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4章:彝家小城的雨

  列車到達的省會城市位處中國西南某省,在中國以生活方式悠閑與盛產美女著稱。秦歌一行人從出站口裏出來,便直奔售票大廳。在車上,大家已經取得一致意見,在省城並不停留,直接搭乘最近一列去那少數民族自治州的火車。

  車是下午四點鍾的,還有五個多小時,大家便在車站附近轉了轉,下午三點半的時候,進入候車室。

  譚東與唐婉照例坐在一起,也不多言,隻眼睛四處逡巡。楊星剛才吃了點葡萄,還是有氣無力的樣子,倚著小菲的肩頭閉目養神。沙博與秦歌說了會兒話,見秦歌有些心不在焉,便住了嘴,買了份報紙來看。

  報紙上多是些無聊的新聞,沙博看半天沒看進去,忽然覺得有些精神恍惚。

  候車大廳內照例有一股難聞的氣味,麵無表情的旅客分散在各處,還有些人拎著大包小包匆忙行走。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太婆弓著身子慢慢向這邊踱過來,逢人便伸出烏黑精瘦的一雙手,一些零星的硬幣丟在她的掌心。老太婆花白的頭發蓬亂地堆在頭上,臉上縱深的溝壑裏積滿了汙漬,她的一條腿微跛,走動時總是一隻腳先邁出,另一隻腳再慢慢拖過去。

  每一個城市的候車室裏都會有這樣一些乞討者,沙博盯著她看,忽然眼前的老太婆慢慢變得模糊起來。沙博悚然一驚,下意識地就扶緊了座椅,眼睛盯著已變作重影的老太婆。

  老太婆沒能走到沙博麵前,一個穿藍製服的車站管理員從後麵推了她一把,好像嘴裏還說了些什麽。沙博已經聽不見聲音了,耳中有一些細細的但卻連綿不絕的尖嘯倏然而至。所有的景物都在眼中開始搖晃。幾枚硬幣從老太婆的手中跌落出去,有一枚打著旋兒滾到了沙博的腳下,沙博隻看了這硬幣一眼,整個天地便開始搖晃起來。

  眩暈在陌生城市的候車室裏再度發生。

  無數雙腳走在街道上。

  許多座樓廈瞬間拔地而起,又在傾刻倒塌。

  腳步移動的速度越來越快,無數雙腳重疊在一起。

  所有的景物像是老式黑白片,因為歲月久遠劃上了些斑駁的印記。

  天空的雲層驟聚驟散,如同萬花筒般變幻出不同的形狀。腳步、樓廈、雲層,交相出現,漸漸又融合在一處。

  於是視線愈發變得雜亂無章。驀然間,強光驟現,強光過後,一切回複寂靜。

  七月的星空靜謐極了,漫天的星星靜靜地閃爍。視線在星空緩緩移動,那些星星仿似靜止的,又似每刻都在發生著變化。視覺在這裏變得不再可靠。

  無窮無盡的星空,任視線遨遊。

  倏然而至的一顆流星劃落到視線之外,繼而滿天的星星猶如煙花般開始綻放出耀眼的光輝,光輝過後,它們便也如煙花般寂寥地墜落。

  無數的星星墜落下來,蕩起一地的煙塵。而當煙塵散盡,現出的卻是一方陡峭的山岩,山岩有一處如刀削過般平滑,上麵赫然現出一個大如摩天巨輪的圖案。那圖案像一個十字架,卻比十字架要粗壯許多。

  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間消失,隻有那圖案巍然聳立。

  沙博睜開眼睛,看到一雙烏黑細瘦的手取替了那圖案。那個頭發蓬亂的老太婆不知什麽時候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前,目光老僧入定般死死盯著他看,眼神裏仿佛隱藏著一些笑意。

  沙博也定定地盯著那老太婆看,好像要從老太婆身上發現些什麽。

  他不動,老太婆也不動。邊上便有好些人奇怪地盯著他們看。

  “老沙你傻了吧。”小菲跳過來,將一枚一塊錢的硬幣丟在老太婆掌心裏,老太婆麵無表情,回頭瞪小菲一眼,居然很倨傲地離開。

  沙博目光還是定定地瞅著腳下一個地方,適才眩暈時見到的圖案清晰地映現在眼前。他想到那些紛繁複雜的畫麵好像隻是為了映襯這個圖案,那麽,圖案便一定具有某種意義,或是某種征兆。

  ——那圖案究竟代表什麽意思呢?

  ——它是否和沙博將要去的沉睡穀有著某種聯係?

  沙博忽然靈光閃現,站起來,也不理會小菲在他身前晃來晃去,徑自向候車室外麵跑去。小菲在他後麵大叫:“老沙瘋了老沙瘋了。”

  秦歌見狀,焦急地看看表,還剩下不到二十分鍾時間。便把車票分給大家,讓大家到時自行上車,他隻留下兩張票,跟在沙博後麵追了下去。

  沙博去了車站廣場對麵一家網吧。

  坐在電腦前,沙博打開自己在tom。的免費信箱,在一堆垃圾廣告郵件之中,赫然有一封忘憂草發來的郵件。

  打開郵件,裏麵沒有一個字,卻顯示附件裏有一張圖片。

  那圖片隻有簡單數筆黑色線條,卻與沙博在眩暈中見到的圖案一模一樣。

  沙博呆呆地盯著那圖片,內心被巨大的疑雲所籠罩。他已經確定自己洞察到了某種先機,但卻無法解釋它。也許,隻有到了沉睡穀,見到忘憂草,一切疑問才會得到解答。但忘憂草為什麽會不留下任何語句呢?而且,她已經一個多星期沒有在QQ上出現了。

  沙博最後察看郵件的日期,是兩天以前,也就是自己踏上列車的那一天。

  沙博眉峰皺起,他想這難道也是種巧合?

  秦歌這時在網吧門口出現,他看見沙博便急步奔過來:“快點回去,到點了,火車可不等人。”

  沙博驀然醒悟,順手關掉郵件的窗口。

  他與秦歌趕回候車室,開往他們要去的那少數民族自治州的列車檢票口已經沒有人了,工作人員正要將檢票口鎖上,他們及時趕到,匆忙奔去。

  車已停靠在站台上,汽笛已經拉響。

  十個小時的旅程,因為有了前麵三十六小時的比較,好像一晃而過。深夜,秦歌一行六人已經出現在那少數民族自治州的街頭。按照沙博等人的猜想,既是少數民族自治州,滿街自然都是身著異族服飾的人,建築也該是些竹樓木屋什麽的,可事實上那城市跟其它城市沒什麽區別,寬闊的街道,閃爍的霓虹,不算很高的大廈,深夜街頭的排檔,排檔裏光膀子的男人和打扮妖冶的女人,這讓沙博小菲他們很是失望。

  找一家賓館住下,大家決定第二天一早就坐車去往沉睡穀,這回連小菲都沒有異議。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沙博最先醒來,耳邊是一片嘩嘩的水聲。到窗前拉開窗簾,隻見陰沉的天空中,大雨如沱,城市已經彌漫在一片雨幕之中。

  大家坐在賓館餐廳臨街的大玻璃窗前,等著秦歌回來。秦歌因為是這個自助旅行團的發起人,所以責無旁貸地自覺擔負起旅行團日常事務。玻璃窗外,是一條寬闊的馬路,不多的一些行人在雨裏匆匆行走,疾馳而過的汽車濺起一地水花。眼見被雨阻在這個小城已成現實,大家心情都有些悒鬱。

  譚東與唐婉照例不多言語,沙博跟楊星小菲也是有一句沒一句搭著話,不讓場麵過於冷清。賓館門前的人行道上,兩個身穿彝族服飾的女人,撐著花傘走過,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彝族女人身著黑色短袖上衣,胸前、袖口與下擺都有紅色鑲邊,又配以黃色線條繡出的螺旋狀圖案,下身穿紅色褶皺大擺裙,橫向有黃黑圈狀的修飾。小菲臉貼在玻璃窗上,注視著彝族女人的背影,唏噓不已。彝族的服飾色彩鮮亮,隻用紅黃黑三種顏色,看起來色彩豔麗。

  就在這時,坐在一側的唐婉忽然發出低低一聲驚呼,她的目光死死盯著玻璃窗外,好像看到了讓她極度驚懼的東西。大家急忙順著她的視線望過去,透過潔淨的玻璃,透過滿天的雨幕,隱約可見街對麵的人行道邊,有一個撐傘而立的人。隔得遠,看不清那人的模樣,但卻一見之下,立刻便感覺到那人瘦得出奇,加之穿了身黑色衣服,看起來更見瘦弱。

  眾人還未說話,唐婉邊上的譚東已經長身而立,疾奔出去。

  譚東在奔出時,雙拳已經握緊,一些灼熱的力量飛快在體內奔湧。雖然他從不曾見過那個佇立在雨中的人影,但是,他從唐婉驚懼的神色中,料到那人必有古怪,或許,他就是這些日子一直陰魂不散跟著他們的人。

  奔出賓館大門,他抬頭,還能見到街對麵那那黑色的人影。

  他直衝向雨幕。

  穿越街道時,他的視線被一輛貨車阻隔,待他穿過機動車道,對麵那人影卻已經消失不見。他在雨中停下,左右張望。此刻對麵人行道上已經沒有了人跡,視線在雨幕中格外開闊。那個黑衣人竟然在瞬間消失了,他的動作之快,猶如鬼魅。

  譚東有一拳掄空的感覺,體內奔湧的力量無處宣泄。力量在體內左衝右突,灼烤著他的身體。他驀然仰天發出一聲嘶吼,麵孔都在那聲嘶吼中扭曲變形。加之他現在夜晚從不睡覺,兩眼赤紅,看上去便更添些猙獰的感覺。

  他悵然轉身,緩緩地一步步再次穿越街道。他走得很慢,每一步似乎都踏得很重。有車馳來,他竟然也不避讓,隻是側目,用挑釁的目光瞪視著駕駛室的位置。那些司機竟也都自動慢行,讓他通過。

  在進入賓館大堂的時候,他長長地呼吸,竭力讓心緒平靜下來。

  餐廳玻璃窗前,大家正在圍著唐婉問她那人是誰,唐婉滿臉驚懼,竟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看見譚東過來,唐婉飛快站起身迎上去,低聲道:“我們回房間。”譚東點頭,也不看眾人,徑自擁著唐婉而去。

  小菲衝他倆的背影做個鬼臉,鼻孔裏往外哼一聲,以示不滿。楊星耷拉著腦袋故作深沉地道:“好戲還在後頭。”

  小菲又衝他哼了一聲:“別顧著說別人,想想你自己吧。”

  楊星一下被她說中要害,想到自己的境況,臉上又露出淒慘的表情。小菲瞅在眼裏,心下不忍,過去坐他身邊,拍拍他肩膀,以示安慰。

  過不多久,秦歌冒雨回來,雖然穿了雨披,但兩條褲腿,卻已全部濕透。

  秦歌帶回來的消息是,一個小時之後有一趟車去往沉睡穀。

  “而且,我還問過了,往沉睡穀去的車次特別少,一星期隻有兩趟。”秦歌補充說。

  沙博和楊星小菲麵麵相覷,他們明白秦歌的意思,他是在向他們征求意見。

  走還是不走,隻有一個小時的選擇時間。

  ——走!

  譚東和唐婉的意見說出來,便有了不容人更改的意味。大家麵麵相覷,竟然誰也說不出相駁的意見。

  各人回房間收拾東西。

  唐婉坐在床上一動不動,譚東一番忙碌過後,將旅行包放到門口,過來坐到她身邊。唐婉抬起眼,望著他,忽然說:“你會不會拋下我?”

  “我不會。”譚東眼中有了些痛感,“我永遠不會。”

  唐婉臉上綻放一個笑容,卻極淒楚。

  “如果你拋下我,那麽你就是殺死了我。”

  “我寧願殺死我自己。”譚東重重地道。

  唐婉滿意地靠在他的懷裏,喃喃地道:“你知道嗎,這世界上有那麽多人,我隻跟你在一塊兒才有安全感,這世界上那麽多的惡魔才不敢傷害我。所以,你就是我的全部,如果哪一天你倦了,想拋下我了,請你先殺了我再離開。”

  譚東用力擁緊了她:“你為什麽老要說這樣的話呢,我再不會離開你。我們就要到一個世外桃源了,在那裏,沒有人認識我們,我們從此就會過上平靜快樂的生活。我還希望,穿上婚紗的你能成為我的新娘,我這輩子都沒想過我能得到你這樣一個漂亮的新娘,我怎麽會離開你呢?”

  唐婉笑得開心,眼頰上卻劃過兩道淚痕:“我就要天天跟你說,這樣,你就不會把我忘記了,你就會時刻把我記在心上。”

  譚東沒有再說話,隻把她更緊地抱住,那麽用力,好像要把她的身體與自己的融到一處。

  外麵有人敲門,秦歌與沙博已經在催促他們上路了。

  一行六人分乘兩輛出租車去車站。這城市不大,車站卻修得頗為壯觀。大家一塊進入售票廳,裏麵冷冷清清,隻有不多的幾個旅客。秦歌到售票窗口買了票,回來分發給大家。楊星接過來看,奇怪地“咦”了一聲,小菲便湊過頭去看他手上的票。小菲臉上也旋即露出疑惑的神色,還有些緊張。

  “你們看,我們的票是一到六號,也就是說,這趟車上,隻有我們六個人。”

  沙博和譚東唐婉仔細看票,果然如此。但三人卻並不在意,譚東與唐婉相視的目光裏,甚至還有了些輕鬆的味道。

  離開車時間還有十分鍾,大家一塊兒去候車室等車。

  檢票上車,在很短時間內完成。車是一輛破舊的中巴車,車上的座位更是髒不拉嘰的,座墊上的人造革也破損嚴重,露出裏麵黃色的海綿來。車上司機是個三十多歲的大塊頭中年人,烏黑的臉上,皮膚粗糙,一看就是常年風吹日曬導致的結果。大家上車時,司機還躺在車後的座椅上睡覺,車後窗的玻璃少了一塊,雨水被風吹得淅淅瀝瀝飄進來,直落在他的胸前,他居然恍若不覺。

  秦歌上前把他拍醒,醒過來時,先擦幹淨嘴上的口水,再衝大家謙卑地笑笑,也不說話,直接坐到前麵駕駛座上。

  待到了時間,車子發動,車上真的隻有秦歌一行六人。

  小菲在空曠的車廂內走了兩圈,踱到駕駛座後麵,拍拍司機的肩膀:“這一車就拉我們幾個,你不是虧了?”

  司機回過頭來,嘿嘿笑兩聲,竟是一語不發。

  “是不是平時往沉睡穀去的人特別少?這樣的話,你一家老小不是要喝西北風啦。”小菲故意想逗司機說話。

  司機這回回過頭來,嘴裏“咿啊”著,一隻手指指嘴巴,再連續擺動。

  “不會吧,你是啞巴!”

  小菲再笨也看明白了,她攤開兩手,做個無奈的表情,轉過身時,看到大家都在盯著她看。

  沙博笑道:“我看你這回可真是對牛彈琴了。”

  小菲冷著臉回去坐到楊星身邊,心裏覺得怪怪的。旁邊的楊星便伸手攬住她,在她耳邊低低笑道:“奇怪的事情才剛剛開始,你得有點心裏準備。”

  楊星說得輕鬆,小菲卻覺得心裏發毛,真有種不詳的預感。

  車子停在車站的大院內,此刻繞過停靠的諸多車輛,向院門駛去。大雨如注,雨幕裏一切都朦朦朧朧的看不真切。乘著一輛啞巴司機開著的破舊中巴車,在雨天裏去往一個陌生偏僻的山穀,這是種不好的感覺。到這時,就連楊星心裏都有些後悔來這鬼地方了。

  院門就在視線裏,前麵已再無其它車輛,眼看著中巴車就要馳出院門,忽然,雨幕中多出了一條人影。人影就佇立在院門正中間,還衝中巴車伸出了手,示意停車。

  啞巴司機猝不及防,急踩刹車。車停下,車上眾人身子前衝,此刻也都看清了站在車前的那人。這一瞬間,唐婉身子驟然一緊,雙臂下意識地就抱在了胸前。譚東轉頭看她臉上已現出一片驚恐,便再凝神盯著攔車的那人細看。

  攔車的人撐著一柄黑傘,穿一身黑色的衣服。窄窄的肩,細細的腰,渾身加起來不滿一百斤的樣子。這男人留著三七開的分頭,戴著副黑框眼鏡,兩邊眼角有些下垂,看起來滿臉苦相。他的臉在傘下陰影裏,顯得異常蒼白。

  譚東已經想起這人就是適才在賓館餐廳裏,透過玻璃窗看到的那男人。

  ——他既已消失,為什麽會再度出現?

  ——如果他就是這些日子跟蹤譚東與唐婉的人,為什麽這時候由暗處轉到明處?可是因為他知道去往沉睡穀,他便無所遁形?

  譚東的血往上撞,頃刻間又有些力量在體內升騰。

  車停下,著黑衣的瘦子便轉到了車門邊。啞巴司機開了車門,瘦子剛想上車,還未抬步,發現門邊已經站著一個精壯的青年人。青年人赤紅著眼睛,麵目有些猙獰,正用異常淩厲的目光瞪著他。

  他稍停一下,仍然收了傘邁進車門。

  他的整個人接著便倒飛出去,跌落在雨幕之中。

  他被譚東一腳踹了出去。

  車上人都被這變故驚呆了,小菲瞬間還發出一聲尖叫。此刻譚東立在門邊,全身肌肉收緊,一動不動,握拳的雙臂青筋暴起,全身彌漫著一股逼人的殺氣。

  眾人為這殺氣所震懾,竟然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那黑衣的瘦子倒在離車五六步的地上,全身已被雨水淋濕。他捂著肚子輕微扭動,顯然譚東那一腳已讓他受傷不輕,竟似連站的力氣都沒有了。

  車內異常沉靜,眾人的呼吸都有些急促。

  啞巴司機陡見這變故,驚得更是呆了,嘴巴微張,有些不知所措。

  譚東盯著地上不動的瘦子,半天,扭頭衝著啞巴司機低低地道:“關門。開車。”

  啞巴司機清醒過來,嘴裏“咿啊”一聲,便要關門。這時,他忽然看見譚東忽地一揮手,趕忙停住,探著腦袋往車下看,那瘦子此時居然已經站了起來。

  瘦子站在雨中,抹一把臉上的雨水,目光與車上的譚東對視,竟是毫不相讓。

  怒火在譚東心中沸騰,他還有種衝動,上前抓住那瘦子,把他撕裂。但他隱忍不發,因為心裏還有一個極細的聲音在告誡他,讓他冷靜。

  那瘦子淋濕的黑衣貼在身上,精瘦的身子已讓人一覽無遺,他的臉色在雨中,也更加蒼白——蒼白得有些紮眼。他在眾人目光的注視下,居然又一步步向著車門方向走來。

  譚東身子凝立不動,力量又已積聚到了一處。

  瘦子到了車門前,居然毫不猶豫,再次邁步上車。

  這一回,他跌得更遠更重。

  他整個身子都伏在地上,一些緋紅從他身上層層消散開來。這回他一動不動,竟似連扭動的力氣都沒有了。

  車上眾人都露出不忍目睹的淒慘神情,大家都可以預見譚東出擊的力量,不知道那人精瘦的身子如何能承受這樣的攻擊。大家又想到,如果這樣的攻擊發生在自己身上會有什麽樣的結果。一時間,眾人俱都沉默不語,隻是目光盯著雨中倒地的瘦子,既希望他能再次站起來,又隱約替他擔心站起來再受攻擊。

  瘦子第二次站起來,已經站不穩了。他的身子前傾,一隻手撫在小腹上,蒼白的臉抽搐著,嘴角還有未被雨水淋盡的血漬。

  但他卻毫不猶豫地再次向車門方向走來。

  他的步子很慢,似乎每走一步都要思索一下。但他的腿很長,每一步邁出的距離差不多要趕上別人一步半,因而很快便又站到了車前。

  這回他在車門前停住,目光依然毫不相讓地與譚東對視,隻是,眼中透露出那麽濃的憂傷。這樣的目光柔軟得沒有絲毫力度,但它卻能承受住譚東目光中淩厲的殺機。

  雨直落下來,他在雨中巍然不動,精瘦的身子竟然有了另一種不可憾動的力量。

  然後,他又開始動了,卻極緩慢。

  他的腿抬起,落在了車門前的踏板上。

  譚東右肩微聳,眼看這一腳又要即刻踹出。驀然間,他的身子被人一把抱住,這一腳便踢不出去了。譚東使勁一掙,居然沒能掙開。這時,黑衣的瘦子已經上了車,從他身邊輕輕走過。

  譚東低吼一聲,看清了抱住他的是沙博。沙博文質彬彬的樣子,居然力氣還不小。譚東怒吼一聲:“你要幹什麽!”

  “你再踢會踢死他的。”沙博說。

  這時沙博已經抱不住譚東了,但秦歌與楊星小菲已一齊上前攔在譚東的身前,一齊勸他冷靜些。

  那邊瘦子自顧坐到最後麵的座位上,目光飄向窗外,竟似發生的事與他沒有絲毫關係一般。

  譚東見狀心裏更加憤怒,他揮動雙臂,輕易就把秦歌跟楊星推開。

  “譚東!”座位上的唐婉忽然叫了聲他的名字。

  譚東目光落到唐婉臉上,看到她落寞的神色,立刻就平靜下來。譚東慢慢走回唐婉身邊,慢慢坐下。

  “也許他真的跟我們沒有關係。我根本不認識他,隻不過曾經在公司的電梯裏見過他一次。”唐婉低語。

  “一定是他,跟蹤我們的人一定是他。”譚東麵無表情地說,“如果不是他,你現在害怕什麽呢?”

  唐婉怔一下,接著發現自己真的仍然在不停地瑟瑟抖動。

  譚東忽然大聲道:“你不用害怕,如果有誰膽敢傷害你,我保證他一定會死得很慘。”

  他的聲音裏透著堅定與力量,有些回音在車廂裏飄蕩,竟然讓眾人身上驟起一陣痙攣,皮膚涼涼的,都覺出了一股寒意。惟獨坐在後座穿黑衣的瘦子,目光仍然飄在窗外,好像絲毫不受那聲音影響。

  他的臉頰仍然因為疼痛輕微地顫動,他的手還捂在適才被踢中的小腹上,但他的神態卻異常安詳,甚至,他的目光不經意間掠過前座的譚東與唐婉時,還會流露出一絲微笑。憂傷的微笑。

  ——他的微笑可是因為適才一戰雖敗猶勝?

  ——他的憂傷呢?可是因為譚東與唐婉?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