麽了,我已經問了你三遍了,你還沒回答我。”艾吉瑪輕柔地說。

  男男看了看艾吉瑪說:“我不想幹了。”

  “為什麽,你在單位不是很受器重嗎?你的單位又是國際廣告公司,這麽好的公司幹嗎不繼續呢?你才幹了不到兩年吧。”

  男男苦笑了一聲說:“我是想好好幹下去,但人家不同意啊。”

  艾吉瑪很驚訝地看著男男問:“發生什麽事情了?”

  男男有氣無力地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

  艾吉瑪聽完,默默地點了點頭說:“男男,我覺得不至於辭職,你畢竟還年輕,工作也一直很出色,偶爾出點小問題,公司應該能理解。”

  “小問題?”男男皺著眉頭,吐了個煙卷說,“你想得太簡單了,濱海啤酒可不是小客戶,多少廣告公司都盯著呢,我們客戶組也是做了很多前期工作才有這麽個機會,現在讓我一時的衝動給毀了。”男男搖了搖頭,懊悔地用雙手抓著頭發說,“你不知道我們這種公司競爭的殘酷性,多少人等著上位,我不會再有什麽機會了,不會了。”

  艾吉瑪沒說話,歎了口氣說:“不管怎樣,你在我心裏始終都是個優秀的人,我堅信你無論在哪兒幹,都會成為骨幹。”說完,艾吉瑪把手搭在男男肩膀上,輕輕地捏了一下,“堅強點,這點挫折不算什麽,你才二十五歲,以後的路還長,機會多著呢。”她似乎想起了什麽,突然對男男說,“你如果真要跳槽,我認識很多老總,也有廣告公司的,雖然不是國際範兒,但也有做得很大的,我幫你看看。”說完,艾吉瑪忙不迭地把煙掐了,自顧自地開始翻手機。

  男男心頭突然湧上一股暖流。他平常隻當艾吉瑪是普通鄰居,但今天自己遭遇了困境,艾吉瑪能第一時間過來安慰自己,還要給自己介紹工作,無論成不成,這份真誠確實讓男男感動。

  他下意識地一把按住了艾吉瑪翻手機的手說:“別了,就算跳槽也沒必要這麽著急,謝謝你了。”男男握著艾吉瑪的手晃了晃,表示感謝。

  艾吉瑪用另一隻手反過來壓在了男男的手上,用略帶沙啞的聲音說:“我是真的想幫你,真心的,你懂嗎?”

  男男愣了。

  男男並不是傻子,男女之間那種微妙的氣息,會輕易地被第六感捕捉到。男男一時間不知道說什麽好。

  艾吉瑪的手沒有拿開,依然壓在男男的手上,紫色的目光火熱地灼燙著男男。男男感到心跳加速。艾吉瑪拿著手機的手緩緩抬了起來,手機掉在了床上,蹦跳著躲開。她用手緩緩地撫摩著男男的臉頰,眼神直直地盯著男男,沒有絲毫躲閃,這股強大的氣場男男從未遇到過,也不可抗拒。艾吉瑪撫摩男男臉頰的手順勢落在了他的脖頸處,隻輕輕一帶,兩個人的臉瞬間貼近。艾吉瑪不再霸氣地盯著男男看,而是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艾吉瑪的手臂順著男男的脖子滑到後背,不停地摩挲著。男男原本撐著床的手一個不穩,兩個人重重地跌倒在了床上。

  躺在床上,男男才感覺到艾吉瑪凹凸有致的身材。男男明顯感覺到艾吉瑪那對呼之欲出的寶貝在挑釁自己。艾吉瑪閉著眼睛,長長地喘著氣,小腹也一起一伏的。男男不由得有些顫抖,他的荷爾蒙像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把他的頭往前推,眼看兩個人的嘴唇就要貼在一起了……

  艾吉瑪閉著眼睛,把壓在身下的手機拿出來,向身後一扔,正好砸中了床頭的一隻小兔子玩偶——那是佳佳在北京買的唯一的一個毛絨玩具。小兔子歪倒在床上,黑黝黝的眼睛直直地望著男男,男男陡然一個激靈。

  “不,不行。”男男低聲地說了一句,慌忙坐了起來,把臉埋在了手掌中。

  艾吉瑪閉著眼睛等待著,突然感覺到男男離開了自己,她睜開眼睛,疑惑地問:“怎麽了?”

  男男躲開了艾吉瑪的眼神,搖了搖頭,低聲說:“對不起,剛才我太衝動了。”

  艾吉瑪愣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麽,臉上顯出一絲尷尬。

  男男轉過身,輕輕地理了理艾吉瑪有些淩亂的衣服,緩緩地擁抱了她一下說:“謝謝你,艾吉瑪,在這個時候能陪我說說心裏話,我已經很滿足了,其他的……對不起,我不能對不起你,更不能對不起佳佳。”

  窗外的安貞橋車水馬龍,依然繁忙,男男跟艾吉瑪並排坐著,一邊默默地抽著煙,一邊看著穿梭的車流。

  一根煙抽完,兩個人都沒有說話,因為誰都不知道如何開場。男男也許是被煙嗆著了,咳嗽了兩聲,然後小聲問道:“艾吉瑪,我能問你個問題嗎?”

  艾吉瑪捋了一下頭發,緩了緩神,笑著說:“什麽?”

  男男抿了一下嘴唇,停頓了一下說:“我其實很好奇,你經常晚上出去應酬……都是應酬什麽?”

  艾吉瑪定住了,她久久沒有說話,長長的頭發遮住了半邊臉,男男看不到她的表情。

  男男察覺到這個問題有些冒失,就幹咳了兩聲打岔道:“哦,對了,你喝水不?我有點渴了,我去給你倒杯水吧。”說完自顧自地站起身去倒水。

  這時候,艾吉瑪抬起頭,突然反問了一句:“男男,你要聽實話嗎?”

  男男倒水的手停下來,他有些後悔自己問了這個問題,萬一說出來的話讓人尷尬,以後還怎麽做朋友啊?他剛要張嘴,艾吉瑪站起來,緩緩地走到了男男的身邊說:“其實也沒什麽,告訴你也好,我……”艾吉瑪剛要張嘴,樓梯間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不一會兒,門外傳來了於大哥兩口子開門的聲音,艾吉瑪看了看門口,轉身出了男男的房間,閃到自己的房間裏關上了門。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