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5章:夜眠客棧

  在彝家小城車站的售票窗口,他知道自己必須與這些人同行了。

  他從售票員口中知道那一撥人去往的是三百公裏以外的沉睡穀,而沉睡穀的車次極少,一星期隻有兩班。如果錯過這一班,那麽他要在這個小城裏再呆上三天。三天裏可以發生很多事,他可不願這一路的辛苦沒有收獲。

  時間緊迫,售票員告訴他,車在數分鍾之後便要開出。

  他基至連去候車室的時間都沒有,更沒有時間來思考與那一撥人同行會有怎樣的後果。他直接衝進了雨中,在院門口攔住了那輛中巴車。

  那個男人壯得像頭獅子,他被踢中的時候,全身都疼得抽搐。但疼痛居然會讓他無比興奮,因為他知道自己從這時候起,又有了一個目標。而尋找目標,幾乎是他這些年生活中惟一的樂趣。

  他躺在雨水中,一邊在抵禦疼痛,另一邊,他心裏已經為那個男人開始憂傷。那個男人身材不算魁梧,卻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肉都充滿力量。力量隻是蠻夫的武器,他並不畏懼,而且,他還有一個致命的弱點,那就是唐婉。他對唐婉的關心,必將讓他墜入萬劫不複的境地。

  中巴車在雨中行駛得很慢,車窗外一些低矮破舊的平房顯示車子正在駛出彝家小城。雨沒有絲毫小的跡象,天空的雲層堆積得很厚,像是伸手便可觸及。整個天地間被籠罩在一層灰暗之中,馬路上好像隻有這一輛中巴車在行駛,前方在雨幕中,模糊一片。

  譚東在車上睡著了。

  他已記不清有多少個夜晚沒有睡覺,在夜裏,他總是睜著眼睛守候著唐婉,同時,他需要對抗內心深處潛伏的某種驚懼。沒有人知道,包括唐婉,他對夜的那種驚懼甚至比任何一個最膽小的女人還要來得深重。他並不懼怕夜裏可能隱藏的邪惡與未知事物,他隻在恐懼自己。

  他把自己折磨得麵目猙獰,身心憔悴。

  他站在別人麵前,可以輕易展示自己擁有的力量,可是,他知道自己變得越來越脆弱,那是他的罩門,任何人隻要輕易一擊,便能將他整個人都擊潰。他當然不允許這樣的事出現,所以,他在任何一個時候,都保持絕對的警覺,將自己包裹在一層堅硬的外殼下。

  在車上,他認定了坐在後排那穿黑衣的瘦子就是敵人,與敵人近在咫尺本應更加保持高度的警戒。在車子馳出彝家小城最初的一個多小時裏,他確實全身繃緊,像一隻蓄力待發的獵豹,隨時保持戰鬥的狀態。但那黑衣的瘦子坐在後麵神態卻很悠閑,目光始終落在窗外的山川風景上。他每次回頭盯著瘦子看,本意是帶著些挑釁的味道,但這種挑釁數度落空,瘦子根本就不接招,連看都不看他。瘦子還穿著那身濕透了的黑衣,精瘦的身子凸現無遺。譚東此時當然不會對他心存小覷之心,但還是下意識地拿他跟自己比較。

  他相信自己隻要一拳就能把瘦子打趴下。

  這樣想,他心裏稍微輕鬆了些,再加上他想到對手在車上,當著這麽多人麵,肯定不敢發作。而且,那瘦子本來有一個極有力的因素,就是躲在暗處,如今現身而出,再想玩鬼便不是那麽容易的事。

  譚東不懼怕任何麵對麵出現的對手。

  於是,譚東後來便睡著了,一睡便睡了個痛快。

  如果說失眠是種痛苦的話,那麽異常困倦卻不能入睡,便是種更深的痛苦了。在港台的影片中,經常有警察逼供不讓犯人睡覺的事,犯人在強光照射下,整夜整夜被迫睜著眼睛,直至精神崩潰。而譚東的情形卻又不同,在夜裏,是他自己強迫自己不能睡去,困意襲來時,他用各種辦法折磨自己。他有一把多用途的瑞士軍刀,鋒利的鋒刃每夜都在要他的胳膊上劃下一道道傷痕。血滲出來時,好像他的體力被注入了一些力量,他便以這種力量來與黑夜抗衡。

  他不知道,他要為那些力量付出更慘重的代價。

  他的胳膊上已經傷痕累累,他的身心已異常憔悴。他就像一個外表看起來飽滿光亮的水果,內裏卻已被蟲蛀得千瘡百孔。

  而睡魔,依然如影相隨,任何一點鬆懈都能讓它趁隙而入。

  睡夢中的譚東看到了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長發垂肩,猙獰著麵孔,卻又擺脫不了一臉的稚氣。少年光著身子,隻穿一條藍粗布的內褲,失神落魄地站在房子中央。他的手中,握著一把沾滿血跡的菜刀,此刻,有些血還順著刀鋒緩緩滑落,再無聲地滴落到地上。月光透過洞開的窗子斜射進來,落在少年的身上,讓他身上那斑斑血漬更加森然可怖。

  譚東對那少年深惡痛絕。

  這麽些年,他在用盡自己所有的力量來與之對抗,企圖將他驅至自己生活之外,但那少年卻比他還要頑強,始終堅強地佇立在他腦海深處,在任何一個不經意的時候跳出來,給他最大的驚恐。

  譚東身子顫栗了一下,驀然醒來。

  車子馳在群山之間,那些山,與北方的山明顯不同,它們高聳入雲,又陡峭異常,仿佛被傳說中的大力神用巨斧劈過一般。此刻,雨幕之中有些霧氣在對麵的山頭飄蕩,稍遠些的山便半隱半現延綿向前,好似永無窮盡。

  盤山公路上除了這輛中巴車,便再無其它車輛。中巴車在群山之中,仿若一隻小小的甲蟲,在朝著一個永遠沒有終點的目標爬行。

  車廂內已經很幽暗了譚東側目,看到唐婉睜著一雙落寞的眼睛,正盯著他看。

  譚東竭力在臉上現出一個笑容,握住唐婉的手。

  “現在什麽時候了,怎麽這麽暗?”

  唐婉的手冰涼,但卻柔若無骨。唐婉說:“你已經睡了大約八個小時。”

  譚東悚然一驚,心裏暗暗責怪自己怎麽如此鬆懈,竟一睡就睡了這麽長時間。唐婉的身子軟軟地靠在他的肩上,唐婉說:“你睡著時的樣子很可愛,就像一個沒長大的孩子。我已經好久沒有看你睡著時的樣子了。”

  “你就這麽看著我?”譚東有了心痛的感覺。

  唐婉點頭:“我隻有看著你,心裏才會覺得很平靜。”

  譚東攬緊了唐婉,隻覺得滿身滿心都在痛。他記不清在哪兒看到過這樣一句話,愛情的感覺就是心痛,無論何時何地,置於何種境況之下,即使長久地相擁,但隻要心中想到對方,那種心痛立刻便會籠罩在心上。

  這一刻,譚東覺得為了唐婉,自己再無所懼。

  譚東回頭看了一下那穿黑衣的瘦子,心內又有些力量在激蕩奔湧。無論是誰,想要來傷害唐婉,他都會將他阻在唐婉身外,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

  死亦無所懼,那麽還有什麽能讓他害怕的呢?

  他的心顫栗了一下。他在這瞬間,又想到了夢中滿身血漬的持刀少年。

  群山漸漸隱退在夜的黑暗之中,隻有並不分明的一個輪廓,在高處,顯示與天空的距離。但就是那些黯淡的輪廓,依然可以分出層次來,依然可以讓你感受到群山蜿蜒沒有窮盡。下了一天的雨終於停了,也或者是車子馳出了雨區。車前大燈是天地間唯一的光亮,它們直射出去,卻隻能照見山道上短短的距離。光亮之後的黑暗,便顯得更加幽深。光亮處是一成不變的柏油馬路,有許多地方已經坑窪不平。視線在夜車中成為無用的東西,但你又不能閉上眼睛,因為群山與黑暗的氣息彌漫在車廂內的每一處,它們無色無味,卻又異常真實且清晰,無數關於蠻荒與原始的印象,會在你閉上眼睛的瞬間向你撲來。而那些印象,無不來自於我們平日在生活中的間接感驗,感驗的源頭,是來自影視與小說中編述的荒誕不經異常恐怖的故事。

  這樣的旅程是極端不舒服的,幾乎每個人都非常厭倦了在車上的感覺。你必須無所事事,但又無法忍耐。知道沉睡穀就在前方,卻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到達。啞巴司機這時不能給你任何一點幫助,你隻能憑依自己的想象來估測與沉睡穀的距離。這時候每個人內心都升出許多無助與孤獨來,它們無法表述,卻又盤桓不去,你隻能把希望寄托於這段旅程的結束。在車上,大家最簡單且現實的希望,便是能在黑暗的群山之中發現一盞燈。

  一盞燈,便預示了某種存在,會讓人生出無限可憑依的溫暖想象。

  車子繼續在黑暗中行駛,但此時,依稀可辨車子已經不再攀高而上,漸成下行之勢。視線這時也忽然有了目標,貼著車窗向上看,可以看見雲層厚厚堆積在灰暗的天空中,雲層的邊緣絲縷繚繞,作為背景的天空灰暗得漸漸明亮起來。

  山與山的距離變得遙遠,這似乎給旅客生出了希望。

  但實際上,車子又前行了將近一個小時,到達一個山底時,終於不再盤旋而行,前麵的路變得筆直。因為心裏的期望,沙博小菲甚至站到了車頭,凝視著前方。其它幾個人亦是目光如炬般盯著車前玻璃,隻盼著視線裏能有些變化發生。

  前方路段忽又改成了上坡,坡度卻極低,而且,視線盡頭,有些奇怪的變化,黑暗的顏色變淡了許多,但你又不能說那是光亮,沒有哪種光亮會這般微弱。

  但這樣的變化已經讓大家心生欣喜。

  坡道終於到了盡頭。車子改為下坡行駛。

  這瞬間,車前的沙博與小菲發出低低一聲歡呼,後頭的楊星已經快步奔到小菲後麵,口中發出些充滿快感的叫聲。就連譚東和唐婉這時都忍不住站了起來,以便讓自己看得清楚些。隻有車後座那穿黑衣的瘦子,依然保持著端坐的姿式,好像睡著了一般,又似對這趟旅程的終點,根本不放在心上。

  ——他的目標本來就不是沉睡穀。

  在車子的前方,雖然還有很遠的距離,但已顯出點點的燈光。那些燈光環聚在視線中巴掌大的地方,好像黑暗中的螢火,異常微弱。

  但燈光本身,便足以讓長久耽於黑暗中的旅人欣喜若狂,而且,燈光所在的地方,必是旅行的終點無疑。

  ——沉睡穀。沉睡在黑暗中的峽穀。

  沙博睜開眼,窗簾遮掩不住的陽光正落在他的臉上。他惶惑了一下,這才想起自己已身處沉睡穀中。看看表,已經是中午十一點鍾,他下床拉開窗簾,一窗陽光立刻潑灑進來。他想到與名叫忘憂草的女孩已近在咫尺,心情立刻就愉快起來。

  跟他住在一屋的秦歌已經不在了,他匆忙穿衣洗漱,到外麵去找其它人。

  這是一家小旅館,但幹淨整潔,而且房間還是標準間,設施一應齊全。昨夜,啞巴司機把車停在這條小街上,指指這家旅館,再豎起大拇指。大家會意,迫不及待地下車。小街寬不過十米,青石板路麵鋪設得極為講究,中間是數尺長的長形條石,兩邊再輔以方形石板,接縫處雖參差不齊,但看上去卻頗有層次。街兩邊的店鋪牆高逾丈,下半段俱是石塊壘成,上部卻又俱是條形木板拚接,有方形木格窗欞。屋簷凸出三步,其下形成回廊。店鋪的招牌俱是各種形狀的木板雕成,又有些紅黃的旗幟,飄在簷下。這些店鋪此時大多已經打烊關門,隻有不多的幾家旅館還有燈光。他們麵前的這家旅館有一個好聽的名字——夜眠客棧。

  夜眠客棧的老板是個三十五六歲的男人,戴著一副金邊眼鏡,白襯衫,黑褲子,頭發略有些卷曲,身上帶著些書卷氣。沙博一行進門的時候,他真的在看一本書。見有客到,他從容地迎上來,微笑著招呼大家。

  “歡迎來到沉睡穀,來到夜眠客棧。”

  老板後來介紹自己名叫江南。

  沙博走出房間,轉到前麵店堂,江南仍然坐在昨晚的位置上,手中捧著一本書。陽光從外麵斜射進來,將陰暗的店堂整齊地劃分成兩塊。

  沙博走過去,坐到江南邊上。

  江南頷首微笑,放下手中的書,問沙博昨晚睡得可好。沙博點頭稱讚道:“真想不到這小鎮上還有標準間,昨晚可能太疲勞了,頭沾枕頭就睡,不知覺中就已經到了中午。”

  江南笑著說:“你還算起得早了,你的朋友除了那位秦歌,其它人還都在房裏沒出來呢。”

  沙博也笑:“到這地方來,大家坐了好幾天的車,都累了。”

  沙博看看江南白淨的麵孔,問道:“江老板不是沉睡穀本地人吧?”

  “我已經在沉睡穀呆了近十年,想不到還是能讓人一眼看出來我不是本地人。”江南自嘲地笑笑。

  “呆了十年,那麽這鎮上的人你一定很熟悉了。”

  “沉睡穀方圓不過數裏,人口也就幾千人,朝夕相處十年時間,就算我想不熟悉,估計也難。”江南頓一下,接著說,“你來我們這裏,是不是要尋什麽人?”

  沙博沉默了一下,還是從兜裏掏出一張照片遞過去:“我想請江老板幫我看看,照片上的這個人是不是你們鎮上的人。”

  江南接過照片,盯著看了一會兒,臉上現出些疑惑來:“我在這裏十年,從來沒見過這個女孩,但照片的背景卻又像是山上的葡萄園,真有些奇怪了。”

  沙博此時心情已經很緊張了,聽了江南的話,失望之情溢於顏表。江南看看沙博,內心似乎明白了什麽。這時,正好一個穿淺綠色連衣裙的女子從外麵進來,江南便招呼她:“雪梅你來看一下,這個女孩是不是沉睡穀的人。”

  那綠裙女子中等身材,顯然是個少婦,身子飽滿圓潤,模樣也生得頗為俊俏,隻是眉目間飄蕩著些冷漠。叫雪梅的少婦過來,將照片拿在手中,有片刻的沉默,眉峰鎖緊,似在竭力回憶。沙博與江南便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看。

  雪梅將照片放回桌上,依舊麵無表情地搖搖頭:“鎮上沒有這個人。”

  說完話,她招呼也不打,徑自穿過店堂往後院去。

  江南苦笑,略有些謙意地對沙博道:“雪梅是我妻子,心地非常善良,隻是性格有些孤僻,不願與外人交往。”

  沙博心中失望,根本不會在意雪梅的冷漠。他想到如果忘憂草不是沉睡穀中人,自己這一趟可就算是白跑了。跑這麽遠的路倒沒什麽,關鍵是本以為來到沉睡穀就能見到忘憂草,但現在一盆冷水澆下,他心情沮喪,對什麽都失去了興趣。

  “雪梅是土生土長的沉睡穀人,她說照片上的女孩不是本地人,那就肯定不是了。”江南露出同情的神色,小心地問,“你是不是搞錯了。”

  沙博沉默不語,他已經開始懷疑自己來沉睡穀是否正確。你根本沒有辦法透過虛擬的網絡,看清一個人的真實麵目,而且,網絡本身就是一個虛擬平台,各色人等盡可以在其中扮演你想要扮演的角色。網絡在給人提供一種新的交流方式的同時,也將欺騙最大限度地傳播到了人們生活之中。但沙博無論如何都不相信,那樣一個清新脫俗的女孩,與他在夜裏喃喃傾訴的那些話語,會全是謊言。

  事實像一個巨大的錘子落在他的頭上,他懵然不知所措了。

  江南小心地盯著他看,又道:“也許這女孩是個我和雪梅都不認識的人,要不抽空我再帶你去問問鎮上的老人吧。”

  沙博不置可否地答應了一聲,腦子裏還盡是忘憂草會不會騙他的疑問。

  就在這時,又有兩個人從客房那邊出來,是譚東跟唐婉。

  唐婉睡了一覺,氣色好了許多,白皙的皮膚透著紅暈,再加上顯然精心修飾過了,整個人透出一種婉約的美麗。譚東又是一夜未睡,但因為昨天在車上睡了那些時候,所以精神也還不錯。他們從房間裏出來,帶著他們所有的行李。

  江南迎上去,看著譚東手裏的大包,微有些疑惑。

  唐婉微笑著道:“老板,我們退房。”

  “你們不是還要在沉睡穀呆上幾天嗎,怎麽現在就退房?”江南頓一下,接著說,“我保證我的客棧在這沉睡穀中是最好的。”

  “我們退房並不是因為房間有什麽不好。”唐婉神色間似有些謙意,“我們隻是想找一個帶些當地民風的旅館。”

  唐婉這樣說,江南便釋然了,他點頭道:“這倒是我沒想到的。開這家旅店的時候,我隻想著能為遊客最大限度地創造一個舒適的環境,卻沒想到,很多城裏人來我們這些小地方,其實就是為了找一種原始的情趣。”

  江南搖著頭,似為自己沒有想到這一點而懊喪。

  但那邊的沙博一聽唐婉的話,立刻便知道她說的不是實話。他們從這裏搬出去,隻是為了躲避那個穿黑衣的瘦子。

  ——那弱不禁風的瘦子,究竟有什麽魔力,能讓這他們這般畏懼?

  起初在來沉睡穀的路上,楊星便猜測譚東唐婉此行是為了躲避什麽人,當黑衣的瘦子一出現,譚東便如臨大敵,而且出手狠毒。而那瘦子居然並不畏懼魁梧強悍的譚東,兩度被踢倒在地,兩次又頑強地站起來,而且,還能再次走到譚東身前。那次如果不是沙博抱住譚東,真不知道會有什麽樣的情形出現。

  也許譚東會真的踢死瘦子。但他為什麽又要躲避那瘦子呢,顯然心中害怕的是他而不是那瘦子。

  這是跟自己沒有關係的事,沙博想,他們想去哪兒就去哪兒吧。

  譚東與唐婉走出店堂,經過沙博身邊時,譚東麵無表情,好像沒看見沙博一般,唐婉卻在臉上現出一個微笑。那微笑淺淺地在俊美的臉上蕩漾開來,端莊而又動人。沙博入神地盯著她的笑容,直到她與他擦肩而過,走出門去。

  沙博第一次發現了唐婉的美麗,心想原來這是個如此動人的女孩。這瞬間,他心裏居然有了些失落,因為同行的旅伴中少了這樣一個女孩。

  “我們真的要搬出去住?”譚東問唐婉。

  “是,我們最好搬出去住,這樣,晚上你就能安心睡覺了。”

  於是,譚東跟唐婉就收拾好了東西,走到了街上。青石板的街道被昨夜的雨水衝刷得異常潔淨,兩邊的店鋪大多沒有過多修飾,一些賣當地土特產與紀念品的店鋪將商品擺放到了店門前的屋簷下。小街很長,行不多遠便會有一個高坡,本來以為這便是小街的盡頭了,待翻過高坡,小街依然在你眼前延續。小鎮的建築多是就地取材,選用大段的石料,因而房屋顯得堅固異常,又因為年代久遠,這些青石被歲月打磨得光亮如鏡,接縫處,卻變得黝黑,還生有一種綠色青苔。

  “我們要到哪裏去呢?”譚東問唐婉。

  “往前去,離開那個瘦子。”

  “那個瘦子有什麽好怕的,我隻要一拳就能將他打趴下。”

  唐婉搖了搖頭,沉默不語。譚東也沉默了,這時,他也意識到那瘦子或者並不是像自己想象的那麽簡單。在彝家小城的車站,自己全力踢出的兩腳,雖然將他踢倒在地,但事後他居然毫發無損。他明知道自己是想阻止他上車,卻還毫不退縮,顯然是有備而來。這樣的人,是不是很可怕?

  但譚東知道自己並不畏懼那瘦子,他畏懼的其實是他自己。

  他更無奈的是無法將心中的秘密讓唐婉知道。

  唐婉隻以為他深夜不眠是為了保護她,卻不知道他在夜裏的掙紮。他痛恨自己的身體,恨不得在夜裏將自己撕碎。他注視著熟睡中的唐婉,整個心都在疼得抽搐。他不允許有任何人來傷害她,任何人,他要用一生來守護她。

  終於走到了小街的盡頭,先是耳中傳來一陣水流拍打河岸的聲音,接著,一條寬闊的河流便出現在他們眼中。

  河水湍急,水花浪一般卷向河岸。唐婉先是驚呼一聲,便一路小跑向水邊奔去。小街與河的交接處,有一個青石砌成的台階,兩個穿藍布衣衫的婦女正在河邊洗衣。站在台階上,河流與兩岸的風光盡收眼底。河岸的邊上,密密麻麻排列著參差不齊的房屋,一眼望去,盡是斜坡的屋脊,屋脊上弧形的黑瓦層層排列開來,像是蜂窩孔般井然有序。高大的牆麵成了堤壩,還有些木屋已經凸到了河麵之上,底下用粗大的木樁支撐。

  ——吊腳樓。

  唐婉想不到在這裏居然會見到吊腳樓,印象裏關於吊腳樓的記憶都來自沈從文的作品,湘西因為沈從文而名滿天下。

  河水從上遊群峰間一路蜿蜒而來,在陽光映照下,波光鱗鱗,仿似運動的明鏡,反射著陽光。上遊數百米處,有一條鐵索木橋,橫亙在兩岸之間。鐵索粗大,自然下垂成弧形,上麵密密地用木板鋪就。此時,陽光從橋的那一端潑灑下來,鐵索橋便影影綽綽地看不真切,好像有些霧氣在橋上彌漫。

  ——美麗的小鎮。美麗的沉睡穀。

  “如果能在這裏生活,一定是件很幸福的事。”唐婉憧憬地說。

  譚東站到了她的邊上,攬住她的肩膀:“你的決定就是我的決定。”

  “那麽,我們就在這裏生活下去,好嗎?”

  譚東微一沉吟,便點頭:“隻要能在你身邊,我便很滿足了,我根本不會在意在什麽地方。”

  於是唐婉就笑了,身子靠在譚東身上,臉上漾起久違的笑容。

  石階上,兩名婦女將洗完的衣服放到一個竹製背簍裏,背到了背上。她們神情呆滯,竟似沒有看到譚東與唐婉一般。唐婉笑著跟她們打招呼,她們對視一眼,麵無表情地看著唐婉,竟還是一語不發。

  唐婉問她們知不知道哪裏有房子出租。

  兩名婦女想了一下,其中一位抬手指了一個方向,然後便低頭匆匆拾階而上,很快消失在視線裏。唐婉微有些失落,譚東便過來安慰她:“小地方的人缺少與生人交流的經驗,大多這樣木訥內向,你用不著在意。”

  唐婉點頭,挽住譚東,便向那婦女適才手指的方向下去。

  半小時之後,他們出現在了一幢房子的天井之中。房屋依山而建,進門穿過一個過道,便進入天井。天井略顯狹小,地麵上也是鋪著大塊的青石,兩邊擱置著些農具與零碎物件。天井三麵建有房屋,屋前又有回廊。回廊屋簷垂得很低,因而天井中光線很暗,還有些陳年腐朽的氣息。

  譚東與唐婉一路依人指點尋到這裏,知道這處房屋的主人是對年過七旬的老人。老人的兩個兒子外出打工,家裏的房子長期閑置。

  “有人嗎?”天井裏的唐婉大聲說。

  西廂房的門“吱呀”一聲開了,譚東唐婉目光立刻投到門邊。門裏一片黑暗,隻依稀可見一些簡單的家具,卻不見有人。他們對望一眼,便向門邊邁去。屋裏那種腐朽的氣味撲麵而來,門口,也如鬼魅般突然現出兩個人來。

  這是對年邁的老人,臉上縱橫的溝壑寫滿滄桑。他們穿著同樣的藍粗布斜襟大褂,老太太頭上纏著黑布的頭巾,老頭手執竹杆銅嘴的煙袋。倆人俱都身體僵硬,麵無表情,呆呆地看著出現在自己家中的陌生人。

  陽光從天井的上方斜射下來,陰暗與光亮形成鮮明的落差,有些細小的灰塵在陽光裏飛舞,彌漫在門前,這一對老人站在黑暗裏,看起來便極不真實。

  唐婉不由自主地心跳了一下,但很快就在臉上堆起笑容。

  “聽說你們家有房子要出租,我們想租你們的房子。“那一對老人還是麵無表情,好像根本沒有聽懂唐婉的話。

  “我們想租你們的房子,你們的房子能租給我們嗎?”唐婉重複一遍。

  這對老人還保持僵立的姿勢,對唐婉的話不置可否。他們的目光死死盯著唐婉與譚東,好像老僧入定般,又像在心裏仔細猜度這兩人的來曆。

  唐婉臉上現出失望的表情,她回頭衝譚東搖搖頭,譚東便也歎息,上前輕聲道:“我們再到別的地方看看吧。”

  唐婉點頭,再看一眼依舊保持凝立姿勢不動的那對老人,悵然轉身。

  倆人還沒走出天井,忽然聽到了身後有聲音。他們回頭,看到那個老太太急步跑了出來。老太太年紀不小,但腿腳還很利落,她奔到譚東唐婉麵前,滿是褶皺的臉上依然空洞呆板,但她卻向著倆人攤開手掌,那上麵,有一把黃銅的鑰匙。

  唐婉稍一疑惑,便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老太太僵硬的臉上,這時也第一次出現了笑容。

  老太太的笑容簡單明了,純真得像孩童般無邪。

  於是唐婉也笑了,一把黃銅鑰匙,打開了她通往小鎮生活的第一扇門。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