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三章 愛情

  由於都在忙,回到學校又累又困,杜男男跟楊思佳隻是每天睡覺前打個電話聊幾句,這幾天一直沒見麵。但今天,楊思佳給老三的傳呼機發了條信息,讓他轉告杜男男,晚上一起吃飯。

  他來到女生寢室樓下,仰起臉,對著樓上喊:“706楊思佳!706楊思佳!”

  大約過了幾秒鍾,就看見一個穿著睡衣紮著馬尾辮的腦袋伸出陽台道:“叫什麽叫,叫魂啊!”

  杜男男一看,是潘潘。

  男男朝上麵揮揮手問:“潘潘,佳佳呢?”

  “打電話呢,等會讓她下去。”潘越雲沒好氣地說。

  男男會心一笑,躲到路邊的報紙欄假裝看報紙。

  大約過了五分鍾,楊思佳小跑著下來,豐滿的胸部像小兔子一樣上下跳躍著。

  “跑什麽跑,胸都蹦出來了。”杜男男壓低聲音,故作嚴肅地說。

  楊思佳一拳打在他身上,嬌嗔地說:“不要臉,老流氓,看哪兒呢。”

  杜男男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上前摟住楊思佳,愛戀地看著她,“一周沒見了吧,又黑了不少啊。”

  楊思佳一把推開杜男男說:“你再說我黑我跟你沒完啊,我哪兒黑了?”

  “好好,你不黑,我黑。”杜男男伸出白皙的胳膊,放在楊思佳的胳膊旁,襯得楊思佳更黑了。

  楊思佳立刻抽回胳膊說:“你有意思嗎?你一個大男人白不呲咧的,真討厭。”

  “哈哈哈哈……”杜男男開懷大笑起來,這是他跟女朋友百玩不厭的一個遊戲,他天生皮膚白皙,經常嘲笑楊思佳黑,兩人為這事能打鬧一個晚上。

  鬧了一陣子,杜男男牽著楊思佳的手走出校門,朝學校後麵的美食勝地走去。所謂美食勝地,不過是自發形成的小吃一條街。烤串、麻辣燙、涼皮、煎餅果子、小火鍋、杏仁茶等,因為商販們都不交稅,又是掙窮學生的錢,所以價格都很便宜。商販們每天晚上五六點出攤直到淩晨,夏天的周末甚至營業到更晚。即便這樣,杜男男跟楊思佳也不常出來吃,因為再怎麽便宜兩個人吃一頓也要二十多塊,而在學校食堂吃小炒也不過五六塊錢。

  “為什麽今天出來吃飯?又亂花錢。”杜男男邊走邊問。

  “我今天發補助了,八十塊,慶祝一下。”楊思佳驕傲地說。這一點杜男男確實不如楊思佳,佳佳從大二起就開始做兼職:做導購、端盤子、做家教,經常有外快,而男男一門心思學習,很少兼職打工,所以每次打牙祭,幾乎都是楊思佳請客。

  杜男男聽楊思佳這麽說,心裏其實挺開心,但表麵上還是一本正經地說:“就那幾個錢,還不攢著,畢業用錢的地方多著呢。”

  楊思佳嘴一撇說:“哼,靠這點錢有什麽用,不如開心下。”

  男男想了想說:“嗯,那吃肉絲炒餅吧,我要加一塊錢的肉。”

  “不吃不吃,天天吃炒餅,你腦袋大餅做的啊?”楊思佳嚷嚷著,“我要吃好的,我要吃火鍋。”

  男男笑了笑說:“好吧,那就吃小火鍋吧。”兩個人邊說邊聊,直奔小火鍋的攤位而去。

  兩人點了鴛鴦鍋,幾個素菜、一盤羊肉,楊思佳還給杜男男要了一瓶啤酒,兩個人好不愜意。

  “對了,我一直想提醒你,別把寶都押在電子公司,我就上過當了,用你的時候給你不少希望,等最後了,一腳就踢開,你要小心。”

  “我知道,我也麵試其他的公司呢。”楊思佳吃了一大口菠菜,因為燙不斷用手向嘴裏扇風。

  杜男男喝了一口冰鎮啤酒,歎了口氣說:“咳,你說找工作怎麽這麽難啊?好工作都去哪兒了?”

  “還好工作呢,有人要就不錯了,我們班到現在還有一半沒著落呢。”

  杜男男打了個飽嗝繼續說:“要不行咱去北京或者廣州吧,我們班有幾個同學正準備去呢,聽說那邊工作機會多很多。”

  楊思佳差點沒噎著,“我可不去,北京、廣州競爭比北方市肯定激烈多了,在這兒都不行,到北京,全是名校的畢業生,我們怎麽可能競爭得過啊?”杜男男也不說話了,默默地吃著。

  忽然,楊思佳眼睛一亮說:“對了,我有個驚喜給你。”

  “什麽?”

  楊思佳擦了一下嘴,低頭在自己的書包裏翻了翻,突然拿出來一個黑顏色的東西,舉到杜男男麵前。

  “尋呼機?你的?”

  “對啊,我們領導為聯係我方便,給我配了一個尋呼機,哈哈,厲害吧。”楊思佳接著說,“這樣你以後麵試就可以留我的號碼了,多方便啊。”

  杜男男接過來,翻來覆去地看了看,說:“我才不呢,你這是數字的,來個電話號碼也不知道到底找誰,多麻煩啊。”

  “不行,就得留我的,我帶著它,天天不響,急死我了。”

  “哈哈,原來是為了顯擺啊,我就不,急死你。”

  楊思佳聽杜男男這麽說,拿著筷子頂住他的鼻子威脅道:“你留不留,不留我插你鼻子裏!”

  “就不留,不能讓你的虛榮心得到滿足,哈哈。”

  杜男男跟楊思佳邊吃邊鬧,不知不覺天色晚了下來,小販們陸續地點起了臭石燈。“臭石”實際上是一種含有丙烷的固體,灰白色,加水以後能釋放出丙烷,可以點燃做照明燈使用,就是氣味有點臭,所以叫臭石燈。早年的路邊小攤因為沒有電力,全靠它照明。

  晚風吹起,吹走了白天的炎熱,也讓兩個人逐漸安靜下來。楊思佳托著腮,幽幽地問:“男男,你說我們兩個如果真的找不到工作怎麽辦?讓家裏養著?”

  杜男男默默地搖了搖頭說:“絕對不可能,不是說麵子的事,是對不起爹媽啊,上了這麽多年學,花了那麽多錢,結果啃老,我死都不會這麽做的。”

  佳佳歎了口氣說:“是啊,我好幾個老家同學,沒上大學,直接上的技校,有的學廚師,有的學汽修的,過年聚會,好像現在都混得不錯、掙得不少,在陽城都有買房的了。我們現在才剛起步,我真覺得還是有門技術好。”

  男男說:“是啊,可當初咱還都看不起那些上技校的同學,覺得人家沒出息,到頭來,”男男苦笑了一聲,“沒出息的是咱們啊。”說得傷心,兩個人都沉默了。

  過了一會兒,男男抬起頭問佳佳:“佳佳,你實習的單位有可能留下嗎?”

  佳佳想了想說:“其實我覺得差不多,因為我的表現是有目共睹的,大家也都挺喜歡我,老板好幾次問我什麽時候能全職來上班,這不,”佳佳揚了揚手裏的傳呼機,“還給我配了個傳呼機,種種跡象表明,隻要我願意,問題不大。”說完,佳佳臉上露出了得意的表情。男男沒說話,心裏突然有些失落。

  佳佳也看出來了,搖了搖男男的胳膊安慰道:“你不用太著急,我相信你肯定行的,再說了,我工作定了,就有工資了,咱倆不至於餓死吧,哈哈。”男男低著頭笑了笑,抬起頭,看了看眼前這個單純可愛善良的女孩,心中生起一股愛意,感動得差點要流眼淚,嚇得他趕緊低頭,把碗裏的豆腐皮大口地吃到嘴裏,總算掩蓋住了自己的尷尬。

  此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小吃街依然人來人往,沒有人會注意到這兩個渺小的身影。男男跟佳佳吃得差不多了,一結賬,二十五塊,男男還準備砍掉幾塊錢,結果沒等他張嘴,佳佳已經爽快地把錢遞給了老板,男男也就把話咽了回去。埋單完畢,兩個人手拉手愜意地走在回學校的路上。佳佳一邊走,一邊時不時地停下來看看路邊擺攤的衣服和帽子,在身上煞有介事地比畫比畫,偶爾回頭問問男男好看不好看,男男就會默契地挑一點毛病出來,讓佳佳既過了逛街的癮,也不會丟麵子,真正遵循了隻逛不買的原則。

  其實學校後麵的小吃街總共也就三百米左右,拐過彎來擺攤賣東西的人就陡然減少了,再走出去一百米基本上就沒有攤位了,喧鬧聲也就戛然而止。兩個人走在昏暗的燈光下,氣氛也漸漸地暖昧起來。兩個人從拉手變成了佳佳摟著男男的腰,男男摟著佳佳的肩膀,相互依偎著前行。走了一會,佳佳深情地看了男男一眼,含情脈脈地說:“親愛的,我今天請你吃火鍋解饞了吧,你怎麽謝謝我呢?”

  男男沉思了一下,莊重地、深情地說了句:“謝謝。”

  佳佳掐了男男的腰部一下,嬌嗔著說:“這就完了啊?”

  男男一本正經地看著佳佳說:“啊,你讓我謝謝,我就謝謝你了啊。”

  佳佳把嘴一嘟道:“不行,要有行動表示。”

  男男抿了一下嘴,說:“行動啊……好吧,可不能讓人看見哦。”

  佳佳咯咯笑出聲來說:“不會,不會,天這麽黑。”

  男男回頭看了看,又往前看了看說:“嗯,再往前一點,那兒沒路燈。”

  佳佳點點頭,隨著男男往前走著,心中默默地期待著。兩人往前又走了一百米,來到兩個路燈的中間,那裏幾乎什麽也看不見。

  男男湊到佳佳耳邊,呢喃地說:“我要開始了。”

  佳佳點點頭,微微閉上了眼睛,期待著。

  男男迅速地看了看左右兩邊,沒人,於是從後麵摟住佳佳,雙手順勢放在了佳佳豐滿的胸部上,賣力地揉了幾下,然後立刻抽出手跑開了。

  佳佳充滿期待的熱吻沒來,來了頓抓奶龍爪手,嚇得趕緊捂住胸口睜開眼睛,看著小跑向前的男男,破口大罵:“杜男男你個老流氓,別跑,你等著,別讓我抓著你!”

  男男邊跑邊笑地說:“來呀來呀,就憑你能追上我?”

  佳佳邊整理內衣,邊小跑著去追男男。路燈下,一前一後兩個人影颼颼地跑過,留下了一串開心的笑聲。

  佳佳緊跑兩步,一把抓住了男男的衣服說:“你跑,你跑!”邊說邊朝男男的後背打去。男男一邊縮著脖子躲著,一邊咯咯地笑,最後被擠到了圍牆邊無路可退,佳佳還不依不饒地打。男男突然一把將佳佳死死地抱住,嘴唇像吸鐵石一樣粘在了佳佳的嘴唇上,嚇得佳佳下意識地閉上了眼睛。兩個人在學校的後門瘋狂地熱吻起來……

  吻了不知多久,男男慢慢地放開佳佳,佳佳把頭紮在男男的懷裏,溫柔地摟著他。

  “佳佳,咱……要不不回宿舍了吧。”

  “嗯?”佳佳把頭從男男的胸前抬起來,一時沒反應過來。

  男男咽了口吐沫說:“咱不回去了。”說完,朝路邊張望了一下。

  佳佳扭頭看過去,學校後麵有一片密密麻麻的小旅館,劣質的霓虹燈顯示著“鍾點房10元”“單間20元”“能洗澡”“有電視”之類亂七八糟的,學校裏不知道多少情侶把人生的第一次奉獻給了那嘎吱作響的破床板。

  佳佳明白了男男的意思,嬌羞地掐了男男一把,小聲地說:“你怎麽這樣啊,說好的結婚才……”男男跟佳佳剛談戀愛的時候,約定好做其他什麽都可以,但最後底線要到結婚才行,兩個人還假模假樣地拉了勾。男男一時不知道怎麽遊說佳佳,愣了一陣子,把目光從那片小旅館收了回來,悻悻地說:“那……好吧,回去吧。”說完拉著佳佳準備回學校。可他拉了一把佳佳,佳佳卻沒動。

  男男回過頭,茫然地問:“快走啊,怎麽了?”佳佳低著頭沒說話。

  男男又追問:“走啊,怎麽了?”

  佳佳不知道從哪兒起了急,使勁地踩了男男一腳,疼得男男哎喲一聲。

  佳佳生氣地說:“你……你真是糊塗蛋,一點兒主見都沒有。”

  男男揉了揉腳問:“我怎麽了我?”

  “我說不去就不去啊?”

  男男看著佳佳,忽然明白了,心中歡喜,忍不住哈哈笑了起來。

  男男上前摟住了佳佳,吻了她的額頭一下說:“好的好的,明白了,走!”

  佳佳依然扭扭捏捏,但男男已經知道佳佳的真實意願了,當然大膽了很多,拽著佳佳奔向那片小旅館。

  “站住。”佳佳忽然停了下來。

  男男歎了口氣說:“佳佳,差不多就行了,這大半夜的,咱倆演那麽多給誰看啊。”

  佳佳沒理男男的茬兒,一臉嚴肅地說:“男男,你現在給我發誓,你這一輩子除了我,不會對任何女人有興趣。”

  男男看著佳佳認真的表情,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說:“怎麽又來這個啊,別鬧了行不?”

  “誰給你鬧,”佳佳上前拽著男男的衣領,“你敢不敢發誓?”

  男男喘了口氣,清了清嗓子,擺出一本正經的樣子,舉起右手發誓道:“我要是愛上除了你之外的女人,就讓我沒有小雞雞。”

  佳佳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把男男發誓的手拉下來說:“這也好,你沒有小雞雞我們就做姐妹,哈哈。”兩個人一起笑了起來。

  站在一個小旅館門前,昏黃的霓虹燈映著他們的臉,兩個人緊緊地抱著,影子合二為一,長長的拖在後麵。男男鎮定了一下心情,小聲說:“走吧,進去。”

  佳佳抬頭看了男男一眼,深情地說:“男男,從明天開始,我可完全是你的人了,你要對我負責哦。”

  男男也深情地看了一眼佳佳,輕輕地吻了吻佳佳的額頭問:“從明天起,我就改口叫你老婆好嗎?”

  佳佳溫順地點點頭。說完,兩個人大義凜然地推開了小旅館的門。

  老板娘見多了這種學生情侶,見怪不怪,麻利地給他們開好了房,把鑰匙交到男男的手裏說:“明天別太晚,最好中午12點前退房。”說完趿拉著拖鞋走了。

  進了屋子,男男慌忙地把門鎖上,生怕碰見熟人。佳佳站在屋子中間,四處看了看。房間裏除了一張床、一個櫃子和一個破電視,什麽都沒有。旁邊的廁所,因為漏水還不停地滴滴答答響個不停。佳佳走到床邊,往上一坐,床吱吱嘎嘎叫了好幾聲,佳佳的眉頭皺了起來。

  男男走過來坐下,摟住佳佳小聲說:“怎麽了?又不高興了?”

  佳佳看了看男男,指了指床說:“這床……一點都不穩,你聽聽。”說著,又欠起P股猛地坐了下去,床更大聲地嘎吱嘎吱叫了兩聲。

  男男撇了一下嘴,小聲說:“咳,湊合吧,這地方你還想怎麽樣?”

  佳佳歎了口氣,慢慢站起來,走到牆邊,輕輕地敲了敲,牆壁傳來了空洞的咚咚聲。佳佳噘著嘴對男男說:“這牆是木板隔開的,一定不隔音。”

  男男走上來,也輕輕地敲了敲,懷疑地說:“不至於吧。”

  “什麽不至於?”佳佳又使勁地敲了敲,剛要說話,就聽見隔壁一個女生憤怒的聲音:“誰啊?敲什麽敲?”

  那聲音就好像是同一個屋子裏傳來一樣,真切得很,嚇得佳佳趕忙把嘴捂住,睜大了眼睛看著男男,好半天才壓低了聲音問:“你聽見了嗎?”

  男男點點頭說:“是,不隔音。”

  佳佳推搡了男男一把說:“不是,這個聲音……”

  “嗯?”男男沒明白。

  佳佳趴在男男的耳朵上說:“這是……潘潘的聲音啊。”

  男男一聽,嘴巴張得老大,大氣都不敢出了。他木然地回想了一下剛才的聲音,好像真是潘潘!

  男男跟佳佳坐在床邊,不知如何是好,知道隔壁是熟人,這還怎麽放得開啊。過了一會兒,男男一咬牙,騰地站起來,壓低了聲音說:“佳佳,管他呢,反正他們不知道這邊是誰,明早我們7點前就去退房,不讓任何人看見就得了。”說完一把脫掉了T恤,露出健碩的胸肌。

  佳佳想了想,也隻好這樣,就扭捏著解開了衣服的扣子。兩個人正磨磨蹭蹭地脫衣服,就聽見隔壁那個女生哼哼唧唧的聲音,佳佳看了看男男,害羞地把臉埋在了手掌裏。男男捂著嘴笑了笑,動作更加小心翼翼起來。

  兩個人衣服還沒脫完,就聽見隔壁床瘋了一樣地嘎吱嘎吱叫個不停,那個女孩的聲音也從哼唧變成了嗯啊,拖著怪異的尾音,一聲快似一聲,嚇得男男跟佳佳抱著坐在床邊一動也不敢動。隔壁床頭撞得牆壁咚咚直響,那個女孩全情投入得似乎忘記了這是哪兒,放開了喉嚨大聲喊叫。

  “哎哎哎,小聲點!”樓道裏傳來了旅館大媽的斥責,“每次來每次都要跟你說,能不能小聲點?”

  就聽見那個女生一邊嗯啊著,居然還跟大媽對上了話:“我們……老來……老客戶……”

  “你老客戶也不能這樣叫啊,又不是你一個人住,”大媽站在門口大咧咧地說,“讓你們住樓上又嫌貴,你這樣多影響其他人啊!”說完,嘭嘭捶了隔壁的門兩下,“小聲點啊!”說完氣呼呼地走了。

  這工夫,就聽見那個女生啊啊地大叫了兩聲,床頭撞牆的聲音瞬間停了下來,整個世界都安靜了。

  佳佳跟男男像兩個木頭人一樣張著嘴,生怕自己的呼吸聲招來賓館大媽。隔壁安靜了好一陣子,男男才咽了口吐沫,輕聲說:“媽呀,這……潘潘,我還真沒發現,人才啊。”

  佳佳拉過被子,把頭蒙上,悶聲悶氣地說:“咳,太丟人了,我不想做了。”

  男男看著佳佳,拍了拍她,“我們慢點,你別叫就行了。”

  佳佳忽地把被子掀開,瞪著男男說:“你看潘潘叫得,我估計……”佳佳又把頭埋在被子裏。

  男男把頭湊過去,“估計什麽?”

  好半天,佳佳才小聲說:“是不是這個控製不住啊,一定要叫嗎?”

  男男皺著眉頭想了想,“也許是吧,反正我們在寢室看毛片的時候,毛片裏都是這麽叫的,聲音也很大。”

  佳佳聽男男這麽說,騰地坐了起來,一把掐住男男的脖子,惡狠狠地說:“男男,你居然看毛片,你不是個好東西。”

  男男趕緊解釋:“不是我的,是小六弄的碟片,我正好看見。”

  “少栽贓!”佳佳把頭扭到了一邊。

  男男沒理佳佳,獨自站了起來,在小屋子裏轉了轉,他看到廁所的掛鉤上,有兩條毛巾和兩條浴巾,他走過去,把兩條毛巾拿了下來,返回到床邊,碰了碰佳佳說:“有了,這有兩條毛巾,咱倆一人一條。”說完,遞給佳佳一條。

  佳佳詫異地看著男男問:“幹嗎?要毛巾幹嗎?”

  男男沒說話,把自己手裏的毛巾卷了卷,橫著咬在了嘴裏,悶聲悶氣地說:“咬著毛巾,堵著嘴,就沒聲音了。”

  佳佳低頭看了看髒兮兮的毛巾,一臉崩潰道:“這毛巾多髒啊,我可不叼著,跟狗一樣。”

  男男把自己的毛巾從嘴裏拿下來說:“你就委屈一下唄,”說完看了看表,“這都幾點了,再晚人家都睡了,一點動靜就都醒了,你快點行不?”

  佳佳皺著眉頭想了半天,最後一咬牙,把毛巾咬在嘴裏,用被子蒙著頭,慢慢地解開了胸罩的扣子。

  佳佳不讓開燈,幸好房間密閉不好,男男借著走廊透進來的微光,摸索著躺在了佳佳身邊。剛才還胸有成竹,意氣風發的男男,真上了戰場才發現,自己也肝兒顫。說實話,在寢室裏哥幾個沒少對著毛片研究,討論起來人人都似頂半個專家,可真到了用的時候,男男死活都回憶不起來,武藤老師是怎麽教的。這個路……在何方?

  佳佳緊緊地閉著眼睛,腦海中胡思亂想著,一會兒會是涓涓潺流,還是暴風驟雨?自己會不會也跟潘潘一樣鬼哭狼嚎呢?要是那樣,可太丟人了。想到這兒,佳佳把嘴裏的毛巾咬得更緊了。可又過了好半天,男男好像消失了一樣,一點兒動靜都沒有。佳佳忍不住把頭伸出被子,看了一眼,發現男男跟座睡美人雕塑一樣,一隻手支著床,一隻手捂著自己的小兄弟,茫然地看著自己。

  佳佳忽然覺得好笑,她把嘴裏的毛巾拿下來,壓低了聲音問:“你在幹嗎?”

  男男這才緩過了神,哦了一聲,不知道是緊張還是興奮,說話都帶著顫音說:“我……我醞釀一下。”

  佳佳雖然看不清男男的臉,但還是揣摩出了一點意味,想起男男剛才還裝得人五人六的樣子,跟現在手足無措的樣子判若兩人,忍不住一頭鑽進被子,壓低了聲音咯咯笑了起來。

  佳佳這麽一笑,男男反而放鬆了一些,他伏在佳佳耳邊,小聲問:“你笑什麽?”

  佳佳止住笑聲,鼻子哼了一聲:“笨蛋。”

  “誰?我?”男男又來了勁,“我,我是醞釀感情,要不我早就……”說著,男男把手伸進被子,一把握住了佳佳充滿活力的小白兔。

  小白兔隻在男男手上跳躍了幾下,就讓他血衝腦門,有了反應。男男從背後抱緊了佳佳,顫顫巍巍地扶著小兄弟探路。可這會兒的男男仿佛做夢一樣,什麽都變得模糊起來,明知道路在眼前,可就是探路無門。來來回回折騰了十幾分鍾,兩個人滿身是汗,男男還是沒有頭緒。

  男男的右胳膊實在撐不住了,他坐了起來,把嘴裏的毛巾拿下來,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大口地喘著氣。佳佳看男男放棄了,舒了口氣,悄悄轉過身,一把把男男拉倒在床上,摟住他害羞地說:“咳,今天就這樣吧,你回去做做功課,下次再說吧。”男男還想強辯幾句,發現也沒什麽借口好找的,索性就癱軟在床上,摟住了佳佳,閉眼休息。

  佳佳側躺著抱著男男,眼見兩個人都快昏昏睡去了,佳佳下意識地一抬腿,把右腿搭在了男男的腰上,男男順勢往左邊一翻身,本來是想摟著她,誰知道佳佳順著平躺了過來,男男便伏在了佳佳的身上,隻聽佳佳啊了一聲,男男就覺得小兄弟被什麽卡住了……芝麻開門了!

  男男一下子來了精神,他試著活動了兩下,嗯,是正路。男男坐直了身子,扶著佳佳的腿,模仿著武藤老師的課程,一下、兩下地運動了起來。佳佳迅速地摸出那條毛巾,叼在了嘴裏,又用被子把頭蒙住。

  可剛運動到第四下,男男聽見噗的一聲。他停頓了一下,心想,都這個時候了,你還有心放屁,真是的。接著運動,又是一聲噗。男男奇怪了。他試著又來了幾下,下麵依然發出聲響,而且他運動得越快,那個聲音就越大;他運動的幅度大些,那個聲音就長些。男男驚得睜大了眼睛,看著下麵。

  “這什麽情況?”男男禁不住問。

  佳佳頭悶在被子裏,甕聲甕氣地說:“什麽?”

  男男俯下身子問:“為什麽我一做,你就放屁?”

  佳佳把頭從被子裏伸出來說:“我沒放屁啊。”

  “別胡說,你聽。”男男故意又使勁動了一下,就聽見噗的一聲。

  佳佳尷尬地慌忙把頭蒙了起來。男男推了推她說:“聽見沒?屋子了就咱倆,我沒放屁,肯定是你。”

  佳佳隔著被子說:“我沒放屁,那……不是屁。”

  “不是屁?那是什麽?”男男越來越好奇了。

  佳佳隔了一會兒,扭捏著說:“我也不知道,反正你進去,就跟打氣一樣,我肚子好脹。”

  男男歪著頭想了想,“打氣……這,不會出事吧……”

  佳佳看男男還不依不饒,有點生氣了,蹬著腿撒嬌說:“反正不是我,不是我……”她這一踢騰,帶著腰腹一陣扭動,男男就覺得雙腿一緊,還沒來得及做好準備,一股熱流噴射而出……

  發現男男像死了一樣趴在自己身上不動了,佳佳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把頭伸出來,壓低聲音問:“你怎麽了?”

  男男喘著氣說:“沒、沒事,我先歇會兒。”

  佳佳傻傻地問:“那我現在怎麽辦?”

  男男微微地抬起頭,輕輕地吻了吻佳佳的額頭說:“要不今天先睡,等我補補課再說好嗎?”

  佳佳有點失望,但還是點了點頭,摟住男男說:“好吧,睡吧。”

  男男趴在佳佳身邊,呼呼地打起了鼾來,佳佳睜著眼睛,摟住男男,輕輕地撫摩了一下男男的頭發,她覺得這樣被男男摟著,好有安全感。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