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6

  幾年未見,淩叔華幾乎認不出這位當年風韻瀟灑的詩人朱湘

  了。他穿一身破舊的短裝,麵容憔悴不堪,連長衫都沒有穿。

  淩叔華說:“子沅,我們從二七年別後,已有五年不見麵了,

  聽雪林說你在皖大教書,生活得很不錯。”

  朱湘打斷淩叔華的話:“瑞唐,別再提皖大了。我這個人的性

  格你是知道的,那些蠅營狗苟的事我不懂,也做不來。”

  淩叔華說:“你說的對,這個社會對我們文人真是不公道,武

  大有些事不比皖大強多少,西瀅有時也為此嘔氣。這個社會,逼

  著你也得學點為人之道,不然你就無法生存。”

  朱湘無可奈何地歎了口氣。

  淩叔華說:“你途中被竊的事,那天雪林也和我說過,我也很

  同情你,我這裏有幾十元錢你拿著,也幫不上太大的忙,你做個回家路費吧。”

  朱湘接過錢,道了聲“謝謝”。

  淩叔華領他到合作社吃了頓晚餐。分別的時候對他說:“子沅,

  今天就不留你在學校住了,你知道近來戰事頻繁,國民政府發了

  剿匪區保甲訓令,誰也不敢留客。”

  朱湘說:“曉得,曉得。”

  朱湘走後,淩叔華就再也沒有得到過他的音訊。對於這位有

  才華的青年詩人,見到他窮愁潦倒的樣子,她愛莫能助,心中十分惋然。

  過了幾天,朱湘的夫人劉霓君來訪。她告訴淩叔華,聽說朱

  湘在路上被竊羈留武漢,就從長沙趕來了,可是他先一天走了。

  劉霓君於一九二三年在上海與朱湘結婚,先後生了一男一女。

  以前夫妻感情極好,現在常常吵嘴,朱湘鬧著要離婚。她現在帶

  著孩子住在長沙的娘家。這段時間劉霓君到處找他,偏偏事不湊

  巧,朱湘去了,她來了;她去了,朱湘來了,走馬燈似的轉,彼

  此總是碰不上頭。她結婚時的一條金項鏈,當了三百元,就在追

  逐中花掉了。

  劉霓君還告訴叔華,朱湘有時也很傷感,他對我說:“我們不

  該生下小沅來,讓他在人間受苦!”他又說:“恐怕我要走在你們前

  麵了!”有時他半夜醒來,對劉霓君說:“你要替我撫養我們的小沅和

  小東啊!”

  淩叔華對劉霓君很有好感,她不僅通情達理,而且長得非常美麗。聽了劉霓君的訴說,淩叔華隱隱感到朱湘近來的思想變化有些不對頭,她也隻能勸劉霓君多照顧朱湘和兩個年幼的孩子。

  翌年的十二月,上海朋友傳來了朱湘從由上海去南京的船上跳江自殺的噩耗。

  朱湘的去世,淩叔華非常傷感。這個馳聘文壇的青年詩人,因窮困隻活了二十九歲,像一顆流星,轉瞬間便也隕落了。

  淩叔華又失去了一個摯愛的文友。

  一九三二年十二月二日,胡適應邀到武漢大學講演,因還有其他幾所學校要去,日程安排很緊,武大的講演隻好安排在下午。

  胡適與淩、陳夫婦的關係非一般人可比,中飯便安排在淩叔華家裏。飯前,淩叔華拿出她的繪畫作品給胡適看,尤其是不久前去衡山的那些畫稿,令胡適大為感歎此次到南方卻沒有機會到衡山一遊。

  淩叔華常向胡適訴說自己的痛苦。眼前居住條件雖然改善了,她的“家屬”地位卻沒有改變,憋在心裏的怨氣常有發泄,“可憐活活的一個人,整天關在三四丈大的幾間小房裏,除了吃睡之外,看書看得眼都發黑了。”

  胡適在上海時托陳西瀅安排沈從文的事,盡管超出陳西瀅的職權範圍,竟然意外的辦成了,要知道他對妻子的事都不願向學校領導張口。淩叔華知道西瀅為人的態度,加之小瀅出生等事,他也愛莫能助。不久前她還在信中給胡適訴說:

  一個女人是怎樣心亂得可憐。尤其是不甘心光做主婦的人……他們要你怎樣你怎樣,一不留神便有別扭出了。一個有丈夫的女人真是公仆。因為自己名義上沒有按月按日的正當收入,故一切人都把你當作被人豢養的。

  淩叔華是知識女性,她的想法不無道理,而陳西瀅結婚前恐怕沒有想到這一層。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