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8

  淩叔華雖然初入學讀書,但每天大半光陰依然用在書畫上。由於父親淩福彭嗜好書畫,認識的畫家也很多,因此她經常去參加北平畫家的聚會。那時,中國畫學研究會剛剛成立,著名畫家陳師曾是發起人之一,畫家們經常在羅園雅集。羅園位於東城,且具亭榭水石之勝,主人羅雁峰善畫佛,常與陳師曾、齊白石、王夢白、金拱北、姚茫父及吳靜庵、江南蘋夫婦合作。江南蘋和淩叔華年齡相仿,是陳師曾惟一的女弟子,這一幫丹青高手,茶餘飯後,濡毫染紙,興之所至,一幅又一幅畫作在腕下誕生。

  因此江南蘋便成為淩叔華的丹青好友。

  江南蘋原籍杭州,一九○一年出生於河南,後來到了蘇州。十七歲那年,因母親患病,帶了她到北京外祖父家養病。表兄知道她想學畫,便介紹她拜陳師曾為師,二十一歲那年,江南蘋奉父母之命與金融界吳靜庵結婚,一九三○年吳靜庵調上海,於是她料理行裝赴滬,直到一九八六年在富民路寓所病逝。

  淩叔華上課之餘,也經常參加中國畫學研究會的活動。

  一九二二年春天,陳師曾、齊白石宴請日本畫家渡邊晨敢,渡邊此番來北京是想捐些中國畫帶回日本出售,所得款項周濟中國華北旱災。渡邊是陳師曾的日本老友,齊白石是師曾摯友,而淩叔華又是江南蘋的好友,所以淩叔華也被邀同去赴席。淩叔華當即應允捐出她畫的山水屏風助賑,後來方知賣了一百大洋,渡邊特來信致謝。那時她是大學一年級的學生,業餘正在讀西洋文學。也是在那次宴席上,她第一次見到了她非常欽佩的作家鬱達夫先生。

  一九二三年初,淩叔華的父親淩福彭在他的寓所為畫家們舉辦了一次畫會。

  這一天來的畫家有陳師曾、陳半丁、姚茫父、王夢白、蕭厔泉、齊白石、金拱北、周養庵,還有美國女畫家穆瑪麗,也是叔華一個不錯的畫友。

  先來的是齊白石。他操著湖南口音問:“今天是請我嗎?我怕又弄錯了日子。上次到她(江南蘋)家去,一個人都不在,問當差的,他也搞不清。”那一天他看到叔華室內的玉蘭花開得很好,說要寫一首詩送她。過了幾天,他真的寫了一首玉蘭詩送來,並另畫一小幅畫。

  隨後來的是陳師曾和陳半丁。陳師曾是一代文宗陳散原先生的哲嗣,留學日本,執教於北京大學。陳半丁雖在晚清肅親王門下多時,卻並未染上滿人官場惡氣。看到叔華和南蘋招呼他們的茶,陳半丁說:“這是頭號觀音!沒有好畫報答主人,先生也得打手心了。”

  不一會兒,王夢白搖搖擺擺地銜著紙煙走進來。他後麵是姚茫父,圓圓的臉,一團笑意,同他一起走進來的蕭厔泉,卻是一張曆盡滄桑非常嚴肅的臉。

  午炮響過,金拱北也來了。他是一個很富態的紳士型中年人,穿著也比這幾位在座的畫家考究得多。

  客人的年齡都過了中年,穆瑪麗的年齡也近五十,隻有江南蘋和淩叔華年紀最輕。

  飯後大家回到畫室中用煙茶,叔華和南蘋裁紙磨墨。

  陳師曾說:“讓我來開張。”

  王夢白說:“我們倆合作。”陳師曾說:“你隻畫肥豬,讓我來題字。”

  幾分鍾後,肥豬在竹子下走。陳師曾搶過筆來題字,隻見他寫道:

  無肉令人瘦,

  無竹令人俗;

  若要不瘦亦不俗,

  莫如竹筍燒豬肉。

  上兩句是蘇東坡的句子,下兩句卻引得大家發笑。

  接著白石、半丁、茫父,各人都畫了一二張新近得意之作。每張畫未收筆,就有人在旁訂下。

  齊白石平時最恨人來討畫,他當麵罵過不少來要畫的人,畫室門上貼著:“不給錢要畫,是為無恥”。但這一天卻白送了好幾幅。

  “大家合作一張好不好!”不知誰在提議。

  陳半丁把紙鋪在桌上,簌簌幾筆,畫他得意的秋海棠。

  王夢白接過筆,用飛白勾出一朵白菊花。他把筆遞給齊白石說:“讓金冬心大筆鎮壓一下,不然我的菊花要飛了。”

  齊白石畫了一束雁來紅。

  陳師曾接著畫了一枝秋葵。

  筆傳到姚茫父,一口氣撇了一叢蘭葉。

  周養庵接過筆畫了一枝桂花。

  金拱北曾在英國學畫,對中國合作畫不熟。他溫和地笑著畫了一朵牽牛和一小枝紅蓼在高高的畫角上。他說:“該誰了?吳太太、淩小姐怎麽不來幾筆?”

  江南蘋說:“該蕭先生了。”

  “石頭算不算秋天的花卉?”蕭厔泉是山水專家,他這樣說,引得大家發笑。他隨後寫了一枝鬆,鬆針疏疏的,倒襯出其他花草的綽約。

  淩叔華說:“紙上畫得差不多了,請哪位寫幾個字。”

  姚茫父拍拍他的大肚子:“別忘了這裏麵裝得都是主人家的酒菜呢。”他也不推辭,提起筆來寫道:

  九秋圖,癸亥正月,半丁海棠,夢白菊,師曾秋葵,厔泉鬆,白石雁來紅,養庵桂花,拱北牽牛紅蓼,茫父蘭草,集於香岩精舍,叔華索而得之,茫父記。

  他的字有點學魏碑,緊緊地聚在畫的一角。叔華提出要收藏這幅畫,自然便如願所償。《九秋圖》便成了淩叔華珍藏的現代畫中的精品。

  這一天畫會盡歡而散。

  與此同時,淩叔華的文學才能在寫作中也漸漸呈現出來。

  入學後不久,一位英文老師包貴思讀了她的作文後,獨具慧眼地認為她在文學上會有大的發展,並把意大利宗教家阿西西的幾本書借給她看,說讀後保證她會改變主意。

  一九二二年三月,周作人應聘到了燕大。淩叔華給周作人寫信,談了自己轉係的想法。周作人非常支持她轉係。當時英文係除了主科英文之外,還要修兩門外文,周作人為了讓她順利轉係,特別把日文列為副科,而當時燕大尚未開設日文課程。一向不借書給人的周作人,破例給淩叔華搬來了三尺高的日文書,讓她抓緊“惡補”,好在淩叔華幼時住過日本,有些日文基礎,考試時總算輕鬆地過了關。

  這一年,在周作人的幫助下,淩叔華從動物係轉到了外文係。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