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7

  一九二一年秋天,淩叔華、淩淑浩懷著無限喜悅的心情,一起走進燕京大學女子學院。

  這是一所非常年輕而又充滿活力的大學,說它年輕,因為“燕京”這個名字正式得來尚不足兩年,它最早是由四所大學合並而成。正式合並是在1916年完成,即使上推到這一段,燕京大學才有五年曆史。

  燕大女校設在東城燈市口同福夾道前佟王府內。華北協和女子大學加入後改為燕大文理科女校。

  聯合大學最初的校址在崇文門內盔甲廠十所院落內,校方為購置這塊地皮,花光了前期投入的全部基金。盔甲廠原來是明清兩代製造軍火之地,在經曆了兩次爆炸事故之後,改為製造盔甲和弓箭作坊。此外地基湫隘,塵土沒脛,是往京城運煤的必經之路,門前還有一條流淌不盡的臭水溝。

  燕京大學的命名,有一個複雜的爭論過程。合校之初,這所大學叫什麽名字,幾所大學的代表爭論不休。新學校名義上是基督教會及長老會、美以美會、美以美會婦女海外傳道會、公理會和倫敦會協辦。總投入三十五萬美元,暫時叫做“北京大學”。如同所有的事情一樣,基督教到了中國,自然也不可避免地帶上明顯的中國特色,再加上這些教會之間本來就有很多門戶之見,所以學校的正式名稱一時很難統一。

  匯文派提出,不管聯合大學取個什麽英文名字,如果它的中文名稱不叫匯文,他們就不予承認。而非匯文派則堅持,聯合大學叫別的名字都可以,就是不能叫匯文,如果用匯文這個名稱,他們就會把畢業文憑,堆在校園裏付之一炬。直到一九一九年一月,司徒雷登入主這所大學,還沒有一個確定的名稱。司徒雷登接受了當時的中國基督教協會會長誠靜怡的建議,才用北京的古名,叫燕京大學。當時還組織了一個由社會名流蔡元培、王寵惠、吳雷川、胡適以及教育總長傅增湘組成的專門委員會,來審定這一名稱。

  司徒雷登(1876—1962)

  這年秋天,司徒雷登與博晨光、郭必德共同製定了校訓: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務。每年的聖誕節為燕大的校慶日。

  早期燕大學製預科一年,本科三年。一九二三年與全國統一,改為本科四年。那時學科尚不完備,理科主要是生物、化學;文科主要是英文、教育、哲學。隻有二十九名教師,其中有四名中國教師,其餘全部是外國傳教士。學生總數九十四人。一九二○年三月,燕大正式掛匾。這時華北協和女子大學也加入進來,成為燕大女校,這樣燕大由文理科男校、文理科女校和神科三部分組成。其中文理科男校和神科設在崇文門盔甲廠。主持女校的是原華北協和女子大學校長麥美德,主持男校的是博晨光。所謂男女合校不過是女生到男校上課,男生到女校上課而已,相互之間都很拘謹,沒有多少聯係。

  淩叔華(1900—1990)

  叔華和淑浩參加迎新會就在燈市口同福夾道的女校本部。她走進二門,便是王府前三間大廳改成的大禮堂,長廊下擺滿了紅色的玫瑰。這樣鮮豔的花朵,將揭開淩叔華人生最燦爛的一頁。校長司徒雷登

  淩淑浩(1904—2006)

  首先致辭,因為迎新會是在女校舉辦,所以司徒雷登講的是女子教育問題,他說:第一是希望本校女生,從今天起得與男生受同等教育,將來在社會上服務和發展,也是和男生相等;第二是現在男女兩校校舍,

  都太嫌狹窄,我們要建築一個大規模的學校;第三是希望男女青年道德,都趨向光明協力;第四是希望我校學生,出校後作回報社會中堅人物,以所得學問,改造中國。

  直到這時,淩叔華才真正見到了這位大名鼎鼎的司徒雷登校長。

  他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寬寬的額頭,濃重的眉毛之下,一雙炯炯有神的眼睛。這是一個標準的美國人,是一個有著深厚的宗教意識和東方情結的美國人。他的中文演講一口地道的南京口音。淩叔華正在暗暗納罕,旁邊一位女生說:“司徒雷登的杭州話比南京話還好呢。”

  對於司徒雷登的經曆,淩叔華在報考該校之前大概知道了一些。

  他的父親約翰二十五歲時,被作為美國南長老會傳教士派往中國,到了杭州,五年之後就能流利的使用漢語了。他還給自己起了個中文名字叫司徒約翰,所以他生下的兒子,就沿續了中國的姓氏司徒。司徒雷登最先學會說的就是中國話,他直到四歲才學習英語。他的全部教育是在美國完成,而他文化的根卻深深紮在中國。當他作為傳教士,再次踏上中國這塊土地的時候,自然也就有了回到故鄉的感覺。

  接下來是唱校歌,由高年級的合唱隊演唱。合唱隊的同學是青一色的黑燕尾服,白襯衫,黑領結,風度翩翩。他們唱著:

  雄哉壯哉,燕京大學,輪奐美且崇,人文薈萃,

  中外交孚,聲譽滿寰中。

  良師益友,如琢如磨,情誌美相同;踴躍奮進,

  探求真理,自由生活豐。

  燕京燕京,高業浩瀚,規模更恢宏;人材輩出,服務同群,為國效藎忠。

  淩叔華的情緒也被感染了,心中仿佛有團火在上升。她意識到,這種強悍的精神力量,將影響她的一生。

  淩叔華讀的是動物係,她報考這個係並不是因為她十分熱愛動物這門學科,實際上,使她發生興趣的,是她最崇拜的作家歌德。歌德最先就是學動物學的。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她的妹妹淩淑浩準備學醫。而動物學中有門解剖學,說不定還能幫助妹妹做點什麽事情。

  真正讀了動物係,她才發現自己的選擇有多麽的荒唐。

  首先,這門課程十分枯燥乏味,整天都是生命的物質基礎,生命的細胞,生物的新陳代謝,生物的進化等等,一點也提不起她的興趣。再者教學設施十分簡陋,儀器也很老舊。至於解剖學,在淩叔華看來,幾乎就是殘忍和恐怖了。第一次上解剖課,打開一隻狗的腹腔的時候,淩叔華的眼睛都不敢睜開,一個人跑到牆角處嘔吐不止。還有那些昆蟲和無脊椎軟體動物,就更讓她害怕,夜裏做夢常常被爬到她身邊的小動物驚醒。

  她實在是有些厭倦了。然而她的英文水平由於底子紮實,在這裏又多是英美教師,所以長進很快,而且,她對文學的熱愛也與日俱增。

  體現她英文水平的是,她編寫出了兩個英文短劇《月裏嫦娥》、《天河配》,以西樂的方式呈現,從布景對話到舞蹈音樂,全是她一個人策劃。製作布景需要木工,好在她們家工人多,就拉了幾個人來幫忙,居然做得有模有樣。她請來了她的好友陸小曼當主演,表演的服裝是向梅蘭芳借來的。梅先生答應得也很痛快,隻是借來戲裝又寬又大,穿上去一點也不合身。沒想到的是,這兩出戲在協和醫院小禮堂接連演出兩天,竟場場爆滿,賣出去一千多張票。後來劇本還被刊登在北平的《科學及文學》期刊上,真是出盡了風頭。賣票收入兩千元,全部交給基督教青年會拿去賑災了,為此,淩叔華在畢業前還得了中國燕大斐德斐榮譽學會頒發的金鑰匙獎。

  妹妹淑浩入學後每天用完早餐便去教室做彌撒,因為學校是由美國衛理公會和長老會共同管理的,這一課是不可或缺的。淑浩是班上最小的學生之一,學校給她的任務是早晨在宿舍外搖鈴,早飯後到教室聽講道、祈禱,還要誦經。而叔華則在宿舍裏討論戀愛、婚姻等諸多她們關心的問題。

  淑浩記得,一個周六姊妹二人到真光影院看美國默片《賴婚》,叔華看到緊要處哭得像個淚人,淑浩卻笑她眼淚太多。

  淑浩的舍友是李德全(後來為共和國第一任衛生部長,馮玉祥的夫人),她們下課後經常到王府井去閑逛,用英語對話,引得別人盯著看她們。她還對李德全說,我要學好英語,以後到那座綠房子裏去念書。

  在燕京那一年,英語教師艾麗絲·佛瑞姆給淑浩起了個英文名字“艾米”。

  到了年底,淑浩決定報考北京協和醫學院。她參加了四天筆試,考完生物、化學、物理和數學,就剩下英語口試了。她心中忐忑,對主考官W·W·斯蒂夫勒說:“拜托您能不能說慢點兒,說快了就不能全聽懂了。”她還請佛瑞姆老師幫忙,給斯蒂夫勒寫了一封信。過了幾天,斯蒂夫勒給佛瑞姆回信說,淩小姐已以高分通過了考試,不用為之擔心了。

  淩淑浩就這樣順利地考上了協和醫學院。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