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 閱讀頁

第13章:列車上

  火車臥鋪車廂一個單元六個鋪位,秦歌一行六人正好占據了一個單元。楊星和小菲年紀最小,本應該睡上鋪,但這倆人沒一刻安靜的時候,反而分配到了下鋪。上車之前,因為知道要在車上足足呆上三十六個小時,所以小菲一下子買了二十斤葡萄。這些葡萄都塞在鋪底下,才過一天,就壞了不少。楊星跟小菲愁眉苦臉地把壞了的葡萄揀出來,從車窗裏扔出去。

  秦歌已經知道了楊星的怪病,他笑著安慰楊星:“別著急,等到了沉睡穀,那兒的葡萄夠你吃一輩子的。”

  秦歌的性格很隨和,話沒出口臉上先帶笑。楊星跟小菲喜歡他的好脾氣,因為再怎麽逗他他都不生氣。

  沙博心裏想著三天之後就能見到小鎮女孩忘憂草,心裏有些莫名的激動和緊張,所以,他大部份時間都躺在中鋪想心事。

  喜歡想心事的還有倆人,就是譚東和唐婉。倆人上車之後主動要求到上鋪去,秦歌猜出他們是不想讓人打攪,便滿足了他們的要求。他們躺在上鋪,可以大半天一聲不吭,吃飯時跟在大家後麵,也是異常沉默。隻是兩人目光經常落在對方身上,好像通過目光就可以交流一般。

  這天晚上,楊星跟小菲纏著秦歌沙博打牌,沙博牌很臭,幾把下來,小菲就把牌丟了。沙博訕訕地笑,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小菲腿腳利落,登上扶梯問唐婉會不會打牌,會就下來搭把手。

  唐婉沉默一下,看看對麵睜著眼睛的譚東,這才衝小菲搖搖頭:“對不起,我不會打牌,還是你們玩吧。”

  小菲聳聳肩,做出無所謂的表情。從扶梯上下來,就衝秦歌沙博擠眉弄眼,以示對唐婉的不屑。這時候正好到了臥鋪車廂熄燈時間,燈齊刷刷地一下滅了,隻留有走道一側一溜牆的地燈發出些微光。臥鋪車廂裏人影綽綽,有些未能及時回到鋪位的人在走道裏匆忙走動。

  楊星葡萄吃得少了,肚子又開始餓。但他對葡萄也漸漸厭惡起來,不到實在餓得不行了,堅決不吃。不能吃東西那就睡覺吧,至少夢裏不會覺得餓。小菲雖不願這麽早睡覺,但知道楊星餓著肚子很辛苦,便也靜靜地躺下,不去打攪他。

  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大家都沒注意到上鋪的唐婉什麽時候從鋪上下來,往車頭的廁所方向去,但不多會兒,走道裏忽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唐婉跌跌撞撞地奔過來,粗重的喘息顯示她內心的驚慌。秦歌等人忙坐起來,正要詢問發生了什麽事,上鋪一直沒有聲響的譚東已經飛快從扶梯上下來,動作敏捷,倒像隨時都在準備著衝下來一般。

  譚東已經攬住了唐婉,沉聲問:“怎麽了?”

  “有人。”唐婉驚恐地回頭望了一下,“那邊有人。”

  小菲哼一聲,插話道:“火車上有人有什麽稀奇的。”

  譚東狠狠瞪了小菲一眼,沒理她。他拉著唐婉往邊上去了去,然後壓低聲音問:“你看清楚是誰了嗎?”

  唐婉搖頭,麵上的驚恐卻更濃了些:“是他,肯定是他,他一直在跟著我們。”

  譚東當然知道唐婉說的人是誰。

  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他跟唐婉都感覺到身後有一雙眼睛,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在這雙眼睛的注視之下。譚東曾經很多次企圖抓住暗中盯著他們的人,但那雙眼睛卻是無形的,無論他用什麽法子,卻連他的影子都不能發現。被人偷窺的感覺實在太難受了,譚東有過很多設想,那人或者是自己以前的仇家,也可能是唐婉父母派來跟蹤他們的人。但無論怎麽說,那人的來意必定不善,所以譚東時刻都在戒備著。

  他發過誓,無論是誰,都不能傷害到唐婉。哪怕付出自己的生命,他也要保護唐婉無恙。

  譚東拉著唐婉,向著唐婉來時的方向下去了。他要到唐婉看見那個人的地方察看一下。

  在廁所邊,唐婉停下,依然帶些驚懼地說:“剛才我從裏麵出來,一開門就感到對麵的車廂裏有人在看著我,我一眼望去,真的看到了一個人影在黑暗裏盯著我,甚至,我還感覺到他衝我笑了笑。”

  譚東麵色沉凝,一雙眼睛都變得通紅。他沒有說話,卻驀地把唐婉擁在懷裏。唐婉“嚶嚶”地哭了,全身都在瑟瑟發抖。

  譚東輕輕拍打她的後脊,柔聲道:“不要怕,有我在,你什麽都不用怕。”

  車子馳在荒原的夜色裏,窗外是一片死寂的黑暗,隻有風聲不時從車廂連接處直刺進來。譚東倚著車廂,長時間將唐婉攬在懷裏。唐婉已經停止了哭泣,她把頭靠在譚東的肩上,感受到了一種被庇護的溫暖。

  她實在不敢想象,如果沒有了譚東,她一個人將如何活下去。

  那個地震的夜晚,她跟譚東將父母帶到那個足球場,她在譚東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便拉著譚東偷偷地跑了。

  不是譚東帶跑了她,是她帶跑了譚東。

  她知道父母不會善罷甘休,一定會動用他們所有的力量來尋找她,而她,深知父親在那城市的力量。所以,她留在那城市最後幾天,跟譚東藏在城市郊區的一家小旅館裏。那幾天,她隻去過一次公司,本來想請幾天假,卻沒料到公司因為地震,要放半個月的長假。但就是那一次,她從公司回來,便時刻感覺到身後有一雙眼睛在注視著她。

  恐懼因此而生,每夜她都會從噩夢中驚醒,而那時,譚東必定圓睜著眼睛守在她的身邊。譚東在深夜都不會睡去,他是唐婉的守護神,他不容任何人傷害她一絲一毫,這是現在唐婉所能得到的唯一安慰。

  譚東整夜整夜守在唐婉身邊,隻有當陽光照進來時,他才能沉沉睡去。譚東白天睡覺有拉開窗簾的習慣,好像陽光照在他身上,他才能睡得安心。唐婉不忍心打攪他,所以那幾天沒事時,便一個人去開在小旅館裏的一家網吧。

  在網上,她無意中發現了秦歌征集遊伴的帖子。

  沉睡穀。那必定是一個寂靜的山穀,遠離塵囂。小鎮上有著古樸的建築和樸實的人們,大家過著平靜而幸福的生活。唐婉決定去沉睡穀了,她回到房間裏,凝視著譚東,腦子裏已經現出一幅她跟麵前的男人守著一間小屋,在一個陌生的小鎮上快快樂樂生活的畫麵。

  唐婉和譚東去沉睡穀不是為了遊玩,他們要尋一處靜土來安置自己的一生。

  地燈微弱的光傳到他身上時,已經非常微弱了,他可以把自己完全隱藏在黑暗裏。而且,他還選擇了一個很好的視線,剛好可以看見兩列車廂接軌的方。他看見唐婉被那個精壯的男人摟在懷裏,倆人靠在車廂壁上,竟是久久都不動一下。

  他忽然覺得自己有些感動了,為視線裏兩個人的愛情。

  他跟蹤這兩個人已經有好幾天了,他們住在市郊的一家小旅館裏,每天閉門不出,隻在傍晚時,會在附近轉一轉。這讓他對這倆人滿心好奇。正常人絕不會像他們這樣生活的,他們顯然在躲避什麽,在他跟蹤他們之前,他們就在躲避了,所以,他想到肯定還有另外一些人在尋找他們。

  那會是些什麽人呢?

  他的跟蹤愈發小心翼翼。

  唐婉是個頗有些與眾不同的女孩,他還從來沒有從別的女孩臉上看到過那麽濃的憂鬱。她是活在憂鬱中的女孩,她對那個精壯男人的依戀,簡直到了病態的程度。他們無論去哪裏,都結伴同行,就連唯一的一次去公司,都是那精壯男人在樓下等她。那精壯男人無疑是個很警覺的人,而且,他已經感覺到了有人在跟蹤他們,所以,他會在很突然的時候轉過身來,或者衝到他認為跟蹤者藏身的所在察看。

  跟蹤因此帶上了些挑戰性。但是他喜歡,這樣,才更刺激。

  他就像一隻狡猾的野獸,與獵物展開一場曠日持久的較量。獵物的警覺激起了他心裏的鬥誌,他知道隻要自己稍有疏忽,獵物很可能就會變成獵人,同樣,獵物隻要稍有懈怠,就會成為他口中的食物。

  他的跟蹤其實更多的時間是在那家小旅館外麵守候,他在等待一個唐婉獨自外出的機會。這樣的等待枯燥乏味,而且必須有堅強的毅力才能堅持。而他卻樂此不疲,他知道他在享受快感到來的過程。

  他可以清晰地記得,在四年前,他把第一個女孩帶回到那間老房子裏,因為之前缺乏必須的準備,所以,帶女孩回來著實費了些力氣。那女孩跟一幫朋友在酒店裏喝多了酒,經過他身邊時,伸手攔住了他。

  “讓我看看你的身體吧。”她放蕩地笑著說。

  那是個打扮妖冶的女子,已是入秋時分,她還露著一雙雪白的大腿。說話時,那雙腿就在他的眼前不住顫動。

  他的血往上撞,隻覺一些力量已經在心裏迅速升騰。

  跟那女子一塊兒的還有三個男人,他們這時笑著將他圍在中間。他們都喝多了酒,說話時酒意直衝過來,讓他知道這是一幫沒有理智的瘋子。

  “聽見沒有,讓哥幾個開回眼,長這麽大,真沒見過你這麽瘦的人。”

  “你再不脫衣服,可別怪哥幾個不給你麵子。”

  他凝立不動,他們的話讓他無所適從,但是憤怒已經讓他的身子在輕輕顫動。他的堅持顯然激怒了這幫瘋子,一隻手伸了過來,要解他的扣子。他隻輕輕揮了揮手,就把那隻手給撥開。但隨即,他的臉上就遭了重重一擊。

  這撥瘋子都是打架高手,他們出手又快又狠,下手的部位也都是關鍵部位。他開始時還能揮手抵擋一兩下,但很快,他就被擊倒在地。那些腳踏下來時,他除了緊緊抱住頭蜷縮起身子,便再沒有保護自己的方法。

  毆打不知持續了多長時間,那些腳踏在他身上,更踏在他心裏。

  比遭到毆打更讓他激憤的是到了最後,他們還是解開他的衣服,看到了他精瘦的身子。那身子是他自己都不願意麵對的。他閉上眼睛,莫大的屈辱讓他身子抖個不停。

  他聽見身邊響起狂笑聲,那些笑聲如刺,狠狠地紮在他心中最脆弱的地方。

  那撥瘋子揚長而去了,笑聲卻依然飄蕩在他的耳邊。

  他飛快地忍著痛掩好衣服,踉蹌地跟在他們的後麵。那時,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些什麽,隻是想跟著他們,不能讓他們就此從視線裏消失。這城市也許不是很大,但如果在這茫茫人海裏尋找幾個人,無異於大海撈針。

  他不會放過他們。

  那一晚,那個放縱的女人跟三個男人進了一幢樓。他就躲在樓下一個花壇背後的陰影裏。時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身上越來越痛,秋的涼意在深夜更加沁涼刺骨,但他已全然不把這些放在心上,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等他們出來。

  等他們出來他能幹什麽呢?他根本就不是那三個男人的對手。

  他滿身滿心都是無法言喻的屈辱,如果不能替這些屈辱尋找到一個宣泄的途徑,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繼續生活下去。

  大約到了淩晨時分,那個妖冶的女人出現了。一夜不眠讓她看起來憔悴了不少,再濃的妝也掩不去她身上一眼便能看出來的腐朽氣息。

  他的心跳陡然加快,手腳都開始劇烈地顫動。但那些力量並沒有消失,他們集聚在一處,急欲激蕩而出。

  他跟蹤了那個女人,在一條偏僻的小巷裏,他從後麵衝上去,死死掐住她的脖子。那女人居然力氣不小,很快就掙脫開來,並尖叫著跟他撕打。

  女人的尖叫讓他慌張起來,他捱了女人劈頭蓋臉的幾巴掌,俯下身撿起牆角的一塊磚頭,站起來就捂在她的後腦勺上。

  女人歪歪斜斜地倒下了。

  後來,他就背著女人往那間老屋子去。老屋是他的祖宅,廢棄已久,位於城市東郊城鄉結合部。那片房子的老住戶大多已搬到新城區,房子便租給一些外地來打工的人。淩晨的街道上罕有人跡,偶爾遇上的一兩個人,隻是好奇地看了看他,便自顧行走。這是個冷漠的城市,沒有人關心與自己無關的事物。這讓他覺得慶幸。

  他是如何處置那個女人的呢?他躺在火車臥鋪車廂的上鋪仔細想。

  往事忽然讓他羞愧起來。

  那時,他就像一個初次綽刀的屠夫,根本不知道毀滅其實也是門藝術。他用一些麻繩胡亂綁住那女人,在她嘴裏塞上一些破布。他剝光了女人的衣服,按照自己所有最本能的欲望來折磨她。他讓女人跪在自己身前,然後重重地一腳把她踹翻在地。毆打持續進行中,他潛伏心中的所有悲憤都有了宣泄的途徑,他積聚起身上所有的力量,施加到那女人身上。

  那是個該死的女人,她真的死去了,他還恍然不覺。

  後來他大汗淋漓地癱軟在地上,盯著身邊的女人,隻覺得痛快極了。可惡的女人再也不會睜開眼睛,她再也不能肆意侮辱任何一個人。

  他把女人的屍體埋在了老屋的院子裏。

  後來許多個夜裏,他想起那個女人,羞愧的感覺愈發強烈起來。他覺得自己處置那個女人的方式像一個蠻夫,像一個缺少教育的市井惡徒。我怎麽能像一個惡棍那樣粗暴呢?生命都是可貴的,每個人的生命隻有一次,如果他想取走哪個人僅有的一次生命,一定要選擇一些獨特的方式。毀滅是種藝術,而藝術卻和創造密不可分。

  他的生活因此而變得充實起來,生命於他再一次煥發出了新的意義。

  他對生活中投向自己的異樣目光深惡痛絕,卻又無時無刻不在期待著一些女人發出傷及他心靈的舉止。這樣,他就為自己的生活找到了方向。

  曾經有段時間,他讀老子的《道德經》,認為水是最具靈性的物質,所以,他在浴室裏,用不同的方式溺死了兩個女人。後來,他在河邊釣魚,發現了一種特別小的水蛭。他把水蛭捉回來,仔細研究它們。水蛭背麵暗綠色,有五條縱紋,縱紋由黑色和淡黃色兩種斑紋間雜排列組成,腹麵兩側各有一條淡黃色縱紋,其餘部分為灰白色,雜有茶褐色斑點。這是種不吸血的水蛭,他曾將它們放置在自己胳膊上實驗,這些軟體小蟲活動力很強,扭動身子很快地向前移動。

  當又一個女人被他帶回到老房子裏時,這些小蛭派上了用場。

  他每天在女人熟睡時,將一隻水蛭放置到她的耳朵裏。水蛭拱動身子,很快就從視線裏消失。而那女人卻猶在酣睡,恍若不覺。女人的頭疼了大半個月後終於死去,他進入房間,看到女人幾乎已經把自己抓得遍體鱗傷,體無完膚。

  後來,他打開了女人的大腦,看到那些水蛭依然頑強地活著,它們歡快地拱動著身子,身體已比當初變得肥大許多。

  創造的樂趣簡直已經能和毀滅本身一樣讓他著迷。

  但是,每當一個女人在他麵前死去,他都要忍不住憂傷。這種憂傷後來已經滲透到了他的身心骨髓之中。他想到,生命的延續是件非常艱難的事,而失去,卻是很容易發生的事。為什麽有那麽多人要選擇死亡呢?

  死亡是死者發生的事,因而與別人無關。與他也無關,因而他的憂傷便帶上了很深的憂患意味。

  就像此刻,他躲在臥鋪車廂上鋪的黑暗裏,看著擁抱在一起的唐婉和譚東,他眼中的憂傷便不可抑製地蔓延開來。他在想,那是一個頗有些與眾不同的女孩,憂鬱便是她所有的氣質。一個憂鬱的女孩,該選擇怎樣的一種方式死去呢?

  唐婉跌跌撞撞地在小巷裏奔跑,兩邊低矮的牆壁晃晃悠悠地向她壓將過來。她不停地跑,坑窪不平的小路讓她跌跌撞撞地,幾次摔倒。她爬起來,看到自己的膝蓋流血了,但卻一點都不覺得痛。

  小巷裏太黑了,卻又有不知哪兒的光亮,照亮著她腳下的路。

  她一直不停地向前跑,想要跑出這小巷。小巷有很多分岔,每一個岔道都讓她心生驚悸。她不知道這些小巷究竟有多長,也不知道自己能否跑出去,因而心底充滿絕望。

  在這小巷裏,有最讓她驚懼的東西,她一生都在躲避它們,這一次,她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躲得過去。

  那些東西在她的身後喘息,那些聲音像是彌漫在整個黑夜裏,即使她在奔跑中死死捂住耳朵,它們還是清晰且真實地響在她心裏。

  她隻有不停地奔跑,一刻都不敢稍停。

  終於她看到了前方有一點光亮,那是一盞懸掛在黑色木質電線杆上的路燈。路燈發出昏暗的光,無數細小的飛蛾圍著那點光亮飛舞,因而光亮便帶上了些迷朦的感覺。

  她向著光亮處奔去,光亮是她在黑暗中惟一的希望。

  那根黑色的木質電線杆聳立在道路中央,它後麵一堵高牆擋住了去路,她陷入了一個絕境之中。她絕望地癱軟在地上,而身後的陰影已漸行漸近了。

  那真的是一團陰影,它站在唐婉身後,全身都裹在黑暗之中。它像是無形的,光亮在照射到它身邊時便四處飄散了,留下一個獨立的黑暗空間。

  它輕飄飄地向唐婉走來,帶著它如雷般的喘息。

  唐婉發出撕心裂肺的尖叫,用盡體內僅存的所有力量,喊裂了喉嚨,喊到嗓子裏一陣腥鹹,一口鮮血激射而出。那佇立在她身前的陰影便滿身血跡斑斑,喘息聲也更大了些。它俯下身來了,那些血跡與唐婉近在咫尺,然後,陰影忽然擴散開來,它們緩緩包裹了唐婉。唐婉想掙紮,但全身軟軟的已沒有了力氣,而那陰影看似輕飄飄的毫不著力,但它卻像沼澤,讓你身陷其中,便再難逃脫。

  唐婉的驚叫還在飄蕩,但她已融入到陰影之中了。

  把唐婉拽出驚懼的是譚東。

  譚東搖晃著唐婉,不住在她耳邊輕喚著她的名字。唐婉醒來,眼裏彌漫著深入骨髓的恐懼。她覺得嘴邊涼涼的,伸手撫去,觸到了一些熱熱的粘稠的液體。

  她在睡夢中真的吐出血來。

  譚東憐惜地叫著她的名字,把她緊緊摟在懷裏。她無聲地哭了,一哭便不可抑製,整個身子都在譚東懷裏瑟瑟抖動。

  在列車上,譚東每夜都睜著眼睛守候著唐婉。

  他像是永不知疲倦,第二天的模樣卻又無比憔悴。他在黑暗中圓睜的雙目,在某些時候流露出的驚懼,甚至比唐婉還要來得深重。

  ——他又在恐懼些什麽呢?

  
更多

編輯推薦

1心理學十日讀
2清朝皇帝那些事...
3最後的軍禮
4天下兄弟
5爛泥丁香
6水姻緣
7
8炎帝與民族複興...
9一個走出情季的...
10這一年我們在一...
看過本書的人還看過
  • 綠眼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為紀念冰心獎創辦二十一周年,我們獻上這套“冰心獎獲獎作家書係”,用以見證冰心獎二十一年來為推動中國兒...

  • 少年特工

    作者:張品成  

    文學小說 【已完結】

    叫花子蛻變成小紅軍的故事,展現鄉村小子成長為少年特工的曆程。讀懂那一段曆史,才能真正讀懂我們這個民族...

  • 角兒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石鍾山影視原創小說。

  • 男左女右:石鍾山機關小說

    作者:石鍾山  

    文學小說 【已完結】

    文君和韋曉晴成為情人時,並不知道馬萍早已和別的男人好上了。其實馬萍和別的男人好上這半年多的時間裏,馬...